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夕阳下的村庄

2011-05-06  图书馆管长
 记忆里一直珍藏着这个幻般的村庄。夕阳朗朗地照在四周泛着淡绿背景的群山之上,照在一片房子和一片杨树、榆树之上。远处群山在夕阳里显得更加圣洁,在瓦蓝而通透的天空里显得更加静穆和幽远。

  四月的北方,虽比不得江南桃红柳绿,但路边向阳的小草也奈不住的诱惑,时不时的探头张望着。

  每次回家,由于老家所在县城没有铁路,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大客车。每次乘车回家,我都长时间注视车外的景色,正是春耕季节,路上可看见三三两两赶着牛车的农民慢腾腾的走过,车里装着犁划、和化肥。男人的脸膛大都被春风吹得黑红黑红的,满脸写满了朴实与平和。

  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而言,乡村只是通过文字、电视、网络记录在脑海里,随时可以更新的故事

  而长年生活乡村的人们,从来就没有将自己的生活当成故事,祖辈遗留下的记忆,让他们懂得如何面对赖以生存的土地,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在城市人鄙视的目光中找回自己尊严。

  只有曾经在乡村入心入肺的生活,同时又经历了远离乡村时代而且内心善感的人们才会更加怀想乡村,向往乡村。

  家乡是典型的东北农村,瓜果飘香,五谷流金,山青水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无须讳言,与日新月异的城市对比,家乡依然有些贫困。但就算如此,我们来自家乡的人们也决不会忘记乡村。也许正因为离开乡村的人更加热乡村吧,我对乡村的怀想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一个人走进这个曾经生活过的村庄。沿着一条白杨掩映的村道走着,初春的夕阳穿透树叶,金币一般地撒下来,在清凉的傍晚里发出清新的脆响。村道两边是刚刚犁过的苞米地,种子发芽气息在朗朗夕阳里风一样飞翔,我满心喜悦地迈着步子。

  整齐的院落前,那株百年老柳抖动着新生的柳条,诉说着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故事。阳光照在院子里那片绿色的菜地上,刚长出的春菜分布在菜地的每个角落,院门半掩,从缝里看到洒落在里面的刀子一样修长明亮的斜阳。

  斜阳里,我听到了一阵接着一阵的酣声,那么均匀,那么从容,传递着白天劳作的满足,憧憬着天亮以后该来的一切。我循着轻匀的呼吸走进一间房子,门没有关,我轻轻推开虚掩的门,看见与门口成对角的坑上,躺着劳作归来的父亲,夕阳穿过敞开的大窗户洒在半边坑上,形成了一幅劳作后斜阳下老农休憩的山乡水墨画。

  没惊拢亲人。我轻轻地走出房子,出了门口还带上了门。我又走到了院子外面的树下。享受了一会儿春天清凉的晚风,然后又原路走回了那条白杨掩映的村道上。这时候,整个村庄在夕阳朗照下显得宁谧而深远。

  这是多年前我生活过的村庄。她是我心中久远的故乡。也是我在成年之后走出的地方,也是多年来一直让我怀念的地方。如今的我不在年轻,幼小的孩子也已经不在母亲的怀里撒娇,我以时常有一种期望,依然繁盛在乡村的这些浓郁乡土情怀,不要像在某些城市里渐渐地消解了一样为好,要是真有一天消解了,那也许我们对乡村的怀想也只好无奈地结束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