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铁道部长刘志军胞弟买凶杀人 家藏4000多万现金

2011-04-11  魏语
落马铁道部长刘志军胞弟买凶杀人 家藏4000多万现金

2011年04月11日 09:53
来源:凤凰网专稿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日前因严重违纪落马的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其胞弟刘志祥,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因涉嫌贪污买凶杀人等多项罪名锒铛入狱,被爆当年种种恶习受其兄包庇。

凤凰卫视4月10日《文涛拍案》,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列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我也不太清楚他的事儿,但是我见过这个人,所以很注意他的事儿。两年前我去铁道部采访过,承蒙刘部长的接待,还请我们在铁道部餐厅里吃饭,他的样子我后来就没有印象,模糊了,因为当时餐厅有两个服务员真是很漂亮,所以我的眼神就没停在刘部长脸上。后来还邀请我们坐到天津的和谐号动车组,当时灌满我脑子的印象是,动车组的服务员比空姐漂亮,所以你看愣没把刘部长这张脸记住。

直到他最近出了事儿登出他的照片,我才想起来依稀还是故人,这个刘部长貌不惊人,可是说出的话来有能力有水平,他当时讲一番话,改变了我过去对中国铁路的一些成见,所以我到今天印象都很深。我记得它当时讲了,中国的铁路以占世界6%的总里程,却承担了占世界25%的运量,运输效率世界第一,外国人都觉得奇迹。

他还讲了几次火车的大提速,讲了青藏铁路,讲了中国研发的最高速的高铁,可你瞧我最近一看,他出的事儿据说跟高铁有关。刘志军部长是从士兵到将军的那种,最早出身武汉铁路上的一个巡道工,到后来娶了武汉铁路分局局长的女儿,后来不但接收了局长的女儿,连局长的官都接收了,他也做了武汉铁路分局的局长,再到后来一路高升,做到了铁老大的一把手部长。

疯狂的站长 谁跟刘志祥作对谁就人间蒸发

他有个弟弟最近比他哥还出名,他弟弟叫刘志祥,可以说是跟哥哥的足迹在往上升,也做到武汉铁路分局的副局长,他的弟弟刘志祥当年犯下的案子不止一起,经济问题您想得到还有命案,买凶杀人。

解说:火车站长为祸一方。

汪汗林:漂亮的女的他看上了谁,谁都要跟他上床。

解说:胆大包天买凶杀人。

汪汗林:谁跟刘志祥作对,就很可能玩不见。

解说:疯狂的站长。

窦文涛:说刘志祥首先要从咱们最爱的说起,说钱,他有多少钱?2005年警察到刘志祥他们家去抄钱,警察什么没见过,可警察说一辈子没见过怎么多的钱。说在刘志祥家的钱,各个房间里头,成捆成捆堆起来,就像一面墙那样的现钞,好像陈光标照相人民币的墙,当然人家陈光标的钱是善款,刘志祥的钱是脏款。

脏到什么程度,平常怎么爱说一句话,说钱多的都长毛了,这话在刘志祥的脏款上,得到了科学了印证,真的长毛了。武汉湿气已经重,钱放的太久了,上面都发霉了,霉了真的长了白毛了,一张一张钱都是粘在一起,点都很点打开。这么多长了白毛的钱,得知道数啊,难坏了警察叔叔,以至于警察叔叔要去求外援,到银行借来8个点钞员,6台点钞机,点了整整1天,点坏1台点钞机,这才点出数来,多少?3千多万人民币。

3千多万人民币,你想堆在一个人家里,人民币1百亿张。还不算在刘志祥的另一套房子里,又发现了人民币1千来万。这还不算,还抄出一批文物、字画、收藏品,后来是生生把执法机关,忙成了拍卖行。

解说:2006年年底,有关部门将在刘志祥家收藏的文玩类,赃物召开拍卖会,其中的拍品包括两枚全国山河一片红绝版邮票,190余张猴票,还有包括范曾作品在内的名家字画,总价在2006年已经超过300万。刘志祥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异常重视车站的装修工程,在其任期内共支出修款1.74亿元,而他本人则从中渔利上千万元。

