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梧桐 / 我的图书馆 / 铃兰花——南斯拉夫 沃兰茨

0 0

   

铃兰花——南斯拉夫 沃兰茨

2011-05-10  明月照梧桐

  紧挨着我们家的地头有一块怕人的、黑暗的洼地,大家都管它叫“地狱”。它三面由陡坡环绕,活像一口深锅,只有一个隐没在晦暗、神秘的密林里的出口。人们来到这里,心都会不由自主地紧缩起来,那里惟一有生命的东西是一眼泉水,它从洼地底层布满青苔的山岩下涌出来,经过一段不长的曲折流程,流到外边的广阔天地里,然后在那里消失。泉水的淙淙声响彻整个洼地。溪流日夜不息的声响给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蒙上了更神秘的色彩。
  我打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就害怕这个地方。
  有这么一次,那时候我还不到六岁,父亲要我到那里去放牧。这对我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考验,因为在这之前我还从未独自一人去意林杂志过那里。当时我真想大哭一场。父亲看出了这一点,他笑了笑,给我打气说:
  “这个‘地狱’里没有鬼。快去吧!”
  母亲心疼我,赶紧来安慰我。
  “你没看见吗,他怕‘地狱’呀!”她对父亲说。
  然而,我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怜悯。我只好赶着牲口,尽量放慢脚步,一点点走近这个可怕的地方。我本来打算把牲口停留在山坡上,这不过是枉费心机。一瞬间牲口群便隐没在洼地里了。我无可奈何,只好跟着下去,生怕那几头母牛会从沟谷走进树林里去。
  我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在“地狱”的底部坐下来,也不敢回头好好地看看四周。响彻着整个洼地的淙淙声使我觉得好像有人在耍妖术。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高兴,纵然我喜欢家乡的涓涓溪流,常常在上面修筑水坝和磨房,然而这小溪也不能给我带来欢乐。我越来越害怕,都被吓呆了,终于控制不住,大声哭叫着从这里跑开了。跑到上面我还收不住脚步,一直顺着田野泪流满面地朝父母正在耕种的地头跑去。
  “出什么事了?”父亲大吃一惊。
  “牲口不见了,所有的牲口……”
  父亲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接着温和地挥了挥手说: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怀着沉重而内疚的心情跟在父亲背后,慢吞吞地向“地狱”走去。来到可以看到整个洼地的坡坎上,父亲一眼就看到这些小小的畜群还在低处。他十分惊讶地收住脚步,开始点数:
  “一、二、三……九。”九头牲口都在下面老老实实地吃青草。“你这是怎么搞的,做梦了吧,小伙子?”父亲觉得很奇怪。但刹那间他像是悟出了我撒谎的缘由,怒气冲冲地一把揪住我的头发,顺势往坡下一推,我便朝下滚去。
  “你撒谎,就叫你入地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