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的图... / 历史秘闻 / 中国古代官场“不倒翁”现象分析

0 0

   

中国古代官场“不倒翁”现象分析

2011-04-28  海纳百川...

中国古代官场“不倒翁”现象分析

   提及“不倒翁”,许多人都会想到一种玩具。它是一种形状像人而在造形和重量上制成一经触动就摇摆然后恢复直立状态的玩具。尽管仅是一种玩具,但让人佩服的是,这种不倒翁的精神,这种屡败屡战的毅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以唯物辩证法观点看,任何事务都不是绝对的,有黑就有白,有正就有负,是两个方面对立统一。很难有介乎在两个端口之间一直不变的行为。那何以会有“不倒翁”之类的现象呢?这其中的奥妙乍看起来很难理解和把握,似乎有许多“尽在不言中”的“诀窍”。其实,这样的现象,不仅在自然界有,在人类社会里也或多或少地存在着。 

  最近又到了省市县乡“四级”的换届年,许多干部都面临着“进退流转”的考验。在这种众多官员即将接受调整的关键时刻,我们探讨一下中国古代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官场“不倒翁”现象,虽不是极为必要,却也不是毫无干系的“无的放矢”。

    一般说来,人在官场飘,焉能不挨刀?官场明枪暗箭的特殊生态环境,决定了做官的风险系数之高。可是,仕途有没有常青树?官场有没有“不倒翁”?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这样的官员如凤毛麟角,稀之又少。据我们掌握的史料,在官场能够算上“不倒翁”的人有好几位,其中在“五代时期”一位名叫冯道的人,可以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熟悉历史的人,大致了解在我国唐朝灭亡后,北方中原地区先后经历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史称“五代”。期间,契丹人灭了后晋以后,也曾对中原实行过短暂的统治。“五代”时期是一个形势极不安定的乱世,政权皇帝更迭频仍,官场生态环境极其恶劣,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已的年代,连皇帝都坐不稳,冯道却营盘如同铁打钢铸,先后经历五朝,侍奉十一君,无论谁家天下他都是“稳坐钓鱼台”,届届当高官,朝朝为公卿,而且三次拜相,位居相位长达二十余年。他为官时间之长,历任朝代之多,出任职务之高,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遍寻中国历史,冯道堪称中国历史上最牛的“官场不倒翁”。

  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瀛州景城(今河北沧州)人。其父亲熟读诸子百家,受唐朝尊崇道家风尚影响,对道家极为推崇。冯道出生不久,父亲便依据《道德经》开篇名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为其取名为道,字可道。年轻时,冯道曾做过幽州刘守光的参军幕僚。刘守光败后,他又转事大宦官、监河东军张承业。张承业任用他为巡官,以其颇通文学推荐给晋王,任河东节度使掌书记,多年声名不显。后唐庄宗李存勖即位后拜冯道为户部尚书、翰林学士。李存勖死后,明宗李即位,因李想文治国家,又因冯道“劝进”有功,于是提拔冯道做了宰相,冯道从此开始发迹。明宗死后,愍帝李从厚即位,冯道继续担任愍帝时期的宰相。不久潞王李从珂在凤翔造反,愍帝出逃,冯道率百官迎潞王入京。李从珂登基,即唐末帝,冯道继续担任宰相一职。后来,石敬塘与李从珂发生冲突,石敬塘不惜出卖国土和自称儿辈,换取了契丹的支持,灭掉了后唐,自己当上了皇帝,是为后晋。冯道在后晋任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后又加封司徒兼侍中,封鲁国公。石敬瑭死后,冯道出任后晋出帝石重贵的宰相。契丹南下中原灭晋后,冯道又主动去投靠契丹,被封为太傅,跟从辽太宗耶律德光北归至常山(今河北元氏)。后来,契丹在人民反抗下北撤,后晋大将刘知远建立了后汉政权,冯道又跑到后汉,官至太师。不久,郭威造反,冯道又率百官迎郭威进入汴京(今河南开封),加入后周政权,被拜为太师兼中书令。冯道死后,被周世宗追封为瀛王。

