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石头1900 / 我的图书馆 / 把传奇变成神话,把神话变成宗教 新周刊

分享

   

把传奇变成神话,把神话变成宗教 新周刊

2011-04-18  倔强石头1...
 

苹果教的三部曲

本人认同了,时至今日,日本小家电的所有商品中,松下无一例外地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东芝、索尼、夏普只能分食剩下的份额。佩奇和布林说“不作恶”,因此谷歌被贴上技术道义的标签,收获大批谷饭。但谁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没有松下教、没有谷歌教,也没有微软教,是松下太繁杂,还是谷歌太严肃,又或者是因为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版图中还前途难测? 大神乔布斯不是教主乔布斯,不是教皇乔布斯,是大神乔布斯。书店里有《乔布斯管理日志》,网上有《乔布斯演讲实录》,3月3日至3月7日纽约举办的2011私人艺术藏品展中,以乔布斯做原型的作品也出现在展场内,标价1400美元,比罗伯特·德·尼罗亲自下笔的风景画还贵。大神高高在上,又无处不在,就像6000多元的iPhone4,很贵,但周围不少人都拥有它。 是不是苹果的粉丝都会对乔布斯产生兴趣,很像是不是基督徒都知道耶稣。大部分人都能对他进行盘点:他患有癌症、讨厌谷歌、讨厌微软,直白一点,只要有公司在做移动互联网的硬件业务,乔布斯就不喜欢。无所谓,其他人也不喜欢他,除了谷歌和微软,亚马逊的贝佐斯也讨厌他,因为iPad对Kindle是个潜在威胁,美国2010年整个出版业销售市场,Kindle电子书独占14的份额,但iPad2出来之后,今年的数据一定会有变化。剩下的人对他既爱又恨,态度暧昧,比如传统媒体与出版商,《纽约时报》对制作iPad版本不太热衷,但发现自己的网站收费后流量狂跌,只好又把iPad版本提上议程。《神秘河》作者丹尼斯·勒翰去年年底推出了私家侦探帕特里克与安琪系列的最新一部《月光之旅》,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问到自己最讨厌什么,他照例回答:“飞机、iPad。”但很快,出版社建议他发行iPad版本,他只好默认,把讨厌收回。今年3月,纸质版的《月光之旅》第一版正式宣布在全美售完,但iPad版正在热售,丹尼斯·勒翰一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上面这些故事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扑面而来。乔布斯回家养病了,你还是可以看到关于他的传说,揣测他还能挺多久。除了父母和配偶外,你上一次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是什么时候? 苹果公司可能没有传奇性,但乔布斯是个传奇。他创建苹果,然后被逼走人,当股价跌倒7.25美元时,他毅然回归,依靠iPod翻身,凭借iPhone扬眉,故事一多,传奇自然升华成了大神,粉丝就成了教众,苹果教来得出其不意,但好像又合乎情理。加入苹果教有什么好处?第一,可以膜拜大神乔布斯;第二,不必担心太多人分享优越感,苹果不是诺基亚,它所有产品标价以人民币计算的话都是4位数,宗教倡导关爱世人,有爱无类,但苹果教是有物质门槛的精英教派,而且比基督教的科学派更让人接受;第三,苹果的确奉献了不一般的体验。 大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iPod到iPad,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由乔布斯拍板研发。当手指触控的面板研制成功之时,苹果最早的计划是开发iPad,但乔布斯临时改变策略,转攻iPhone,然后凭借销售大好的神

