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扬 / 我的图书馆 / 适合朗诵的诗歌散文

0 0

   

适合朗诵的诗歌散文

2011-06-08  影扬

 

海滨晨曲

一早我就奔向你呵,大海

    把我的心紧紧贴上你胸膛的风波……

    昨夜梦里听见你召唤我

    像慈母呼唤久别的孩儿

    我醒来聆听你深沉的歌声

    一次比一次悲壮

    一声比一声狂热

    摇撼着小岛摇撼我的心

    仿佛将在浪谷里一道沉没

    你的潮水漫过我的心头

    而又退下,退下是为了

    凝聚力量

    迸出更凶猛的怒吼

    我起身一把撕断了纱窗

    ——夜星还在寒天闪烁

    你等我,等着我呀

    莫非等不到黎明的那一刻

    晨风刚把槟榔叶尖的露珠吻落

    我来了,你却意外地娴静温柔

    你微笑,你低语

    你平息了一切

    只留下淡淡的忧愁

    只有我知道

    枯朽的橡树为什么折断

    但我不能说

    望着你远去的帆影我沛然泪下

    风儿已把你的诗章缓缓送走

    叫我怎能不哭泣呢

    为着我的来迟

    夜里的耽搁

    更为着我这样年轻

    不能把时间、距离都冲破

    风暴会再来临

    请别忘了我

    当你以雷鸣

    震惊了沉闷的宇宙

    我将在你的涛峰讴歌

    呵,不,我是这样渺小

    愿我化为雪白的小鸟

    做你呼唤自由的使者

    一旦窥见了你的秘密

    便像那坚硬的礁石

    受了千年的魔法不再开口

    让你的飓风把我炼成你的歌喉

    让你的狂涛把我塑成你的性格

    我绝不犹豫

    绝不后退

    绝不发抖

    大海呵,请记住——

    我是你忠实的女儿

    一早我就奔向你呵,大海

    把我的心紧紧贴上你胸膛的风波……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顾城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他们挨的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上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铛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囚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笑,向东哭

长安却早已陷落

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我愿意是激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面对一阵阵狂风


       
      我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稠密的树枝间作窠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崖上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头


      亲密地攀援而上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着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一滴水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不愿做天边浪际的白云。

请让我做清新的雨丝,

在仲春三月,

悄悄地唤醒沉睡的大地……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不愿做石板桥上冰冷的晨霜。

请让我做晶莹的露珠,

沐着明媚的朝晖,

温柔地亲吻鲜花的脸庞。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愿做母亲甘美的乳汁。

用圣洁无私的爱,

去安抚孩子无瑕的笑容。

或者,

做男儿胸堂上挥洒的汗水,

随着那喷张的血脉和博发的激情,

去创造一片壮美的天地!

我是一滴水啊,

一滴微不足道的水。

可我要投入江河奔涌的波涛,

飞溅起雪白的浪花,

推动着远航的风帆!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大坝飞泻的闸口,

去化作电流,

带来那驱逐黑暗的光明!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宽广丰饶的大地,

去滋养了嫩绿的秧苗,

在金风如醉的季节里洒播着丰收的希望!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滚烫芬芳的清茶,

去滋润了老师干渴焦灼的喉咙,

把知识和信心传递给年轻而渴求的心灵!

我虽然只是一滴水,

一滴微不足道的水。

可要是我能熄灭山林中一星肆虐的火苗,

我便是一滴骄傲的水!

要是我能合成一滴特效的药剂,

我便是一滴珍贵的水!

或者,或者,

只要我能浇灌一株枯萎的幼苗;

能鼓起一串小鱼戏嬉的气泡;

能滋润小云雀快乐的歌喉;

能洗净姑娘心爱的丝带;

能成为家人团聚晚餐里一勺浓郁的汤汁……

那么,我便是

一滴满足的水!

一滴幸福的水!

一滴神圣的水!

也许,

烈火般的骄阳会带走我的温柔;

极地般的严寒会凝固我的舞姿;

铺天的风沙会困住我的脚步;

沉重的泥尘会污染我的面容;

可我从不退却!

也从不后悔!

我为自己是一滴水而欢欣,

我为无数像我一样的一滴水而骄傲!

因为再绚丽的彩虹,

也只是华彩的一瞬间,

而我们浩瀚清澈的水滴,

却能亘古养育整个世界!

