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XIQINGLU / 社会民情 / 深圳旧书店:理想很美生存不易

0 0

   

深圳旧书店:理想很美生存不易

2011-04-18  SANXIQING...



叶灵凤的《旧书店》开头是:“每一个爱书的人,总有爱跑旧书店的习惯。”但在深圳,旧书店这种事物似乎很遥远。“旧书店?深圳有旧书店吗?”这是记者咨询深圳文化圈中人士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尽管这种反应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宣泄而非实指,因为在深圳仍有尚书吧等知名度较高的旧书店,但这种店数量极少,零零散散,根本无法支撑起深圳旧书业的规模。

  通常所说的旧书包括了“古旧书”和“旧书”,前者指的多是古老罕见有文物价值的书(即珍本或善本),后者则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普通二手书,或长期存滞的特价书。在深圳市场上,前者本就寥寥,后者也一直收缩。在这座年轻的城市,旧书店如何立足,发展状况又如何?带着问题,记者走访了深圳的旧书市场。

  书吧多种经营:卖酒养书坚守理想

  位于中心书城一隅的尚书吧应该是深圳最知名的旧书店,也是深圳和外地许多书友的据点。但走进这个书吧,从视觉上就能感觉到,“吧”的成分已经盖过了“书”,一张吧台、几圈桌椅沙发、摆满了酒瓶子的几个大酒柜,占据了店面的大部分面积。而在另一侧,大约有十几平米的位置是属于书的,密密麻麻的书架上已经略显逼仄,还有很多没有上架的书,一摞摞置于地上。

  “书店是我们的理想,但是现在我们只能靠卖酒来维持,”尚书吧的小戴告诉记者,“现在店里八成面积用作酒吧,这是我们用80%的现实来养20%的理想。”她表示,只有近两年卖酒生意渐入正轨之后,书店的经营才能维持开支平衡,而如果只经营书店的部分,那肯定是只赔不赚的。“我们卖的旧书都是文史哲一类,没有什么实用性的工具书,适合人群比较窄,一天卖不出一本书都是常事。晚上喝酒时人才多起来。”她无奈地说。而在记者进行采访的时候,整个上午也未见有人踏入书店,只有一两对过路的老人往店里好奇地张望。

  推开一个摆放上个世纪精品书的书柜,是老板马刀的私人收藏室,藏有各个时代的线装影印本,以及收集齐全的很多套资料性图书,这些是书店的“镇店之宝”。小戴介绍,这部分的书基本上不卖,只供书友们翻阅交流。而有时有书友实在喜爱的话,老板也会慷慨相赠。

  “朋友们知道书店经营困难,很多人也会尽力帮忙。比如送些书过来,或者在这多消费一些酒水。”小戴说。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个谋求生存的书店,更是一个理想的坚守。

  平价二手书店:网络售书反客为主

  蛇口南水村一个不太起眼的铺面,是外来之家书屋现在仅存的一家实体店。最多的时候外来之家曾在南山开了4家连锁店,如今只保留了这50多平米的两层店面。比起尚书吧,这里的旧书类别更为繁杂,而价格也更低,许多书都在十元以下。一些退休老人、刚出校门的毕业生和勤学上进的打工一族会光顾这里,而附近居住的爱书白领也是这里的常客。

  外来之家的老板刘金龙告诉记者,现在实体店的经营利润非常微薄,一本书从收进来,到修补、上架、贴标签,再加上房租水电和店员食宿等,销售价就在十元上下,利润无几。而许多书卖不出去造成大量的存货,还要赔本处理。而更重要的是,不少人对二手书不了解也不认可,更愿意将钱花在新书上。

  “我们现在主要的力量是做网络,4家网络书店反客为主,占到每月销售量的六成以上。”刘金龙表示,网络书店辐射较广,受众也多,自从开始网上卖书之后,现在一个月书店能交易三四千本书,销售量反而比以前大大增加。

  但实体店并非毫无可为。对旧书市场出路一直有自己思索的刘金龙现在也在拓展新的销路:“计划进行流动作战,到其他区域设一个固定的旧书摊点,每次一两个月,摆完再到其他地点,争取新的客户群;另外就是将存书向一些企业、工厂的图书室输出,加快图书的流动性。”

