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式太极拳老谱
收藏人:空空太极
2011-05-29 | 阅:  转:  
 | 
  |  分享 
  

目   录

八门五步            太极懂劲解            太极膜脉筋穴解
八门五步用功法      八五十三势长拳解      太极字字解
固有分明法         太极阴阳颠倒解         太极节拿抓闭尺寸分毫解
粘黏连随           人身太极解             太极补泻气力解131
顶围丢抗           太极分文武三成解         **********
对待无病           太极下乘武事解         以上共三十二目
对待用功法守中土   太极正功解             太极空结挫揉论
身形腰顶           太极轻重浮沉解         懂劲先后论
太极圈              太极四隅解            尺寸分毫在懂劲后论
太极进退不已功     太极平准腰顶解         太极指掌捶手解
太极上下名天地     太极四时五气解图       口授穴之存亡论
太极人盘八字歌     太极气血根本解         张三丰承留
太极体用解         太极力气解             口授张三丰老师之言
太极文武解         太极尺寸分毫解         张三丰以武事得道论
    
校订:[1]原谱目录止于"共三十二目",实际为四十篇,后八篇目录为笔者补入。
             
八门五步

掤南、捋西、挤东、按北、 採西北、挒东南、肘东北、靠西南------方位;

坎、离、兑、震、巽、乾、坤、艮------八门。

    方位、八门,乃为阴阳颠倒之理,周而复始,随其所听也。 总之,四正,四隅,不可不知矣。
    夫堋,捋,挤,按,是四正之手;采,挒,肘,靠,是四隅之手。合隅,正之手,得门,位八卦。以身分步,五行在意,支张掌八面。
    五行;进步火,退步水,左顾木,右盼金,定之方,中土也。
    夫进退为水火之步,顾盼为金木之步,以中土为枢机之轴。怀藏八卦,脚跐五行,手,步八五,其数十三,出于自然十三势也。名之曰:八门百步
                   
八门五步用功法   
  
    八卦,五行,是人生成固有之良。必先明“知觉运动”四字之本由。知觉运动得之后,而后方能懂劲。由懂劲后,自能阶及神明。
然用功之初,要知知觉运动,虽固有之良,亦难得于我也。
                     
固有分明法

    盖人降生之初,目能视,且能听,鼻能闻,口能食。颜色,声音,香臭,五味,皆天然知觉,固有之良。其手舞足蹈,于四肢之能,皆天然运动之良,思及此,是人孰无?

    因人性近习远,失迷固有。要想还我固有,非乃武无以寻运动之根由:非乃又无以得知觉之本原,是乃运动而知觉也。

    夫运而知,动而觉,不运不觉,不动不知,运极则为动,觉盛则为知。动知者易,运觉者难。先求自已知觉运动,得之于身,自能知人,要先求知人,恐失于自己。不可不知此理也,夫而后懂劲然也。
                      
粘黏连随

粘者,提上拔高之谓也;黏者,留恋绝卷之谓也;
连者,舍己无离之谓也;  随者,彼走此应之谓也。
要知人之知觉运动,非明粘黏连随不可。斯粘黏连随之功亦,亦甚细矣。
            
顶匾丢抗
顶者,出头之谓也; 匾者,不及之谓也;
丢者,离开之谓也: 抗者,太过之谓也。
要知于此四字之病,不明粘黏连随,断不明知觉运动也。初学对手,不可不知也,更不可不去此病。所难者,粘黏连髓随,而不许顶匾丢抗。是所不易矣。

对待无病
顶,匾,丢,抗,失于对待也。所以为之病者,既失粘黏连随,何以获知觉运动?既不知己,焉能知人?
所谓对待者,不以顶匾丢抗相对于人也,要以粘黏连随等待于人也。能如是,不但无对待之病,知觉运动自然得矣。可以进于懂劲之功矣。
 
对待用功法守中土(俗名站桩)
定之方中足有根,先明四正进退身。
掤捋挤按自四手,须费功夫得其身。
身形腰顶皆可以,粘黏连随意气均。
运动知觉来相应,神是君位骨肉臣。
分明火候七十二,天然乃武并乃文。