把传奇变成神话,把神话变成宗教

迹就此成神。大神的威望对苹果教而言是好是坏?《连线》的执行主编凯文·凯利说:“一旦乔布斯因为各种原因而离开公司,苹果会很快完蛋。如果贝佐斯也离开亚马逊,亚马逊依然会是间伟大的公司。”这话听起来不祥,但他就是这么说了。 邪恶的对手苹果、谷歌、微软,哪个更邪恶?微软可以暂时忽略不计,Windows手机还没有成长到具备邪恶资本的时候。从互联网进入普遍应用开始,微软的步骤就慢半拍,错过无数机会之后,眼看着谷歌崛起。近年来微软最成功的案例应该是xBox 360和MSNBC有线新闻网,后者还稍显勉强,至今仍被福克斯新闻网和CNN压在身下。只剩下苹果和谷歌了,它们曾一起对抗微软,为什么现在撕破了脸皮?果粉们说,乔布斯是上帝,是大神。纽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杰夫·贾维斯说:“上帝也不能无视Google的影响力。”你知道它们为什么要打架了。 在2005年,Android还只是一家员工不到30人的小公司,埋头于开发手机软件, CEO施密特向布林极力推荐这家公司,要求收购它。在被收购后的3年内,Android一直默默无闻,但随着苹果越发强势,Google终于决定亲自参战。在Google内部的一份调研报告中,苹果、亚马逊、eBay分别排在Google竞争对手的前三位,推出自主手机,不但可以和苹果抗衡,还能顺势在手机上开发电子商务,压制后两者的威胁。面对这种挑衅,大神当然伤不起。乔布斯是典型的右脑动物,很多举措来自直觉和突发奇想,而非数据报告,而谷歌的两个老板佩奇和布林则是左脑动物,所有规划来自详细的数据报告。谷歌向左,苹果向右,3G时代的战争看起来会很壮观。 唯一的问题是,谁才是正义的一方,该支持谁?果粉们对此不会有任何疑问,乔布斯能够搞定肝癌,自然也能搞定谷歌,苹果教义上没写,但事实就该是这样。

 

文/胡尧熙

 

5年前,明基在三亚的亚龙湾假日酒店包下上百个房间,用于举办公司年会,全国媒体应邀蜂拥而至。在媒体恳谈会上,中国区的营销老总曾文祺拿出一堆样品,不遗余力地推介明基即将发布的各款手机和数码相机。有记者插话:“为什么明基的产品设计得总是不如苹果的产品好看?”全场肃静中,曾文祺回答:“苹果有什么贡献啊?苹果最大的贡献就是建立了一门宗教,它把自己变成宗教了,你还在乎它设计好不好看?”全场继续肃静。
曾文祺爱读历史,《毛泽东选集》的很多段落他都能背诵,“读历史有助于观察企业”是曾文祺接受采访时最爱提到的一句话。他对明基在中国大陆的走向判断出现了误差,2008年被调回台湾,但他对苹果的观察被证明是细致而有先见之明的。2006年,曾文祺感慨“苹果创立宗教”时,第一代iPhone尚未发布,让果粉们振奋不已的各种革命式数码体验还只是一个不完善的作业系统,要到下一年才粉墨登场。但现在,美国国内收视最高的有线新闻网福克斯新闻网都在认真讨论“苹果会否申请宗教地位”这样的议题了。

 

苹果的教义
历代iPhone的出货量已经累计过亿,iPad1代的出货量接近500万,换而言之,苹果教众的人数只低于世界主流教派,可以秒杀摩门教。
苹果到底哪点像宗教?宗教提倡关怀,倡导给人慰藉;苹果主打感官体验,推崇物质娱乐。如果苹果真的是宗教,肯定是教义最讨好、最欢乐的宗教,这点连一向以一夫多妻制引以为傲的犹他州摩门教也要自叹弗如。故事就是这么荒诞,全世界创业失败率最高的地方是硅谷,但成长前景最被看好的宗教也出自硅谷。一面是技术和金钱,一面是信仰和理念,格格不入而又彼此渗透,一旦达成平衡,乔布斯就不小心创立了宗教,iPhone4就成了果粉们心目中的至高法器。
宗教总伴随着传说,果粉们强调耶稣降生于肮脏的马槽,而第一台苹果电脑诞生于简陋的车库。场景何其相似,内涵何其神似,神迹何其明显,但硅谷故事说穿了就是车库传奇,大家都是从车库里混出来的,谷歌的搜索引擎出自车库,微软的操作系统发端于车库,YouTube的第一段视频上传于车库,IBM当年也在车库里研究过怎样缩小机箱的体积,更不要说亚马逊,它满世界都有自己的物流基地,自然也有车库。从斯坦福大学一路走到圣何塞,每个有企业牌照的人都能流畅地说出一段车库轶事,除了沙山路上的风投,高速公路两旁的大小公司都和车库沾亲带故,一点戏剧性没有,连传奇性都被削弱了。果粉们会说,此车库不同于彼车库,谷歌从车库里走出来后就一直顺风顺水,没有经过苦其心志的考验,苹果走出车库后历经各种惊险才有今天的成就,最好的明证就是乔布斯二进宫时,苹果的股价已经跌到惨不忍睹的每股7.25美元,而死对头微软的股价是每股30美元,但现在,苹果的市值轻松飘在2200亿美元之上,是这个星球上最值钱的IT公司。
一间公司要赢得受众认同从来不是难事,松下幸之助说“松下要做最便宜的高档电器”,日本人认同了,时至今日,日本小家电的所有商品中,松下无一例外地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东芝、索尼、夏普只能分食剩下的份额。佩奇和布林说“不作恶”,因此谷歌被贴上技术道义的标签,收获大批谷饭。但谁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没有松下教、没有谷歌教,也没有微软教,是松下太繁杂,还是谷歌太严肃,又或者是因为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版图中还前途难测?

