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心茶舍 / 诗词 / 如何填词

分享

   

如何填词

2011-04-26  逸心茶舍
词韵规范不及近体诗。宋人多根据宋语音入韵,宋元时亦有词韵著作,皆亡佚。最为通行的是清戈载的《词林正韵》,然与宋词用韵有很大出入。《词林正韵》分词韵19部,其中舒声(平、上、去)14部,入声部,大致根据106韵归并而成,用的本是《集韵》的韵目,现已改为平水韵。
词的用韵有三种

1.一韵到底。或都用平声韵,如〔渔歌子〕〔浪淘沙〕;或都用上去韵,或都用入声韵。词韵虽平上去同为一部,但平声与上去不能通押,只有上去可通押,如辛弃疾〔摸鱼儿〕(淳熙己亥)。

2.同部平仄互押。实际为同部平与上去互押,如〔西江月〕〔哨遍〕。互押与通押不同,通押是任意的,互押是固定的。

3.平仄换韵。即改换韵部,何处换韵也是固定的。



3楼
1. 词的平仄与诗的平仄有两点不同
(1) 词的平仄严于诗,词规定必平或必仄,仄声有时须分上、去、入。

(2) 律诗以平仄相间的律句为主,词则除平仄相间的律句外,还有相当多的叠平叠仄的拗句(平仄相间与叠平叠仄都指二、四、六节奏点而言),如“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等。

2. 从字数来说,律诗只有五、七字句,词从一字句至十一字句都有。
(1) 一字句。用平声,入韵,只见于〔十六字令〕
例:归!猎猎西风卷绣旗。拦教住,重举送行杯。(张孝祥〔十六字令〕)

(2) 二字句。以平仄与平平最常见,一般入韵,多用于起句或叠句。
A:盈盈,芳草踏青。(柳永〔木兰花慢〕下阙起句)
B: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李清照〔如梦令〕)
C:也有既非起句也非叠句的
例: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辛弃疾〔南乡子〕)

(3) 三字句。相当于律句下三字
A:仄平平:左牵黄,右擎苍。(苏轼〔江城子〕)
B:平仄仄:春且住。(辛弃疾〔摸鱼儿〕)
C:平平仄:长门事。(辛弃疾〔摸鱼儿〕)

(4) 四字句。相当于七律上四字
A:平平仄仄:惊涛拍岸。(苏轼〔念奴娇〕)一三字可平可仄
B:仄仄平平:乱石穿空。(苏轼〔念奴娇〕)第一字可平可仄
C:仄平平仄:大江东去。(苏轼〔念奴娇〕)此为词句专有
D:四字句通常是二二,也有上一下三:是离人泪。(苏轼〔水龙吟〕)
E:也有上三下一:银字笙调,心字香烧。(蒋捷〔一剪梅〕)

(5) 五字句
A:近体诗中五言律
(a) 仄仄仄平平:把酒问青天。(苏轼〔水调歌头〕)
(b) 仄仄平平仄:但愿人长久。(苏轼〔水调歌头〕)第一字可平可仄,第三字必平
平平平仄仄:照花前后镜。(温庭筠〔菩萨蛮〕)第一字可平可仄,第三字必平
B:拗句
(a) 仄仄仄平仄:明月几时有。(苏轼〔水调歌头〕)第一字可平可仄,第三字必仄
(b) 仄平平仄平:弄妆梳洗迟。(王安石〔伤春怨〕)第一字可平可仄,第三字必平
仄平平平仄:与君相逢处。(王安石〔伤春怨〕)
C:五字句多为上二下三,也有上一下四:看名王宵猎。(张孝祥〔六州歌头〕)
D:也有上三下二:一声声更苦。(姜夔〔齐天乐〕)

(6) 六字句
A:相当于七律中上六字
(a) 平平仄仄平平:断肠点点飞红。(辛弃疾〔祝英台近〕)第一三字可平可仄
(b) 仄仄平平仄仄:是处红衰翠减。(柳永〔八声甘州〕)第一字可仄可平,第三字必平
B:特属于词的句式
(a) 仄仄仄平平仄:我欲乘风归去。(苏轼〔水调歌头〕)第五字必平
(b) 仄平平仄平仄:一时多少豪杰。(苏轼〔水调歌头〕)四六字必仄,五字必平
C:六字句一般为上二下四:不恨此花飞尽
D:上四下二:二十四桥仍在
E:三三:却又被莺呼起