身形腰顶

身形腰顶弃可无,缺一何必费工夫。
腰顶穷研生不已,身形顺我自伸舒。
舍此真理终何极,十年数载亦糊涂。

太极圈

退圈容易进圈难,不离腰顶后与前。
所难中士不离位,退易进难仔细研。
此为动功非站定,倚身进退并比肩。
能如水磨摧急缓,云龙风虎象周旋。
要用大盘从此觅,久而久之出天然。
       
太极进退不已功

掤进捋退自然理,阴阳水火相既济。
先知四手得来真,采捌肘靠方可许。
四隅从此演出来,十三势架永无已。
所以因之名长拳,任君开展与收敛,
千万不可离太极。

太极上下名天地

四手上下分大地,采捌肘靠由有去。
採天靠地相应求,何患上下不既济!
若使挒肘习远离,迷了乾坤遗叹惜。
此说亦明天地盘,进用肘挒归人字。


  
太极人盘八字歌

八卦正隅八字歌,十三之数不几何。
几何若是无平准,丢了腰顶气叹哦。
不断妄言只而宇,君臣骨肉细琢磨。
功夫内外均不断,对待数儿岂错他。
对行于人出自然,由兹往复于地天。
但求舍己无深病,上下进退永连绵。
   
太极体用解

理为精气神之体: 精气神为身之体,身为心之用;劲力为身之用。
心,身有一定之主宰者,理者;精,气,神有一定之主宰者,意诚也。诚者,天道;诚之者,人道。俱不外意念须谀之间。
    要知天人同体之理,自得日月流行之气,其气,意之流行,精神自隐微乎理矣。夫而后言乃武,乃文,乃圣,乃神,则得。若特以武事论之于心,身,用之于劲力,仍归于道之本也,故不得独以末技云尔。
    劲由于筋,力由于骨。如以持物论之,有力能执数百斤,是骨节,皮毛之外操也,故有硬力。如以全体之有劲,似不能持几斤,是精气之内壮也。虽然,若是功成后,犹有妙出于硬力者。修身,体育之道,有然也。

太极文武解

文者,体也;武者,用也。文功在武,用于精气神也,为之体育;武功得文,体于心身也,为之武事。
夫文武尤有火候之谓,在放,卷得其时中,体育之本也。文武使于对待之际,在蓄,发当其可者,武事之根本。故云:武事文为,柔软体操也,精气神之筋劲:武事武用,刚硬武事也,心身之骨刀也。
义无武之顶备,为之有体无用;武无文之伴侣,为之有用无体。如独木难支,孤掌不响。不惟体育,武事之功,事事诸如此理也。
文者,内理也;武者,外数也。有外数,无文理,必为血气之勇,失于本来面目,欺敌必败尔;有文理,无外数,徒恩安静之学,未知用的采战,差微则亡耳。自用,于人,文武二字之解,岂可不解哉!

太极懂劲解

自己懂劲,接及神明,为之文成,而后采战。身中之阴,七十有二,无时不然。阳得其阴,水人既济,乾坤交泰,性命葆真矣!
于人懂劲,视听之际,遇而变化,自得曲诚之妙。形,着明于不劳,运动知觉也。功至此,可为攸往咸宜,无须有心之运用耳。
                      
  


八五十三势长拳解

     自己用功,一势一式,用成之后,含之为长,滔滔不断,周而复始,所以名“长拳”也。万不得有一定之架子,恐日久入于滑拳也,又恐入于硬拳也,决不可失其绵软。周身往复,精神意气之本,用久自然贯通,无往不至,何坚不推也。

    于人对待,四手当先,亦自八门五步而来。跕四手,四手碾磨,进退四手,中四手,上下四手,三才四手,由下乘长拳四手起,大开大展,练至紧凑,屈伸自由之功,则升之中,上成矣。