 

雷电颂

郭沫若

屈原 (向风及雷电)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尽力地咆哮吧!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切都睡着了,都沉在梦里,都死了的时候,正是应该你咆哮的时候了 ,应该你尽力咆哮的时候!

尽管你是怎样的咆哮,你也不能把他们从梦中叫醒,不能把死了的吹活转来,不能吹掉这比铁还沉重的眼前的黑暗,但你至少可以吹走一些灰尘,吹走一些沙石,至少可以吹动一些花草树木。你可以使那洞庭湖,使那长江,使那东海,为你翻波浪,和你一同地大声咆哮呵!

啊,我思念那洞庭湖,我思念那长江,我思念那东海,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呀!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伟大的力呀!那是自由,是跳舞,是音乐,是诗!

啊,这宇宙中的伟大的诗!你们风,你们雷,你们电,你们在这黑暗中咆哮着的,闪耀着的一切的一切,你们都是诗,都是音乐,都是跳舞。你们宇宙中伟大的艺人们呀,尽量发挥你们的力量吧。发泄出无边无际的怒火把这黑暗的宇宙,阴惨的宇宙,爆炸了吧!爆炸了吧!

雷!你那轰隆隆的,是你车轮子滚动的声音?你把我载着拖到洞庭湖的边上去,拖到长江的边上去,拖到东海的边上去呀!我要看那滚滚的波涛,我要听那鞺鞺鞳鞳的咆哮,我要飘流到那没有阴谋、没有污秽、没有自私自利的没有人的小岛上去呀!我要和着你,和着你的声音,和着那茫茫的大海,—同跳进那没有边际的没有限制的自由里去!

啊,电!你这宇宙中最犀利的剑呀!我的长剑是被人拔去了,但是你,你能拔去我有形的长剑,你不能拔去我无形的长剑呀。电,你这宇宙中的剑,也正是,我心中的剑。你劈吧,劈吧,劈吧!把这比铁还坚固的黑暗,劈开,劈开,劈开!虽然你劈它如同劈水—样,你抽掉了,它又合拢了来,但至少你能使那光明得到暂时间的一瞬的显现,哦,那多么灿烂的、多么眩目的光明呀!

光明呀,我景仰你,我景仰你,我要向你拜手,我要向你稽首。我知道,你的本身就是火,你,你这宇宙中的最伟大者呀,火!你在天边,你在眼前,你在我的四面,我知道你就是宇宙的生命,你就是我的生命,你就是我呀!我这熊熊地燃烧着的生命,我这快要使我全身炸裂的怒火,难道就不能迸射出光明了吗?

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宇宙!让那赤条条的火滚动起来,像这风一样,像那海一样,滚动起来,把一切的有形,一切的污秽,烧毁了吧!烧毁了吧!把这包含着一切罪恶的黑暗烧毁了吧!

把你这东皇太一烧毁了吧!把你这云中君烧毁了吧!你们这些土偶木梗,你们高坐在神位上有什么德能?你们只是产生黑暗的父亲和母亲!

你,你东君,你是什么个东君?别人说你是太阳神,你,你坐在那马上丝毫也不能驰骋。你,你红着一个面孔,你也害羞吗?啊,你,你完全是一片假!你,你这土偶木梗,你这没心肝的,没灵魂的,我要把你烧毁,烧毁,烧毁你的一切,特别要烧毁你那匹马!你假如是有本领,就下来走走吧!什么个大司命,什么个少司命,你们的天大的本领就只有晓得播弄人!什么个湘君,什么个湘夫人,你们的天大的本领也就只晓得痛哭几声!哭,哭有什么用?眼泪,眼泪有什么用?顶多让你们哭出几笼湘妃竹吧!但那湘妃竹不是主人们用来打奴隶的刑具么?你们滚下船来,你们滚下云头来,我都要把你们烧毁!烧毁!烧毁!

哼,还有你这河伯……哦,你河伯!你,你是我最初的一个安慰者!我是看得很清楚的呀!当我被人们押着,押上了一个高坡,卫士们要息脚,我也就站立在高坡上,回头望着龙门。我是看得很清楚,很清楚的呀!我看见婵娟被人虐待,我看见你挺身而出,指天画地有所争论。结果,你是被人押进了龙门,婵娟她也被人押进了龙门。

但是我,我没有眼泪。宇宙,宇宙也没有眼泪呀!眼泪有什么用呵?我们只有雷霆,只有闪电,只有风暴,我们没有拖泥带水的雨!这是我的意志,宇宙的意志。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怀里的东西,毁灭,毁灭,毁灭呀!

