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漫卷 / 时事关注 / 成为记忆大师不是“不可能任务”

分享

   

成为记忆大师不是“不可能任务”

2011-06-03  红旗漫卷
系统训练加刻苦努力就能突破极限
成为记忆大师不是“不可能任务”

刘锴

■ 福尔手捧速记扑克牌冠军奖杯

  在几分钟内记住一副打乱顺序的扑克牌、一长串随机数字、舞会上众多来宾姓名或者一篇几页长的文章,这对普通人而言,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美国人乔舒亚·福尔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只要经过系统训练和刻苦努力,普通人同样能突破极限,成为记忆大师。

  邀请专业教练

  福尔曾是一名自由记者,2006年即以破纪录成绩获得“美国记忆冠军赛”速记纸牌项目冠军。谈及自己为何由记者转行成为记忆大师,他坦言是2005年一次采访让他决定踏上探索记忆极限的神奇之旅。

  2005年3月,福尔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间演播室内观看当年“美国记忆冠军赛”。他在现场遇到一些记忆力超群的人,能在短时间内记住大量毫无规律可循的数字和数页长的诗文,其中最厉害的人可在几分钟内记住几十个陌生人的名字,并在一小时内记住数以千计的随机数字。这些人出众的记忆力让福尔大开眼界。

  赛后福尔采访了英国参赛者埃德·库克。库克当时24岁,是记忆训练爱好者团体KL7的成员,正在攻读法国巴黎大学认知学博士学位,参赛目的是为不久后举行的“世界记忆冠军赛”热身。

  福尔问库克是否拥有过目不忘的超能力,库克回答:“不,过目不忘纯属无稽之谈,现实中并不存在。我的记忆力其实一般,这里所有人的记忆力都无异于常人。”

  但是,看到库克能够轻松记住252个随机数字并能背诵英国17世纪诗人约翰·弥尔顿的著作《失乐园》,福尔并不相信他的说法。

  库克解释说:“即使一个人记忆力相当普通,只要运用得当,能力同样惊人。”福尔随后采访的其他高手也认同这一观点,坚称任何人都能达到他们的水平,他们只是运用一些从古希腊时代流传至今的技巧,“以更难以忘记的方式思考”。

  这些人的话激起了福尔的极大兴趣。他希望自己可以像库克一样拥有强大记忆力,不为参加比赛,只为记住更多经典作品和名言警句,以便随时引经据典、出口成章。因此,尽管对库克仍半信半疑,福尔决定探索自己的记忆潜能,并邀请库克担任教练。

  寻求科学指导

  福尔起初对自己并没有信心,于是查阅大量有关记忆训练的文献资料,以求找到入门方法。其中,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德斯·埃里克森《出众的记忆力——来自后天而非天生》一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埃里克森是“熟练记忆法”创始人,就为何以及如何提高记忆力提出一套自己的学说。他1978年与同事比尔·蔡斯做过一项著名研究,以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一名姓名缩写为SF的研究生为对象,让他每周在实验室内做数小时简单记忆训练:SF坐在椅子上,埃里克森和蔡斯以每秒钟一次的频率报数字,要求SF尽可能多地记住这些数字。起初,SF一次仅能记住大约7个数字,训练一年以后便能一次记住至少10个数字。

  福尔与埃里克森取得联系,两人达成协议:福尔向埃里克森提供训练记录数据以作研究,埃里克森则帮助福尔分析数据,以达到更好训练效果。

  开始阶段,库克为福尔制定的训练项目仅是拜访老朋友、参观艺术馆等,与具体记忆训练无关。库克认为,记忆的关键在于创造画面,即把需要记住的事物具象化而且一一对应,画面越荒诞离奇越有助于记忆。记忆过程好比建房,先在大脑中搭建框架,即假想出一处场景,需要记忆时就把对应画面置于场景中,相当于建房时为框架添砖加瓦。“房屋”建成即完成记忆的过程,大脑中所建的这座“房屋”就被形象地称为“记忆宫殿”。

  库克的方法得到科学研究的佐证。据美国《自然》杂志2003年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研究人员使用电磁扫描设备,比较8名“世界记忆冠军赛”参赛选手与普通人的脑部结构。结果发现,世界级记忆大师与普通人的脑部结构并无二致,但记忆时脑部活动略有差别,前者更依赖负责空间记忆的脑部区域。

  这一发现与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抒情诗人西摩尼得斯的观点不谋而合。西摩尼得斯一次参加宴会时突遇大厅垮塌,他在作为唯一幸存者回忆当时景象时发现,自己能够依靠每名来宾的位置来想起他们分别是谁。他随后就这一现象展开研究,发现用“先搭框架后添砖”的方式可以记住任何一件事物,而且记忆历久弥新。

  这种方法目前受到不少人推崇。比如为记住数字,库克发明了一套代码,把0到999999999的每个数字都转化为一幅独一无二的画面,要记忆大量数字时只需把对应画面分别放置于一处场景中。马来西亚记忆大师叶瑞财博士则利用自己的身体各部位,记住了词汇量达5.7万的牛津英汉词典。