太极阴阳颠倒解

阳:乾,天,日,火,离,放,出,发,对,开,臣,肉,用,气,身,武,立命,方,呼,上,进,隅;
    阴:坤,地,月、水,坎,卷,入,蓄,待,合、君,骨,体 , 理,心,文,尽性,圆,吸,下,退、正。
    盖颠倒之理,水、火二字详之,则可明。如火炎上,水润下者,水能使人在下而用。水在上,则为颠倒。然非有法治之,则不得矣。
    譬如水入鼎内,而治火之上,鼎中之水,得火以燃之,不但水不能下润,藉火气,水必有温时。火虽炎上,得鼎以隔之,是为有极之地,不使炎上之火无止息,亦不使润下之水永渗漏。此所谓水火既济之理也,颠倒之理也。

     若使任其火炎上,水润下,必至火,水必分为二,则为火水未济也。故云分而为二,合之为一之理也。故云一而二,二而一,总斯理为三,天、地、人也。

     明此阴阳颠倒之理,则可与言道:知道,不可须臾离,则可与言人;能以人弘道,知道,不远人,则可与言天地同体。上,天;下,地:人在其中矣。

     苟能参天察地,与日月合英明,与五岳四渎华朽,与四时之错行,与草木并枯荣,明鬼种之吉凶,知人事兴衰,则可言乾坤为一大天地,人为一小天地也。

      夫如人之身心,致知格物十天地之知能,则可言人之良知,良能。若思不失固有,其功用,浩然正气,直养无害,攸久无疆矣。

      听谓人身生成一小天地者,天也,性也;地也,命也;人也,虚灵也,神也。若不明之者,乌能配天地为三乎?然非尽性立命,穷神达化之功,胡为乎来哉!
                  
人身太极解

人之周身,心为一身之主宰。主宰,太极也。二目为日月,即两仪也。头像天,足像地,人中之人及中脘,合之为三才也。四肢,四象也。
肾水,心火,肝木,肺金,脾土,皆属阴;膀胱水,小肠火,胆木,大肠金,胃土,皆阳矣,兹为内也。
颅丁火,地阁承浆水,左耳金,右耳木,两命门土,兹为外也。
神出于心,目眼为心之苗;精出于肾,脑肾为精之本;气出于肺,胆气为肺
之原。视思明,心动神流也;听思聪,脑动肾滑也。
   
    鼻之息香臭,口之呼吸出人,水咸,木酸,土辣,火苦,金甜。及言语声音,木毫,火焦,金润,土罄,水漂。鼻息、口呼吸之味,皆气之往来,肺之门户,肝胆巽震之风雷,发之声音,出入五味。此言口、目、鼻、舌、神、意,使之六合,以破六欲也,此内也;手、足、肩、膝、肘、胯,亦使六合,以正六道也,此外也。

    眼、耳、鼻、口、大小便、肚脐,外七窍也;喜、怒、忧、思、悲、恐、惊,内七情也。七情皆以心为主,喜心、怒肝、忧脾、悲肺、恐肾、惊胆、思小肠、怕膀恍、愁胃、虑大肠,此内也。

    夫离:南、正午、火、心经;坎:北、正子、水、肾经;震:东、正卯、木、肝经;兑:西、正酉、金、肺经;乾:西北,隅、金、大肠,化水;坤:西南隅、土、脾,化土;巽:东南隅、胆、木,化土;良:东北隅、胃、土,化火。此内八卦也。

    外八个者,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上九下一,左三右七
也。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兑七、艮八、离九,此九宫也。内九宫亦如此。
表里者,乙:肝、左肋,化金通肺;甲:胆,化土通脾,丁:心,化木中胆通;丙:小肠,化水通肾;己:脾,化土通胃;戊:胃,化火通心,后背前胸,山泽通气;辛:肺,右肋,化水通肾;庚:大肠,化金通肺;癸:肾,下部,化火通心;壬:膀恍,化木通肝。此十天干之内外也。十二地支亦如此之内外也。明斯理,则可与言修身之道矣。
   
太极分文武事三成解

盖言道者,非自修身,无由得也。然又分为三乘之修法。
乘者,成也。上乘,即大成也;下乘,即小成也;中乘,即之成也。
法分三修,成功一也。文修于内,武修于外。体育,内也;武事,外也。其修法,内外表里成功,集大成,即上乘也;由体育之文,而得武事之武,或由武事之武,而得体育之文,即中乘也,然独知体育,不入武事而成者,或专武事,不为体育而成者,即小乘也。
      
