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帮主 / 测命 / “小成图”理法初探

0 0

   

“小成图”理法初探

2011-03-17  逍遥帮主
 就“易学”致用而言,庞博繁杂,百代迂曲,万径异趣。倘要贯而通之,以至无碍,可谓“皓首难穷,渺无涯际”也不为过;概而言之,总不出易与术数两脉,或二者兼而有之者。后世所谓“易学”,多由历代贤明以易为纲,博杂圆融、演释明文而流传。今之于学,论及分野者鲜矣!且不论其优劣若何,但仅就其命名而言,我且假名为“麒麟之式”或可,诸如奇门、太乙、六壬、梅花易、六爻纳甲以及四柱、星相等无不出其左右。今人霍斐然先生,乃当世易隐。其幼及韶年喜易向道,老而弥坚。于天文、数术、医卜、养生无不精研入微,慎思笃学,旨在“穷理尽性乃之于命”。历数十载乐此不惫,颇多心得不与前贤易家及当世名流苟同,自成一家之说。唯以经为纲,索隐探赜,直契古易心源。并于《周易.系辞传》中寻根审度,旁参《说卦传》,乃至博览兼容,慎思明辨,反复推敲,终付之实践总结而拟成《小成图》蓝本。初传于巴渝民间,因多妙用而遂开一端,不径流行。今有称“与爻辰纳甲、梅花易数相题,堪称正宗周易之说”者,并誉之为“自汉易及宋易后又一里程碑,于周易穷源究本及象数运具继往开来的意义”。姑不论其所誉过及,仅就其理法渊源约举一二,试以管见写出,唯期易界师长同仁赐正。

一、“太极”体用之发明
  《周易系辞传》曰“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太极”一辞,《易》仅此一见,其中真义,历代各有其说,诠释多于“形上”之辨,宋“理”发挥尤甚;汉易象数弘开,易家辈出,如京房纳甲等,旨在卦气、五行杂学兼收,固于此并无凿论。迨邵子先天易发脉,风开一代。中渗诸说,理事不囿其一,但于“太极”一辞曰“太极何物也?无为之本。”以此阐述,明言“形上”之道,而未见道用象数落实之论。至近世西学东渐,现象物理之学汇流,不乏有科学知解并入,以致今人论易频有学理等混淆之事,无以旨归。
  以霍先生之见“今人论《易》也有言‘无极生太极’云云,实属概念不明。‘无极’一辞乃从道家出,非《易》所有,所误皆由“图”出。“太极图”中阴阳两仪,无非两气假形,表有无相对之意。又征“大而无外,小而无内”之理趣,无色无味,浑然一元未可形者,老子所谓‘有无相生’即此,故‘太极’即‘一’,‘一’即一切之‘全体论’也,焉能另有‘无极’之理”。曾撰文曰:“历来贤达于‘太极’之阐述发挥多与‘形而上者谓之道’的贡献,诚可肯定,然于《系辞》经反复推敲,颇当从象数中落实。”故在《太极实为大衍筮法的全过程》明确指出“《系辞》中‘太极’之义,则明示成卦、排列、判断等诸问题。‘太极’即大极之意,与‘大衍’之‘大’同,‘极’者尽也,用大衍之数五十有五极其数(数极于十,十进位制之自然数制,古今中外通)以定天下之象,所谓‘极数知来’之本义。故《易》言‘太极’即‘是故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之总称;“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则天下能事毕也”。尽管如此,笔者以为“太极”乃至“无极”之根本仍无定论。所谓“无极生太极”,诚非《易》之所有,但就其本义,当与《老子》“道生一”一贯而来,即此以为“太极”为“一”无疑;以霍先生之见,“太极”即是“全体”论,虽“大而无外,小而无内”然《易》中“是生两仪”之辞,究非“形上”之体,故不离阴阳两气;即便能阴能阳者非阴阳所为,仍于“能”“所”之间,因此依然为“一而二,二而一”的。今亦不乏从“图”阴阳鱼而误以为“太极”为“二”者,所以言“无极生太极”实为理上不明所至。因此有“八卦而小成在‘十有八变’后写出,大衍筮法一爻三变,六爻十八变而成一六爻卦体,故‘小成’与‘大衍’相对。‘太极’为大象,即‘一有全有’”之发明,也就顺理成章了。而“小成”即八卦,为小象,为高度浓缩之表征。由是;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则天下能事毕也’”。由“太极”而“小成”发用之纲成矣,体用之理亦明,所谓“纲举目张”,其理法脉络也显见一斑。
