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北京老李 2011-04-18
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2011-04-09 22:18:51)
 
 

前不久英国的一家叫BAINBRIDGES的小拍卖公司拍出一个据说是中国清代乾隆皇帝时的瓷瓶,最终成交价为5亿5千万元人民币。为此马未都先生于2010-11-12 14:18:57发了一篇博文,说道:

“…………这是一件粉彩镂空套瓶。乾隆时期督陶官唐英在景德镇坐稳后,工艺上自觉游刃有余了,为讨乾隆皇帝高兴而专门制做。去仔细查一下清宫档案,一定可以查出这件东西。”

接着又说:“……据说这件花瓶是中国人买的,花了5亿5千万元人民币才回到祖国,虽说扬了眉吐了气,但仍让人心中百感交集,五味俱全。”

马未都先生乃收藏界大名人,自己还开了个观复博物馆,还经常上电视讲讲各类古董,因此他说的关于古董的话很能引起人们重视。我也不能免俗,甚是尊重,故所以对马先生的文章免不了细细解读,从马先生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几个要点:

1、拍出的是乾隆朝的粉彩镂空套瓶。

这句话很有意思,首先是确定了这是乾隆朝的东西,也就是说这是个真品。

2、认定这个瓶从工艺上来讲是粉彩。

3、接下来马先生又说“去仔细查一下清宫档案,一定可以查出这件东西。”这番话表面上有点含糊,实质上很清楚,进一步加强了认定这是个乾隆朝的真品。

到此为止吾辈按例应该没有什么异议了,因为像马未都先生这样的大行家也肯定了这个瓶,那么关于这个瓶的真赝问题就不需要再考虑了。可是中国这个林子太大了,从南边漳州那边杀出一头怪鸟,此鸟名裴光辉(裴先生您看到这里先不要发火,我不是在侮辱你,而是为了文章生动点,您要骂,看完后再骂。)乃一个体自由鉴定家,此人有人喜欢有人厌,他真是个刺儿头,人家买了个鬼谷子下山的元青花,他论证下来是假的,前不久又有人拍了幅砥柱铭,他又说有问题,这不,这回他又飞出来了,他说这次拍的这个瓶是民国时期仿的赝品。

要说裴光辉是不是胡说八道,细细读完裴先生的文章,人家可是有条有理地提出五个方面的疑点,这几个疑点以本人看,就一句话:“有道理!”因为去看看那个落款,傻子也看得明白,而且裴先生说这是件珐琅彩,不是粉彩。

那么马未都先生是不是打眼了呢?估计马先生不一定会理会这件事,再说这古董你说是真的,我说是假的,谁人来评说?江湖上打架凭拳头,收藏界说话凭什么?凭名气。

下面转载马先生、裴先生的文章,各位自己去看吧!

有争议的瓶:

 

 

 

第六百二十一篇•最新世界纪录

马未都先生的博文:

第六百二十一篇•最新世界纪录

(2010-11-12 14:18:57)

睡前茶喝多了,起夜,习惯地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半夜从英国进来几条信息,内容基本一致,一件乾隆时期的粉彩瓶子意外地创下了中国古代艺术品的世界纪录,把上个月刚刚刷新的纪录整整翻了一个大跟头。

    事前毫无征兆。不像苏富比、佳士得拍卖公司在拍卖前大肆宣传,这家叫BAINBRIDGES的拍卖公司成立不过30年,名不见经传,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度中是个嫩芽,我过去不知,只知这家拍卖公司专做遗产拍卖,负责处理后事。

    一百多年前,英国是头号资本主义强国,所以今天世界上大部分说英语的国家都是它的儿子或孙子,资本主义在鼎盛时期真养育人啊,发达后沉淀下不少宝贝,估计这件乾隆花瓶大概在1860至1930年间流入英国,当时英国人趁着我们人贫志短花不了仨瓜俩枣的钱就把这样的国宝揽入怀中。据说这件花瓶是藏家后人打扫卫生时扫出来的,可见也不怎么重视。

    这是一件粉彩镂空套瓶。乾隆时期督陶官唐英在景德镇坐稳后,工艺上自觉游刃有余了,为讨乾隆皇帝高兴而专门制做。去仔细查一下清宫档案,一定可以查出这件东西。镂空套瓶有两种,一种即这种,另一种内胆还可以转,煞是好玩,盛世时的审美都是艳俗的,这件花瓶当然也不能免俗,一眼望去就剩漂亮了。

    物是人非,人亡物在。我多次说,在文物面前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据说这件花瓶是中国人买的,花了5亿5千万元人民币才回到祖国,虽说扬了眉吐了气,但仍让人心中百感交集,五味俱全。

                                                               2010.11.12中午

 

裴光辉先生的博文:

5.5亿珐琅彩鱼藻纹镂空套瓶应为民国赝品

裴光辉

 

