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草wrh / 其它及西药 / 谈中药是如何治病的

分享

   

谈中药是如何治病的

2011-03-15  幸运草wrh

以药之偏,调人之偏——谈中药是如何治病的

中医师使用的针刺、药物等治疗措施,是扶正祛邪、调和阴阳使人体恢复健康的具体方法。以中药为例,根据中医的固有理论认为药物为气所化生,亦为阴阳之法成。人得天地之全气,万物各得天地之偏气。故药有气味之异以调人体之气,药有阴阳,以调人之阴阳。药之四气,言其性,温热者祛寒助阳,寒凉者清热泻火。病寒以热药,病热以寒药。药之五味言其用,辛味药能行能散,甘味药能补能缓。酸味药能收能涩,苦味药能泻能燥,咸味药能软能润,淡味药能渗能利。升降沉浮指药物作用的趋势及动向。表证宜用升浮,里证宜用沉降,下陷者举之,上逆者降之……。归经是指药物作用的选择性,以定其调气和阴阳之作用方向。湿热、升浮,辛甘而淡者为阳,寒凉、沉降、苦酸而咸者为阴。阳可益阳制阴,阳可益阴制阳,以药物之偏调人体之偏使之归于和平,则无疾矣。

夫病有寒热虚实之分,药有阴阳四气之别。病有表里,药有沉浮,病有上下之趋势,药有升降之功用,病有部位之所在,药有归经之理论。以上所论尤其值得指出的是:中药药物的这些性能只有在与人的生命过程的相互作用中,才能表现出来。若离开了与人体的病态过程的相互作用,什么性味、归味、沉浮等等则不复存在。可见,中药和方剂在中医理论中,是作为与自然过程中存在的各种不同方式,不同序列的过程而存在的,也是与生命过程及病态过程互补、互限的。虽然中药也不可能不是直接作用与实体病理,但是这一作用的原理是以过程调控为主导的。若离开了四气五味、升降沉浮、辨证论治,等等基本理论的“植物药”或者提取物、单体化合物等,以非本来意义的中药了。

古人云:“藕皮散血,起自疱人;牵牛逐水,近出野老,蒜韭乃是下蛇之药,路边地菘,而为金疮所秘,此盖天地间物莫不为天地间用也”。大自然造就之万物,其实就是各种不同的自然运动方式的表现形式,它们莫不与人的生命活动方式相对应,或者相辅相成,或相反互补,或者相冲相害,或相反互限。因此我们也就可以选择这些相和、相辅、相反、相冲之物为我所用。

一阴一阳谓之道,偏阴偏阳谓疾。人若有阴阳虚实寒热之偏,则可以相应的自然之物予以调和其偏,所以中药治病的基本道理也就是在于调和,以药气之偏调和人体之偏,唐容川在《本草问答》中说:“设人身之气,偏盛偏衰,则生疾病。又借药物一气之偏,以调吾身之盛衰,而使归于和平,则无病矣”。失和则病,和平则无病,所以中药所治、所针对并非仅仅在于具体的“疾病”,而是更加注重人体的生命过程的调和。药之气各有所偏,以其所偏,即可调生命过程失和之盛衰。或以“长”补“短”,或以“柔”克“刚”。伐邪盛而扶正衰,使机体归于和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药的治疗其实就是一调和的过程。比如:肝失疏泄,为其用不及,而不能助脾运,则肝气就会郁滞而出现肋痛、胀满,宜以辛味助其用,以疏肝理气之青皮,香附、枳壳、元胡等为治,这就是使用具备某气味的药物,加入到这时的人体生命运动的过程中,以使其达到和平的状态而病愈。再比如:外感风寒,为其用太过,表被风寒之邪所束,体内之阳气内郁不得外发,故此就会出现恶寒、发热、身疼痛等症,这时宜以疏风散寒之麻黄、桂枝的等为治,这就是使用具备某气味、性能的药物,加入到此时的人体生命运动的过程之中,以使人体的表里调节过程之失和得到调和,于是各种症状自然消失而病愈。

药物的作用与其四气五味密切相关,一一对应。如白石脂色白质坚为得金土之气,故有补脾土,燥脾湿土之功用。《神农本草经百种录》载:“白石脂得金土杂气而成,故湿土之质,而有燥金之用,脾恶湿,燥能补之。然其质属土,不至过燥,又得秋金敛藏之性,乃治湿之圣药也。”又如:元参之滋阴降火,交通心肾,则可上下调和,心肾两治。张元素谓:“元参,乃枢机之剂,管领诸气上下,肃清而不浊。”腹中乃心肾相交之区。心为君火,心不下交于肾,则火炽与上而热聚;肾为寒水,肾不上交于心,则水积于下而寒聚,元参气寒益肾,味苦清心,心火下而肾水上,升者升而降者降,寒热积聚自散。另外,中药之性味,还须相辅为用,一般性味均与证情一致,但也有时取其性,有时取其味。比如:在乌梅丸中姜、辛、桂、附、椒、归等大队辛温祛寒药中加入黄连、黄柏,就是取其苦燥而不取其寒凉。因为古人云:蛔得甘则动,得苦则安。且该方治下利,也是取其苦燥坚敛。

