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香迷人 / 待分类1 / 父母“啃小”,80后扛得住吗?

0 0

   

父母“啃小”,80后扛得住吗?

2011-05-19  茉莉花开...

父母“啃小”,80后扛得住吗?


 

策划人小语

 

台湾乐坛小天后张韶涵与母亲的“赡养门”事件又上头条了。这回她被指控雇人殴打母亲,原因还是钱。从2008年张韶涵把自己的财政权从母亲手里要回来开始,这场母女反目的家庭剧就拉开了序幕。张母控诉女儿弃养,张韶涵则声泪俱下地表示母亲狮子大开口,自己无力承担她提出的经济要求。

 

在这场亲情决裂的无头公案中,张韶涵被张母一家称为“不孝女”,张母一家则被网友讥讽为“职业要钱团”,舆论很少见地偏向了“不给钱”的女儿。不少“80后”的网友称,自己同情张韶涵,只因遭遇了和她相似的故事:被父母长辈不断地“啃”。他们有退休金,生活上也没有压力,却对子女不断索取,要求子女满足自己的各种物质需要,把“啃小”视为理所应当。“啃”得子女伤筋动骨,也“啃”得感情支离破碎。

 

子女们从来不否认父母在养育过程中付出的金钱和情感,也愿意回馈给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但是,当父母的索取过于庞大、没有节制时,原本已经身负重荷的子女该如何面对?被“啃”掉的亲情又该如何弥合?父母那些自私、贪婪的行为,真的全是他们的错吗?

 

故事一

 

婆婆的“逼房大战”

 

一年前,我和老公终于告别租房生涯,在上海浦东贷款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小两居。不久后,在太原的婆婆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非要把自己住的两居室卖掉,说楼层太高了,以后年纪大了爬不动,准备换个带电梯的房子,“你大姨都换别墅了,咱也不能太落人后。”换就换吧,可她老人家非要买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光首付就要15万元。婆婆对我老公说:“这么多年供你读大学,我们已经把积蓄都花光了,现在也轮到你回报父母了,这15万块钱你得替妈掏。”

 

亏婆婆想得出来!我和老公都是80后,工作没几年,每月工资加起来也不到一万块,除去3000多元的房贷和基本的生活费外,所剩无几。别说15万,5万我们都拿不出来。

 

婆婆催了几次,见我们手头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只好作罢。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婆婆又有了新想法:到上海和我们一起住!婆婆说:“老家的房子已经卖掉了,我们就小山这一个儿子,不靠他靠谁?我们也得来上海享享福,过过大城市的生活。”

 

当公婆拖着全部家当来投靠我们时,我忍着满肚子的委屈,在小书房里搭了一张弹簧床。“你爸有关节炎,我们睡主卧,你们就睡这里吧。”婆婆不由分说拉起公公就进了主卧。

 

我流着泪一夜没睡,老公哄着我,但也没办法。老公是个大孝子,他不可能赶父母走,让父母居无定所。

 

在上海住了两个月后,婆婆不断地说大城市就是好,要在上海养老。“就是房子小了点儿,以后有了孙子就住不下了。”婆婆念叨了几天后,对老公说:“小山,这房子太小了,在家转身都转不开,干脆你给我们在上海买房吧,就在这个小区附近,以后你们有了孩子,我也方便过来。”

 

听了婆婆的话,我差点儿把饭喷出来。“妈,你打听过咱家附近小区的房价吗?一套房子起码要两百万,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是啊是啊,小萱说得对。要不我们帮你们在郊区买套房,那边便宜,空气又好,适合养老,周末我们还可以过去。”老公赶紧提议。

 

“去郊区?那我们还不如回太原,要买就在附近买。太原的房子卖了20万,我们都拿出来,剩下的钱你们想办法。”不容置疑地抛下这句话后,公婆就出门散步去了。

 

在接下来的半年中,公婆几乎天天都要说买房的事,还理直气壮地说让儿子养老是天经地义,就是该给他们买房,让他们安度晚年。

 

每次我在厨房听到这些都气得要命,然后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作响,心里恨恨地想:“有钱你去买啊!还要在市中心,非要把我们逼死啊!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父母,一点都不为子女考虑。”

 

这半年来,我过得十分压抑。买房是早晚的事,因为老公已经在拼命工作、四处兼职,然后把每月赚来的钱悉数交给父母。我很心疼他,但老公却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还让我也要努力工作多赚钱。为这事,我们吵过不知道多少次,我骂他是“愚孝”,他则说孝顺父母有什么不对?是,孝顺没有错,但也得看自己的能力不是?我也很恨婆婆,难道她想把自己的儿子累死才满意吗?

