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美梦成真的人造纤维---尼龙袜小史

2011-04-14  海右观澜

一双吊袜带配上一双长筒袜:四十年代初期便宜的尼龙的首次问世席卷了所有商场.数十年来,这种人造纤维成就了时尚妇女的美梦.许多人甚至为此牺牲了她们的男人.

作者:Gesche Sager

1940年5月15日,美国的多家购物中心人声鼎沸.人群被警方封锁线拦截在街上.商店里女人们在衣架间互殴.尽管<<纽约时代周刊>>警告过:开始仅限制于小部分销售,大概将于中午售罄.这一警告却只是火上浇油,明显的刺激了众人--所有柜台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被一抢而空.

这些人的目标是尼龙袜.虽然尼龙袜以前就有,但是250美元一双的昂贵售价只有好莱坞明星们才买的起.而那个五月的周三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是大批量生产尼龙以来的第一次官方销售日,成为了美国尼龙丝袜最便宜的一天,历史上被命名为"N-Day"或者"尼龙日".

穿着尼龙袜的丽塔海华丝

这薄薄的丝袜从最开始就是一件畅销商品.大量投入生产后的第一年在美国有五千四百万双的销售额.每个女人都想要一条这样薄如蝉翼的裤子,感觉自己像电影明星一样.因为当时要把袜子固定在大腿上,必须用今天被叫做吊袜带的材料,它带来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高难度平衡表演:它代表着美丽,散发着一些不正当的气息,但是又如此女人味和严肃.1

从煤炭变成的梦之衣料

这个梦之纤维的发展史也如同那些冲向她们第一双便宜尼龙袜女人们的跑步比赛一样迅速.三十年代Wallace Hume Coarthers领导的美国化工康采茵杜邦公司就开始了一种叫做Polyhexamethylenadipinamid的坚韧物料的研究.这种物质来源于煤炭,空气和水,在仅仅几年的时间内将使女人们为之陶醉.而几乎与此同时,在大洋的另一面,德国化学家保罗施拉克为IG色彩发明了一种十分相似的纤维--贝纶.1

在艰苦的赛跑后达到终点的两个化工康采茵面临着一场丝袜战争:曾经的对手坐在一起,相互交换方程,双方和平共享人造纤维市场.杜邦给德国以西的所有国家提供尼龙,而IG色彩用它的贝纶丝袜服务德国以东的所有国家.

如此一来,早在三十年代末,德国大城市的妇女们就能穿着漂亮的丝袜漫步林荫大道了.当时每个德国妇女每年大概需要12双丝袜,而且总得回头检查:因为当时还没有圆形针织机把这种纤细的丝沿着圆圈织成丝袜,有一条一直沿着大腿下来的缝合线.所以穿丝袜的人总得尴尬的去检查这条线的位置.

然而德国女性对这个新装饰的喜悦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1939年战争开始后,贝纶不再用来做丝袜.这种人造纤维成了战用材料--于是以后只用来做降落伞,帐篷,吊床和绳索.而大西洋的另一边的尼龙粉丝也一样:"尼龙日后仅仅一年就美国就因为珍珠港事件加入了二战, 梦之纤维的加工被严格控制:1942年还有四百五十万双人造纤维长筒袜卖出,而后来的几年基本一双都没有.

在巧克力和香烟之间

从这时起,丝袜成了稀缺产品,最多能在黑市上买到.但是它们依旧受到青睐:"您最想念的是什么?", 是战后针对年轻美国女性的调查问题.只有35%的人选择了"男人".剩下的全是"尼龙". 她们应该得到它,因为至少美国战后就很快恢复了尼龙的生产.然而对于战后德国的女性来说这依旧是一个梦.他们的对应方法是类似于"古铜色色彩丝袜" 之类的产品,这类产品类似于一种抹在腿上的化妆品,看上去闪着高雅的光. 没钱买化妆丝袜的人,就买咖啡渣. 总之,女性们试着用化妆笔化出丝袜的效果.

