分享

更多

   

【蝶恋花随笔】烟雨濛濛,湿了谁的梦? - 兴趣组帖子 - 城市达人

2011-03-10  云中漫步XQ
 烟雨濛濛,湿了谁的梦?
                              文/婉儿
          一夜雷声,一夜风雨。        
           那伴着黎明轻轻洒落的烟雨,在乍暖还寒的空气里斜织,细如牛毛,静若落花。
          “你可曾见过我的美丽?”这是小桥边还未吐丝的瘦柳的声音。“我问过好多人,都说曾见过我的美丽。而我,也确实曾美丽过的。可昨晚的雷公公说‘你不是我的花’,而我曾经是谁的花呢?” 瘦柳幽怨的嘟哝着。
        静静地小河水缓缓地流淌,水中依然映着瘦柳的影子。瘦柳深深记得小河前世曾对它说的话。小河说,当我来生变成蝴蝶的那一天,你会是那最美丽最妖艳的花来装点我夜夜的梦。我的眉目之间凝聚着你生命中的千百个瞬间。极易看透的生命,相视而笑,让淡淡的花香湿了那个季节,一抹嫣红,几缕清香。

       瘦柳揉揉带泪的眸子,眼前忽的一亮,挂着泪花的粉腮瞬间绯红。因为在小河对岸的山坡上,几株桃花正迎着春雨欣然绽放,那朵朵花儿带着露水扬起一张张可爱的笑脸,似乎在笑话它。瘦柳低下头,默默梳理自己在细雨中逐渐变软的发丝。  梳着梳着,   一颗粉嫩的鹅黄色小芽儿忍不住探出了头。接着,一颗颗嫩芽儿你推我搡地冒了出来,纷纷睁大好奇的眼睛仔细打量着雨中的世界。瘦柳的发梢渐渐绿了,是那种淡淡的绿,淡若点点浅绿的云烟,柔柔的,嫩的鲜亮。
       它笑了,对着朝它一个劲儿招手的桃花跳起了轻快的舞蹈。桃花也不甘示弱,迎风曼舞。顿时,片片粉色的花瓣 和着细雨轻快的旋律在空中纷飞,犹如一个个披着粉纱的仙子在舞动轻灵飘逸的裙袂。绿柳被这曼妙的舞姿感染了,更加热烈的舞起来。瞬间,绵绵细雨中的河堤成了一个最为华丽的舞台,绿柳摇曳、桃花飞笺,漫天花雨含露凝烟,引得路人纷纷驻足。
        “太美了!”小河惊叹着张开双臂拥住了片片翻飞的花瓣。瘦柳呆住了,它似乎明白了雷公公昨晚的话,原来这才是雷公公梦中嫣然绽放的花啊!“那我呢?我是谁的花?”它哀哀地停下舞步,理了理凌乱的秀发低头向河里望去。河水拥着落花打着旋儿流向远方,渐行渐远,而自己袅袅娜娜的纤影在雨后的小河中愈发清晰了。那是一个怎样的影子啊!绿的鲜亮且不失妩媚,柔若无骨亦飘逸脱尘。
       “这是我吗?我也可以这么美吗?”瘦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种久违的自信刹那间占据了它的心。
      “原来我不仅曾美丽过,我一直是最美的!”瘦柳欢呼着,它要让那还在追着落花嬉戏的小河听到。
        小河沉默了,它为自己的一时失态而深深自责。细看水中瘦柳的影子,美丽如故,亲切可人。这不就是前世曾和自己将誓言刻于三生石的那最美的花儿吗?虽然没有花儿的芳香,花儿的娇媚,却是自己刻骨铭心的最爱!“我怎能见异思迁,忘了我们的誓言、我们的约定呢?······”小河懊恼地捶胸顿足,呜呜咽咽起来。
        残留在水面的几片花瓣,本来还在回味小河热情的拥抱和温情的话语,舍不得离开。此时听到小河痛彻心扉的哭泣委屈地说:“走吧,姐妹们,我们只是过客······”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河的哭声更大了。它嚎啕着,泪雨倾盆,掀起朵朵浪花。飞溅的水雾溅在了瘦柳漂亮的衣裙上,那曾经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淹没了所有的回忆。
        “过客,落花是小河的过客。可我,是谁的过客呢?”它顾不得整理自己凌乱的思绪,饱含柔情的眸子幽怨的看向小河。
         小河羞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瘦柳一眼。自责、悔恨撕扯着它的心,纵有千言万语也无以言表。它知道,所有的语言都是空白,自己已经伤透了瘦柳的心。它不想求得瘦柳的原谅,只好用沉默代替了答案。
         雨停了,大地恢复了平静。泥土的清香夹杂着花粉的味道四处蔓延,一群群彩蝶舒展着晶莹的翅膀在草地上翩翩起舞,它们是那么快乐,那么朝气蓬勃。绿柳有些眩晕,心也莫名地痛了起来,那关于花与蝶的誓言再次吞噬者它的心。它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黎明了。凉凉的晓风轻抚着绿柳的脸颊,睁开生痛的眼睛,瘦柳呆住了。
它本想对着小河梳理一下杂乱的秀发,然后告诉小河一切都过去了,自己已经原谅它了。可是,展现在它面前的是它永生难忘、也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景象:哪里还有小河的影子,只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凌乱地躺在干涸的河床上。小河,那条与它朝夕相伴并早在前世许下诺言的小河就这样悄然离去,消失在昨夜的相对无言中。
        瘦柳疯了,它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也无法原谅自己。它披散着曾引以为傲的长发,以泪洗面。路过的人们诧异地看着昨天还风采照人的绿柳,满脸疑惑。来小河里洗菜的老奶奶摇头叹息着说:“真是作孽呀,一夜之间这小河怎么就干了呢?我该去哪儿洗菜呀······”起早来小河边挑水的人们看看河床,再看看瘦柳,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
        “这该死的雨!把这么美的柳树都淋坏了!”放牛的老大爷嘟囔着。他拍拍脑门:“不对呀,柳树是不怕雨淋的。可是,就下了一场雨,它怎么成这副样子了呢?”他摇摇头拉起那头和自己相依为命的老黄牛踉踉跄跄地消失在河堤对面的山梁上。
           到底是谁的错?谁也不知道。唯一知情的是雷公公,它曾躲在云层中目睹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连它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场烟雨竟然造成了这样的结局。没有自己就没有烟雨,没有烟雨就没有今天的悲剧,一切恍如一场梦  。    
           “哎,濛濛烟雨啊,你到底淋湿了谁的梦 ?撕碎了谁的誓言?”雷公公哭了。从此,这里大旱三年,再也没有听到过雷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