 

专家发言

 

婆婆为什么不心疼儿子

 

从心理上看,老年人面对的是全面丧失的生活,职业生涯还是社会成就都在急剧下滑。这个时候,能够代表社会价值感的就是子女了,因此,他们会不断地向子女索取,要求子女完成自己的心愿,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文中的婆婆就是这样,在潜意识中,她已经看不到真实的儿子到底收入多少、能力多大,脑海里呈现的是能不断满足她需求的、理想化的儿子。何况,儿子愿意做牛做马,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母亲自然不会觉得是在压榨儿子。

 

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

 

从故事里可以看出,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婆婆要儿子买房,妻子不让买。应该说,妻子的立场是比较值得肯定的,因为她对家庭的界限划分得比较清晰。她的困境就在于,小家庭内部立场不一致。

 

妻子如果想解决这个难题,可以这么做:首先,在放松和平静的状态下,认真聆听丈夫的想法,听听他和父母的关系,听听他孝顺的观念是如何来的。只有先理解丈夫,才可能和他建立统一战线;其次,准备好至少两套方案,用理性而不是抱怨的方式对丈夫说出自己的想法。比如我们的财政如何支配、买房的时间计划表、丈夫的健康如何保障、丈夫之前的表现哪些可取、哪些需要调整、哪些坚决不行。非常清晰地告诉他,咱们的底线在哪儿,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记住,和丈夫沟通的原则是:一定不要否认丈夫,而是从心里肯定这个男人,肯定他愿意为母亲完成心愿的态度,只是在方法和时间上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解决问题的核心在丈夫

 

故事里的丈夫不顾自己的能力和小家庭的生活,一味地满足母亲提出来的要求,可以看出他和父母的联结很紧密,界限感不强,习惯了和父母成为一体,这不仅对小家庭不利,对自己也不利。丈夫应该在心理上和父母“断奶”,在对父母的报答和对自己小家的维护中寻求平衡。这个烦恼对丈夫也是一个重要的机会,是他从“乖乖男孩”走向有担当的成熟男人的关键时期。
 

故事二

 

爸爸妈妈,女儿不是摇钱树

 

弟弟要结婚了,这本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但爸妈的一通电话让我寒了心。电话的主题一如既往:要钱。只不过,这回更离谱。他们说,女方家长要求弟弟买一套80平方米的新房,而且要付全款。在当地,一套房子大概要30万元,父母说他们和弟弟共出10万元,剩下的20万元由我出。

 

我当时就傻了,上哪儿找20万?我在广州工作6年了,收入中等,但只存下了8万块钱,其余的钱,我已经全部贡献给家里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广州找了一份工作,月薪6000元。工作后第一次回家,父母就召集我开会,要求我每年最少拿3万块钱回家。我每个月扣税后拿到手的工资不到5000块,租房要花1000多块,还有基本的生活开支,这样下来,我一年哪里能剩下3万块钱?况且,父母每个月加起来有差不多3000块的退休金,完全可以让他们在当地过上不错的生活。当我把这笔账一一算给他们听时,我爸生气地说:“钱还没给我们就开始哭穷,真是白养你这个女儿了,你说我们把你供到上大学花了多少钱?”我妈则说:“你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你以为我们要你的钱干什么?还不是帮你存着,以后给你当嫁妆。”

 