                       太极下乘武事解

    太极之武事,外操柔软,内含坚刚。而求柔软之于外,久而久之,自得内之坚刚。非有心之坚刚,实有心之柔软也。所难者,内要含蓄坚刚而不施,外终柔软而迎敌。以柔软而应坚刚,使坚刚尽化无有矣。
    其功何以得乎?要非粘黏连随已成,自得运动知觉•方为懂劲。而后神而明之,化境极矣。夫四两拨千斤之妙,功不及化境,将何以能?是所谓懂粘连,得其视听轻灵之巧耳。
                       
                    太极正功解

太极者,圆也。无论内外,上下,左右,不离此圆也;
太极者,方也,无论内外,上下,左右,不离此方也;
圆之出入,方之进退,随方就圆之往来也。方为开展,紧凑。方圆规矩之至,其孰能出此以外哉?
如此得心应手,仰高钻坚,神乎其神,见隐显微,明而且明,生生不已•欲罢不能。
                
 

太极轻且浮沉解

双重为病,  干于填实,与沉不同也。
双沉不为病,自尔腾虚,与重不易也。
双浮为病,  抵如漂渺,与轻不例也。
双轻不为病,天然清灵,与浮不等也。

半轻半重不为病,偏轻偏重为病。半者,半有着落也,所以不为病;偏者,偏无着落也,所以为病,偏无着落,必失方圆;半有着落,岂出方圆?
半浮半沉为病,失于不及也;偏浮偏沉,失于太过也。
半重偏重,滞而不正也;半轻偏轻,灵而不圆也。
半沉偏沉,虚而不正也;半浮偏浮,茫而不回也。
夫双轻不近于浮,则为轻灵;双沉不近于重,则为离虚,故
日“上手”。轻重半有着落,则为“平手”。除此三者之外,皆为“病手”。

    盖内之虚灵不昧•能致于外气之清明,流行乎肢体也。若不穷研轻重浮沉之手,徒劳掘井不及泉之叹耳,然有方圆四正之手,表里精粗无不到,则己极大成,又何云四隅出方圆矣。所谓方而圆,圆而方,超乎象外,得其寰中之“上手”也。

太极四隅解

四正,即四方也,所谓堋,捋挤、按也。初不知方能始圆,方圆复始之理无已,焉能出隅之手矣。
缘人外之肢体,内之神气,弗缉轻灵,方圆,四正之功,始出轻重浮沉之病,则有隅矣。
譬如半重偏重,滞而不正,自然为采挒肘靠之隅手。或双重填实,亦出隅
手也。病多之手,不得己以隅手扶之,而归圆中方正之手。虽然至底者,肘,靠亦及此,以补其所以云尔。
夫日后功夫能致上乘者,亦须获采挒而仍归大中至正矣。是四隅之所用者,因失体而补缺云云。
   
太极平准腰顶解  

顶如准,故云 “顶头悬”也。两手即平左右之盘也,腰即平之根株也。“立如平准”,所谓轻重浮沉,分厘毫丝则偏,显然矣。
有准顶头悬,腰之根下株。上下一条线,全凭两手转。
变换取分毫,尺寸自己辨。车轮两命门,一矗摇又转。
心令气旗使,自然随我便。满身轻利者,金刚罗汉炼。
对待有往来,是早或是晚。合则放发去,不必凌霄箭。
涵养有多少,一气哈而远。口授须秘传,开门见中天。

 


太极四五肘气解图

                         夏
                         火
                         呵
                         南

 


春 木 嘘 东                            西 口四 金 秋

 

 

                         北
                         吹
                         水
                         冬
                        吸呼
                         央
                         土

    
               太极气血根本解
     血为营,气为卫。血流行于肉,膜 ,络,气流行于骨,筋、脉。

     筋甲为骨之余,发毛为血之余。血旺则发毛盛,气足则筋甲壮。

 故血气之勇力,出于骨,皮,毛之外壮。气血之体用,出于肉,筋,甲之内壮。气以血之盈虚,血以气之消长。消长盈虚,周而复始,终身用之,不能尽者矣。
        
太极力气解

     气走于膜,络,筋,脉;力出于血,肉,皮,骨。故有力者,皆外壮于皮骨,形也;有气者,是内壮于筋脉,象也。气血于内壮;血气功于外壮。
    要之,明于“气血”二字之功能,自知力气之由来矣。知气力之所以然,自能用力,行气之分别。行气于筋脉,用于皮骨,大不相件也。
             