  通过以上史实可以看出,无论政权和皇帝怎么走马灯似的轮替,冯道的官运却一路亨通,长兴不衰,并且在这种不断的变换更迭中,一直泰然自若,久居禄位,而且每次均能进退得当,从未倒下过一次。他不但多年位极人臣,死后更被追封瀛王,五代末年其声望一度达到顶峰,实为历朝历代所罕见,他的过人之处在哪里?他的“官场不倒翁”秘诀又是什么呢?很值得我们探讨和研究。

    透过冯道的“成功秘诀”,我们不难发现,他的“不倒翁”官场经历,并非有什么真正的诀窍,只不过是位“官油子”罢了。自古以来,人们就把那些善于攀龙附凤、投机钻营、见风使舵的官员,称为“官油子”。而他们能在波谲云诡的官场上左右逢源,成为政坛“不倒翁”,靠的就是这种为官的“油滑”和世故。

     曾有好事者,对冯道的言行举止,总结了几条“经验”,却也恰如其分。具体内容主要是:

    一是不讲忠义,善于改变立场。

五代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也是道德大滑坡的时代。以往人们所推崇的忠义廉耻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时兴了。武将们骄横跋扈,割据自雄,眼里根本没有中央,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皇位;文臣们唯唯诺诺,漠然居职,心里只想着保存自身,没有几个敢于出谋划策直言谏君的。大家都是和皇帝搭帮过日子,应付一天算一天,今天你给我俸禄我上班,明天换了主子还照样,君臣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忠义可言。李从珂起兵时,李没有来得及告诉大臣们,就匆匆逃到姨夫石敬塘的军中。第二天早晨,宰相冯道和大臣们上朝一看,皇帝没了,才知道李从珂马上就要进京了。按说李把冯道一手提拔起来做了宰相,于忠于义冯道都应该忠于李,但他不这么想,在换来换去的主子面前,你如果强出头硬是要忠于旧主子,难免招来杀身之祸;如果臣服于新主子,没准还能捞上一官半职。在认清形势、权衡利弊之后,冯道放弃了忠义,及时改变立场和观念,率领百官一起到洛阳郊外列队迎接李从珂,并献上了请李从珂当皇帝的“劝进”文书。就这样,冯道由前朝的元老重臣摇身一变,又成为新朝的开国元勋。

二是善于钻营,积极寻求靠山。

既然没有了道德廉耻,那么投靠一个主子并为其卖命的标准是什么呢?那就是实力。有奶便是娘,谁的奶多、奶好,就可能在乱世中立得长久,也就能靠得住。当时,北方军事实力最强的是契丹。石敬塘当了皇帝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兑现对耶律德光许下的诺言,一是要割让“幽云十六州”,二是要上表契丹自称“儿皇帝”。割地还好说,但自称“儿皇帝”,这实在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至于派人去契丹当“册礼使”递交国表,更是一件既要忍辱负重,又要冒生命危险的事。谁知,一贯善于钻营的冯道居然毛遂自荐,表示自己愿意去这一道浑水。其实,冯道心里很明白,只有出使契丹,趁机巴结好耶律德光,取得更大的靠山,他在石敬塘那里的位置才能保得稳,把“爸爸皇帝”笼络好了,这“儿皇帝”也就好对付了。冯道在契丹被阻留了两个多月,经过多次考验,耶律德光认为冯道非常忠诚可靠,就决定让他回国。冯道故意说不愿意回去,并多次上表,表示对耶律德光的忠诚,想留在契丹。越是这样,耶律德光就越觉得应当让他回去,好让他为自己在石敬塘那里办事。冯道园满完成了这次外交任务回国后,连石敬塘对他也万分恭敬,因为冯道的背后靠上了契丹这棵大树。后晋末期,耶律德光率30万大军南下,占领了汴京。冯道看到后晋政权大势已去,便主动来投靠耶律德光。面对耶律德光的指责和嘲讽,冯道装憨卖傻,卑辞以对,低声下气,弄得耶律德光哭笑不得,不但没有难为他,反而给他高官厚禄。