好在我每年都有年终奖,加上工作努力,一年3万块的标准,我按时给了两年。等第三年春节回家时,上大专的弟弟开着一辆小车来接我。说起来,小时候父母就偏心,只疼弟弟不疼我,还老说弟弟才是全家人的希望。现在他们把我的钱拿来给弟弟买车,我一点都不奇怪。

 

去年春节,我和我爸发生了一场战争。过完年,有几个亲戚在家里做客。我爸当着他们的面让我每年给家里5万块钱。我一惊,怎么标准又涨了?还没等我说话,那几个亲戚就附和着说:没错,小丽在广州工作,一年给5万不算多。

 

我恨恨地想,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谁的钱也不是白捡来的。我就回了一句:“我哪里有这么多钱?”我爸打了我一巴掌:“你这个不孝女,你翅膀硬了不想管我们了是不是?”

 

想想这么多年来他们只会管我要钱,从来不关心我过得怎么样,我不由得怨恨起来。身为在外打拼的80后,我的日子并不轻松。我在广州租着最普通的房子,每天上下班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为了多拿年终奖,我主动要求多做项目,常常熬夜加班,连头发都白了。这一切,有谁关心过?

 

说实话,那时我已经谈了一个男朋友,准备一起攒钱买个小房子,然后结婚。我索性跟父母摊牌,说了男友和买房的事。我爸气得直骂:“你这个败家女!这年头哪里有女方买房的道理?”我妈也说:“你可别傻,给他贴钱买房。我告诉你,他不给个十万八万的彩礼,别指望我把女儿嫁给他!”

 

于是,那个春节,我耳朵边上又多了一个主题:谁谁家的姑爷给了多少彩礼、谁谁家的女儿帮父母搞来了多少钱??

 

我真后悔把实情告诉了他们。

 

这几天,我妈不断给我打电话,说我爸气得心脏病犯了。我跟男友商量,要不就给5万块钱,然后我替弟弟付月供。男友跳起来说:“你没病吧?你越是给钱,他们越发觉得你有钱,现在是买房,将来是什么?”

 

我知道男友说得对,可父母这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应对,也不知道我这棵摇钱树,还有力气摇多久??

 

专家发言

 

不为父母的价值观埋单

 

父母重男轻女,事实确然。他们把女儿当成儿子的附属产品,起码在面对金钱时,是不公平和自私的。这是父母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女儿无法改变,但是可以维护自己的权益,在心理上和父母、弟弟划清边界,让各人为各人的人生负责。

 

维权,更要成长

 

女儿不断允许被父母索取的背后,其实有更深的心理原因。由于从小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和重视,长大后,她就以满足父母需求的方式来提醒父母:我是个有价值的人。她的行为中隐藏着期待,期待自己的付出可以换来原本应该得到的被疼爱,这是一个孩子最根本的期待。虽然眼前的父母因为自身的局限性无法回馈给她这些,但女儿依然想用这种方式呼唤父母的爱。女儿要理性地把这份期待收回来,因为父母确实满足不了你的期待,即便你给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

 

女儿需要在心灵上成长,不被内疚感和父母的情绪所控制,不为他们的行为和情绪承担责任。孝顺并不是指无原则地服从父母,纵容父母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是不孝顺的行为。

 

从行为上看,女儿不要给父母提供更多的信息,不要夸大自己的能力,让他们想当然地提要求。有些人会觉得,女儿有多少钱,就应该满足多少父母的愿望;姐姐有多少钱,就应该帮助弟弟多少。这都是界限不清晰的表现,也是一些人为了逃避责任、获取利益所造出的舆论。
 

 

故事三

 

极品岳父贪得无厌

 

我和女友是在2007年经人介绍相识的,她是北京人。岳父得知我是外地穷小子时,坚决反对我和女友在一起。好在身为80后的我们都比较坚持自我,他也没办法,但是提出条件:我必须在北京买房。

 

2009年,顺义的房价一平方米才4000多元,我觉得挺便宜,也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便交了买房的订金。可岳父知道后不同意,说那么远谁去住?没办法,我只好把预订的房子给退了。

 