4楼
(7) 七字句。即七律句式
A:平平仄仄仄平平:老夫聊发少年狂。(苏轼〔江城子〕)
B:仄仄平平仄仄平:一曲新词酒一杯。(晏殊〔浣溪沙〕)
C:平平仄仄平平仄:小山重叠金明灭。(温庭筠〔菩萨蛮〕)第五字必平
D:仄仄平平平仄仄:为报倾城随太守。(苏轼〔江城子〕)第五字必平
E:仄平平――平平仄仄:更能消几番风雨。(辛弃疾〔摸鱼儿〕)
F:仄仄仄―――仄仄平平:常南望翠葆霓旌。(张孝祥〔六州歌头〕)

(8) 八字以上句式,都可看作由上述句式组合而成,如八字句多是上三下五;九字句可析为上三下六或上五下四,其平仄大多不出以上范围



5楼
1. 词的对仗与诗的对仗的不同之处
近体诗对仗要求甚严,而词则相对较自由,词为长短句,只要字数相同相连的句子即可对仗,如:“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满江红〕),亦可不对仗,如:“几许渔人横短艇,尽将灯火归村落”(柳永〔满江红〕)。一首词的上下阙相同的位置,可以对仗,也可以上阙用,下阙不用。
尽管如此,词的对仗还有一定的习惯。一般说来,上下阙的起首两句,若字数相同,大多用对仗。有些词牌如〔浣溪沙〕、〔西江月〕、〔满江红〕,在一定位置上也以用对仗为常。
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
例:照野弥弥浅浪,横空层层云宵。(苏轼〔西江月〕)
例: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满江红〕)

2.律诗的对仗是平仄相对。词的对仗有两种,一是律诗式的对仗,即平仄相对;一是非律诗的对仗,即平仄不完全相对,甚至是平仄完全相同。平仄完全相同的如:
例:左牵黄,右擎苍。(苏轼〔江城子〕)
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水调歌头〕)

3.律诗的对仗是避免同字相对,词的对仗不避。

4.由一字豆领起几句往往也用对仗。
例: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柳永〔望海潮〕)。

5.有些词牌中,一字豆领的是“扇面对”。所谓扇面对,指的是两句与两句相对,一字豆领四句,不是一对二,三对四,而是一对三,二对四。
例:似谢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户,车骑雍容。(辛弃疾〔沁园春〕)
例:唤厨人斫就,东溪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刘克庄〔沁园春〕)



6楼
注意:此文仅用以明确理论概念,具体填词请参照词谱。
词的押韵方式比诗复杂,而且变化很多。大约可分下列十一类。

(1)一首一韵:和近体诗的押韵方式相同,一韵到底,这在词中居大多数。如《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淹)

(2)一首多韵:如《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李白)
用两仄韵两平韵,这在词中也是比较常见的。一首词用韵最多的要算《离别难》:
“宝马晓鞴雕鞍,罗帷乍别情难。那堪春景媚,送君千万里。半妆珠翠落,露华察。红蜡烛,青丝曲,偏能勾引泪阑干。良夜捉,香尘绿,魂欲迷,檀眉半敛愁低。未别,心先咽,欲语情难说。出芳草,路东西。摇袖立,春风急,樱花杨柳雨凄凄。”(薛昭蕴)
“鞍”、“难”、“寒”、“干”为一韵;“媚”、“里”为一韵;“烛”、“曲”一韵,“促”、“绿”为一韵;“迷”、“低”、“西”、“凄”为一韵;“别”、“咽”、“说”为一韵;“立”、“急”为一韵,共七部韵,交互错杂,最为复杂少见。

(3)以一韵为主,间押他韵:如《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煜)
此词即以平韵“楼”、“钩”、“秋”、“愁”、“头”五韵为主,间入仄韵“断”、“乱”二韵为宾。又如《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
此词即以平韵“声”、“行”、“生”、“迎”、“晴”五韵为主,间入“马”、“怕”二仄韵,“醒”、“冷”二仄韵,“处”、“去”二仄韵为宾。

