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游记

2011-06-03  皈依居士


 

桃花潭游记



踏着诗仙的足迹

在青弋江岸吟唱

岁月易逝

桃花复开

不见酒肆

也不见桃花潭水深千尺


山有形帆有影

水无痕行无踪

但见流水潺潺 橹声阵阵

又闻汪伦踏歌 古渡相送

船夫把竹篙轻点

描绘着

一杯酒的绵长

一条河的清纯


我们触摸到了 真山真水

唯有那条窄窄的巷子

被鹅卵石铺满

诗意的音符

笑语里回头一瞥

一串串红灯笼映照着

五月的红


2001.5.29写于“镇江作家皖南采风”途中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诗与画:桃花潭游记


 





















 

      







      五月末,由镇江作家组团赴皖南采风,说了车才知道去泾县的桃花潭。

      桃花潭,位于泾县以西40公里处,南临黄山、西接九华山,与太平湖紧紧相连,因唐代诗人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而名扬天下。

      俗话说看景不如听景。听景在于联想,看景在于心情。同去的诗人或画家,喜欢斑驳的墙壁和掉土渣的乡土味。下午4点,一行人沿着窄窄的古巷西行,两旁的屋宇墙体斑驳,脚下杂乱的鹅卵石让人觉得是走在阡陌旧岁里。这里的旅游刚起步,很原始。人也纯朴。平时少游人,没有噪杂的摊铺叫卖声。晚上两位逛街的女士因灯光太暗、小巷静的可怕而中途折返。我问摆渡的船夫,本地年轻人哪里去了?说是到外地打工去了。

       桃花潭,很幽静古朴的地方。来这里,就是寻一处安静之所,听听山野间鸟儿的歌唱,闻闻乡野甜丝丝的空气,看看清澈的桃花潭水。一生痴绝处,无梦在徽州。潭影清心怀仙阁,桃花如雨柳如绵。文学的魅力就是这样,可以在忽然间将山遥水远的地方变成心中梦中的故乡。

       约10分钟,走完明狭长的街巷,便来到西门,登上 “踏歌古岸”阁,青弋江和对岸的桃花潭美景尽收眼底。在“踏歌古岸”阁楼下的石阶上合影后,我们分乘两条游船渡江登上桃花潭。

       桃花潭,却不似我原来想象的那样。李白的《赠汪伦》所描述的“桃花潭水深千尺”,它只是青弋江流经此处的一段,只是对面小山下的那一个较深的所在。原来,青弋江流经泾县西南万村时,在一座峭壁下,汇成一汪深潭。潭西怪石高耸,危阁飞峙;潭东却是阡陌田畴,粉墙黛瓦。

       上岸游垒玉墩、书板石、彩虹岗、谪仙楼、钓隐台、怀仙阁。登上石阶由“桃潭西岸”走进万村老街,右行巷内便是“万家酒店”。当年李白与汪伦万家酒店临窗观景、诗酒唱合。

       村子里有些残破,有几处显然是危房。女士们忙着在残垣断壁边留影,我独自进入危房内,探究遗落下的农具、灶台以及这家主人的足迹。路边到处是野花。继续西行见义门、采虹桥景点。在桥上与本村李姓老伯相遇,听他讲采虹桥的传说:人从西侧落水必死,东侧则无恙。不解,只当传说而已。

       临别时,在踏歌古岸,再次默读李白题下的《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不免心中感慨。桃花潭啊,你何以能这般吸引我来到你的身边?要知道,在皖南,你这般的景致,真的是俯拾皆是啊......由是,我不得不钦佩汪伦!正是汪伦,让桃花潭名扬天下。

       据说,唐天宝年间,泾县豪士汪伦,得知大诗人李白旅居在南陵县叔父李冰阳的家中,欣喜之余,遂修书一封相邀到此。其中,汪伦颇有诱惑力地写道:“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酒乎?这里有万家酒店。”这对于生性好酒,乐于游玩的李白来说,可谓是正中下怀。于是,李白应邀欣然而来。见面后,汪伦据实以告之:桃花者,实为潭名:万家者,乃店主姓万。李白听后大笑不止,并不以为忤,反而被汪伦的盛情所感动。惯会以浪漫主义手法写景抒情的大诗人,在诗里除了“桃花潭水深千尺”写景之外,全是质朴的直白的谢意,诗人对汪伦的情谊真诚可见一斑。

      李白为了汪伦的“十里桃花,万户酒家”,不惜跋山涉水化到皖南。而现代人,人与人的关系越来越隔膜,心与心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人际关系裹上了一层面纱,人们喜欢把自己的情感躲藏在无他的世界里,把自己的情感都寄托在乌托邦里,真不知道是喜是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