于是,我开始攒钱,争取在市区买一套小户型二手房。哪知房价越涨越疯狂,2010年,顺义的房子都涨到一平方米1.3万元了!岳父也觉得让我在短期内买房不太现实,又开始让我买车。他说:“我现在不让你买房了,你就用买房的首付款买一辆车吧,这样我以后出去玩也方便,你们也没有还贷的压力了。”为了顺利和女友结婚,我同意了。不久后,我买了一辆15万元的车,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岳父很满意,经常开着车到朋友面前炫耀。总之,这车我自己没开过几回,全当是孝敬他老人家了。

 

估计是新车起了作用,岳父同意我和女友订婚。他说:“我们这儿订婚的习俗就是烟酒茶,你意思一下就行了。”一听这话,我当时还挺高兴,心里感叹:岳父这次还挺开明啊!

 

还没高兴一会儿呢,晚上岳父就让岳母传话了,说烟的档次不能低于中华烟,最少两条;酒不能低于1000块钱一瓶的,也不能买单数;茶叶不用太好的,1500元一斤的就行,还说东西太差的话,他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订婚那天,我拿着烟酒茶去岳父家参加家庭会议。在会上,他说自己这辈子没别的嗜好,就是喜欢旅游,趁现在还能走得动,希望我满足他的愿望,赞助他旅游费。为了让我无话可说,他甚至给我算账:“我把女儿养这么大,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啊!我这点要求不过分吧?”我默默点头:“不过分。”

 

订婚后,我赞助岳父去泰国玩了一次,他玩得很尽兴。后来岳父的一个朋友也想去泰国玩,他居然又找我要钱,说最近去泰国旅游很便宜,他想跟朋友再去一次。我听了简直无语。你才去了不到两个月啊!咱又不是有钱人,谁能经受得起这样的折腾?

 

女友也很生气,可在她妈的洗脑下,又开始劝我,说她爸不容易,对别人也不这样,也许只是在考验我,要是把他哄高兴了,我们以后结婚也顺利呀!女友从小就怕她爸爸,她说岳父很奇怪,从小就对别人家的孩子比对自己的孩子好。女友长大后,他就老对女友说要嫁个有钱人,要给他争脸,让他后半辈子活得舒服。

 

从泰国回来后,岳父又给我提要求了。他说在国外看到别人都用高级相机,要求我帮他换一台高级点儿的。我真的很生气,不想理他,可女友一直求我,我又不忍心,于是带岳父到中关村,给他买了一款1.2万元的单反数码相机。

 

2010年底,岳父终于松口让我和女友结婚。我和女友打算春节时回我老家办婚礼。回家前,岳父让我在北京一家高级饭店请他吃顿饭,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要高兴高兴。他还说,他家亲戚不多,北京这边的婚礼就不举行了,要是请客怎么也得花好几万,请他吃饭其实是省钱。
结果,一顿饭吃了4600块!为了能结婚,我又一次忍了。

 

我们的婚礼总算顺利举行了。回北京前,岳父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云南的玉很出名,让我带一块给他。我忍住气,问老婆买还是不买。老婆看了我一眼,低声说:“你要是不买,我爸指定要发火,说我没用。咱们刚结婚,就别跟他闹不愉快了??”

 

我无奈。刚结婚?这还是开头呢!以后我还要买房、养孩子,生活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而岳父的欲望又岂是一次两次能填满的?

 

专家发言

 

极品岳父从何而来

 

从这个故事看,岳父确实过于贪婪,说白了就是想靠女儿赚钱。可以肯定,他在事业上并不如意。岳父在他人面前得不到认同,只能靠控制家人来获得男人的尊严。现在有一个傻小子送上门来,他自然要折腾一番,在精神上压倒对方,在金钱上压榨对方。

 

同为男性,女婿想来能更理解岳父对面子、能力被肯定的需要。女婿可以更多地向岳父讨教工作上乃至对社会认识层面的见解,即便他的见解会有所偏颇。两个男人的对话能让岳父有更多的存在价值的体验,精神上的亲近可以减少他在物质方面的索取。

 

认清解决问题的重心

 

女婿要知道,妻子是自己最大的盟友。女婿可以告诉妻子,自己的能力究竟有多少,能接受的底线在哪儿,让妻子知道自己在为小家积累财富,同时让她体会到钱被人拿走的不舒服感。比如,在某个节日可以对妻子说:“本来想给你买个礼物,但想到你爸要我买手机,我只好先给你爸买了。”此外,丈夫还可以给妻子建一个账户,把自己赚的一部分钱放到这个账户里,每次岳父提要求时,都用这个账户的钱来满足,让妻子明白:本来我给你的钱,都被你爸用了。这样的事多了,妻子还能纵容父亲的索取吗?