本人认同了,时至今日,日本小家电的所有商品中,松下无一例外地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东芝、索尼、夏普只能分食剩下的份额。佩奇和布林说“不作恶”,因此谷歌被贴上技术道义的标签,收获大批谷饭。但谁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没有松下教、没有谷歌教,也没有微软教,是松下太繁杂,还是谷歌太严肃,又或者是因为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版图中还前途难测? 大神乔布斯不是教主乔布斯,不是教皇乔布斯,是大神乔布斯。书店里有《乔布斯管理日志》,网上有《乔布斯演讲实录》,3月3日至3月7日纽约举办的2011私人艺术藏品展中,以乔布斯做原型的作品也出现在展场内,标价1400美元,比罗伯特·德·尼罗亲自下笔的风景画还贵。大神高高在上,又无处不在,就像6000多元的iPhone4,很贵,但周围不少人都拥有它。 是不是苹果的粉丝都会对乔布斯产生兴趣,很像是不是基督徒都知道耶稣。大部分人都能对他进行盘点:他患有癌症、讨厌谷歌、讨厌微软,直白一点,只要有公司在做移动互联网的硬件业务,乔布斯就不喜欢。无所谓,其他人也不喜欢他,除了谷歌和微软,亚马逊的贝佐斯也讨厌他,因为iPad对Kindle是个潜在威胁,美国2010年整个出版业销售市场,Kindle电子书独占14的份额,但iPad2出来之后,今年的数据一定会有变化。剩下的人对他既爱又恨,态度暧昧,比如传统媒体与出版商,《纽约时报》对制作iPad版本不太热衷,但发现自己的网站收费后流量狂跌,只好又把iPad版本提上议程。《神秘河》作者丹尼斯·勒翰去年年底推出了私家侦探帕特里克与安琪系列的最新一部《月光之旅》,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问到自己最讨厌什么,他照例回答:“飞机、iPad。”但很快,出版社建议他发行iPad版本,他只好默认,把讨厌收回。今年3月,纸质版的《月光之旅》第一版正式宣布在全美售完,但iPad版正在热售,丹尼斯·勒翰一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上面这些故事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扑面而来。乔布斯回家养病了,你还是可以看到关于他的传说,揣测他还能挺多久。除了父母和配偶外,你上一次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是什么时候? 苹果公司可能没有传奇性,但乔布斯是个传奇。他创建苹果,然后被逼走人,当股价跌倒7.25美元时,他毅然回归,依靠iPod翻身,凭借iPhone扬眉,故事一多,传奇自然升华成了大神,粉丝就成了教众,苹果教来得出其不意,但好像又合乎情理。加入苹果教有什么好处?第一,可以膜拜大神乔布斯;第二,不必担心太多人分享优越感,苹果不是诺基亚,它所有产品标价以人民币计算的话都是4位数,宗教倡导关爱世人,有爱无类,但苹果教是有物质门槛的精英教派,而且比基督教的科学派更让人接受;第三,苹果的确奉献了不一般的体验。 大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iPod到iPad,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由乔布斯拍板研发。当手指触控的面板研制成功之时,苹果最早的计划是开发iPad,但乔布斯临时改变策略,转攻iPhone,然后凭借销售大好的神

 