清晨的阳光,

饱含着月光的温柔,

檐角晶莹的冰棱,

滴落点点泪珠,

在它轻柔的抚摸下,

阳光慢慢融化,

悄悄地描绘起柔风

那消瘦的面庞。

试问那个飘雪的夜晚,

你们正在何处?

正品尝着夏威夷的水果甜酒;

还是正与沙滩女郎在海潮中共舞?

此时已近喧嚣,

阳光中快要苏醒的城市,

又要开始重复昨日的繁景,

新的一天开始时,

冰棱终已消融在

春雨的阳光中……

no2

并不是只有爱情才值得赞颂,

我们可以歌颂青春、歌颂生活,

尽管我们还太年轻,

未经历太多的风雨,太多的坎坷。

并不是只有权贵才值得追求,

我们可以追求理想、追求幸福。

尽管我们还太年轻,

未积累太多经验,太多财富。

并不是只有成功才值得庆贺,

我们可以庆贺挫折、庆贺失败。

尽管我们还太年轻,

未享受太多成功,太多喜悦。

尽管我们很年轻,

但世界会被青春释放的热情燃烧,

这燃烧迸发的光芒,

将指引世界前进!

no3

快乐,

犹如一缕缕黑暗中的阳光,

开启心灵的钥匙,

释放满腔的热情;

快乐,

犹如一幅幅屏风里的画卷,

清秀淡雅,

舒展朦胧的心情;

快乐,

犹如一句句散文中的诗行,

隽秀永恒,

放飞扬起的思想,

快乐,

犹如波光粼粼的湖面,

犹如山野蔓蔓的红花,

犹如黄沙滚滚的绿洲,

犹如涝水茫茫的睛天……

呵,你快乐么?

no4

我是一只雏鹰,

还没能睁开双眼;

我是一只雏鹰,

只拼命张开着嫩黄的小嘴;

我是一只雏鹰,

还没长丰满的羽翅;

我是一只雏鹰,

只能扇动那稚嫩的臂膀。

但,

我是一只鹰,

凭着听到的万物的声音:

我要睁开双眼,

我要奋翅而飞,

我要拥有那广阔的天空。

我正大声叫喊,

立下雄心壮志;

我是鹰的后代,

我要翔击长空!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

是我痛失亲人后看到的最真切的笑脸

眼里闪着泪花

话里充满着力量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是我埋在瓦砾下看见的最勇敢的脸

撬开了残垣

搬走了巨石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美丽的脸

是我躺在病床上看见的天使的脸

包扎我的创伤

驱走我的恐惧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慈祥的脸

是我奔离教室前看过的最镇静的脸

为了自己的学生

成就了自己的永恒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

是我在排队长列里看到的最急切的脸

为了灾区的伤员

献出了自己的殷殷鲜血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忙碌的脸

是我在救灾一线上看到的最疲惫的脸

眼里布满血丝

来不及顾及自己的家人

那一刻

我感到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世上最可爱的脸

是家乡地震后不曾面见过的男男女女的脸

虽远在他乡海外

温暖的目光却紧紧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地动天不塌

大灾有大爱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等待花开

我曾经相信每个沙漠都有绿洲,只要穿过沙漠,就是五谷丰盛牛羊成群的村庄。

那年冬天,北去的列车一进入新疆,我就用心地望着窗外,想象遇到芳草鲜美的绿洲。可望了整整一个白天,还是没有望断大漠,不见村庄和农田,不见炊烟袅袅,绿草如茵。

大漠依然是无垠的大漠。清瘦的胡杨,簇拥的红柳,在风中呼啸的沙砾,看不清面孔的牧羊人赶着他庞大的羊群。

在大漠里临时停车,仅仅有三五分钟的过程,喧沸的车厢就逐渐沉寂了,空荡荡的大漠牵动了所有的目光。那些神情高贵、一路上谈笑风声的人们,刚才还口若悬河地彼此炫耀自己的城市和自己的经历,此时纷纷在静止的空间里趋于沉默。和大漠相比,庞大的车体宛如纤带,轻得象一片树叶,人就象散落的一粒沙子。粗犷的大漠让一切归于渺小。

