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人事务 / 第三辑 / 记抗日志士刘壮飞、白君实烈士——铁血军...

0 0

   

记抗日志士刘壮飞、白君实烈士——铁血军中两英杰

2011-05-02  退役军人...


铁 血 军 中 两 英 杰

——记抗日志士刘壮飞、白君实

于慧芝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的炮声,震惊了中国各界。以事变爆发地 —— 沈阳为中心的辽宁各地人民,不甘屈辱,纷纷拿起武器,武装自卫,保卫家园。刹时,抗日烽火遍地燃烧。抗日义勇军群雄纷起,在火与血的洗礼中,有的成为俊杰名扬海内,有的血洒疆场英名盖世;有的略试锋芒即行解体;有的畏敌如虎卖国求荣;大浪淘沙,方能显出英雄本色。

在旷日持久的抗日斗争里,在辽宁大地所有的抗日义勇军中,坚持时间最长,给日寇威胁最大的是邓铁梅、苗可秀领导的活跃在辽东“三角地区”的铁血军。这支队伍在邓铁梅。苗可秀等英勇牺牲之后,仍顽强坚持斗争与敌浴血奋战,巧妙周旋,一直战斗到一九三九年,成为日本侵略者的心腹大患。

有两位青年,曾为少年铁血军的创建。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在无数次的鏖战中威震敌胆。他们就是抗日名将 ——刘壮飞、白君实。


投身抗日
  立志报国
 

刘壮飞,原名刘佐庚,又名刘连贵。一九一二年出生于辽宁省岫岩县哨子河岭沟的一户贫苦农民之家。父母节衣缩食,靠亲友资助,壮飞才得上学读书,一九三二年毕业于岫岩新制师范。

君实,比刘壮飞年长四岁。一九O八年生于辽宁省岫岩县哨子河张家堡子的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他原名白承运,号乏谋,字君实。自幼在本地小学读书,后考入岫岩南校中学,一九二九年在沈阳考入高中。君实倒不象一些富家子弟那样讲究穿戴,平素一身农民打扮,冬天脚穿一双靰鞡鞋,头戴毡帽,所以,人们送他一个绰号:“白庄稼人。”

刘壮飞和白君实,在性格和爱好方面各不相同。“白庄稼人”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待人和气,颇有音乐天才,吹打弹拉样样都会,他走到哪里都给人们带来乐趣。而刘壮飞的性格则是刚强豪爽,行侠仗义,他胆量过人,典型的军人气质。一九三O年夏,岫岩师范为参加全县运动会想排练一个《单刀对花枪》的节目,但没有人敢使单刀,原因是惧怕花枪“扎脖串”伤人,刘壮飞不怕,愿承当此角。比赛中,他和枪手按照套路,一招一式,从容不迫,终以精彩的表演获得此项冠军。

沈阳沦陷后,电工高中停学,白君实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他不忍见祖国大好河山被日本侵略者践踏,不忍见父兄姐妹被日军屠杀,决心抗日复土!为防止因自己抗日连累亲属,就和几个兄弟分了家。他对兄弟们说:“咱们分家,我什么也不
要,只要一张猪皮缝靰鞡。”他不顾家庭的阻拦,毅然走上了抗日道路。

这时,他听说邓铁梅已经率部抗日,便决定寻找邓部参加抗日军。为此,他在一九三二年三月进岫岩城,与在城里念书的刘壮飞等进行联系。

当时岫岩县城各界人民的抗日活动已经兴起,有民族良知的人们自动集合起来,捣毁了日本浪人井川开设的咖啡店。在校读书的刘壮飞,积极参加了这一爱国举动。他同几个学友一起,组织演讲队,宣传抗日。人们常见他在为他“代伙”的大姐夫家门前的大树下,向居民讲述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暴行,以朝鲜沦亡的教训唤起国人起来抗日图存。

