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umph / My files / 霍金专访:“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其他人”

0 0

   

霍金专访:“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其他人”

2011-05-11  Triumph

亚利桑那州坦佩——就像爱因斯坦一样,他的个人经历与他在科学上获得的成就同样出名。 

英国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21岁那年被确诊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简称A.L.S.),即卢伽雷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虽然A.L.S.患者通常会在五年内死亡,但霍金博士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而且获得了非凡的成就,完成了他那个时代的一些最为重要的宇宙学研究工作。 

1960年代,他和罗杰·彭罗斯爵士(Sir Roger Penrose)一起利用数学理论来阐释黑洞特性。 1973年,他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运用于量子力学原理。他发现,黑洞并不是完全黑的,而是可能会泄漏辐射(称为霍金辐射)并最终因爆炸而消失,这一发现目前仍然在物理学和宇宙学领域获得回响。 

霍金博士于1988年在其名著《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A Brief History of Time: From Big Bang to Black Holes)中试图向普通民众解释他所知道的宇宙边界问题。该书销量超过了1000万册,并连续两年多的时间雄踞畅销书排行榜。 

今天,现年69岁的霍金博士是寿命最长而且或许是最鼓舞人心的A.L.S.存活者。他大部分身体已瘫痪,只能通过电脑语音模拟器说话。 

在与他的轮椅相连的一个屏幕上,一些常用字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他借助颊肌发信号给他眼镜里的一个电子传感器,再由电子传感器将他的指令发送给计算机。就这样,他慢慢地组词成句;电脑将这些句子转换成霍金博士众多粉丝所熟悉的那种金属般而超自然的声音。 

对他来说,说话时一个费力而又耗时的过程。然而,他正是通过这个途径与外界保持联系、在剑桥大学理论宇宙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oretical Cosmology)指导研究、为各类专家及通才著写大量文章并且对来自从法国到斐济等各国观众进行演讲。 

霍金博士上个月来到这里,应一位朋友——宇宙学家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的邀请来参加由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起源项目主办的一个科学节。他题为我的简史My Brief History)的演讲内容并非都是有关夸克和黑洞。他在演讲中曾一度谈到科学发现的特殊乐趣。 

我不会把它比作性爱,他用他的电脑合成声音说,但它持续的时间更长。观众轰然大笑。 

第二天下午,霍金博士和我坐在一起,难得接受一次采访。嗯,实际上,相当于一次采访。 

我们已将十个问题在这次会谈前一周发送给他现年40岁的女儿露西·霍金(Lucy Hawking)。为了避免她的父亲过于劳累——他的身体自两年前因胸部感染而几近死亡以来越来越衰弱了,霍金女士花了几天的时间将这十个问题读给他听。 

在我们会谈期间,这位物理学家重新播放了他对十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次交流——最后一次——不是事先安排而是即兴的。然而,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是霍金博士本人想要面对面而不是通过电子邮件接受采访。 

在此先就有关外星人的第二个问题提供一些背景知识。在过去一年里,露西·霍金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起源项目的驻任作家(writer in residence)。作为她工作的一部分,她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Paul Davies)开办了一场名为亲爱的外星人Dear Aliens)的比赛,邀请凤凰城的小学生就他们想对那些设法与地球联系的外星球生物说的话写成文章。 

问:霍金博士,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来接受《纽约时报》科学栏目(Science Times)的采访。我想知道,你通常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答:我每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然后去我在剑桥大学的办公室与那里的同事和学生一起工作。借助于电子邮件,我可以和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进行沟通交流。 

显然,由于我的残疾,我需要别人的帮助。但我一直努力克服我身体状况给我造成的限制,尽可能过着完整的生活。我已周游世界,从南极到处于零重力状态的太空飞船。(停顿)也许有一天,我将飞往外太空。 

问:说到外太空:本周早些时候,你的女儿露西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将亚利桑那州一位小学生的致信发送到太空中,给宇宙中有可能在那里居住的外星人。现在,你曾在别的地方表示,你认为与其他生命形式的接触联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有鉴于此,你可曾建议露茜不要那么做?假设,比如说作为一种幻想,如果你要向太空发送这样一个信息,你会怎样写呢? 

答:以前我曾说过,与外星人接触联系会是一个坏主意,因为他们可能比我们远为发达,以至于我们的文明可能无法在这种经历中得以幸存。亲爱的外星人比赛是基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前提。 

它假定一个有智力的外星生命体早已和我们接触联系了,而我们人类需要构想出一个回复。该比赛要求适龄学生进行创新及科学的思维,以便设法向某些好奇的外星人解释地球上人类生活。我毫不怀疑,如果外星人曾接触联系过我们的话,我们会希望作出回应。 

我还认为,这是向年轻人提出的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它需要他们去思考人类以及我们整个星球。它要求学生就我们人类是谁以及我们所做的一切进行界定。 

问:我不是出于无礼而提出这个问题,但有些A.L.S.专家坚持认为,你不可能患有这种疾病。他们说,在他们看来,你的病情控制得太好了。你对这种猜测如何回应? 