窦文涛:刘站长弄工程有个特点,没有更贵只有最贵,没有最贵只有更贵,有多贵,1个花坛30万,1个五平方米的休息室装修费,你想想最阔的人的家里,五平方米的休息室装修费110万,而且用的工程队都是他们老家鄂州的工程队。老职工们都记得,刘站长花了最大工夫,反复装修的就是火车站的售票大厅,多年来工程不断,这么豪华的售票大厅,却有一个特点卖不着票。

解说:但是在1998年依然也媒体报道,汉口火车站站长刘志祥创新销售模式,不仅实现了上门售票,上车售票,异地售票,而且大大提升了销售额。
 

“黄金搭档”垄断武汉火车票

窦文涛:刚才这个是当年一家很有权威的报纸对刘志祥的表扬,说汉口站的刘站长思路新、魄力大,魄力大到什么程度,大到大部分的紧俏票售票大厅都买不着了。可是要去拿到这些紧俏票的“黄牛们”,他们到哪里能拿到紧俏票呢,火车站拿不到,他们倒是去武汉电视台后勤部门,专管定票的职工那能拿票,这个职工的名字叫何坚。

何坚跟刘志祥刘站长是什么关系,事发之后人送外号说这哥俩是“黄金搭档”,真叫黄金万两的搭档,可咱猛一听觉得一个电视台后勤部门的职工,能有多大能量呢,能更刘站长攀上,这就得说说当年他们怎么勾搭成歼的。就是在刚才说的那篇报纸表扬刘志祥站长的同一年,1998年,汉口火车站真是有历史,汉口火车站百周年大庆,武汉电视台后勤部门管定票的何坚,平常就是跑火车站的,现在电视台弄一个晚会,也靠着何坚牵线搭桥协调各方,最后就把电视庆祝晚会给弄成了。

小小一个后勤部门的职工,能量也可以是惊人的,而且何坚还有本事,当时晚会上让刘站长出了一镜又一镜,频频露脸,让刘站长感到形象上极大的满足。然后这俩不就关系好吗,两个人交往起来,你来我往,发现两个人谈起话来真是越谈越投机,因为两个都想投机,谈话的主题也是投机。媒体炒作这玩意儿我行,咱得强强联手,你那怎们更行,干什么?贩票捞钱,贩火车站更能捞钱,更能联手,于是乎这两就成了“黄金搭档”,你也可以说是“黄牛搭档”。接下来关于这种合作,我请一个老汪接受采访。

老汪为什么要揭发这呢,因为老汪说起来也一肚子闷气,老汪本是武汉一家国营的汽车公司,也是后勤管定票的职工。过去汽车公司每年给火车站8万块钱,能够拿到一些紧俏的票源,除了满足本单位需要之外,有剩余的老汪还能倒腾倒腾,赚点散碎银两。可是后来老汪就气闷了,他发现财路断了,他不在能够直接从火车站拿到票了,他要拿票还得绕一弯,跑何坚那去拿票,所以老汪要说说他们的“黄金搭档”。

汪汗林:他把汉口车站所有的紧俏票,他当了火车站站长以后,就给了一个窗口,是武汉电视台的一个职工叫何坚,这样的话我们从何坚那里拿票加20,就是黄金周,春运期间每张卧铺票最低加30,所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什么呢,就把原来固定的这么一个游戏规则,完全破坏了。

窦文涛:老汪说了,这个汉口站站长刘志祥和电视台后勤部门定票员工何坚,这两人怎么在当年控制了,汉口火车站绝大部分的卧铺票和紧俏的座位票。怎么联手干,站长刘志祥把持大权,然后火车站配票室内的电脑,直接跟何坚的电脑相连,汉口火车站配票室里有一个女的也挺好看,姓陈,据称陈某,据说陈某也是刘站长的相好,陈某把持着配票的大权,这些紧俏票都给了何坚那个电脑,在春运的时候,汉口火车站平均日发送旅客就能有4万多人次,平均一天4万多人次,这个钱海了去了。