  又《易》曰:“易也,无为也,无思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此“易”则不同于前述“太极”义,而指“形上”道。本性虚空无为无思,故“寂然”,因“感”而通者,己在“形下”。“感”者阴阳和合之谓,若非体性充满具足岂凭两气交“感”而“通”?“太极”一辞实乃圣人法乎天地,了悟宇宙本性之高度概括,即“一有全有”“物物一太极”之义。先生道肯“形上”之贡献,但不予论而发于外用,旨在“形下”一体的象数理之义而已,此当为明体发用之证。所为者何?“道无器无以明道,器无道而莫能成器”之理。由是孔子研易之心得,乃集上古文化之大成,《系辞传》实为其学贯人天而明体起用文章,又岂能泛言学理?因而霍先生以为“圣人作易,当有妙用,岂能徒设空洞之理,理依象起,但无空发之理;若漫无边际,究同虚设”之论也就言之在理。故此亦可作《易》之“太极”一辞以和显道的佐证了。《系辞》:“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其所谓言辞、动变、制器、卜筮等或可解为教化立言、达理明政、设器致用、顺天应时一体四学而已,若能贯通,方可“周知万物而道济天下也”!诚然,道之为用,岂能执乎一边而论哉?《易》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而“道体无形”,“器以载道”而已,,因器有别,应之国政即成治国之道;应之于兵即成用兵之道;应之人身即成养生之道等,天地人“三极”之中无不涵盖。

二、“小成图”之法系
  “小成图”架九宫(洛书)之式,法贯奇门、太乙、六壬“三式”之精蕴,唯《易》是从,去繁就简,甚为直观,绝非臆想造作。“天地设位,乾坤定矣”。天上地下,人在其中,三极涵摄。《系辞传》开章言明乾坤之义,此非他也,其中要义皆以象数理一体而得以落实。因此上述“天地”句,乃法天地之用语,故拟天地二盘而明事之功。“子曰 ‘乾坤,其《易》之门邪’。
  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得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明乎此,效法天地而立两盘制器之用即成。而后方可论“在天成象,在持成形,变化见矣”。天盘主动,为大动态之象;地盘主静,九宫不变而可成形。乾刚坤柔,天恒动,地恒静之功能谓之“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是以“天尊地卑”以配天地盘,因人于中,皆受牵缚,故默然于心“法天地”而隐,不立人盘,遂定“小成图”之式:将六爻体卦(“太极”)展开放大于“九宫地盘中摩荡,乃合“八卦成列,象在其中”之理。”
  <“洛书”式之九宫> <“八卦而小成”之图>
如:《睽》之《归妹》
“小成图”布局当符上阳下阴,左阳右阴此人体物理运动法则,以“四正”法(体卦上于离九、下于坎一;左于震三、右于兑七四宫);“四隅”法(以体中互取,依次分别于巽四、坤二;之卦中互取,依次分别于艮八、乾六四宫中)即致“八卦成列”。此所谓“两仪生四象”。两仪者,内外之卦;四象乃表意之象,即一种态式,系四方面象征意义;即四种态式一“阖辟往来”(见后论)由此可观象玩占而推吉凶之论方成可能。所谓“象事知器,占事知来”。
