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梅子 / 教育 / 美国大学领先世界的秘诀

分享

   

美国大学领先世界的秘诀

2011-06-09  邯郸梅子
  
 图片
 
作者 : 李开复  编辑:梅瓣湖畔
 
今天,美国大学的实力已雄踞世界之首。美国的高等教育不仅是国家向公民提供的一项福利,同时也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优良动力。美国卡内基小组的研究表明,美国的经济实力有50%是从它的教育制度获得的。全世界最好的大学有85%在美国(据上海交大所做世界大学排名,前20名中有17所美国大学)。美国用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吸引世界各地最有潜质的学生到美国学习,再用它强大的企业将这些人才中的大多数留在美国本土。笔者认为,美国大学的成功有五大理由:
  1、睿智的官员  高明的政策

  尽管有了这些英明的政策和充裕的经费,20世纪初美国的科研和大学仍然落后于欧洲。这时的美国,需要的是一个契机。历史没有让美国人等得太久。二战期间,在美国国家防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万.布什的领导下,有6000名科学家秘密地进行了大量的科研工作(包括影响深远的对原子弹、雷达、解密算法、导弹和青霉素的研究)。二战结束,万.布什调任国家科学研究与开发办公室主任。他提交给罗斯福总统一份名为《科学———无尽的战线》的报告,阐述他设计的一整套国家扶持科技,利用科技创造财富的机制,其主要内容为:第一,大幅度提高科研经费。科学研究是国家强盛、人类进步所必需的,政府有责任支持、资助这个领域。从1940年到1990年,美国的研究经费涨了4000倍。2000年,美国联邦政府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支出超过380亿美元。第二,把国家科研下放给大学。布什的主要方案之一就是“合同制联邦主义”,其实质就是联邦政府自己不设立研究机构,而是通过签订研究合同的方式,把科研任务交付给大学或私营公司。他与41所大学或研究机构、22家公司签订了200多个科研合同。美国除了少数的国防机密项目,绝大多数的科研经费都经过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卫生基金会、国防部高科技组织、海军研究办公室等提供项目,通过竞争方式下放给研究型大学和其他实验室来操作。第三,引导国防科研产业化。二战时发明的很多技术都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万.布什力主由大学(如麻省理工学院的林肯实验室,加州理工学院的喷气推进实验室)来做这些技术的下一步科研工作,然后经过国防承包商(如波音、洛克希德、BBN)将这些技术产业化。这一系列措施催生了世界一流的大学和公司,巩固了美国作为世界第一科技大国的地位。
    

   2、灵活自由的教学方式
    美国的教学方式非常灵活,风格上跟欧洲大不相同。教师和学生在直截了当的氛围中交流思想、学习知识。无论是在小学、中学还是大学,美国教师一般不会对学生进行大量的知识灌输,而是采用实验、案例、讨论、互动交流等丰富生动的方式提高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美国的大学,教师鼓励学生追逐兴趣而不是追逐“热门”,开明的校规也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转系。
  美国的大学,教师还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鼓励学生大胆提出自己的设想和建议。
  

  3、严格的教师录取、晋升和管理制度
  美国的高等院校可谓大师云集。在美国,大学教授是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职业,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和优厚的待遇。优厚的待遇保证了师资质量,优良的师资带来学生对老师的尊崇,学生的尊崇又使老师社会地位提升,结果是待遇又继续提高,从而形成大学师资的良性循环。
  在麻省理工学院或斯坦福大学这样的一流学府,一个教授职位常常有上千人同时申请。当一名青年教师,击败了上千名竞争对手,进入斯坦福大学作助理教授后,他只得到一纸为期7年的聘书。7年后他有50%%的机会得到“终身职”,得以终身留在学校。但是他也有50%%的可能得不到“终身职”,必须放弃成为教授的目标,甚至失业。这样苛刻的条件下一个职位仍有上千人申请,我们可以想象教授在美国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工作。
  “终身职”制度有两个目的。第一,确保教授合格。获得“终身职”教授职位极为困难。申请者需要做多项独立科研、在高水平的期刊发表文章、成功地指导博士生,再经过严格的师资评审制度,由同行教授进行客观考评,仔细衡量对科研的实际贡献,加上学生的评语等,然后才能证明其“终身职副教授”的资格。如此高的门槛,保证了教授的质量,也保证了教授的社会地位。第二,保障思想自由。一旦获得“终身职”,学校不能因为思想偏激或攻击学校、政府而解雇教授,等于提供“终身”保障。
  此外,美国高等院校在管理上强调专注于教育和基础研究,不鼓励大学办企业、不鼓励教授拿过多的横向项目,以免影响教学质量。大学教授本来就有丰厚的薪酬,还可以每周抽出一天做待遇不菲的“顾问”工作,更可以选择时机留职停薪到社会上创业。所以美国教授没有后顾之忧,也能够公私分明,把在校时间全力投入到科研和教学。
  