      
 太极尺寸分毫解

    功夫先练开展,后练紧凑。开展成而得之,才讲紧凑;紧凑得成,才讲尺,寸、分,毫。
    由尺住之成功,而后能寸住,分住,毫住。此所谓尺寸分毫之理也,明矣。
    然尺必十寸,寸必十分,分必十毫,其数在焉。故云:对待者,数也。知其数,则能得尺寸分毫也。要知其数,非秘授而不能量之者哉。
              
太极膜脉筋穴解

    节膜,拿脉,抓筋,闭穴,此四功,由尺寸分毫得之后而求之。
    膜若节之,血不周流;脉若拿之,气难行走;筋若抓之,身无主地;穴若闭之,神昏气暗。
    抓膜节之半死,中脉拿之似亡,单筋抓之劲断,死穴闭之无生。
    总之,气血精神若无 ,身何有主也。如能节拿抓闭之功,非得点传不可。
                        
太极字字解

    挫、柔、捶、打于已、于人,按、摩、推、拿于己、于人,开、合、升、降于己、于人,此十二字、皆用手也。
    屈、伸、动、静于己、于人,起、落、急、缓于己、于人,闪、还、撩、了于己、于人,此十二字、于己、气也;于人、手也。
    转、换、进、退于己身、人步也,顾、盼、前、后于己目也、人手也,即瞻前眇后,左顾右盼也。此八字,关乎神矣。
    断、接、俯、仰,此四字、关乎意、劲也。断、接,关乎神气也;俯、仰、关乎手足也。
    劲断意不断、意断神可接。劲、意、神俱断、则俯仰矣,手足无着落耳。俯为一叩,仰为一反而己矣。不使叩、反,非断而复接不可。
    “对待”二字,以俯仰为重,时刻在心、身、手、足,不使断之无接,则不能俯仰也。
求其断接之能,非见隐显微不断,隐、微,似断而未断;见、显,似接而未接。接接、断断、断断、接接,其意心、神气极于隐显,又何虑不粘黏连随哉。

太极节拿抓闭尺寸分毫辨

    对待之功既得,尺寸分毫于手,则可量之夫。然不论节拿抓闭之手易,若节膜,拿脉、抓筋、闭穴,则难。非自尺寸分毫量之,不可得也。
    节不量,由按而得膜;拿不量,由摩而得脉;抓不量,由推而得筋;闭,非量而不能得穴。由尺盈而缩之寸、分、毫也。
    此四者,虽有高授,然非自己功夫久者,无能贯通焉。
             
太极补泻气力解

补泻气力于自己难,补泻气力于人亦难。
补自己者,知觉功亏则补,运动功过则泻,所以求诸己不易也;补于人者,气过则补之,力过则泻之,此性彼败•所由然也。
气过或泻,力过或补,其理虽亦然,其有详。夫过补,为之过上加过;过泻,为之缓也不及,他必更过,仍加过也。
补气、泻力,于人之法,均为加过于人矣。补气,名日“结气法“;泻力,名日“空力法”。  

太极空结挫揉论

有挫空、挫结、有揉空、揉结之辨。
挫空者、则力隅矣;挫结者,则气断矣;揉空者矣;揉结者,则气隅矣。
若结揉挫,则气力反;空揉挫,则力气败;结挫揉,则力盛于气,力在气上矣;空挫揉,则气盛于力,气过力不及矣。
挫结揉、揉结挫,皆气闭于力矣;挫空揉,揉空挫,皆力鉴于气矣。
总之,挫、结、揉、空之法,亦必由尺寸分毫量,能如是也。不然,无地之挫揉,平虚之灵结,亦何由而致于哉!