(4)同一韵部平韵仄韵通押:同部平仄韵,如“东”协“董”、“送”。“支”协“纸”、“寘”,“麻”协“马”、“祃”等都。称作“同部三声叶”在词中最常见的,有《西江月》、《哨遍》、《换巢鸾凤》等调。如《西江月》: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来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苏轼)
“霄”、“骄”、“瑶”、“桥”四平韵,与“草”、“晓”二仄韵,都同在第八部。
这类平仄通协的词调,以平韵与上、去韵通协者为多,平韵与入韵通协者甚少。这是因为在宋词中入声韵往往独用,不与他韵通用。

(5)数部韵交协:如《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
此词即以上片的“手”、“酒”、“柳”与下片的“旧”、“瘦”、“透”相协,又以上片的“恶”、“薄”、“索”、“错”与下片的“落”、“阁”、“托”、“莫”相协。

(6)叠韵:如《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白居易)
叠二“流”字、二“悠”字。

(7)句中韵:宋词在句中押韵的例子很多。如柳永《木兰花慢》上下片的第六七句:“云衢见新雁过,奈佳人自别阻音书”,“归途纵凝望处,但斜阳暮霭满平芜”;又如《惜分飞》的上下片结句,毛滂作“更无言语空相觑”,“断魂分付潮回去”;汪元量作“泪珠成缕眉峰聚”,“断肠解赋江南句”等等都是。
句中押韵有两三字一韵的,如苏轼《醉翁操》:“琅然清圆谁弹,响空山无言。”吴文英《三姝媚》过变:“春梦人间须断,但怪得当年,梦缘能短”:又《高阳台》:“孤山无限春寒”。

(8)四声通协:上举各例平仄通协,只是举上、去协平的,此外还有入协上、去之例。王国维《人间词话》说:“稼轩《贺新郎》词:‘柳暗凌波路,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又《定风波》词:‘从此酒酣明月夜,耳热。’‘绿’、‘热’二字皆作上、去用,与韩玉《贺新郎·咏水仙》以‘玉’、 ‘曲’协‘注’、‘女’,《卜算子》以‘夜’、‘谢’协‘节’、‘月’,已开北曲四声通押之祖。”词中四声通押,敦煌曲中已有。《云谣集》中有《渔歌子》(“洞房深”)一首,全首都是上、去韵,只有第三句“寞”字入声;又《喜秋天》(“芳林玉露催”)一首,全部是入声韵,只有末句“土”字上声。这二首可说是词中四声通押最早之例。但词中四声通押最多见的,是金、元人的词。



7楼
(9)平仄韵互改:
(甲)平韵与入韵平、入两韵,本可相通,所以又可以互改。如李清照《词论》说:“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既押平声,又押入声。《玉楼春》平声,又押上、去声,又押入声。”这些是平韵改入韵的。此外又有入韵改平韵的,如《满江红》本押入韵,姜夔始改押平韵。他的《满江红》词序说: “《满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如末句云‘无心扑’三字(周邦彦《满江红》论):“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歌者将‘心’字融入去声,方谐音律。予以平韵为之,末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

(乙)平韵与上、去韵改平韵为上、去韵的,如五代毛熙震有平韵《何满子》,北宋毛滂则改为上,去韵。又如辛弃疾《醉太平》,赵彦端《沙塞子》,杨无咎《人月圆》,晁补之《少年游》,宋祁、杜安世《浪淘沙》,曹勋《金盏倒垂莲》,陈允平《昼锦堂》等,都是把原调的平韵改用上,去韵。

改上、去韵为平韵的,如陈允平《永遇乐》自注:“旧上声韵,今移入平声。”又《绛都春》自注:“旧上声韵,今改平音。”此外如吴文英有平韵《如梦令》,平韵《借黄花慢》;陈允平有平韵《祝英台近》;晁补之有平韵《尉迟杯》;赵彦端有平韵《五彩结同心》,这些词调本来都是押上去韵的。