一九三二年夏,学校正忙于考试,壮飞却奔走于抗日宣传和组织活动而无暇顾及,有几个好友劝他把功课复习好,迎接毕业考试,以便将来谋个合适的职业。壮飞正言答道:“亡国当前,何以家事。个人事计耶!”遂改原名为“壮飞”,以表抗日救国的腾飞壮志。

共同的理想。志向和事业,把刘壮飞和白君实联系在一起。一九三二年春,他俩开始参加创立抗日团体。他们应赵同。赵伟之约,在岫岩师范学校内圣庙集会,组织学生团和抗日救国会。这两个组织都以宣传抗日,支援邓铁梅东北民众自卫军为宗旨。半年时间,学生团团员发展到百余人,抗日救国会会员则超过八百。不久白君实找到了邓铁梅部队。

这一年秋天,急于抗日杀敌的刘壮飞,听说“小白龙”在海城组织救国军,便前往参加活动,不久被日寇捕获,惨遭严形拷打,壮飞始终不屈。后经赵同、白君实等人的营救,方得脱险。

壮飞遭此挫折,但抗日矢志并未动摇。其父刘英源怕他再遭不测,便强为完婚,以此牵制儿子的行动。但壮飞救国之志不减,仍以国事为重,婚后不到一个月,又在君实等人的帮助下,离家出走到尖山窑一带投奔了邓铁梅。


粉碎讨伐
  初试锋芒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下旬,日本关东军二万余人,对以岫岩为中心的“三角地区”开始了大‘讨伐”。当地邓铁梅、苗可秀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刘景文领导的东北抗日救国军第五十六路军及李春润部奋起迎战。在关门山、黄花甸、老老窝。尖山窖等地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但是,各部义勇军也损失过半,大部分溃散了,部分投敌了,剩下的部分有的也不可靠。面对这种局面,苗可秀与赵同、赵伟、刘壮飞、白君实、刘天福等人在一起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一致认为,面临强敌,要想长期坚持下去,就必须组建一支忠于抗日事业,纪律严明,有战斗力,可靠的骨干部队,做为缓急可依的基本力量。

一九三三年一月初,苗可秀征得邓铁梅同意后,委派刘壮飞。白君实着手组建新的武装 ——“别动队”。三月,苗、赵、刘、白等人聚会于哨子河西的洪家沟,决定在学生团和抗日救国会的基础上,革新组织,开始活动,正式成立“别动队”。以学生队二十余人为骨干,刘壮飞。白君实分别任正副大队长。

这支队伍在组织,训练,纪律,装备等方面都为同时期各义勇军。自卫军中的佼佼者,处处受到欢迎。群众称他们是抗日军中的“模范队”。到年底队伍很快发展到一百余人。

为了发展同各地抗日军的联合,苗可秀派刘壮飞等人到安奉路东同杨靖宇部队取得了联系。为后来的联合抗日做了准备。


出奇制胜
  威震敌胆
 

继第一次大讨伐后,一九三三年四月至七月,一九三四年一至五月,日军又连续进行了三次讨伐。敌人在这几次讨伐中,不但对抗日军穷追不舍,封锁道路,而且还在各要道口设据点,修碉堡,修木栅围墙,建立保甲和施行连坐法,监视和控制群众活动。对抗日军经常出没的山区则实行“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在哨子河。红旗营子。大汤沟一带则实行集村并户。敌人想用这些办法瓦解义勇军,切断义勇军与人民群众的联系。敌人的这一手很毒辣,义勇军的活动地域逐步被分割,缩小,大部队活动日益困难。

一九三四年二月一日,苗可秀在岫岩县东南三道虎岭召开了有赵同、赵伟、刘壮飞、白君实、王越等十八人参加的会议。会上决定改组别动队,成立铁血军,选举苗可秀为铁血军总司令。铁血军二百余人编为三个大队。刘壮飞、白君实、盛梅五分别任大队长。会议总结两年多抗日斗争的经验教训,提出:“爱护老百姓,唤醒警备军,团结义勇军,打倒日本人”的口号,并做为铁血军的行动纲领。铁血军发展很快,年底人员已增加到三百名,鼎盛时期一度达到四千余人。