说到这儿我就想,一个站长通过配票室的相好,刘、何、陈三行人,就能够形成售票网络,就能把一个火车站绝大部分的紧俏票,控制在这个网络当中,什么“黄牛”拿票都得他们这拿票。刘志祥的哥哥刘志军,刚刚传出出事的时候,流行很多猜测,很多谣言。我记得其中一种谣言就猜,说是刘志军为什么出事儿?因为他组织了中国最大的“黄牛”党。这显然是瞎说的,可是从以上事实看出来,他的弟弟刘志祥,可真是不折不扣的,十几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老“黄牛”。

解说:刘何二人的“二人转”,有着相当“正规”的游戏规则,两人签订了明确的利益分成合同,汉口火车站每年运送旅客1000多万人次,卧铺票和紧张方向的座位票占30%至40%,何坚依票数对刘志祥进行回扣结算。

勤恳老“黄牛” 黑白两道通吃

窦文涛:刚才说到刘志军的弟弟刘志祥,当年汉口火车站的站长,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据说也是当年汉口最大的“票霸”。中国自古就有“王道”、“霸道”之说,管一个人叫“霸”,显然是有几分霸气,刘志祥的性格里有这种东西,可是性格难分好坏,夸他的人说这是“爽”,骂他的人就说这些“狂”。当年在江湖之上,刘站长的确有人送给雅号“爽哥”,都称兄道弟的,这种人办事能力也强。

“爽哥”当年也遭遇过不爽快的时候,但也能渐出性格,就是他当汉口站副站长的时候,人红是非也就多。曾经据说是遭人排挤,也是被羡慕嫉妒恨,曾经被调离到武汉东站去,但是临走的时候,“爽哥”跟汉口站的同事们撂说一句狠话“我一定会回来的”,这话年轻人说是灰太狼的口头禅,我听着可就是胡汗三的口头禅。

结果说得出做得到,甭管是灰太狼还是胡汗三,真的到后来又回来了。1997年,41岁的刘志祥荣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刀阔斧展开工作。一上任就把“减员增效”,当做头等大事来抓,您看下边又遭到当年报纸的表扬。

解说:“减员增效”如何减员,刘志祥一笔笔算帐,通过考核首次解聘了2名干部,通告批评9名,降职1名,沿袭过年的干部终身制度被打破了。

窦文涛:您看对比当年的新闻,再看今天的报道,就不能不感慨一下,我们这个行业。我们这个行业叫媒体,我这种人叫媒人,所以不能相信我这张嘴,像媒人的嘴,说红说黑全是这张嘴。当年报纸要吹他的时候,就夸他是“减员增效”,后来刘站长出来事,报纸要骂他就叫“打击报复”。

不过从现在披露出来的事实上看,往往报纸要吹一个人,经常证据不足,但要骂一个人倒是事实充分,随便就能捏出一个事儿来,你说什么叫“减员增效”,不就是需要裁人吗,为什么说成是“打击报复”呢,我跟您说这么一件事。当年刘志祥站长下边的一位下属,也挺牛的敢举报站长,举报他贪污工程款,刘志祥这个霸气表现在哪?揍他,搞暴力,怎么揍,还不是黑暗角落里埋伏着,打一闷棍。他找人到办公室里暴打这个下属,办公室光天化日上班的时候打人,同办公室的干部本能的就要拉架,结果刘站长很霸气。所有参与拉架的辞退,劝驾的免职,挨顿揍的还敢举报我的,当然更加免职,这就叫“霸”。

你看站长成了大“黄牛”,“霸”到什么程度,那些小“黄牛”们都快饿死了。刚才说到揭发刘志祥的老汪,算是兼职“黄牛”,干了有十几二十年了,过去他一直能从火车站63号的窗口,还能够拿一些紧俏的票,供他再倒腾倒腾。可是刘站长独揽天下以后,连口汤他都快喝不着了,就是他能拿到的票票量大减,但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老汪凑合过吧,过不下去勉强还得过,可是到了2002年出了一件事,老汪觉得日子是彻底过不下去了。

解说:汪汗林回忆,2000年他曾经因和汉口火车站一位领导的私人过节,遭到一顿毒打,并且在之后他的车票生意也因此遭到排挤,而这正是他决心揭开汉口站黑幕的原因。
 

火车站女播音成情妇 身份陡增火车站副站长

窦文涛:跟老汪起冲突的,是当年汉口火车站的一个有名的客运主任,一位女领导姓潘某,人漂亮也不简单。为什么说漂亮呢,当年最早潘某是汉口火车站的播音员,人美声音也甜,很多人都记得,以前汉口火车站有个大广告牌,上面写着汉口站欢迎您,旁边有一个美女头像,正是火车站里头的这位女明星潘某。