  “易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若及三才之道,其义似应有二:一者即“太极”体卦,备具三才之理;二则再经体卦展放于九宫之中,由天地盘相摩荡重合成八方之独立体卦,即为“小太极”。此乃四方上下六合,加之四维即为十方一“大太极”。而九宫八方各一“太极”,皆归于大统一之体。由是“宇宙全息”理法存矣!至此“八卦而小成”即“太极”“全体”之用明焉。唯以《系辞》为宗纲,由“大衍筮法”可知“太极”(六爻之体,大象)之理。至于“八卦”之辞,霍先生曾撰举《国语》《左传》三则筮例中“之八”“皆八”之辞多年探究不得贯通,后得启于韩仲民先生“六十四卦并非八卦重叠而成”(《帛书周易六十四卦浅说》)之独特见解。并从《周易》卦予自身内部结构原理中加以论证。于“八卦定吉凶”之“八”字义予以明确,以为“‘八卦’一辞即名词与量词两义混成,易误解仅为名词,故“小成”法为人忽略”。因而“八卦”实为体卦分离只有八种故名,遂以“一有全有”义提出“六十四卦先于八卦,八卦乃解易时从整体分割而成”之新论。其中道理颇耐寻味,若及于人,当有首必有体肢,有身无首焉能*!俗言“麻雀虽小五脏齐全”此为自然法则,于理无碍。故“小成”(小象)之法乃体卦之浓缩展开之用备至。
  “小成图”之式若究缘由,似与“河图”“洛书”相系,明代来知德认为“河图一、三、七、九阳也,天之象也;二、四、六、八阴也,地之象也,即奇偶位次,而天地之交见矣”(《易经来注图解》)。河图左旋(顺时针)即具循环义,并体现奇偶相配,生成相依,阴阳聚合,此乃天地之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互根互有之理。而洛书图奇数为阳,象征天道之运行规律,阳气从北方始发。
  按顺时针左旋经东而渐近,再按顺时针左旋经东而渐进,再至南盛,后至西方减弱。以奇数“一”于北,表阳气初生;“三”于东长,“九”于南盛,“七”于西减;其偶数为阴,表地道运行轨迹;阴气由西南始发,按逆时针旋转,经东南渐增,东北极盛,相断西北渐减;以偶数“二”于西南,“四”于东南增,“八”于东北至盛,“六”于北衰。奇数居正,偶数居隅位,反映阳主动,阴主静,阳化气,阴成形之义。由图式可知其实为大统一平衡系统无疑,亦即一“太极”也。故《系辞》云:“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或可解为:河者银汉星河简称,自“洛”地发明,圣人则之以书之。是为圣人“仰观”“俯察”之记录。老子所谓“人法地,地法天“焉非一证乎?人立于天地,而“地”何尝出乎阴阳聚合之理,引而伸之,“天下事毕”。此分明“物物一太极”“天人合一”思想体现。明了小成图为易之所用。自然立言有据,立法可依,立器能度,以致“厚德载物”也。故“图”假九宫,决非简单套用其架构,其中要义也实非深明学理而贯而通者所能道。所谓“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即此,《周易.系辞上》曰:“法象莫大于天地,变通莫大于四时”圣人立器观象,乃合天地变化之法则,故曰“法象”,取法于天地,即以天地法则定位:“通变”以“四时”即天地现象取法,因而设“局”效法,至此,已明理在“时位”即“宇宙”法则。《淮南子.齐俗训》云“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易之法象除体卦时位涵摄,“小成”更为时空立器之用。二盘即立,方论“动静有常,刚柔断矣”之事,乃致“刚柔相摩,八卦相荡”,至此可观“象在其中”了!概而方之,此理当合“天圆地方”之说。今人不乏望文生义者,以为古人不明现象物理所误天“圆”地“方”之实,此谬当以纠正。笔者以为,天“圆”者,圆满遍周之谓,因“空而无所不包之义;地谓“方”者,地有形,因人相对,可成方向、方法等。“小成图”以九宫式者,以己定位,此亦可谓“太极”点,继而扩大,因相对应方而设“九宫”之式,再由天地盘运动荡合而成卦象。所谓“法象莫大乎天地”故,此何尝不是“圣人立器以为天下利”之发明焉?