  小成本书摊:光靠卖书难以维持 在几个月之前,很多路过华侨城OCT的市民都曾留意到大榕树下一个堆积了数万册旧书的书摊。书摊的主人任和达经营旧书店已经十年,但经营状况一直窘迫,去年由于房东加租,无力承担租金的他被赶出出租屋,带着他的旧书在榕树下摆了一个多月,理想破灭,弃书出走,留下一个悲情的结尾。

  近几年来,深圳的读书人越来越感到书店数量的急剧萎缩。曾经在深圳八卦二路、东门博雅、工人文化宫、振华路、红荔路一带活跃过的旧书店,如今已难觅踪迹或转向新书。目前在圈子内,数的出来的旧书店已经所剩无几,大致只有南山的外来之家、淘书乐、颖士书店,福田的阿朱书屋等几家平价二手书店,以及尚书吧这类多种经营的书吧。前者现在大都依存网络市场,后者更是卖酒养书,真正纯粹卖书的书店、书摊已经很难生存。

  旧书店经营难在哪里

  观点一:资源积淀不足,培育周期长

  “书店关门这并非深圳独有的现象,在网络的冲击下,无论经营新书、旧书,全国各地的实体书店近两年都关掉了许多。”在采访中,书店老板、购书者都如是说。

  深圳书友梁由之现在基本上都在网上购书,他的根据地是“孔夫子旧书网”,深圳旧书行业在资源上的“先天不足”:“在其他城市,旧书的来源大多是高校或其他单位的图书馆,或者从去世的文人家中,但这些方面深圳很难与一些底蕴丰厚的城市相比。”

  刘金龙在收购旧书的过程中则感到,而消费群体方面,深圳人口基数大,对应二手书的中低收入消费群体多,市场的潜力还很大。而在网上经营一个旧书摊的“邯郸学步”则表示,“深圳旧书市场需要时间沉淀,也许再过几十年情况会更好。”

  观点二:高成本低收益,推广平台窄

  在前两年,中心书城边上曾经设了一个旧书交流的摊点,邀请深圳各家二手书店一起摆摊交流,这个旧书交流活动在去年底被叫停。一直坚持参加这个二手书交流活动的外来之家和阿朱书屋,都对那段时光念念不忘。“那时吸引了很多爱书人来交流、买书,而且对书店的推广起了很大的作用。”阿朱说。

  虽然面临众多生存困境,但采访中得到各方的共识是“旧书店有必要存在”。

  相关链接

  孔夫子旧书网

  孔夫子旧书网创建于2002年,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旧书网上交易平台,是传统的旧书行业结合互联网而搭建的C2C平台,网站特点:珍本云集、书全价廉、不可替代性。在中国古旧书网络交易市场上拥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世界最大二手书店

  纽约Strand书店

  纽约Strand书店号称全世界最大旧书店,曾有人将它直接按照读音翻译成“思存书店”。书店的名称来自英国的一本古老的文学杂志,总店在百老汇大道828号,与第12街相交。另外,在曼哈顿下城和中城,还有两家分店。Strand书店里面的书究竟有多少?没有谁知道,要想将这些书籍看一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总店一共两层,每层有数百平方米,书架里面的书籍也不怎么整齐,而且有些书籍已经破损,但种类繁多,而且价格非常便宜。

  书店的口号曾经是“8 Miles of Books”(8英里长的图书长廊),书店出售的汗衫上面也还印着这样的广告语,但是,今年夏天,总店的门口,广告语已经改为“16 Miles of Books”。1英里等于1.6公里,今天的16英里,已经相当于25.6公里长了!

  书店里面的标示非常清楚,哪些是半价新书,哪些是按照图书内容分类的图书,一清二楚,店员也非常称职,总能够解答顾客的问题,而且还设有专门的问讯处。

  入书店,需要存包,收款台就在门口。抬头一望,满眼都是书籍,简直有“望不到边”的感觉,一开始是“关于纽约”的图书,主要是历史和旅游方面,然后是宗教、艺术设计、历史、社科等等,书店里面有大大的箭头指示洗手间在哪里,楼下还有大量的艺术图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