(丙)入韵改上、去韵改入韵为上、去韵的,在宋词中甚少。如《霜天晓角》,本协入声,辛弃疾、葛长庚、赵师侠三人却填作上、去。姜夔《疏影》本协入声,彭元逊改名《解佩环》,则改协上、去。不过这些都是前人偶误,不是通例。

(10)平仄韵不得通融:有些词调决不可通融。
甲、限用平韵的词调有:《十六字令》、《南歌子》、《渔歌子》、《忆江南》、《捣练子》、《浪淘沙》、《江南春》、《忆王孙》、《江城子》、《长相思》、《醉太平》、《玉胡蝶》,《浣溪沙》、《巫山一段云》、《采桑子》、《阮郎归》、《朝中措》、《眼儿媚》、《人月圆》、《柳梢青》、《太常引》、《少年游》、《临江仙》、《鹧鸪天》、《小重山》、《一剪梅》、《唐多令》、《破阵子》、《行香子》、《风八松》、《八六子》、《满庭芳》、《喝火令》、《金人捧露盘》、《水调歌头》、《凤凰台上忆吹箫》、《汉宫春》、《八声甘州》、《扬州慢》、《高阳台》、《锦堂春慢》、《寿春楼》、《忆旧游》、《夜飞鹊》、《望海潮》、《沁园春》、《多丽》、《六州歌头》等。

乙、限用仄韵的词调有:《如梦令》、《归自谣》、《天仙子》、《生查子》、《醉花间》、《点绛唇》、《霜天晓角》、《伤春怨》、《卜算子》、《谒金门》、《好事近》、《忆少年》、《忆秦娥》、《烛影摇红》、《醉花阴》、《望江东》、《木兰花》、《鹊桥仙》、《夜游宫》、《踏莎行》、《钗头凤》、《蝶恋花》、《渔家傲》、《苏幕遮》、《淡黄柳》、《锦缠道》、《酷相思》、《解风令》、《青玉案》、《千秋岁》、《离亭燕》、《粉蝶儿》、《御街行》、《祝英台近》、《蓦山溪》、《洞汕歌》、《惜红衣》、《法曲献仙音》、《满江红》、《天香》、《声声慢》、《黄莺儿》、《剑器近》、《醉蓬莱》、《暗香》、《长亭怨慢》、《双双燕》、《宴山亭》、《念奴娇》、《绕佛阁》、《绛都春》、《桂枝香》、《翠楼吟》、《霓裳中序第一》、《水龙吟》、《石州慢》、《瑞鹤汕》、《宴清都》、《齐天乐》、《雨霖铃》、《眉妩》、《永遇乐》、《二郎神》、《拜星月慢》、《西河》、《西吴曲》、《望远行》、《疏影》、《摸鱼儿》、《贺新郎》、《兰陵王》、《六丑》、《夜半乐》、《宝鼎现》、《莺啼序》等。
丙、有些词调可以押平韵,又可以押仄韵,但若押仄韵则必须是入声、不可用上、去声。如《霜天晓角》、《庆春宫》、《忆秦娥》、《庆佳节》、《江城于》、《柳梢青》、《望梅花》、《声声慢》、《看花回》、《两同心》、《南歌子》等。

(11)协韵变例:如辛弃疾有《水龙吟》“用些语再题瓢泉”一首,每句韵脚用一“些”字,而在其上一字押韵。这是学《楚辞·招魂》体。蒋捷亦有《水龙吟》“效稼轩体招落梅之魂”一首,协法与辛词同。又如黄庭坚有《阮郎归》“效福唐独木桥体作茶词”一首,“福唐独木桥体”不知何谓,此词共八韵,其中四韵都用“山”字。金元好问也有《阮郎归》独木桥体一首,协法与黄词同。黄庭坚又有《瑞鹤仙》一首隐括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通首韵脚都用“也”字,这是独木桥体的一种变格。此后方岳、赵长卿都有全押“也”字的一首《瑞鹤汕》;石孝友有全押“你”字的一首《念奴娇》;蒋捷有全押“声”字的一首《声声慢》;辛弃疾有全押“难”字的一首《柳梢青》;刘克庄有全押“省”字的六首《转调二郎神》。但这类词通首同以字为韵,实际上等于无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