  11月11日在伦敦郊区拍卖的珐琅彩开光鱼藻纹镂空套瓶被拍卖行认定为乾隆官窑品,但我认为至少有如下五点疑问:

  1、款识用料之疑

  传世乾隆官窑珐琅彩的底款毫无例外都是蓝料书写,而此瓶却是青花款,不符乾隆官窑珐琅彩定制。而民国仿制者对清三代官窑传统和规制缺乏研究,倒是经常出现仿乾隆珐琅彩瓷却书写青花底款之情况。

  2、书款水平之疑

  乾隆珐琅彩的底款由写款高手专任,书写遒劲流畅,具书法笔意,水平高超;此瓶底款“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笔画疲软羸弱,细部观察,一画之中均存在多处斑点,可见写款者由于对篆书的生疏,兼缺乏在生坯上书写篆书的经验,故采用连点成线的保守方法“写款”(实为描画而非书写)。这种连点成线的“写款”方法,虽然可以做到款字准确无误,但却羸弱呆板,毫无书法韵味可言,这在乾隆官窑作品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却大量存在于民国仿清三代官窑作品中。

  按乾隆其它品种官窑瓷器之青花款笔画中偶有青花斑点,乃因钴料较浓产生聚集点,与“连点成线”书款留下的浓点有区别:官窑款钴料聚集点分布随意自然,没有刻意安排“锚点”的痕迹;后者斑点(实为“锚点”)呈规则性安排。更为重要的区别是官窑款笔画一气呵成,线条遒劲,“连点成线”仿写款则笔画疲软羸弱,细辨线条有断续破碎感。

  3、彩料旧貌之疑

  此瓶除镂空部分使用冬青釉描金、颈肩部和胫腹部两条夔龙纹隔离带使用金地矾红彩装饰外,其余部分都使用珐琅彩装饰。但在珐琅彩色料上未见任何开片,而乾隆珐琅彩瓷器彩料普遍出现鱼籽纹开片(凡百年以上之珐琅彩均有鱼籽纹开片),只有民国以后的仿品彩料未见开片。如系乾隆瓷瓶,经历二百余年岁月沧桑,彩料不变如初,令人匪夷所思。

  4、金彩用料之疑

  瓷瓶多处使用金彩装饰,显得富丽堂皇,但所用金彩采用的却是近代才从德国引进的金水配方,而非乾隆时使用的金泥工艺。二者不难肉眼区别:金水黄金含量极微,没有厚度感,色泽呈黄中闪青或泛白光;金泥含黄金量大,有厚度感,色泽黄中闪红或泛紫。而此花瓶的金彩恰恰显示前一种特征,可见所施乃金水非金泥。

  5、造型和绘画水平之疑

  瓷瓶艺术水平低劣,与乾隆同类真品差距太大。整体造型显笨拙,缺乏线条美。开光内的四幅鱼藻纹画片更是败笔随处可见:如鱼身呆板僵硬,有如死鱼,丝毫不见活泼戏水的动态。水草勾画潦草,或稀疏僵直,层次单一;或线条交搭紊乱,模糊不清,整株臃肿肥胖,未见摇曳多姿状,与乾隆官窑水草纹的勾画水平不可同日而语……等等。

  据上所考,个人认为此珐琅彩开光鱼藻纹镂空套应为民国仿乾隆赝品。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502 x 836 (-0,-0)


 

图1 

  圆形开光及夔龙纹所施金彩十分稀薄,覆盖性差,多处显露底色,用料显系近代金水配方,非乾隆金泥。两条鲤鱼鱼身刻画呆板,胡须软弱,往下耷拉,缺乏生气。 

 

 

527 x 415 (+57,+44)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470 x 371 (-0,-0)


630 x 497 (+160,+126)


 

图2
  青花篆书款笔画疲软羸弱,细部观察,一画之中均存在多处斑点,可见写款者由于对篆书的生疏,兼缺乏在生坯上书写篆书的经验,故采用连点成线的保守方法“写款”(实为描画而非书写)。与乾隆青花官窑款之遒劲流畅,具书法笔意不可同日而语。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图3

  似此高清图下,清三代珐琅彩均能见彩料上之鱼籽纹开片,此处非但丝毫不见细微开片,即彩料质量也不如乾隆官窑细腻纯正,而出现沙眼、毛刺、皴缩等毛病。而这些毛病正是民国珐琅彩的通病。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图4

  这两条鲤鱼竟然忘了刻画胡须,草率之至!其中左边一条的眼睛竟然类似比目鱼,从工笔写实的角度衡量,实属败笔。鱼身依然僵硬,看似悬浮水上,而不似嬉戏水中。再看水草的形态,单调笨拙,毫无婀娜多姿貌。

以上是马、裴两人的文章,现在我给大家看一件我收藏的康熙珐琅彩: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转载]马未都打眼,只因神鸟裴光辉

 

 

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