  在库克指导下,福尔开始搜集素材,练习假设场景和创造画面,为下一阶段训练打基础。

  进入正式训练后,福尔每天吃完早饭后花10至15分钟背诵一首诗歌或一本过期年鉴上的人名,乘地铁时拿出一张写满数字的纸或一副无序扑克牌尝试记住内容,闲暇时练习记忆过往车辆牌照、购物清单、陌生人电话号码等。

  几个月以后,福尔已经可以在大脑中创建一系列场景和不少事物的对应画面。

  越过训练“瓶颈”

  在福尔训练的同时,埃里克森密切关注他的进展,并不时推荐一些文章,帮助福尔找到自身不足。不过,福尔训练不久后就遭遇“瓶颈”,无论怎样训练,成绩始终无法进一步提高。

  埃里克森以打字为例,向福尔解释为何出现“瓶颈”。人们初学打字时通常是“一指禅”,但很快学会两只手同时打字,再经过练习,手指愈加灵活,错误率也越来越低,最后打字成为一种下意识动作。这时,打字速率就会遇到“瓶颈”,尽管人们常说熟能生巧,但即使每天打字数小时,速率仍不会提升。

  美国心理学家保罗·菲茨和迈克尔·波斯纳上世纪60年代提出理想学习模型,从理论上阐述这一现象。他们认为,学习过程可分为三阶段:第一是认知阶段,人们试图寻找高效完成新任务的方法;第二是联想阶段,人们完成任务时错误率降低,行动更有效,但注意力开始不集中;第三是自动阶段,人们可出色完成任务并已习惯成自然。一些人认为,第三阶段是人类能力上限。

  不过,埃里克森认为人类可以突破这一上限,但仅靠常规训练远远不够,必须不断设定更高目标以突破极限。比如,为突破打字速率“瓶颈”,要把日常打字速率提升10%至20%并允许犯错,随后研究这些错误,找到影响速率提升的症结并克服。

  因此,埃里克森建议福尔把记牌速率提高10%至20%,在易出错的纸牌上加注并研究出错原因,当在这一速率下不再犯错时,再继续提高速率。使用这种方法,福尔迅速突破“瓶颈”,记牌速率大幅提升。

  不久后,库克要求福尔购置一些抗干扰设备以保证训练更高效。专业记忆大师在比赛时通常会佩戴耳塞和墨镜,减少外界干扰。福尔随后购买一套专业级耳塞和一副抗辐射护目镜,回家用黑漆喷涂镜片,仅留两个小孔观察外界。

  打破全国纪录

  经过数月训练,福尔快速记忆能力突飞猛进,在5分钟限时记数字一项中的最好成绩已接近先前全国记录。不过在日常生活中,福尔仍然丢三落四,经常找不到钥匙或是忘记朋友电话号码。

  随着又一届“美国记忆冠军赛”日期临近,福尔决定报名参加,检验训练成果。为了给他打气,库克援引著名武打影星李小龙的名言对他说:“人类没有极限,你必须突破‘瓶颈’打败困难,否则困难就会打败你。”福尔把这句话抄在即时贴上,粘在床头。

  新一届“美国记忆冠军赛”在纽约同一间演播室举行,福尔与卫冕冠军、来自弗吉尼亚州的25岁商业咨询师拉姆·科利坐在舞台中央,“单挑”速记扑克牌项目。现场大约坐有100名观众,2名评论员向全国观众现场解说比赛,3台摄像机对准舞台,其中有一台专门特写福尔的面部。

  主裁判坐在演播室前排,宣布比赛开始,助理裁判立即按下计时器。福尔左手拿起面前一副洗过的纸牌,右手从上往下依次取牌,每次3张,同时在脑子里为“记忆宫殿”设置场景。

  他这次以童年时位于首都华盛顿的家作为场景,看见“绿巨人”(电影动画人物)在家门口骑着一辆静止的自行车,戴着一对又大又重的耳环,耳垂下坠(梅花3、方片7和黑桃J);特里·布拉德肖(美国影星)坐在楼梯下镜子旁的轮椅上(红桃7、方片9和红桃8);一名侏儒飞行员戴着宽边帽,在布拉德肖身后打着伞从飞机上跳下(黑桃7、方片8和梅花4);杰里·塞恩菲尔德(美国喜剧演员)流着血,趴在走廊一辆兰博基尼(意大利著名跑车品牌)引擎盖上(红桃5、方片A和红桃J);他自己和爱因斯坦在父母卧室门口练习着太空舞步(黑桃4、红桃K和方片3)……

  看完所有牌,福尔迅速按停计时器,时间显示为1分40秒。如果能在5分钟内成功复原这副牌的顺序,他就将创造新的全国纪录。这时全场焦点对准福尔,助理裁判把一副新牌递给他。福尔摊开这副牌,深吸一口气,开始回想“记忆宫殿”内的情景……

  他按先前顺序抽牌,梅花3、方片7、黑桃J、红桃7、方片9……最后只剩下方片K、红桃4和梅花7,福尔突然想到,这是“比尔·克林顿(美国前总统)玩篮球”。他迅速把牌整理好递给助理裁判,同时摘掉耳塞和自制“墨镜”。

  摄像机镜头调整至最佳角度,助理裁判开始从上往下翻牌,福尔也依次翻开第一副牌,每张牌面均能对应。翻到最后一张时,福尔把牌扔在桌上,握紧拳头,因为他已打破纪录,成为这一项目的全国冠军。 刘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