列车前行的刹那,听见好多人都长吐了一口气。我就想,倘若就让我留在这里,变成一棵胡杨,变成一簇红柳,或者变成那个没有人能看清面孔的牧羊人,我是否能坚韧地活下来。

我想到,满车的行人从一个个站台上来,又在一个个站台消失。孤单的牧羊人赶着他的羊群,还要顶着风沙,在行人的眼里缓缓地走着……也许,一切都将融入无言的孤独。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在岁月的原野上,生命就是一棵树,一棵孤独的树。

沙漠很多,绿洲很少,所有的绿洲总在沙漠的尽头,人注定要不停地寻找,寻找的过程就是生命的全部。人注定要孤独地行走着,而只有坚韧地跋涉和等待,才能在岁月流沙里,在沧海桑田里,守住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为自己也为他人开花结果。

我对着风沙中的杨柳久久地凝眸,只为它远离温情而坚韧地活着。我向看不清面孔的牧羊人不停地挥手,只为他在大漠里把自己活成一棵胡杨。

诗人席慕蓉这样告诉爱着的人:“佛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谨慎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盼。”这时候,这棵孤独的树,就蕴藏了所有的梦想和心事,在等待里美丽而孤独着。

不知道多少人体验了这样的心境:慢慢地走在异乡的街头,冰冷的夜雨下个不停。那个城市楼高千丈,却没有属于你的一扇窗口;那个城市灯火通明,却没有一盏灯能温暖你的眼睛;那个城市人涌如潮,却找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城市你走了很久,每一次都步履沉重来去匆匆……

风雨扑面,视野越来越模糊,思绪穿越了千万里却越来越分明。这时候,孤独就如苍茫的沙漠,大口大口地吞噬着灵魂的家园,让你白天读懂了夜的黑。

为什么总爱把悲伤的故事讲给陌生的人听,却对身边的人微笑着一言不露?为什么看淡了身外的东西,却依然迷恋一首记不住词的老歌?是不是穿越灵魂的东西太多,才在岁月的轮回里心事重重?是不是走不出自我却又眺望心动的诱惑,孤独真的让我们远离了一种生活?这棵树啊,立于万木之中形影孤单,这棵树啊,心在万木之外花繁叶茂。

听阿炳的《二泉映月》,总要沉浸在孤独之美。我没有到过江南,凄婉低沉的二胡一回回让我神往。闭上眼,我就能想到阿炳破旧的长衫,憔悴的面容,坐在太湖边的石阶上,弓弦怆然地拉动,凄苦的岁月就在琴弦上流淌。在岁月的琴弦上我读懂了清贫而孤傲的阿炳,读懂了他对命运的求索,对艺术的信仰。

读懂了孤独的阿炳,再读江南,我心里的江南风雨悠悠,愁眉紧缩,已不仅仅是杏花春雨雨如烟,撑满油纸伞的水乡。

钟子期的琴声从来没有人懂。可他日复一日的弹,直到那个叫伯牙的樵夫寻声而来……子期善弹,伯牙善听,一颗孤独的心找到了归宿。伯牙长辞,子期断琴长泣,一颗心重又皈依孤独:志在高山流水,莫若知音难觅。

多想聆听当年的高山流水,可往事千年,琴声早已湮没于岁月之河,眼里只有烂漫的山花,青翠的峰峦,漂移的白云,河里流淌的不是当年的水,再不见期待的人。

道家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没有一世的风光。没有一种幸福是长久的,也没有一种痛苦是永恒的。因此,我把所有的残缺归于美丽,我把所有的美丽归于孤独,我把所有的孤独归于人生的主题。

当把自己化作一棵树,当孤独地跋涉了很久,在一个路口欣喜地相逢,撑起伞为你把风雨遮住,轻抚琴问君有何忧。路漫漫,心陪你走,水迢迢,为你摇舟……

最深刻的东西是心境。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生命之树蓬勃地张扬,让灵魂的每个枝桠都开出绚丽的花朵,让每一片叶子游离于广袤的心门之外,徜徉在花开花落的往事之间,渐行渐远。

我认为适合朗诵的应该用一些轻音乐,比如班得瑞的《寂静山林》就不错

 

 