铁血军从成立那一天起,就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与敌寇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一九三四年夏季以后,日军由集中兵力的“讨伐”改为长期的。不间断的“讨伐”.铁血军也不再打攻坚战和消耗战,而是开展与敌周旋,伺机歼敌的游击战。一九三四年夏到一九三五年秋大小战斗百余次.作为铁血军的重要领导人和战斗指挥者的刘壮飞。白君实,直接参加并指挥了不少著名的战斗,充分表现了他们善于运用和组织游击战的才能及其相互配合的精神。

一九三四年四月,苗可秀、刘壮飞率第一、第二大队于岫(岩)凤(城)边界一带活动,在沙里寨与日伪军遭遇,战斗两小时,日军伤亡十余人.

为了有效配合军事行动,铁血军作了大量政治宣传工作,以唤起民众,瓦解敌伪人员。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铁血军派出赵同、白君实、盛梅五等十七人,到凤、岫两县以铁血军的名义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宣言等数千张。传单撒进了鬼子守备队。宪兵队的院内。敌人一夕数惊,神话百出,日寇当局惶惑凉恐,急将凤、岫两城大门关闭,全城搜捕,空气异常紧张,而民众争相传诵铁血军的佳话。

一九三五年二月,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率领铁血军三百余人,摆脱了大股伪军的追击。一天傍晚进至凤城县的猞猁沟,部队正要埋锅造饭,就地休息,当地群众说附近的公路上,常有日军兵车通过。此时哨兵跑来报告从高处发现有五辆汽车驶来。苗、刘当机立断:“消灭了敌人再吃饭。”于是配备队伍设置埋伏。敌汽车进入伏击圈,受设置的障碍物阻拦,速度减漫,壮飞一声令下,铁血军突然开火,弹如雨下,敌不及防,全部就歼。打死凤城县伪警察副大队长李英哲以下官兵十一名,打伤伪警察大队长苗茨芬以下官兵十名.缴获机枪一挺,手提式机枪一支,手枪四支,步枪数十支,此外还有大批粮食。铁血军获此大捷,个个欣喜若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 “铁血军万岁”等口号。面对铁血军神出鬼没的多次打击,日军井上中校惊叹:“铁血军是神军,时而气焰万丈,时而一无所闻。”

一九三五年二月,铁血军袭击中沟伪军据点后,苗可秀将铁血军扩编为两个联队,四个大队,八个中队。刘壮飞,白君实分任第一第二联队长。三月二十日,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率七十余人。由五道河进至汤沟。哨兵发现日伪军百余人,由油岩方向开来,当夜在汤沟宿营。分住东西两个大院。西院住日军和少数伪军,伪军住东院。院墙高大,四周设卡,戒备森严。苗、刘、白等研究,决定由白君实率第二联队一部监视和牵制伪军,由壮飞率主力第一联队及第二联队一部重点袭击日军所住的西大院。

是夜二更时分,壮飞指挥队伍将日军所住的大院团团围住。然后,他腰插手枪,手提轻机枪,带领一小队战士爬到敌人门前,这时,敌哨兵发现有人,连问口令?壮飞开枪将哨兵击毙。顿时,枪声大作,杀声震天。敌人从梦中惊醒,不知来了多少抗日军,躲在屋里发抖。但院门紧闭,一时无法攻入。壮飞心生一计,令战士稍缓攻击,他假借伪营长名义向屋内喊话:“我是满军营长特来接指导官的,请太君快出来吧.‘马贼’都被我们打散了!”敌人信以为真,其中有个叫西泽的头目,竟探出半截身子,连声叫道:“我是指导官,我是指导官。”壮飞一时性急,伸手去抓,被敌人暗中的冷枪击中左腕。同时额角被子弹擦伤.鲜血滴滴,战士们见状猛打。西泽正欲缩身回去,被战士一枪击毙。这时,发现东山。南山火光闪闪,说明敌人援兵已经不远,必须马上结束战斗,于是壮飞下令放火烧营。大火一起.房内敌人便夺路逃命,壮飞等以机枪,步枪猛烈扫射。