大神乔布斯本人认同了,时至今日,日本小家电的所有商品中,松下无一例外地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东芝、索尼、夏普只能分食剩下的份额。佩奇和布林说“不作恶”,因此谷歌被贴上技术道义的标签,收获大批谷饭。但谁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没有松下教、没有谷歌教,也没有微软教,是松下太繁杂,还是谷歌太严肃,又或者是因为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版图中还前途难测? 大神乔布斯不是教主乔布斯,不是教皇乔布斯,是大神乔布斯。书店里有《乔布斯管理日志》,网上有《乔布斯演讲实录》,3月3日至3月7日纽约举办的2011私人艺术藏品展中,以乔布斯做原型的作品也出现在展场内,标价1400美元,比罗伯特·德·尼罗亲自下笔的风景画还贵。大神高高在上,又无处不在,就像6000多元的iPhone4,很贵,但周围不少人都拥有它。 是不是苹果的粉丝都会对乔布斯产生兴趣,很像是不是基督徒都知道耶稣。大部分人都能对他进行盘点:他患有癌症、讨厌谷歌、讨厌微软,直白一点,只要有公司在做移动互联网的硬件业务,乔布斯就不喜欢。无所谓,其他人也不喜欢他,除了谷歌和微软,亚马逊的贝佐斯也讨厌他,因为iPad对Kindle是个潜在威胁,美国2010年整个出版业销售市场,Kindle电子书独占14的份额,但iPad2出来之后,今年的数据一定会有变化。剩下的人对他既爱又恨,态度暧昧,比如传统媒体与出版商,《纽约时报》对制作iPad版本不太热衷,但发现自己的网站收费后流量狂跌,只好又把iPad版本提上议程。《神秘河》作者丹尼斯·勒翰去年年底推出了私家侦探帕特里克与安琪系列的最新一部《月光之旅》,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问到自己最讨厌什么,他照例回答:“飞机、iPad。”但很快,出版社建议他发行iPad版本,他只好默认,把讨厌收回。今年3月,纸质版的《月光之旅》第一版正式宣布在全美售完,但iPad版正在热售,丹尼斯·勒翰一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上面这些故事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扑面而来。乔布斯回家养病了,你还是可以看到关于他的传说,揣测他还能挺多久。除了父母和配偶外,你上一次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是什么时候? 苹果公司可能没有传奇性,但乔布斯是个传奇。他创建苹果,然后被逼走人,当股价跌倒7.25美元时,他毅然回归,依靠iPod翻身,凭借iPhone扬眉,故事一多,传奇自然升华成了大神,粉丝就成了教众,苹果教来得出其不意,但好像又合乎情理。加入苹果教有什么好处?第一,可以膜拜大神乔布斯;第二,不必担心太多人分享优越感,苹果不是诺基亚,它所有产品标价以人民币计算的话都是4位数,宗教倡导关爱世人,有爱无类,但苹果教是有物质门槛的精英教派,而且比基督教的科学派更让人接受;第三,苹果的确奉献了不一般的体验。 大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iPod到iPad,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由乔布斯拍板研发。当手指触控的面板研制成功之时,苹果最早的计划是开发iPad,但乔布斯临时改变策略,转攻iPhone,然后凭借销售大好的神
不是教主乔布斯,不是教皇乔布斯,是大神乔布斯。
书店里有《乔布斯管理日志》,网上有《乔布斯演讲实录》,3月3日至3月7日纽约举办的2011私人艺术藏品展中,以乔布斯做原型的作品也出现在展场内,标价1400美元,比罗伯特·德·尼罗亲自下笔的风景画还贵。大神高高在上,又无处不在,就像6000多元的iPhone4,很贵,但周围不少人都拥有它。