蒲公英

[编者按]:本文意境很美,虽是一草一木却丝丝扣情,借物抒情的表现手法运用得恰当好处 ,可谓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寸情。好象让人走进了童话的世界,那里有传说中的公主和王子。在所有文章中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你一直在寻找一种花,唯一的一种花,然后走进唯一的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里有什么,你并不知道,但你下决心要走进去。

  

  你想那应是另一个时空,在那里没有疲惫,没有痛苦,而且只有你一个人。

  

  首先是那一天你忘记了是哪一年,然后你鬼使神差地要去挖还剩下很小的一块地。

  

  走在路上,你什么也没有想,没有任何精神准备。

  

  然后是挖了很小的一块地,你就要去河边去洗脸。

  

  刚要走上那条曲折的小路,你就看见小路两侧已开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黄花,连路中间都是。

  

  你差点晕倒了,你有些承受不这样扑面而来的鲜艳。

  

  这是真的吗,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花。

  

  你曲曲折折的走着,身形也曲曲折折地摇动,鲜花则在你的两侧曲曲折折的盛开。

  

  现在你要洗把脸,你要清醒一下,清澈的河水啊,越是清澈越让你看不见河底。

  

  当你坐在石头上休息,你又看见了那些繁星般的小花,你仿佛进了梦幻的王国,进入了完美世界。

  

  你看着那些细如轻丝的花瓣,心弦被轻轻的弹了一下。

  

  这时你看见鸟儿机机喳喳,嘟嘟地叫着,你看见两只鸟在互相追逐着。

  

  一阵风吹来,河柳都倒伏了,你也醉倒了,醉倒在蒲公英的怀抱里,醉倒在满眼绿色里,醉倒在山野的眩晕里,醉倒在身后哗啦啦的流水声中。

  

  这就是你魂牵梦萦,夜夜相思的那个世界。

  

  一只蜜蜂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又从那朵花飞到另一朵花,是不是每一朵花都是一个世界。

  

  你的心在怦怦乱跳,你躺在了草地上,你看的是湛蓝如洗的天空,一丝云彩也没有。

  

  童年在夏天走来,牵着你的手,一起奔跑。

  

  音乐里的鼓点咚咚地敲响。

  

  你想起秋天的一个个小降落伞,每一个小降落伞都是你的,要把你带向天涯海角。

  

  你睡着了,梦见蒲公英的小黄花在延伸,一望无垠。

  

  你又醒了,在头上戴了一朵小黄花,却看见一个小女孩,也戴着一朵小黄花,笑意盈盈地向你走来。

  

  你感觉蒲公英连成了一片花海,而你在这海上漂荡着。

  

  你觉得它是那么小,小得有些微微的凉意,你觉得它的盐色是那么深,深到悠暗里。

  

  因这遍地的黄花,你要化成一阵风。

  

  现在你要回去了,曲曲折折的小径,此时已变成了直线。

  

  你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你向花儿们挥手告别。

  

  花儿们无语。

  

  你记得,你曾经走进蒲公英的世界,那是唯一能把你带进另一个世界的一种花。

  

  在那里,你曾以黄色的方式徜徉,你曾以鲜艳的姿势伫立。

  

  你要捧着一束蒲公英,走过春天,走过夏天,走过秋天,走过冬天。

  

  你的面庞,在岁月的河水里洗过,变得娇艳欲滴。

  

  蒲公英,这种你生命里的花朵,你同它一样骄傲,你终将骄傲成一朵绽放的蒲公英。

  

  黑暗依然存在,而烛光依然明亮。

  

  你的目光穿越这烛火,看见黑暗中裂缝,那里是无限的光明。

  

  你为自已的觉悟感到庆幸,再一次用手笼笼了烛火。

  

  一阵微风吹来,烛火似乎在向你点头微笑。它知道你心里想了什么。

  

  不管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了,虽然你现在还不知道。你想,向前走吧,直到永远。

清晨,我们一同去看海

想和你一起去看海。

  

  和你一起去看海上日出。

  

  你说过,最美的日出只能在海上,那是生命中最让人激动的风景。在那无边无际的空旷中,在那穿越时空的辽阔中,一轮红日极其壮美地跃上天空,那不就是阿波罗的杰作吗!