当西院战斗打响后,住在东院的伪军慌忙起来迎战,白君实大声向伪军喊道:“你们若是中国人.赶快逃命,我们是来打日本鬼子的!”伪军一听,哄然作鸟兽散,丢下武器逃之夭夭。

汤沟一役,击毙日军西泽以下八人,毙伤伪军多人。获三八马枪百余支,手枪四支,机枪两挺,待敌人援军赶到时,铁血军早已无影无踪。日本人主办的《满洲警察周刊》报导这次战斗时说:“匪大队长刘壮飞以轻机关枪向室内作惨无人道之射击……。”日一天佐说:“三角地带五千义勇军不足虑,苗部三百别动队实可忧。”其惊慌之态.跃然纸上。


前仆后继
   志坚如铁
 

日军遭到猞猁沟和汤沟两役重创后,对我铁血军异常痛恨。他们调动了辽宁十二个县的联防大队到辽南围剿、讨伐,对铁血军穷追不舍。

六月十三日羊角沟战斗中,铁血军总司令苗可秀不幸身负重伤.六月二十一日,在转移到凤城境内碑碣岭时被俘,七月二十五日就义于二龙山。将星损落,对铁血军和辽东抗日军民都是一个重大损失。铁血军处于更加艰难的境地。这时刘壮飞的家属找来,对他施加影响。

原来,壮飞投奔邓、苗之后,日伪军便扬言对其家属实行惩处,壮飞父母与妻子白淑彩不得不于一九三四年春夏之交,潜往黑龙江省望奎县。一九三五年夏其父刘英源从日伪报纸上得知苗可秀遭敌人杀害。他想念自己的独生子,遂不顾千里跋涉,亲来岫岩山沟找到了儿子,他告诉壮飞全家已迁往望奎,劝他再打下去会徒遭不幸,不如就此歇手,跟他回家去。壮飞对父亲耐心讲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并郑重表示:“我宁愿当殉国之鬼,决不当亡国之奴。”其父流着泪说:“养儿不能让父母省心,反而让父母从边里跑到边外(指黑龙江省)到处躲藏,连个真名实姓都不敢露,当儿女的能安心吗?”壮飞解释说:“不是儿子不孝,如果我走了,这三百来人无人率领,一旦沦落为匪,儿救国不成,反遗祸端,岂不留下千古骂名?父母说话,儿从来没有不听的,今天父亲说的话,儿实难从命,儿一定要把抗日救国的事干到底。”刘英源只好洒泪与儿子分手。

刘壮飞、白君实率铁血军在“三角地区”采取机智灵活的游击战,使敌人大伤脑筋.据伪岫岩县公署“匪情”记载“……壮飞等匪首及大小匪团合计约达一千一百多名,而各匪团在县内各地擅长跳梁,欲将轻易歼灭它是不可能的” , “壮匪依然气焰嚣张,进行反动宣传.收揽民心……,巧妙地躲避了讨伐军的追击。”可见,直到一九三五年十月,刘壮飞部对当时敌伪的威胁还是相当大的。

可惜,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十分不幸的事情: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壮飞带队伍行至凤城周家堡子。当晚,队伍在山上宿营,壮飞同警卫战士一人去半里外的小学校取报纸。因当时他们都穿着缴获的伪军服装,造成误会被路过此地的另一支抗日队伍(阎生堂部)开枪击中,不幸牺牲,年仅二十四岁。正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后人泪沾襟。