三是居安思危,预先铺就退路。

一味的不讲廉耻,不讲忠义,一味的钻营投机,见风使舵,不遭天谴,必有人报!冯道深知,犯了众怒的人很少有机会存留下来。所以,冯道看似点头哈腰,但对局势的判断,又有清醒独到的地方。走这步棋时,同时也要考虑到下一步棋该往哪里走,为以后做好打算。契丹人南下后,一味的残暴统治,破坏生产,根本就没有长久在此统治下去的意图。居安思危的冯道也看到这种残暴统治是不能长久的,就开始为自己的后路着想。他想方设法的保护了一批被迫投降契丹的汉族官员,并向耶律德光进言,保存了干千万万中国百姓,早早的为自己日后的仕途留下了退路。他的这种做法,就连后来一直对冯道不满的欧阳修都认为“契丹不夷灭中国之人者,赖(冯)道一言之善也。”(《新五代史》)后来,在人民的反抗之下,契丹人被迫退出中原,撤回北方。当时在契丹做官的冯道随契丹军队撤到恒州(今山西大同),趁契丹败退之际,逃了回来归顺刚刚建立的后汉政权。作为一个外族政权的高级官员,冯道之所以敢回来,就是因为新朝中有很多他曾经救过的官员,民间有无数他曾经救过的百姓,他料定这些人定会感恩图报,为他保全。果然,冯道回来后,众人纷纷上言他的好处,不久就做上了后汉的太师。

冯道是五代时期的一个“异类”,是官场上的一个“精灵”,他历任五朝,甚至还做过契丹人的“伪官”。在常年的为官经历中,冯道摸索、积累、运用、发展了自己的做官经验,创造了一套独特的官场秘诀,那就是“不讲忠义,只看实力;见风使舵,另投新主;预留后路,有官长乐”。冯道之所以成为中国历史上最牛的“官场不倒翁”,同时也得益于他的为官之道:“临难不赴,遇事依违两可,无所操决,唯以圆滑应付为能事。”

    今天,我们的换届活动,与古代改朝换代大不同,只是领导阶层的人员交替,只是事业继续的人事调整,与过去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可相提并论。但毕竟也存在领导干部的“进退流转”,也蕴含着各级官员的升迁调整。于是乎,不可避免会出现为了“官瘾”,不要“官德”的情况。

    换句话说,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今天仍然能够看到类似冯道一般的“不倒翁”传人。他们尽管不再需要讲求“忠义”,不再需要投靠“新主”,不再需要留有“后路”,但“官油子”的习气与作风,却也演绎得淋漓尽致。他们的做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善于跑官。从拉关系、套近乎,到察言观色、投其所好,都是他们的“长项”。且其算计之精,有时达到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他们对谁能决定或影响自己的仕途看得极准,即使同为上级领导,也要分三六九等,有重点地“感情投资”,实现“成本收益最大化”。

    其二,善于谋官。他们讲假话经常比讲真话还自然,很会利用信息不对称欺上瞒下、制造虚假政绩;他们做虚事比做实事还顺溜,很会使用不同途径不同渠道展示自己的水平、突出自己的才华,使好印象好口碑进入上级眼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切为了达到升迁目的而忙碌奔波。
    其三,善于保官。他们深知要干事就会有麻烦:办好事会得罪坏人,办坏事会得罪好人;办实事也会生事,办错事还要承担责任。为了不得罪人、不出事、不担责,就少干事甚至不干事,遇到矛盾绕着走,敏感问题装糊涂,做个“太平官”,当个“老好人”。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些“不倒翁”,暗藏于我们的队伍里,危害极大,不仅与国不利,于民不利,也于社会不利。为此,我们需要认清他们的真实嘴脸,把他们坚决彻底地阻挡在我们事业和队伍之外,才是换届中需要认真考量的严肃问题。

    身为执政党,我们历来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作为是我们的根本宗旨,而类似冯道之流却把搞权力崇拜,做官当老爷,作为唯一价值取向。这种人一旦主政,是绝对不可能“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一些地方官员遇事推诿、办事不公,凡事不是先替群众着想,而是一切为了做官保官升官,对群众疾苦不关心、不动心、不上心,唯独对个人利益、团体利益、局部利益念念不忘、耿耿于怀。这种现象,不能说其中没有“官油子”的影子。

    在笔者看来,换届是大好机会,要科学识人选人用人,要真正实现风清气正,就必须挡住说情风、把住考察关、堵死跑官路、用好群众票,才能让现代的“冯道”不再是官场“不倒翁”变为现实,实现换届换出新气象、换届换出新形象、换届换出新面貌的美好目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