是不是苹果的粉丝都会对乔布斯产生兴趣,很像是不是基督徒都知道耶稣。大部分人都能对他进行盘点:他患有癌症、讨厌谷歌、讨厌微软,直白一点,只要有公司在做移动互联网的硬件业务,乔布斯就不喜欢。无所谓,其他人也不喜欢他,除了谷歌和微软,亚马逊的贝佐斯也讨厌他,因为iPad对Kindle是个潜在威胁,美国2010年整个出版业销售市场,Kindle电子书独占1/4的份额,但iPad2出来之后,今年的数据一定会有变化。剩下的人对他既爱又恨,态度暧昧,比如传统媒体与出版商,《纽约时报》对制作iPad版本不太热衷,但发现自己的网站收费后流量狂跌,只好又把iPad版本提上议程。《神秘河》作者丹尼斯·勒翰去年年底推出了私家侦探帕特里克与安琪系列的最新一部《月光之旅》,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问到自己最讨厌什么,他照例回答:“飞机、iPad。”但很快,出版社建议他发行iPad版本,他只好默认,把讨厌收回。今年3月,纸质版的《月光之旅》第一版正式宣布在全美售完,但iPad版正在热售,丹尼斯·勒翰一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上面这些故事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扑面而来。乔布斯回家养病了,你还是可以看到关于他的传说,揣测他还能挺多久。除了父母和配偶外,你上一次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是什么时候?迹就此成神。大神的威望对苹果教而言是好是坏?《连线》的执行主编凯文·凯利说:“一旦乔布斯因为各种原因而离开公司,苹果会很快完蛋。如果贝佐斯也离开亚马逊,亚马逊依然会是间伟大的公司。”这话听起来不祥,但他就是这么说了。 邪恶的对手苹果、谷歌、微软,哪个更邪恶?微软可以暂时忽略不计,Windows手机还没有成长到具备邪恶资本的时候。从互联网进入普遍应用开始,微软的步骤就慢半拍,错过无数机会之后,眼看着谷歌崛起。近年来微软最成功的案例应该是xBox 360和MSNBC有线新闻网,后者还稍显勉强,至今仍被福克斯新闻网和CNN压在身下。只剩下苹果和谷歌了,它们曾一起对抗微软,为什么现在撕破了脸皮?果粉们说,乔布斯是上帝,是大神。纽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杰夫·贾维斯说:“上帝也不能无视Google的影响力。”你知道它们为什么要打架了。 在2005年,Android还只是一家员工不到30人的小公司,埋头于开发手机软件, CEO施密特向布林极力推荐这家公司,要求收购它。在被收购后的3年内,Android一直默默无闻,但随着苹果越发强势,Google终于决定亲自参战。在Google内部的一份调研报告中,苹果、亚马逊、eBay分别排在Google竞争对手的前三位,推出自主手机,不但可以和苹果抗衡,还能顺势在手机上开发电子商务,压制后两者的威胁。面对这种挑衅,大神当然伤不起。乔布斯是典型的右脑动物,很多举措来自直觉和突发奇想,而非数据报告,而谷歌的两个老板佩奇和布林则是左脑动物,所有规划来自详细的数据报告。谷歌向左,苹果向右,3G时代的战争看起来会很壮观。 唯一的问题是,谁才是正义的一方,该支持谁?果粉们对此不会有任何疑问,乔布斯能够搞定肝癌,自然也能搞定谷歌,苹果教义上没写,但事实就该是这样。
苹果公司可能没有传奇性,但乔布斯是个传奇。他创建苹果,然后被逼走人,当股价跌倒7.25美元时,他毅然回归,依靠iPod翻身,凭借iPhone扬眉,故事一多,传奇自然升华成了大神,粉丝就成了教众,苹果教来得出其不意,但好像又合乎情理。加入苹果教有什么好处?第一,可以膜拜大神乔布斯;第二,不必担心太多人分享优越感,苹果不是诺基亚,它所有产品标价以人民币计算的话都是4位数,宗教倡导关爱世人,有爱无类,但苹果教是有物质门槛的精英教派,而且比基督教的科学派更让人接受;第三,苹果的确奉献了不一般的体验。
大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iPod到iPad,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由乔布斯拍板研发。当手指触控的面板研制成功之时,苹果最早的计划是开发iPad,但乔布斯临时改变策略,转攻iPhone,然后凭借销售大好的神迹就此成神。大神的威望对苹果教而言是好是坏?《连线》的执行主编凯文·凯利说:“一旦乔布斯因为各种原因而离开公司,苹果会很快完蛋。如果贝佐斯也离开亚马逊,亚马逊依然会是间伟大的公司。”这话听起来不祥,但他就是这么说了。