三、易知简能准则
   《系辞》曰“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而“成象之谓乾(即‘在天成象’),效法之谓坤(即 ‘在地成形’)”以“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效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所谓“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小成图”发明天地之用,空间入手,兼时于其中。说卦云:“帝出乎震,齐于巽,相见乎离(日从东出,震为东,万物生长由雷震而始,随东南巽风而长高,离为南方为日中,为光明,万物皆相见),致役乎坤,说言乎兑(坤为西南为地,劳作于地万物皆致养;兑为西为正秋,收获之节故言悦);战乎乾,劳乎坎,成方乎艮。(乾为西北,言战者为阴阳相薄也;坎为北,万物如倦而归藏,艮为东北,为止,万物之所成终而成始)是以“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乾坤已定,三才一贯,“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之事明也,故“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九宫
八方且除时空各有所主:
乾宫——乾为健为天为道为父为君,为西北为九月、十月,宫主事业功名。
坤宫——坤为顺为地为腹为母为文,为西南为六月、七月,宫主考学主名。
震宫——震为动为雷为足为长男,为东方为二月,宫主动静迁移等。
巽宫——巽为入为风为股为长女,为东南为三四月,宫主进退财帛。
坎宫——坎为陷为水为耳为中男为病盗隐伏为十一月,宫主命病盗。
离宫——离为丽为火为目为中女为南方为五月,宫主性及文书消息。
艮宫——艮为止为山为手为少男为东北为十二月正月,宫主门户等。
兑宫——兑为说为泽为口为少女为毁折为西为八月,宫主口舌饮食。
--------------------------------------------------------------------------------
  “小成图”理法一贯,“兼三才而两之”法天地而立两盘,制器“观象”,唯“刚柔相推而生变化”之“简易”之理。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此阐述“天地盘”运用之要,以断吉凶;方者,方法与方向,吉凶定向定点,即为“用神”,此离“九宫”焉能令属?而后方可“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成象”者,为天盘动态之谓,“成形”者,为地盘方圆恒定之谓。展开放大而于九宫中(地盘之谓宫),经天盘摩荡而成八卦,即“天垂象“,“小成图”谓“八卦成列,象在其中”之理,然九宫荡成八卦,唯中宫落空难以落实,历代文献未名,如“奇门”等则皆寄坤而用之。霍氏以为中宫乃“神无方,易无体” 之所,故建“中”方可立“极”。“奇门”所以寄“坤”定“中”宫者,莫不符“坤藏”之理。《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
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由一而生,一“中”之极也。故发明天地盘“四正”,“四维”两两归一之“归藏法”,此论建立前无古人,解易中千古疑难。海外有学者著称:归藏易并非遗失,仍在民间,尤于风水术中。诚非虚言!其中奥秘非慧心独运,慎思明辨者莫办。麻衣道曰“羲皇易道,包括万象,须知落出,方有实用”。“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移”!乃仿“天地”而显“全体”之功。余以为“乾坤乃易之门户,以天地盘为体,以阖辟之机为用,以体现天地奥秘之撰述,可使学者神而明之能有所得,而‘八卦而小成’乃阴阳合德之展现。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仁与义”。霍先生指出易与数术原本有别,今多混淆,若论及分野历未明文,今之文献虽
有归类之举,究无凿论以定。“小成图”以《系辞传》等为宗,旁涉《说卦》典。不籍“五行生克”之论,所谓“易以道阴阳”。《易》不论“五行”,“五行”一辞初见于<书经.洪范篇>,或似与物理能态相仿,其渊源据闻早于《易》,《系辞》未见提及,故为另一脉无疑。然以“阴阳”义论,“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故“仅阳气或阴气,自不可成万物”郑玄易学以为《周易》数与“五行”相联系,以为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即与大衍数一致,大衍数本为天地数。以为《系辞》虽无明言,但有“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其中有阴阳之数相配合,天地之气方生万物。