然而当时的德国女性还有一条重新得到让人梦寐以求的丝袜的途径: 美国军人又把尼龙带进了德国,眨眼间就成了黑市上最受追捧的货物.据说美国情报局在战后的头几年中有时不给间谍和探员钱,而是尼龙.这些军人指望着这薄如蝉翼礼物,因为据说很多所谓的德国"小姐"都愿意为一双丝袜而献身,因此尼龙也被认为是"床沿保证".

作家苏珊娜 巴克在她的书<<织成的奇迹,薄如蝉翼的梦>>中把德国女性的这种渴望归结到另外一个原因上:德国男性从战争中刚刚回家时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悲惨状态.巴克认为,年轻的美国大兵以及他们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态度与之相比显得有吸引力的多.

为抽丝而落泪

然而有一点是毫无争议的:德国女性都为这种"薄如蝉翼的长筒袜"而疯狂, 一如<<康斯坦斯>>杂志一九四八年所描诉的那样.当尼龙在大西洋的另一面再次成为大众产品时,这里的长筒袜依旧是昂贵的奢侈品.任何有一双尼龙袜的人,都像保护眼珠一样保护它. 抽丝简直就是一场悲剧,因此在德国当时到处都有"抽丝服务", 重新缝好坏了的长筒袜.当然也招致长筒袜生产商的痛恨.

五十年代瑞典的自动售袜机

五十年代初期,丝袜的回归是如此迫切.1951年单单在西德就又生产了三千万双长筒袜,1952年有四千五百万双,而1955年有一亿双投入市场.五十年代的尼龙,并不是单纯的料子.他们社会的标尺,是通向更美好生活的钥匙.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要保证社会地位的主要方式是找到并且能留住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为此她必须为自己的外表投资.一双合适的丝袜,和丝袜合适的位置成了最重要的一点."因为丝袜能给一个女人的外形带来很大的变化,像很多别的时尚领域一样,这儿也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多的品味问题,"1955年丽落 奥莱得在她的行为经典<<美丽--保持美丽"中写到.

同样受到追捧的还有投入大量生产的丝织短袜.这种新兴产业的唯一问题被很快而且很有创意的解决了:因为德国使用的贝纶并不想美国的尼龙那么有弹性,所以并不是每双丝袜都能适应每双腿, 就必须制定不同的大小. 然而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德国"普通腿围"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丝袜制造商 Arwa 于1951年开始了一场美腿选美赛,并选出了"德国美腿皇后". 这个表面上看是要选出德国最美双腿的比赛实际上一个庞大的市场调研. 成千上万的女人量了自己的腿,并帮助丝袜制造厂商找出德国女性的腿围标准.

无缝的线条

接下来的几年所有女士都失去了控制,丝袜制造成了发展最快的工业领域,而价格也一路下跌.五十年代开端每双尼龙袜售价10马克,1955年就只值3.5马克,而且价格持续下降.

然而最后杀死尼龙的并不是那招致毁灭的价格政治, 而是另一种布料:迷你裙. 1963年英国人Mary Quan展示的这种短小的裙子,是尼龙消亡的真正原因. 这并不是因为迷你裙马上就拿走了最性感时尚单品的桂冠,而纯粹是出于方便. 迷你裙太短了,不光是丝袜,还是吊袜带来,都能被一览无遗.

追求时尚的妇女们终于转向了连裤袜,它虽然1960年就投入德国市场,却一直到迷你裙的出现才真正打出自己的领域. 开始女性们还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它,但是很快就爱上了这种明显更舒服的解决方案.再见了,吊袜带,你虽然性感但是并不方便.再见了, 易坏的搭扣, 你总是必须用扣子或者硬币固定住,而且总是在错误的时间掉下去. 所有都过去了,包括那男人的目光能在一个女人的腿上停留一整夜的时代似乎也一样.而重点永远都是: 魅力,性感, 更好的生活, 尼龙首先,是一片希望之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