 

本人认同了,时至今日,日本小家电的所有商品中,松下无一例外地占据着50%以上的市场,东芝、索尼、夏普只能分食剩下的份额。佩奇和布林说“不作恶”,因此谷歌被贴上技术道义的标签,收获大批谷饭。但谁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没有松下教、没有谷歌教,也没有微软教,是松下太繁杂,还是谷歌太严肃,又或者是因为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版图中还前途难测? 大神乔布斯不是教主乔布斯,不是教皇乔布斯,是大神乔布斯。书店里有《乔布斯管理日志》,网上有《乔布斯演讲实录》,3月3日至3月7日纽约举办的2011私人艺术藏品展中,以乔布斯做原型的作品也出现在展场内,标价1400美元,比罗伯特·德·尼罗亲自下笔的风景画还贵。大神高高在上,又无处不在,就像6000多元的iPhone4,很贵,但周围不少人都拥有它。 是不是苹果的粉丝都会对乔布斯产生兴趣,很像是不是基督徒都知道耶稣。大部分人都能对他进行盘点:他患有癌症、讨厌谷歌、讨厌微软,直白一点,只要有公司在做移动互联网的硬件业务,乔布斯就不喜欢。无所谓,其他人也不喜欢他,除了谷歌和微软,亚马逊的贝佐斯也讨厌他,因为iPad对Kindle是个潜在威胁,美国2010年整个出版业销售市场,Kindle电子书独占14的份额,但iPad2出来之后,今年的数据一定会有变化。剩下的人对他既爱又恨,态度暧昧,比如传统媒体与出版商,《纽约时报》对制作iPad版本不太热衷,但发现自己的网站收费后流量狂跌,只好又把iPad版本提上议程。《神秘河》作者丹尼斯·勒翰去年年底推出了私家侦探帕特里克与安琪系列的最新一部《月光之旅》,在发布会上被记者问到自己最讨厌什么,他照例回答:“飞机、iPad。”但很快,出版社建议他发行iPad版本,他只好默认,把讨厌收回。今年3月,纸质版的《月光之旅》第一版正式宣布在全美售完,但iPad版正在热售,丹尼斯·勒翰一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上面这些故事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扑面而来。乔布斯回家养病了,你还是可以看到关于他的传说,揣测他还能挺多久。除了父母和配偶外,你上一次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是什么时候? 苹果公司可能没有传奇性,但乔布斯是个传奇。他创建苹果,然后被逼走人,当股价跌倒7.25美元时,他毅然回归,依靠iPod翻身,凭借iPhone扬眉,故事一多,传奇自然升华成了大神,粉丝就成了教众,苹果教来得出其不意,但好像又合乎情理。加入苹果教有什么好处?第一,可以膜拜大神乔布斯;第二,不必担心太多人分享优越感,苹果不是诺基亚,它所有产品标价以人民币计算的话都是4位数,宗教倡导关爱世人,有爱无类,但苹果教是有物质门槛的精英教派,而且比基督教的科学派更让人接受;第三,苹果的确奉献了不一般的体验。 大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iPod到iPad,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由乔布斯拍板研发。当手指触控的面板研制成功之时,苹果最早的计划是开发iPad,但乔布斯临时改变策略,转攻iPhone,然后凭借销售大好的神

邪恶的对手
苹果、谷歌、微软,哪个更邪恶?
微软可以暂时忽略不计,Windows手机还没有成长到具备邪恶资本的时候。从互联网进入普遍应用开始,微软的步骤就慢半拍,错过无数机会之后,眼看着谷歌崛起。近年来微软最成功的案例应该是xBox 360和MSNBC有线新闻网,后者还稍显勉强,至今仍被福克斯新闻网和CNN压在身下。
只剩下苹果和谷歌了,它们曾一起对抗微软,为什么现在撕破了脸皮?果粉们说,乔布斯是上帝,是大神。纽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杰夫·贾维斯说:“上帝也不能无视Google的影响力。”你知道它们为什么要打架了。
在2005年,Android还只是一家员工不到30人的小公司,埋头于开发手机软件, CEO施密特向布林极力推荐这家公司,要求收购它。在被收购后的3年内,Android一直默默无闻,但随着苹果越发强势,Google终于决定亲自参战。在Google内部的一份调研报告中,苹果、亚马逊、eBay分别排在Google竞争对手的前三位,推出自主手机,不但可以和苹果抗衡,还能顺势在手机上开发电子商务,压制后两者的威胁。面对这种挑衅,大神当然伤不起。乔布斯是典型的右脑动物,很多举措来自直觉和突发奇想,而非数据报告,而谷歌的两个老板佩奇和布林则是左脑动物,所有规划来自详细的数据报告。谷歌向左,苹果向右,3G时代的战争看起来会很壮观。
唯一的问题是,谁才是正义的一方,该支持谁?果粉们对此不会有任何疑问,乔布斯能够搞定肝癌,自然也能搞定谷歌,苹果教义上没写,但事实就该是这样。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0756601017mjg.html) - 把传奇变成神话,把神话变成宗教_新周刊_新浪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