  

  我想,在清晨的微微星光中,牵了你的手,迎着那轻柔的海风,闻着那淡淡的海腥味,缓缓地走向海边。那里会有一片绝美的风景在等着我们,期待着我们惊喜的目光——海上日出。

  

  我想,清晨的海一定很安静。海风是那么徐缓,轻轻地,轻轻地掠过海面,仿佛在柔柔地呼唤着大海,让海从梦乡中醒来。海水微微地漾着细碎的波纹,如温柔的手一样轻轻地抚摸着沙滩,就如同你用指尖偶尔拂过我发稍时的脉脉深情。天空一定会洒满云霞,那五彩的霞光会让平静的海面变得瑰丽,在还有些朦胧的晨光中,这铺满霞光的海会不会如梦一样让我们迷醉?

  

  我想,我们将坐在这带着凉意的沙滩上,在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绚丽的霞光中,静静地等待日出,你的眼中跳跃着彩色的星星,脸会变得愈加生动。你一定会用你那低沉而柔和的嗓音,同我谈起人鱼的故事——那海的女儿,为了爱情,心甘情愿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许我还是会傻傻地问你,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就如我以前常问你的一样。你一定会睁大眼睛,带着一丝怒气,就如以前一样回答我,爱情不是商品,怎么能说值不值得!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只是我喜欢看你那么认真地生气,喜欢听你那么执著的回答。你的深情,你的挚爱,都包含在这一怒一答中。我想和你去看海,我一定要和你去看海,我要在清晨的海边与你谈论爱情,我要让大海来见证我们的爱情。

  

  我想当朝阳从海面冉冉升起的时候,那万道金光会让海天一下子变得明亮。海面上无数金鳞跳动,好像众多的游鱼跃出水面,海变得那么活泼——不只是海水中炫目的波纹,还有那一直沉寂的沙滩,还有那刚刚醒来的翱翔于海天之间的海鸟……这一切都会牵动你我的情怀,让我们的心被这海的壮美激荡,让我们的感情被这海的辽阔感染,所有的磕磕绊绊,所有的斤斤计较,都会被海风吹散,在海的涤荡下,情会更纯,爱会更深!

  

  我要与你赤脚携手在洁净柔软的沙滩上奔跑,让那细细的沙如水一样流过我们的双脚,在沙滩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吻痕。当我们回首时,那深深浅浅大小不一的两种足迹,应该会留在我们的心底,是啊,人生路上因为有你同行,有你作伴,我的足印才不会孤独,我的心才不会寂寞。

  

  我会与你一起在海水中戏嬉,我要与你一同感受海的胸怀,一同领略海的温情。无边的海就如我们无尽的爱,重重的将我们包裹。什么是情比海深,什么是海枯石烂,只有海能让你知道。海是情最好的隐喻,都是无边无际,都是美丽深邃。

  

  我想与你一起拣拾贝壳、海草,享受海的恩赐。一颗颗贝壳,或寻常,或奇异,或平淡,或瑰丽,就如一个个情感故事。是不是人世间的每一段感情,海都会用一个贝壳作了记载?要么为什么海边会有许多的彩贝?我要同你细细地挑选其中的几枚,擦拭去所有岁月的风尘,精心地收藏,连同那贝壳所记载的故事一同埋在心底。

  

  我要与你一同去看海,看那水天交汇处,那里可是海角天涯?想来人世间,是不是有了爱,海角天涯也就没了距离?

  

想和你一起去看海,因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合欢树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10岁那年,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急着跟我说她自己,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老师找到家来问,是不是家里的大人帮了忙。我那时可能还不到10岁呢。”我听得扫兴,故意笑:“可能?什么叫‘可能还不到’?”她就解释。我装做根本不在意她的话,对着墙打乒乓球,把她气得够呛。不过我承认她聪明,承认她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她正给自己做一条蓝底白花的裙子。

  

