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紫 / 历史 / 惘然记:李商隐的爱情八卦

分享

   

惘然记:李商隐的爱情八卦

2011-04-12  七紫

 

往事悠悠,不堪回首,给哀哀的心奠杯泪酒,让逝去的年华回头一笑,只余惘然。——题记


纵然在诗星如云的唐代,他也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存在。很少有师长选他的诗来教育孩子,很少有教材会清晰明了地解读他的诗。但我们往往被他那构思新奇,风格浓丽,幽诡凄艳的诗句所感动。他,就是李商隐,一个生活在晚唐牛李党争夹缝之中的忧郁多情的诗人。

不知大家心目中的李商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如果只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一句被教材误解诗句能与他联系在一起的话,那实在太少了,希望这篇文章会给你一个全新的李商隐。

好,大幕拉开,公元812年。

李商隐自称李唐王室之后,但这对他的命运没有丝毫影响。从小丧父的他与母亲扶柩回乡,相依为命,在贫苦中度过了他的童年。

因为好学多才,李商隐十六岁那年终得权贵令狐楚的赏识,被招为幕僚,情同父子又如师生,并和令狐楚的女儿函玉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在函玉表明心迹之时,无奈李商隐自觉出身寒微,不敢接受师妹的爱意,一段约好的姻缘就此错过,成为终生憾事。这是第一次错过。

太和九年,李商隐上玉阳山东峰学道。在唐代,道教颇为兴盛,皇帝就经常送公主出家上山学道,具体为什么就不去探究了。不过公主入道,当然会带一些漂亮的宫女一同出家,以便侍奉。于是,李商隐邂逅了宫女宋华阳,观里观外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李商隐有诗《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曲折地证明了这一段故事。两个月的欢愉被发现后,李商隐被逐下山,宋华阳怀孕被遣返回宫。这一段超出常规戒律的爱恋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直到李商隐晚年还设法在长安与宋华阳相见。这一年,他二十二岁。

离开玉阳山的李商隐寄居在洛阳堂弟李让山家中,一次在洛阳西郊,他遇上了商人的女儿柳枝。柳枝特别喜欢李商隐的诗,也正是以诗为媒,撞击出了爱情的火花。柳枝将自己上衣的长带系成结,隔墙投赠,并约了见面的日子。但李商隐因令狐綯(令狐楚的儿子)所荐急赴长安应举,终未能见面,再次归来时,他的堂弟告诉他,柳枝已“为东诸侯娶去”。李商隐伤感不已,作《柳枝诗》五首题在柳枝故居墙上。这是第二次错过,这一年他二十三岁。

《杜阳杂编》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宝历二年,浙东貢女二人曰飞鸾轻凤。帝琢玉芙蓉为歌舞台,每歌舞一曲如鸾凤之音,百鸟莫不翔集。歌舞罢,令内人藏之金屋宝帐,宫中语曰‘宝帐香重重,一双红芙蓉!’”这一对姐妹花就是李商隐钟爱的宫嫔,一名飞鸾,一名轻凤。开成元年,李商隐以羽士的身份参加王德妃的醮祭,与鸾凤姊妹相识,于是在长安水边,曲江池畔的避暑宫中开始了约会。开成四年,文宗借追查毁谤太子的由头,来肃查禁宫,杀掉伶官侍女多名。鸾凤二嫔因李商隐赠与的玉盘被搜到,畏罪双双投井而死。李商隐听到噩耗,悲愤异常却又无能为力,写了许多悼念的诗篇,一场浪漫最终化成了无限的梦。这一年,他二十八岁。

不过在此时,李商隐在政途上有了一丝起色。当时李德裕与牛僧孺互相仇怨,朝廷上分成牛、李两党。李商隐应属于牛党的令狐綯的派遣去泾原权贵王茂元处,想去化解牛李党的纷争。

这本是一个很好的跳板,但进入了泾原幕府后,李商隐在那里与王茂元的女儿相爱。次年春,在老谋深算的王茂元的诱骗下,李商隐被招为女婿(终于结婚了!)。一个看似很好的你情我愿的婚姻,却给李商隐带来了无限的烦恼。原先照顾过他的隶属牛党的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綯认为他背叛师恩,投靠李党,对他恨之入骨,派人对其严厉地谴责。李商隐被迫在新婚之夜跑出洞房,回长安跪在先师灵前,向令狐綯请罪,却不为谅解。

就这样,李商隐没有化解两党之间的矛盾,反而深陷党争的漩涡,从此仕途坎坷,壮志成虚。李商隐为爱情找到了归宿,也为爱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为着功名与生计,李商隐婚后一次又一次地离别爱妻。一次在外奔波途中王氏突患病离世,可怜其妻死前,两人也未见上一面,虽两心相知相惜,但如此锥心的打击也使李商隐跌入黑暗的谷底。

初中时,我们学过他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书中说,这首诗表达了他思念归家,想与妻子共话巴山夜雨,共剪西窗之烛的思想感情。实则不然,这首诗作于其妻死后三年。一片虚拟的场景都让人荡气回肠,孤寂深长的情怀和对妻子百转千回的思念,竟如此凄婉动人,现代人亦为之心酸。

李商隐至死都未再娶,生活的屈辱和艰辛,爱情的坎坷与迷惘,锻炼着他的心。此后每逢七夕,李商隐必做诗一首,直到四十七岁谢世。时年寒冬,一代诗人,便在郁郁中离开了人间。

手掬时间的灰尘,再多惊心动魄的恩怨情仇,也只余惘然二字。

李商隐以自己的方式给自己设计了一场悲剧,潦倒终身,至死未悟。一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道尽了自己的一生,却被后人说成赞颂老师的千古佳句。春蚕自缚,生为吐尽,吐之既尽,命亦随亡;绛蜡自煎,爇而长流,流之既干,身亦成烬。有此痴情苦意,虽九死而犹未悔,方能出此惊人奇语,否则岂能道得半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七紫 > 《历史》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