懂劲先后论

夫未懂劲之先,常出顶匣丢抗之病。既懂劲之后,恐出断接俯仰之病。然未懂劲,故然病亦出,劲既懂,何以出病乎?
劲似懂未懂之际,正在两可,断接无准矣,故出病。神明及犹不及,俯仰无着矣,亦出病。若不出断接俯仰之病,非真懂劲弗能不出也。
胡为真懂?因视听无由,未得其确也。知瞻眇顾盼之视,觉起落缓急之听,知闪还撩了之运,觉转换进退之动,则为真懂劲,则能接及神明。及神明,自攸往有由矣。

    有由者,由于懂劲,自得屈伸动静之妙。有屈伸动静之妙,开合升降,又有由矣。由屈伸动静,见人则开,遇出则合,看来则降, 就去则升。夫而后才为真及神明矣。

      明也,岂可日后不慎!行坐卧走,饮食溺泅之功,是所谓及中成、大成也哉。

尺寸分毫在世劲后论

    在懂劲先,求尺寸分毫,为之小成,不过末技、武事而已。所谓能尺于人者,非先懂劲也,如懂劲后,神而明之,自然能量尺寸。尺寸能量,才能节、拿、抓、闭矣。

      知膜、脉、筋、穴之理,要必明存亡之手;知存亡之手,要必明生死之穴。其穴之数,安可不知乎?知生死之穴数,乌可不明闭而不生乎?乌可不明闭而无死乎?是所谓二字之存亡。一 “闭”之而已尽矣。
     
太极指掌捶手解  

自指下之腕上,里者为 “掌”,五指之首为之“手”,五指皆“指”。五指权里,其背为:“捶”。
如其用者,按、推、掌也;拿、揉、抓、闭、俱用指色。
挫、摩、手也;打、捶也。
夫捶:有搬拦,有指档,有肘底,有撇身。四捶之外,有复捶。
掌:有搂膝,有换转,有单鞭,有通背。四掌之外。有串掌。
手:有云手,有提手,合手,有十字手。四手之外,有反手。
指:有屈指,有伸指,捏指。闭指。四指之外,有量指,又名尺寸指,又名觅穴指。
然,指有五指,有五指之用。首指为手,仍为指,故又名“手指”。其一,用之为旋指、旋手;其二,用之为根指、根手;其三,用之为弓指,弓手;其四,用之为中合手指。

       四手指之外,为独指,独手也。食指为卞指,为剑指,为佐指,为粘指。中指为心指,为合指,为钩指,为抹指。无名指为全指,为环指,为代指,为扣指。小指为帮指,补指,媚指,挂指。若此之名,知之易而用之难。得口诀秘法,亦不易为也。

       其次,有对掌、推山掌、射雁掌、晾翅掌;似闭指、拗步指、弯弓指,穿梭指;探马手、弯弓手、抱虎手、玉女手、垮虎手;通山捶、叶下捶、背反捶、势分捶、卷挫捶。

       再其次,步随身换,不出五行,则无失错矣。因其粘连黏随之理,舍己从人,身随步自换,只要无五行之歼错,身、形、脚、势、出了自然,又何虑些须之病也。
   
口授穴之存亡论

    穴有存亡之穴,要非口授不可。何也?一因其难学?二因其关乎存亡;三因其人才能传。

第一, 不授不忠不孝之人;第二,不传根底不好之人;第三,不授心术不正之人;第四,不传卤莽灭裂之人;第五,不传授目中无人之人;第六,不传无礼田无恩之人;第七,不授反复无常之人;第八,不传得易失易之人。

此须知八不传,匪人更不待言矣。

       如其可以传,再口授之秘诀。传忠孝知恩者,心气和平者,守道不失者,真以为师者,始终如一者。此五者,果其有始有终,不变如一,方可将全体大用之功,授之于徒也。

       明矣,于前于后,代代相继,皆如是之所传也。噫!抑亦知武事中乌有匪人哉!