壮飞身亡,铁血军官兵上下无不痛惜,白君实如失手足,不胜悲愤。

苗可秀、刘壮飞等重要领导人相继殉难,对铁血军是个严重打击,铁血军在更加艰难的情况下,联络“三角地区”各部义勇军,重整旗鼓,团结一致,共同对敌。

赵同、白君实率铁血军一、二、三大队七十余人向凤城北部转移。行至头道沟附近时,突然发现西南方灯光闪烁,判知为敌人军车。部队立即埋伏在公路两旁,当敌三辆汽车到达时,我军突然出击,经过短时激战,击毙日军凤城指导官西山和四名日军,焚毁了汽车,还缴获了一车苹果。

赵同、白君实风趣地对战士们说:“打鬼子是最便宜的事,不但有给养,有枪弹,棉衣大氅,还有水果吃。”战士们也纷纷议论:“几百粒子弹就换来敌人这么多的东西,真是便宜事。”

为了协调各部义勇军的一致行动,一九三五年十一月末,由赵同、白君实出面,邀集各部义勇军首领到凤城西北的葛藤峪聚会。

到会的有,赵同,白君实,阎生堂(李春润余部),赵庆吉(邓铁梅余部),曹国士(刘景文余部),唐广学,周福海等三十余人,会议研究决定:

统一组织,以铁血军为番号,编为四路:选举赵同为铁血军总司令,阎生堂、赵庆吉、白君实、曹国士分任一、二、三、四路军指挥;划分了各路军活动区域。

一九三六年一月,赵同、白君实率三路军在老老窝地区,探知日军一部由龙王庙北进,他们便乘雪夜,在山口附近设下埋伏。接战后铁血军勇猛冲锋,敌狼狈逃窜,后敌援军赶到铁血军向北撤退。此役击毙日军川田大尉十余人。

二月下旬,赵同、赵伟率铁血军一部沿凤岫边境南进,行至大营子遭伪军袭击,铁血军迎战中向东转移,三月十二日晚在蝲蛄沟召开各部代表会议,又被日伪军包围,铁血军奋力突围,战斗中,赵伟等二十余名将士阵亡。

一九三六年四月,敌人连番“讨伐”,形势急转直下,铁血军总司令赵同入关出走,白君实毅然挑起了统帅全军的重担,被公推为铁血军总司令兼第三路军指挥。他在环境最艰苦的时期将部队转移到深山密林之中,与敌人周旋。

六月,与赵庆吉部相配合夜袭鸡冠山,完全占领该镇市街,敌人龟缩于炮台和车站之内。战斗持续四个小时,在敌援兵抵达之前向西撤退。这次战斗毙伤敌军二十七名,缴获步枪十八支,子弹二千多发。七月,与第一路军阎生堂部相配合乘夜将进驻沙里寨的岫岩伪警察大队百余人包围,经过三个多小时激战,拂晓前,将敌人击溃。此役打死打伤和俘虏伪警察二十余人,缴获步枪二十支,子弹四千余发,炮弹四箱。

八月,铁血军集中一、二、三路军,由白君实率领,乘敌不备,拂晓前攻入龙王庙街,将驻守该地的伪军缴械.获步枪、手枪四十余支,子弹三千余发。

是年秋,白君实率部拆毁安奉路上长山咀子一带铁路路轨,伏击当夜十一时北上的敌军用列车。夜十一时许,敌军列车开到后出轨,手枪队长王福斗及二名战士首先登车,与护运的敌兵交火,随后铁血军一拥而上,战斗两个小时,敌军逃窜。此役,打死日军六人,缴获步枪四支。我第十二大队长周福海阵亡。

一九三七年十月,白君实率铁血军四十余人活动于哨子河以北星星石。驻哨子河日军守备队和伪军闻讯赶来。白君实指挥部队埋伏在星星石以西的高地上,俟日军经庙岭进入梨树沟后,突然开火,打死日军七。八名。待日至散开进攻时,铁血军已离去。