  我20岁时,我的两条腿残废了。除去给人家画彩蛋,我想我还应该再干点别的事,先后改变了几次主意,最后想学写作。母亲那时已不年轻,为了我的腿,她头上开始有了白发。医院已明确表示,我的病目前没法治。母亲的全副心思却还放在给我治病上,到处找大夫,打听偏方,花了很多钱。她倒总能找来些稀奇古怪的药,让我吃,让我喝,或是洗、敷、熏、灸。“别浪费时间啦,根本没用!”我说。我一心只想着写小说,仿佛那东西能把残疾人救出困境。“再试一回,不试你怎么知道会没用?”她每说一回都虔诚地抱着希望。然而对我的腿,有多少回希望就有多少回失望。最后一回,我的胯上被熏成烫伤。医院的大夫说,这实在太悬了,对于瘫痪病人,这差不多是要命的事。我倒没太害怕,心想死了也好,死了倒痛快。母亲惊惶了几个月,昼夜守着我,一换药就说:“怎么会烫了呢?我还总是在留神呀!”幸亏伤口好起来,不然她非疯了不可。

  

  后来她发现我在写小说。她跟我说:“那就好好写吧。”我听出来,她对治好我的腿也终于绝望。“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文学,跟你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我也想过搞写作。你小时候的作文不是得过第一吗?那就写着试试看。”她提醒我说。我们俩都尽力把我的腿忘掉。她到处去给我借书,顶着雨或冒着雪推我去看电影,像过去给我找大夫、打听偏方那样,抱了希望。

  

  30岁时,我的第一篇小说发表了,母亲却已不在人世。过了几年,我的另一篇小说也获了奖,母亲已离开我整整7年了。

  

  获奖之后,登门采访的记者就多。大家都好心好意,认为我不容易。但是我只准备了一套话,说来说去就觉得心烦。我摇着车躲了出去。坐在小公园安静的树林里,想: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母亲回去呢?迷迷糊糊的,我听见回答:“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了,就召她回去。”我的心得到一点安慰,睁开眼睛,看见风正在树林里吹过。

  

  我摇车离开那儿,在街上瞎逛,不想回家。

  

  母亲去世后,我们搬了家。我很少再到母亲住过的那个小院子去。小院在一个大院的尽里头,我偶尔摇车到大院儿去坐坐,但不愿意去那个小院子,推说手摇车进去不方便。院子里的老太太们还都把我当儿孙看,尤其想到我又没了母亲,但都不说,光扯些闲话,怪我不常去。我坐在院子当中,喝东家的茶,吃西家的瓜。有一年,人们终于又提到母亲:“到小院子去看看吧,你妈种的那棵合欢树今年开花了!”我心里一阵抖,还是推说手摇车进出太不易。大伙就不再说,忙扯到别的,说起我们原来住的房子里现在住了小两口,女的刚生了个儿子,孩子不哭不闹,光是瞪着眼睛看窗户上的树影儿。

  

  我没料到那棵树还活着。那年,母亲到劳动局去给我找工作,回来时在路边挖了一棵刚出土的绿苗,以为是含羞草,种在花盆里,竟是一棵合欢树。母亲从来喜欢那些东西,但当时心思全在别处,第二年合欢树没有发芽,母亲叹息了一回,还不舍得扔掉,依然让它留在瓦盆里。第三年,合欢树不但长出了叶子,而且还比较茂盛。母亲高兴了好多天,以为那是个好兆头,常去侍弄它,不敢太大意。又过了一年,她把合欢树移出盆,栽在窗前的地上,有时念叨,不知道这种树几年才开花。再过一年,我们搬了家,悲哀弄得我们都把那棵小树忘记了。

  

  与其在街上瞎逛,我想,不如去看看那棵树吧。我也想再看看母亲住过的那间房。我老记着,那儿还有个刚来世上的孩子,不哭不闹,瞪着眼睛看树影儿。是那棵合欢树的影子吗?

  

  院子里的老太太们还是那么喜欢我,东屋倒茶,西屋点烟,送到我跟前。大伙都知道我获奖的事,也许知道,但不觉得那很重要;还是都问我的腿,问我是否有了正式工作。这回,想摇车进小院儿真是不能了。家家门前的小厨房都扩大了,过道窄得一个人推自行车进去也要侧身。我问起那棵合欢树,大伙说,年年都开花,长得跟房子一样高了。这么说,我再看不见它了。我要是求人背我去看,倒也不是不行。我挺后悔前两年没有自己摇车进去看看。

  

  我摇车在街上慢慢走,不想急着回家。人有时候只想独自静静地呆一会。悲伤也成享受。

  

  有那么一天,那个孩子长大了。会想起童年的事,会想起那些晃动的树影儿,会想起他自己的妈妈。他会跑去看看那棵树。但他不会知道那棵树是谁种的,是怎么种的。

 