张三丰承留
天地即乾坤,伏巍为人祖。画卦道有名,尧舜十六母。
微危允撅中,精一及孔孟。神化性命功,七二乃文武。
授之至予来,字着宣平许。延年药在身,元善从复始。
虚灵能德明, 理令气形具。万载咏长春, 心号诫真迹。
三教无两家, 统言皆太极。浩然塞而冲, 方正千年工。
继往圣永绵, 开来学常续。水火既济焉, 愿至戊毕宇。

口授张三丰老师之

予知三教归一之理,皆性命学也,皆以小为身之主也。保全心身,永有精气神也。有精气神,才能文思安安,武备动动。安安动动,乃文乃武。
大而化之者,圣神也。先觉者得其寰中,超呼象外矣。后学者以效先觉之所知能。其知能,虽人固有之知能,然非效之不可得也。
夫人之知能,天然文武。目视、耳听、天然文也;手舞、足蹈、天然武也。孰非固有也?明矣。
前辈大成文武圣神,授人以体育修身,进之以武事修身。传之至予,得之手舞足蹈之采战,借其身之阴,以补助之阳。身之阳,男也;身之阴,女也,然皆于身中矣。男之身只一阳,男全体皆阴女。以一阳采战全体之阴女,故云。一阳夏始"。

斯身之阴女,不独七二。以一宅女配婴儿之名,变化千万。宅女来战之可也,亦安有男女后天之身以补之者?
所谓自身之天地以扶助之,是为阴阳采战也。如此者,是男子之身皆属阴,而采自身之阴,战己身之女,不如两男之阴阳待,修身速也。
予及此,传于武事,然不可以末技视。依然体育之学,修身之道,性命之功,圣神之境也。

     今夫两男之对待来战,于己身之采战,其理不二。己身亦遇对待之数,则为采战也,是为汞铅也。于人对战,坎 、离之阴阳兑震,阳战阴也,为之“四正”;乾.、坤之阴阳艮翼,阴采阳也, 为之”四隅”。此八卦也,为之“八门”。
身、足位列中土,进步之阳以战之,退步之阴以采之,左顾之阳以采之,右盼之阴以战之。此五行也,为之“五步”,共为“八门五步”也。
夫如是,予授之尔,终身用之,不能尽者矣。又至予得武继武,必当以武事传之而修身也。修身入首,无论武事文为,成功一也。三教三乘之原,不出一“太极”。愿后学以易理格致于身中,留于后世也可。

    张三丰以武事得道论盖未有天地,先有 “理”。理为气之阴阳主宰。主宰,理,以有天地,“道”在其中。阴阳、气、道之流行,则为“对待”。对待者,阴阳也,数也。

     一阴一阳之为道。道无名,天地始;道有名,万物母。未有天地之前,无极也,无名也;既有天地之后,有极也,有名也。
     然前天地者,“理”;后天地者,曰“母”。是乃“理”化先天阴阳气数,“母”生后天胎卵湿化,位天地,育万物,道千和,然也。
     故乾坤为大父母,先天也;爹娘为小父母,后天也。得阴阳先后天之气,以降生身,则为人之初也。

    夫人身之来者,得大父母之命、性、赋、理,得小父母之情、血、形、骸。合先后天之身命,我得而成 “人”也,以配天“天”“地”为三才,安可失性之本哉!然能率性,则本不失。既不失本来面目,又安可失身体之去处哉!

    夫欲寻去处,先知来处。来有门,去有路,良有以也。然有何以之?以之固有之知能。无论知愚贤否,固有知能皆可以之进道。既能修道,可知来处之源,必能去处之委。来源、去委既知、能必明身之修 。故日:“自天子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

     夫修身以何?以之良知良能。视目听耳、曰聪、曰明;手舞足蹈,乃武、乃文;致知格物,意诚、心正。
心为一身之主,正意诚心,以足蹈五行,手舞八卦。手足为之四象,用之殊途,良能还原。目视三合,耳听六道,目、耳亦是四形体之一表,良知归本。

    耳、目、手、足,分而为二,皆为两仪,合之为一,共为“太极”。此由外敛入之于内,亦自内发出之于外也。
    能如是,表里精无不到,豁然贯通,希贤希圣之功,自臻于曰睿、曰智、乃圣、乃神。所谓尽性工命,穷神达化在兹矣。然天道、人道,一“诚”而已矣。              

来自:空空太极 > 
献花(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