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巧玉手破新橙 / 我的图书馆 / 南宋三个绝命女词人

0 0

   

南宋三个绝命女词人

2011-03-30  纤巧玉手...
凌落花——记宋朝三个绝命女词人(2006-07-22 15:26:33)
分类: 文苑拾贝

 

 

卜算子

严蕊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严蕊,南宋官妓,姿色秀美,才情横溢。宋朝规定,官妓只负责官场陪宴歌舞,不得与任何官员有私人亲密接触,尤其不得陪床同枕肌肤之亲。台东守备唐守义仰慕其名,多次赠送礼品,并有酬诗往来。时任地方官的朱熹与唐素有芥蒂,将严蕊下狱,严刑拷打,逼迫其诬蔑与唐有私人关系,并许诺放其从良。严誓死不从,被折磨待死。后朱熹升官,岳飞后人岳麟代职,怜其高义,刑堂上命其口赋词一首,后放其归良。严蕊即作此词,归隐,不知所踪。

另说,朱熹下狱严蕊乃求而不得心怀愤恨而为,是雨果《巴黎圣母院》中副主教克洛德对爱斯梅拉达的中国翻版,所谓理学大家,不过猪狗之徒尔;虎父无犬子,将门鲜孱士,岳麟放严蕊乃为私放,并说日后有问题自己将负全责,而此时朱熹正是炙手可热,官位亨通,更是彰显岳麟的高尚品格。

 

生查子.元夕

朱淑真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朱淑真,自号幽栖居士。其生活年代至今无确考。有人认为她是北宋后期人,卒于南宋初,生年略早于李清照;有人则认为她生于南宋初,生活年代与李清照同时而略晚。朱淑真的作品集有《断肠诗集》和《断肠词》。朱淑真自幼明慧淑婉,对爱情有着美丽的想象。因婚姻为父母包办,所嫁非人,朱淑真一生都受到感情的折磨。她的词,主要是表现没有爱情的婚姻所引发的忧愁怨嗟、孤独寂寞。朱淑真词的愁恨表层上似乎与五代北宋词中的闺怨没有多大区别,但深层里却是她自我独特的生命体验,是一位孤立无援地与不幸婚姻抗争的才女心灵深处的呐喊和呻吟。她对命运进行过勇敢的抗争和挑战。《清平乐.游湖》所写的“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就是她所采取的实际行动。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大胆追求自主自由的爱情,不为封建礼教所容,抑郁抱恨而死后,“不能葬骨于地下”,骨灰被撒于驿道,“千万人践踏”。诗词遗稿被父母付之一炬,事迹声名,湮没不彰。可谓生不幸,死亦不幸!

 

钗头凤

唐婉

世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宋绍兴十四诗人陆游二十岁与表妹唐婉结合,不料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孰料,缘浅情深的这一对恋人竟在绍兴二十年,与城南禹迹寺的沈园意外邂逅,唐婉捧黄藤酒以礼,陆游"怅然久之",于沈园内壁上题一首《钗头凤.红酥手》:“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沧然而别。唐婉读此词后,和其词,后忧郁成疾,不到一年便香消玉殒。后来的岁月,陆游经常去沈园缅怀旧情,赋诗感慨,“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