  4、在进步中求稳定的思维
  19世纪以来,世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工业革命、信息革命、医学革命带给了人们希望,核子武器、恐怖主义、环境危机、能源危机带给了人们恐惧,两次世界大战动摇了人类对自身智慧和理性的傲慢。随着伦理、道德、信仰、哲学、科学的深刻变化,人类开始意识到,未来将不再是过去的重演。这种时代趋势给教育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从此,教育的指向不再是重复僵硬的知识或真理,而是创新。而大学最重要的品质也不再是守旧的稳定,而是迎着风险追求进步。
  就在这个古老的世界因创新而变得年轻的转折关口,美国的大学把握机会,在“进步”的旗帜下,在胸有韬略的教育家领导下,超过了欧洲注重“稳定”大学(德国的大学是一个例外)。美国本是一个多元文化大熔炉,美国的大学为了进步敢于创新也愿意模仿。很好的一个例子是19世纪在德国柏林大学这种研究型大学大获成功的启发之下,美国的大学迅速将德国模式融入美国本土教育,再加上政策的支持,很快青出于蓝,超过德国研究型大学的成就。另一个例子是MIT最近以一亿美元总经费计划将2000门课程(包括课本、演讲稿、笔记、习题、答案等)无偿地在网上公开。这不但代表了MIT拥抱网络技术和远程教育的进取心,更显示了它不惧风险,并对蝉联世界工科领导者地位的无比信心。
  在处理进步和稳定的关系问题上,美国大学提供了值得效法的范例。且听加州大学校长克拉克.克尔道:“进步和稳定都重要,但是我深信进步比稳定更重要,因为惟有进步才能带来真正的、长远的稳定。因此,当两者有冲突时,我们应该放弃稳定而追求进步。”在过去的一百年中,美国奉“在进步中求稳定”的理念为圭臬,终于后来居上超过欧洲老牌大学,令世界为之瞩目。


   5、 私立大学奇迹般崛起
    美国的大学可分五类:1.私立大学。它是在有理想的成功人士捐赠的基础上建成,归私人所有,由董事会管理。这类大学不以盈利为目的,股东不得获取利润分成,所有收益用于学校发展及提高科研教学水平。2.公立大学。如各州的州立大学,完全由政府出资,满足公民接受高等教育的基本需要,体现了教育资源利用的公平性、正义性和便利性。3.教会大学。这是出于宗教目的,由教会投资并拥有的大学,它们补充了社会基本教育条件并服务于宗教目的。4.公立社区大学。这些学校提供低学费的两年制学位教育,瞄准那些无法进一流大学的学生。也有学生为了省钱,先读两年社区大学再转学到公立或私立大学。5.私立职业大学。这类大学以盈利为基本目的,相当于企业或者公司,这类大学一般收费较高、办学水平较低,类似中国现有的许多民办大学。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全美最优秀的大学中大约有85%都属于第一类,即私立大学。这一点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的排名中就可以看出。这些私立大学都是常说的“研究型大学”,它们不但提供优质的教育,而且做一流的研究。尽管公立大学拥有政府的资助,私立大学和公立大学之间的差距却是越拉越远。私立大学不仅仅是成功的学府,还成为产业的核心:硅谷的崛起归功于斯坦福大学,波士顿周围高科技产业的兴旺则依靠麻省理工学院。
  为什么美国能打破过去公立大学一方独霸的局面呢?是什么让私立大学成为美国高等教育的核心力量呢?美国的研究型私立大学的成功具备下列四个重要条件:
  有理想的慈善家的每一所私立大学都是用爱国的慈善家(如卡内基,梅隆,斯坦福,洛克菲勒,哈佛)的捐赠创立的。其中洛克菲勒除了捐赠多所大学,还提供了研究资金,在政府尚未看到微生物学的潜力时,他一掷千金,支持加州理工学院等学校创设这个重要的学科,令美国抢得学科发展的先机。
  雄厚的私人捐赠基金经过多年苦心经营,一流的私立大学培养了大批成功的杰出校友。这些校友又对学校慷慨解囊,帮助学校累积了富可敌国的财富,这就是所谓的基金。以哈佛大学为例,它的基金会高达一百多亿美元,而且每年都有盈利。用这笔钱,学校给优秀的学生提供全额奖学金、用高薪挖来最好的教授、无偿地把课程放在网上、建立科学园区......
  雄才大略的校长和富有特色的大学这两者相得益彰,密不可分。雄才大略的校长用自主的办学方针和鲜明的办学特色带领学校达到卓越。每个学校都有它的个性,它们不是枯燥的生产线造出来的陈陈相因的货品,也无法用从第一名排到最后一名的线性思维论定坐次。很经典的例子是丹尼尔.吉利曼,他作为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首任校长,以研究型大学为理想,在短期内创造了奇迹。除此之外,还有雄才大略的校长和计算机系主任把卡内基—梅隆大学铸造成一个以IT革命为宗旨的学校;加州理工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把这所原来表现平平的思鲁普学院改造成小巧精悍的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邻近哈佛决意发展工科,最终修成正果;西北大学的骄傲则是它世界一流的商学院;伯克利树立了蜚声世界的自由开放学风......每一所有特色的学校都吸引有特色的人,他们在适合的学校环境里尽情发挥,形成人尽其材,各施所长的局面。
  灵活高效的运作私立大学在成本控制、运作效率、吸引学生及响应社会需求方面,都比公立大学灵活和有效得多。私立大学不受美国政府政策的限制,也不用每年苦等年度经费,因为私立学校的资金来自基金会,得以像私人公司一样灵活地运作。它们能够以更大幅度的高薪来挖研究大师,提供研究启动经费,它们可以创设新的学科,这种灵活运作的方式正是市场经济的独到之处,因此私立大学可以达到高质量的教学水平,培养高素质的学生。而且,更自由的环境也更能吸引人才。一所大学的成败取决于能否吸引杰出人才,而杰出的人才向往灵活和自由的环境。 (作者李开复)

 

 

 

图片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