中药治病既然在于调和,就要恰到好处而不可使之太过,在观当今之众多中医先生们,因种种原因多有大方大剂者,有药出多门者。这样虽看似全面,然终非善策。《素问·无常政大论》载:“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疏,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这里所论述的除了用药不可太过外,还强调了食养与药物配合治疗的和谐关系,如果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配合使用谷肉果疏等品,则可不伤正气而邪气尽除。

中药的部位不同,其药性也不同,如吴鞠通说:“凡叶皆散,花胜于叶,凡枝皆走,须胜于枝;凡根皆降,子胜于根。”中药的剂量不同其功效也不同,如大黄的剂量在1克以下为苦味健胃剂,10克左右则用于泻火凉血化淤,若用于攻积导滞须在15克以上。又如《千金要方·合和第七》中载:“凡草有根茎枝叶皮骨花实诸虫有毛翅皮甲头是尾骨之属。有须烧炼炮灸,生熟有定,一如后法,(该书后列炮灸法及举行十种药的制备注意事项。)顺之者福,逆之者殃,或须皮去肉,或去皮须肉,或须根茎,或须花实,依方炼治,极令净洁,然后升合称两勿令参差,药有相生相杀,气力有强有弱,君臣相理,佐使相持。若不广通诸经,则不知有好有恶,或医以意加碱,不依方分,使诸草石强弱相欺,入人腹中不能治病,更加斗争,草石相反,使人迷乱,力甚刀剑。若调和得所,虽未能治病,犹得安利五脏。”药物所取部位及炮灸方法,也解决了药物的四气五味,生杀强弱,在治疗时,必须与不同的病症方式一一对应调和得所,才能安利五脏。关于中药的基本概念就先讲这些。

茵 陈 蒿

为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我国大部分地区均产,主产区在陕西、山西、安徽。

茵陈者,因于陈也。因于陈则如何?生新是也。该物至春早发,青青郁郁,当阳春之日木之气大盛,则为采收之时。其物虽干而色纯清,可见其木气之雄厚也。木之性,能疏土家之实,在人身则制脾家之实。《神农本草经》谓其治“热结黄疸”。黄疸者,脾土之病也,热何以结?考脾土为生痰之源,故土中不乏痰湿之物。热本为阳而易散,今热得痰湿则结而难消矣。茵陈蒿正应其性,其时,木气而疏泄之。则热结可散。故张忡景用于治疗阳黄,析阳黄之机理,乃土家之实证也,何以言之?盖土之色本黄、黄甚者,土有余;土之气为湿热,阳黄即为湿热有余,湿热有则病多见两途,或乘肾,或俊肝,若乘肾,则下溜而见精失,有泄泻、尿糖、 白带等。若侮肝,则可见筋池、阳萎、痴呆等症,湿热黄疸成为其中之一证也。阳黄既属土家之实,自当主治以木药,故张忡景以茵陈蒿汤冠名而主之。该方中又以泻土之大黄、山栀子相伍,方中之义由是甚明,茵陈既属木药,胃土自是不喜,故用之有作呕吐者,茵陈既属木药,故有疏泄之长,此张锡纯氏所谓疏肝之义也。

大 黄

大黄为 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全世界有60余个大黄品种,其中只有张叶大黄、唐古特大黄药用大黄三个品种入药,主产于四川、青海、甘肃等地。其中以四川产者为佳,俗称川大黄,概言之,以外表黄棕色断面绵纹及星点明显,体重质坚,有油性、气清香味苦而不涩,嚼之发粘者为最佳。凡临床经验丰富的中医先生们,对大黄的产是很有鉴赏力的,比如:已故名中医岳美中就曾深有体会地说:“大黄对胃肠的蠕动力、以次大黄为甚,川、陕产的大黄则柔和一些,河北的大黄横劲大,用后腹痛。使用大黄是为了通下,因此,最如有顺颈,才能达到目的。如果没有长期的潜心研究和观察体悟,是很难达到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的。”

可见大黄一药,性善功伐,故又有将军之,大黄在中医药里为祛邪之代表药物。大黄嗅之气寒而苦,性凉可知,色黄者入于土,色带黑纹,黑乃水之色。气寒乃水之气,该药入于土脏,反有水性,水反制土,使之降下也。降而可下,泻土脏之实可知,入土,味苦可泻,故为决泻土实之要药,性寒而降,故又为降中焦土家之上品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