  尽管如此,笔者以为,“小成图”籍“洛书”式即具“生成”义,因“洛书”数立人道而法天地之用,此所谓“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生化”,故备于“地盘”自有成形之要。《小成图》法不以“五行”者,无非唯“象”是取,以阴阳得失升降论用,事虽有异,但于内仍不相背。至于“阴阳升降”之理早于东汉时期,由大易学家荀霜(128—190 年)提出,并成体系。但仅于两气之理解经,亦落偏颇,以致难以广传《小成图》用之有别,霍先生不拘一隅,唯以《易》为核心,研“几”别有心得,“精义入神,以致用”,实践而明之。《易》言阴阳,不论体用:言得失(阴阳相配)之理,不论五行生克,仅两气升降而已。‘刚柔相推,而生变化’,阖辟往来而明吉凶;《易经系辞正解》别有慧眼,明千古之未明。此乃呕心研几所得发明,理自有据,精思绵密。此“易以道阴阳”也,《系传》曰“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此者也”是“八卦以象告”“象外无辞”之理,是为返朴归直之本法。
  除形象思维入手外,更有逻辑思维。如拟二分法(阴阳)及三分法(单卦上中下主爻论)一、上主爻卦:艮、兑、乾;二、中主爻卦:坎、离;三、下主爻卦:震、巽、坤。并提出取象兼以传统汉字六书基本功能:象形表意形声转注嫁接等法则,并在对《系辞传》及《说卦》等作深入研究后发现,前者属“大衍数”而后者系“天地数”此纯粹易家之妙用体现。所谓“观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之三爻相重之理。“小成”起卦即以个位数得出一个三爻为一体之单卦,别与“先天卦“起法(先生以为《易经》原典未提及)《系辞》中”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即可注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周易参同契》中之月体纳甲,《帛书周易》之六十四卦排列,及风水《罗经》中二十四山应用皆有此”天地数“成卦之遗迹。(详见霍氏《周易大衍之数释疑》)故小成起法不计算,奇数为阳卦,偶数为阴卦,后世只知纳甲之名,而不知”天地数“是实。即:
甲 乙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
.1          10
乾 坤 艮 兑 坎 离 震 巽 乾 坤
  “天地数”天数为阳:1 3 5 7 9(天数25)地数为阴:2 4 6 810(地数为30)合为55 数。霍先生以为发挥简能之要,象要如此成卦亦当如此,按纳甲罗列看,“天地数”似乎多出壬癸,即乾坤二卦重出,先生以为“并非失于自然,实用人为而合于自然,盖因天地至大而万物生于中”故。
  对此笔者一时难以苟同,并试从九宫中似有窥出平衡及循环之机点,此或我浅陋之见。另“观阴阳而立卦”即天地数成卦,当然万物皆有阴阳,故“现象”而立卦自然包括其中(先象后数),以本人实而践之,“八卦先天数”等也可适用,可归“先天为体,后天为用”之理,总之能相应则可。至于“小成图”设“九宫”之式,决非简单用其架构,其中要义非深明学理贯而通之者所能道也。故用法不籍五行,以象取用,八卦定吉凶;“刚柔相推”论进退变化;“往来阖辟”四象阴阳升降得失而论吉凶悔吝、情伪利害。《系辞传》有“吉凶悔吝生于动”之论,人之行动不离阴阳,因而以阴阳八卦之性情示人动态(“八卦告吉凶”),人有进退往来,以象阴阳,卦有“阖辟往来”、“阴阳升降,乾坎艮震为阳,诸阳上升,独坎下降(一般中有特殊),巽离坤兑为阴,诸阴皆降,独离上升(一般中有特殊)(《周易预测初探》),由此‘变动利言,吉凶以情迁’‘言利’者,乃顺利之象具动,如外引之卦,利为客可采取主动,而入为‘利用’易理指导之,利则动,不利则静,即趋避之理;‘情迁’者,情来自性,故以阴阳得配而向心为有情相交,为吉,阴阳失配则情迁而不吉。‘是故爱恶相菌而吉凶生,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得害生’;远者,由内向外,外引不己,上下卦皆升谓之‘往’,往为悔,取象于‘远’则生悔。悔则吉之渐。近者,由外向内引,内引不己,上下卦下降谓之‘来’,为吝,吝者凶之渐。‘悔吝’者,吉凶之‘中介’,即转化过程,进退之枢机,最当把握。‘情伪相感而利害生’,阴阳得配为‘情’,一阴一阳
相感而‘利’,‘伪’即阴阳失配,阳对阳,阴对阴,失配无情,于是‘无情’”
(见霍斐然《周易系辞正解》)此纯粹《周易》一脉之法也。
(例图):
[ 注 ]以上之例其中得失二式尚未列出:如阴阳得配内引式“来”为“贞”(固)不为凶,外引式“往”为“亨”(通);阴阳失配向心式“阖”为凶,离心式“辟”为仇,
为凶。
  《易》曰:“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由是“阖辟往来”之理终落于用。至此,乾坤、阴阳之义明矣。“易以道阴阳”“一阴一阳之谓道”,阳动阴静“夫乾,天下之至健,德行恒易,以知险”,然非天象地形难以告,故“见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八卦以象告爻爻彖以言情,刚柔杂居而吉凶可见矣”因此若以“易则易知”论,确符“至简”直观之功。
结束语
  “一阴一阳之谓道”明《易》之本义也,以三易,即易、简易、不易三要及象数理三法则一体起用而已。然历代注家如林,参差莫辨,良莠共存,各运时风,遂成二趣。或望文生义,说理贬用;或取小法而舍本义等不一而足,各执一端,以致体用途分雅俗,恐有悖圣人本心。古有“洁静精微,易之教”之名言,其中蕴涵实难一言而概全。笔者无心在此作一论证,仅就“易”之功作一题及之片言,余不赘述,亦不过一孔之见。另,笔者究初涉易理,加之时限仓促成稿,难免意脉不畅,或词不达意、粗糙繁杂者必然!然良机难遇,方家汇集之际,为学不敢错落求教之时,故不揣浅陋成文。


                          重庆易学爱好者:李灵江
                      公元二00 二年岁在壬午冬月于巴渝观心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