 

女婿性格的“听话”和女儿性格的“害怕”,让岳父能够游刃有余地控制他们。所以,夫妻俩在性格上都应该成熟起来,不被岳父的情绪所控制。
 

小贴士

 

还原一个真实的父母

 

父母会啃小,有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是由于年龄的关系。老人处于逐步丧失的心理状态,身体状况也在下降,内心的焦虑、不安十分强烈,因此急于从孩子身上获得安全感。

 

第二是父母在事业上比较糟糕,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差距比较大。他们十分不甘心,于是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延续,“我所有的心愿都要在你这里实现”。这样的父母内心无法承担人生的责任和自身的情绪,才会用制造内疚、情绪发作、过分依赖等控制孩子。

 

第三是父母在叠加自己的不满。他们会把对配偶的不满、对事业的不满都放到子女身上,所以索取的东西会超出子女可以承担的范围。

 

第四是社会环境和周围人的攀比让老人的心理不平衡,只好让子女加入到满足自己虚荣心的队伍当中。

 

这样的父母身上似乎看不到人们对于“父母”的固定印象,比如奉献、宽容、无条件的爱等。相反,他们的自私、贪婪、无理取闹等极端个人色彩在不断展露。这提醒我们,“父母”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定义,他们也是由种种特别的人所担当,他们也会有让子女不舒服、难以接受的地方。

 

也许这世界上真的有很极品的父母,但对大多数父母而言,他们并不是故意为之,而是因为本身的局限性,比如成长环境、所受的教育等。

 

子女们要先放下抱怨,带着一份真诚的好奇和温暖的关注,与父母聊聊他们的小时候—他们那些不能磨灭的记忆,他们那些无助和坚强努力的过往。了解了这些,对他们“自私”行为的不解一定会有所澄清和消退。这份愿意走近父母内心的努力,也是精神上的孝道吧。而来自精神上的更多联结,也能让父母更客观地聆听子女们真实的现状,避免想当然的猜测和判断。

 

本刊观点

 

坦白说,父母这些过分的行为,从根本上不能完全怪他们,而是因为子女不成熟。任何一种行为都是被纵容的,是你用种种行为告诉父母:我可以满足你。
当父母提要求时,不少子女的选择都是茫然失措、敢怒不敢言,总觉得“我是他们养大的,不能忤逆他们,他们的年纪大了,我不能让他们生气和操心”。这些头脑中的认知都过于偏颇,太多的“应该”限定了思维,是不成熟的体现。老人由于自身有较多恐惧和无力感,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对子女有强烈的期待,所以他们不愿面对子女的无力,催眠自己相信“我的要求一定可以被完成”。

 

老人会像小孩子,变得越来越不讲理,这是生理的因素,不可抗拒。这就要求子女们成熟起来,看到父母不成熟的地方,约束父母不合理的要求,如同约束儿童不合理的要求一样。子女不能指望父母“觉醒”,唯一的路是完成自我的塑造,相信生活有更多的可能和解决方案,让自己成为家庭的轴心。如果子女无法完成这番成长,单纯将责任推卸给父母,只能证明子女不仅复制了父母个性中的缺陷,而且比他们更无力面对生活。

 

另一方面,80后独生子女的自我意识都较强,不愿他人干涉或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包括父母。当父母表现出过度索取时,子女们也试着问问自己,是否对老人不够关心?很多时候,物质上的给予远远不能满足老人的需求,他们需要的,是来自精神的慰藉,来自子女的认同和理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