一九三七年旧历腊月的一个夜晚,白君实率四十余人,一部分化装成日军为前导悄悄进到庄河县青堆子北门,岗哨问“口令?”白君实哇啦哇啦几声,有人出来翻译道:“我们是皇军,快快的开门!”伪军一听吓坏了,立刻开了门,铁血军蜂拥而上,缴了岗哨的械。伪军百余人闻风逃散。此次化装奇袭青堆子,在辽南地区引起很大的震动。

在白君实指挥的铁血军不断打击下,日伪诚惶诚恐;据一九三六年十月伪岫岩县公署内部《匪贼状况》载:“白庄稼人等约三百余名蟠踞在本县东部境区,威胁此地区本年冬季肃整工作,本年六月似乎和东边道地区的共匪等串通了气脉……。”


地洞斗争
    宁死不屈
 

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间.由于敌人连续不断地“大扫荡”,在“三角地区”坚持斗争的只剩下白君实所率领的队伍。敌《盛京时报》披露:“三角地带建国后胡匪蜂起,连年讨伐,其著名匪首——邓铁梅,赵庆吉(即赵黑子)、苗可秀等均已先后就擒,唯与赵黑子同党白指挥仍在凤岫搭界白家河沿一带窜扰。”

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白君实率部转人地下,利用地洞继续坚持斗争。先后在鸽子窝、付家南沟、李家园子、三道虎岭、四道虎岭、和平东大沟、二道河子大背等地挖了秘密地洞。利用地洞辗转迂回,不停地打击、骚扰敌人。

在群众的掩护下,白君实所部由原二道河子大背地洞,碾转到四道虎岭,三道虎岭,李家园子。地洞生活异常艰苦,不能按时吃饭,冬季则只好啃冻饼子。洞内潮湿,衣裳长期不能洗换,虱子成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白君实仍严格要求所部,秋天不准战士啃青苞米,更不准随便动用老百姓的东西。

对于欺压百姓的汉奸,白君实则坚决除掉,白君实的本家侄白树东,是个汉奸兵痞,敲诈群众,鱼肉乡里,群众恨之入骨。君实认为他是白家的败类,也是民族的败类,随令锄奸队把他除掉了。

由于白君实保护群众利益很得民心,当地群众也特别注意保护这支队伍。有的群众被敌人捕去,宁受严刑拷打也不说出白君实的行踪。有一次,敌人动员大批日伪军,采取“拉大网”形式将全屯包围起来,逐户搜索,君实就藏在村内,却安然无恙。正是因为白君实所部纪律严明,有群众的保护,在人单力薄,环境极其险恶的情况下,仍坚持斗争数年之久。

一九三八年冬,白君实隐蔽在李家园子前山地洞。一天,他派李佩文、李佩显二人外出行动,不慎被敌人捕去,在酷刑之下供出了君实所藏的地洞。日伪军连夜赶到李家园子,凌晨把地洞包围起来。君实察觉,立即率部冲出地洞口,君实一枪打死日军特务股长大欲方,杀开一条血路冲出重围。行至凤城白旗区刁窝堡时被敌拉大网捕去。

在狱中,敌人施展了软硬兼施各种手段迫使白君实投降。当年在“三角地区”数次参加“讨伐”抗日军的板津大佐,满脸陪笑,一再表示“关照”、“敬佩”,力劝白君实同他们“合作”。白君实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活一天就当一天中国人,当一天鬼奴也不干!”敌人的阴谋全部落空。

一九三九年三月的一天,寒气逼人,一群荷枪实弹的日军将白君实从凤城监狱押至二龙山下。白君实在生命最后时刻大义凛然,宁死不屈,高声痛斥敌人的暴行。敌人先将他的舌头割去,然后采用最野蛮、最残暴的极刑,将其凌迟处死。抗日英雄白君实壮烈殉国,时年三十二岁。

时至今日,在辽东、辽南一带,刘壮飞、白君实的名字连同铁血军英勇抗日的事迹,仍被人们传诵着。

(姜    编辑)
 
欢迎访问辽宁双拥优抚工作图书馆http://lnsyyfgz.360doc.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