有报道说,不是我瞎编,有报道说刘志祥做了站长之后,看上了这个小潘,小潘也心领神会,不久小潘就跟丈夫离了婚,专心做情妇。谁说做情妇没有前途,半年之间潘某从播音员到副值班员,到值班员到客运副主任,又到客运主任,到后来做到了汉口火车站副站长,开玩笑,漂亮的女潘副站长。

老汪怎么就惹上这么漂亮的女领导呢,潘某一路高升,跟着刘站长日子过的好极了,到后来这个女人能够在汉口,据说最黄金的路段,号称汉口“华尔街”豪宅路段,买100多平方米的豪宅,每年开着小车上下班,挺威风,有一次就撞了老汪。还是在2000年,那个时候潘某还是客运主任,每天上班有交接班,领导人有事儿就跟班上的嘱咐。她看老汪兼职“黄牛”不顺眼,说那个汪夹皮包的,不让他进来,不让他进站。

结果火车站的人有跟老汪关系好的,就把这件事巴给老汪听了,老汪听了之后怒火上撞,就开骂,骂的话也是操脸,怎么这么骂一位漂亮的女人呢。老汪骂什么破鞋,骂潘某是破鞋,潘某听了之后,自然是感到极大的侮辱,怎么反应,这也有点跟刘站长学的招,打他。找几个铁路警察在1号站台,围住老汪就是一顿胖揍,这下子老汪的“黄牛”饭碗也算是给砸了,而且挨的这顿打,我看是把老汪彻底打急了。

解说:汪汗林是退伍老兵,脾气倔强,他整理了刘志祥的资料,准备上告,就在此时他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窦文涛:给老汪打电话的这位大名叫高铁柱,老汪说当时他也不知道这是谁,就接到这么一个电话,结果这个人来找他,进门之后哗啦一下拉开手提包跟老汪说,虽然咱们俩素不相识,但是我听说你要去上访,你要告刘志祥,我跟你同仇敌忾,一样的深仇大恨,我支持你。老汪当时一听来了一个同志,起码上访路上有个作伴的,也挺高兴,至于这个高铁柱跟刘志祥又是什么过节,咱们暂且按下不表,待会再说。

单说当时两个人互相就互换要上去告刘志祥,两个收集黑材料互相交流,然后商定老汪到北京上访,高铁柱留在武汉等信,结果老汪不就上北京了去了吗,到处递材料,就是要告刘志祥。可是还没回武汉的时候,人在北京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高铁柱死了。2002年12月8号,4个人陌生人闯进门来,拿着刀对着高铁柱,一刀被刺中大腿,高铁柱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汪汗林:当时公安厅的厅长都说了,说刘志祥很傻,他说刘志祥如果不打老汪不杀高铁柱,他照样荷包暖和,听不听得懂,就是钱袋鼓鼓的。

刘志祥成贪官最高境:白天不怕举报  黑夜反举报

窦文涛:不是说当贪官最高境界是什么,白道黑道不怕举报,当年刘站长接近这个境界,因为他在公开的职工大会上讲,你就举报我好了,我不怕举报,白地儿里他嚷嚷是不怕举报,靠什么不怕,黑地儿里他搞反举报,拳脚棍棒都上,最后还玩起了刀,结果就是一刀之差,变成买凶造成杀了人。

解说:高铁柱湖北人,从农民进城做买卖,1997年1月,高铁柱通过合法手续承包了汉口火车站招待所,并签下8年的合同,随后高铁柱向银行贷款28万元,将招待所装修一新。

窦文涛:可怜高铁柱他看准了市场没看准政策,9个月后汉口火车站方面就跟他讲,单方面跟他讲废除这个合同,为什么?1997年那正是刘志祥新官上任三把火,当中的重要一把火就是要搞活车站三产,就叫第三产业。火车站招待所是三的不能再三的第三产业了,这个能赢利,所以要收回来,按说这并没有问题,问题是你不能违约啊,高铁柱当时拿着签的合同就说,那么能说废除就废除了,我有合同我不走。