答:或许我所患的并非最常见的那种通常在两三年内就能使人丧命的运动神经元疾病。无疑,我有一份工作,而且我一直受到非常好的照顾,这些都有帮助。 

对于运动神经元疾病,我没有多少积极肯定的方面可说。但是,它教会了我不要怜悯自己,因为其他人的情况更糟,继续做我仍然可以做的事情。我现在比患上这种病之前更加快乐了。我很幸运自己能从事于理论物理的研究工作,因为这是少数几个残疾并非严重障碍的领域之一。 

问:考虑到你所经历的一切,对于那些已确诊患有重症——或许A.L.S.——的病人,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吗? 

答:我给其他残疾患者的建议是:专心致志于你的残疾尚未妨碍你正常发挥的事情上,而且不要对受到疾病妨碍的事情感到遗憾。不要在精神上以及在身体上失去斗志。 

问:对于设在瑞士的超级对撞机——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简称L.H.C.)来说,在开始启用时人们对它的期望很高。你现在对它是否感到失望? 

答:要想知道L.H.C.将为我们揭示出什么科学真相,这为时尚早。它还需等待两年才能进入全功率运作状态。届时它将在五倍于以前粒子加速器的能量状态下进行运作。 

我们可以猜测它将揭示些什么科学事实,但我们的经验是,当我们打开一系列新的观测数据时,我们常常发现我们所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这正是物理学变得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我们正在学习一些有关宇宙的新知识。 

问:我对你的名著《时间简史》很好奇。这本书获得了巨大成功,你对此是否感到惊讶?你是否认为该书的大多数读者都读懂了吗?还是他们有兴趣而且想读这本书就足够了呢?或者,换句话说:你著写的那些科普读物具有什么影响? 

答:我没想到《时间简史》会成为畅销书。这是我第一本广受欢迎的书,该书引起了读者极大的兴趣。 

最初,许多人发现这本书很难理解。因此,我决定设法著写一个更容易让大众理解的新版本。你借此机会还增加了自首版以来该领域的一些新研究成果,而且我删除了专业性较强的一些内容。这便完成了题为《时间简史(普及版》(A Briefer History of Time)的续著,该书内容稍微简短些,但其主要诉求是使其更容易为普通读者所理解。 

问:虽然你避免过于公开地表明你自己的政治信念,但去年你介入了美国医疗改革辩论。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答:我介入美国医疗改革辩论,是为了回应美国新闻界在2009年夏季提出的一种说法——声称假如我是英国公民的话,那么英国的国民卫生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早已令我丧生了。我感到不得不发表声明,对此错误进行解释。 

我是英国人,住在英格兰剑桥市,而英国的国民卫生服务体系已很好地照顾了我40多年。我在英国获得了出色的医疗护理,我觉得澄清事实非常重要。我完全相信全民医保制度。而且我不怕这么说。 

问:在这个地球上,过去几个月遭到了一系列毁灭性的灾难。当你获悉一连串地震、革命、反革命以及日本核熔毁时,你有何感想?你是否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内心感到非常震惊? 

答:我曾走访过日本几次,而且总是受到日本人民的盛情款待。我对我日本同行及朋友遭受如此灾难性的事件而深感难过。我希望全球携手努力,帮助日本灾后恢复。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从许多自然灾害和困境中幸存了下来,我知道,人类精神具有忍受各种可怕苦难的能力。 

问:如果时空穿梭(time-travel,又称时间旅行)是有可能的话——就像一些物理学家声称至少在理论上是可能的那样,那你最想回到你生命中哪个时刻呢?或者说,你所知道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答:我想回到1967年,我第一个孩子罗伯特出生的时刻。我的三个孩子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快乐。 

问:美国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Fermilab)的科学家们最近宣布的研究结果被我们一名记者形容为在他们数据中发现可疑的突变,这可能作为一种新基本粒子——甚至有人说是一种新自然力的证据。当你听说此事时,你是如何认为的呢?

答:要确认此事为时过早。如果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宇宙,那无疑将是一件好事。但首先,这项研究结果需要得到其他粒子加速器的证实。 

问:我不想让你太过劳累,尤其是鉴于回答问题对你来说是如此的困难。但是我想知道:前几天晚上,你在坦佩这里做了一个题为“我的简短史”的演讲,该演讲内容涉及许多你个人的私人情况。你是否想借此演讲公开做些解释,以便人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答:(五分钟之后。)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其他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