 

如诗的江南雨

  江南人留客不说话,只有小雨沙沙地下。

  

  天不时地落下几滴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江南人的性格,多情、细腻、多才多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些多情的才子们留下的千古名句被后人们吟诵传唱。“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即使没有到过江南的人,也能在这佳句中领略江南的的美景,如亲临其境。江南的雨,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而斜斜,绵绵而潇潇,似烟似雾,似幻似梦,为江南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雨中的江南最有味道,看柔柔的雨丝顺着屋檐串串珠儿似地洒落,淅淅沥沥地落在烟雨濛濛的河里,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江南的雨是愁怅的。黄梅雨几乎就是愁的代名词。所以,贺铸才会咏出“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的佳句。江南的梅雨时日,绵绵的雨丝像扯不完的银线,淅淅沥沥从早到晚下个不停。这样的时候感情最容易发醇,很容易勾起人们对如烟往事的怀恋。如果你在这潮湿的雨季,去旅游,那沈园不容错过。因为在雨中,那潮湿的忧思和惆怅,自然地会爬上心头,而那经久不衰的凄婉的爱情故事中每一个细节,都会浮现在你的眼前。还有那座断桥,那座在梦里等了你千百次的断桥,你应该去走走,去问问桥边雨中静默着依依的杨柳,它会跟你讲一个永不褪色的爱情故事。

  

  江南的雨是属于才子佳人们的。没有人会怀疑江南的雨不是情感的催化剂。江南的雨,你曾催生了多少美丽的诗歌啊!南宋蒋捷一首《虞美人?听雨》概括了人生的流转。“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诗中有少年听雨歌楼上的浪漫,有壮年听雨客舟中的奔波,有暮年听雨僧庐下的回首。在僧庐之下听雨,却无法参透生命的玄机,悲欢离合总无情的背后,分明是深情的眷恋。“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每一点、每一滴都在敲打着诗人的心弦,弹奏出暗夜难眠的无奈。李清照以一个女词人特有的敏感,写下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佳句,那种孤身一人在外飘泊的孤独,那种长夜漫漫的寂寞,在词人那儿展现得更为彻底。江南的雨分明就是有情人的泪,凄美动人。

  

  江南的雨是柔和的。一下就是十多天,像一种淡淡的香气,不断弥散开来,直到天变得柔和了,人也变得平和了,做起事来也心平气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南女孩在雨的滋润下,变得柔声细语,美丽动人。真的,有时你会感觉,雨中的江南像极江南的女子,淡雅而不失芬芳,带着雨的晶莹和剔透,静静地走入你的心里。

  

  江南的雨是轻盈淡雅的。“润物细无声”,你放眼看去,整个天地笼在袅袅的烟雾里,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江南的雨,像极了江南的山水,是淡淡的,清清的,当柔柔细雨飘过江南古朴的小镇,小镇便有了一种古典的忧郁,美得让你心动。

  

  江南的雨是充满灵性的。当你泛舟西湖上,望着舱外烟雨迷濛的景象,体会“山色空濛雨亦奇”味道时,即使你不是诗人,也会被这诗意的景象感染,因为空灵的天幕,无垠的湖面,缠绵的烟柳,都如诗如画。你的心灵会在这当中得到净化。

  

  江南的雨,如梦,如诗,如歌,如韵!

  

  江南的雨是婉约的雨。江南雨的精魂,在唐诗宋词的意境里,几乎每一位诗人词家都曾借雨抒情,借雨舒怀。今人听雨,不必掉入那满怀愁绪。不过,独处当为听雨佳境。一茶一书,临窗闲坐,听雨点敲打着窗棂,丁冬作响,涓涓水流,顺檐而下,敲打在树叶上,沙沙低吟。窗外倘有数枝绿竹或几叶芭蕉亦或一棵梧桐,那就更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意境。“自移一榻蕉窗下,更近丛篁听雨声”,动人诗情,兴人乐感,使人心旷神怡。“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该是怎样的人生况味。

  

  喜欢雨,不管是倾盆或是缠绵,而江南的雨,更有着似烟似雾的凄美,如织如帘的清丽,有着忽而潇潇纷飞、忽而霏霏斜舞的魅惑,最爱看,“斜风细雨,重门须闭”。

  

  我爱江南,更爱江南如诗的雨!(167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