好,到1997年10月31号这一天,出动火车站的执法部门,执法人员把招待所贴上封条,把高铁柱一家人,弄一帮小混混把他们赶走,连随身物品没来得及带就给驱逐了。高铁柱愤不过,上法庭就去告,法庭主持公道判汉口火车站败诉,法院叛汉口站要赔高铁柱20万。

可是赔款法庭是判了,但赔款还得原告向被告去要,而且还要不到,一要就要了四年,要不着了,而且当年火车站的刘志祥站长,对来要罚款的高铁柱还发表过一番话,我觉得这断话很经典,也体现了刘站长对三农问题的重视,咱们可以听听老汪嘴里这番话的转述。

汪汗林:刘志祥曾经就说,你们农村的人到这里来还不知足,混到今天这个样子还不知足。

解说:老汪记得,刘志祥当时对高铁柱说过,你们农民不要和官斗,穷要跟富斗。

窦文涛:可刘志祥的性格优点是爽缺点是狂,农民你以为好欺负吗,泥人也有土性,他这番话把老高给刺激起来,我还偏要跟你斗一斗。于是乎才有了前头说的,高铁柱找到老汪两人琢磨要联合上访的这种事情发生。但是到后来惨了,2002年12月8号这一天,高铁柱一家人正在租来的房子里呆着呢,4个身份不明的人破门而入,拿着砍刀,拿着匕首冲着高铁柱就是拳打脚踢而且动刀了。结果其中一个名叫冯立海的凶徒,拿刀刺高铁柱的右腿,结果刺中的右腿的骨动脉,导致高铁柱急性失血休克死亡。高铁柱的孩子就在那,亲眼看见自己的爹给人杀死。

解说:高铁柱在被害前夕曾经写下遗书,我若遇害就是贪官刘志祥指使人干的,汪汗林在得到这封遗书的信息后,开始了更加频繁的上访,终于有记者把此一情况写成了内参,在中央领导的批示后,杀害高铁柱的凶手逐渐被揭出。

窦文涛:谁干的呢,是在汉口火车站做工程的一个包工头,姓彭的,领着他手底下3个工人一块做的案。姓彭的包工头还挺硬,当时没招出刘志祥,一个人顶了,他大概觉得刘站长有能量能活动,而且刘志祥也的确还算够意思,先是给了包工头的老婆15万,而后又把包工头在汉口站做工程的工程款20万一次结清。而且还照顾家眷,还把彭某的老婆,安排到火车站前的旅馆,一个月给1000块钱,还不用上班呢,可是也恰是这个体贴的安排漏了马脚。

警察把火车站前旅馆的经理找来,三言二言就把这事套出来了,然后又把旅馆经理的供述,当着刘志祥的面给他念了一遍,刘志祥就全招了。他跟警察讲,说我本来找人,只是想弄断高铁柱的一条腿,没想到弄没了一条人命,玩大了吧,玩陷了吧。

解说: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曾有一名叫蔡贤辉的人,老汪说此人曾被刘志祥每年派往北京,后来因与刘志祥闹翻,被刘志祥开车带人追杀过,失踪了一段时间。蔡贤辉后被警方布控,在云南中缅边境抓获,他在被调查3个月后释放的第三天,在家中猝死,一名警察说当初抓到蔡贤辉的时后,的确有线索指向刘志祥,但其他复杂没查下去。

汪汗林:刘志祥在监狱里面根本就没有劳动,他在里面干什么呢,种花,他是种花的班长,他每天在监狱里面可以打手机,可以写条子,介绍铁路工程。因为铁路的工程是他哥哥拨钱拨来的,人家都要给部长的弟弟一点面子,哪怕是他在坐牢。

记者:这些您怎么听说的?

汪汗林:都是监狱人的告诉我的,而且他在监狱里面,每天吃五菜汤,吃五菜一汤。他有一天还很挑剔是地说,他说这个鱼烧的没有晴川饭店好吃。

《文涛拍案》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星期日19:45-20:30

重播时间:星期一02:30-03:10  15:35-16:15

声明:凡注明“凤凰网”来源之作品(文字、音频、视频),未经凤凰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