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思華年 / 我的图书馆 / 你是负累?|?邻居的耳朵

分享

   

你是负累?|?邻居的耳朵

2011-06-16  韻思華年

你是负累,逗弄着我对爱情的疲惫。
–题记

“喂,你在哪?”
“我正在工作,不说了,先忙了”嘟……

透过玻璃橱窗,看着重新坐回座位的男人,小七默默挂了手机。不禁想:这间咖啡店你也曾带我来过,一样的位置,只是你的对面坐的不再是我。

小七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想在陌生人中寻求答案。

小七:如果一个人骗了你,你会怎么办?
小八:如果他比谎言带来的破坏力重要,我就原谅他。
小七:我又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小八:如果你爱自己:那就离开他,如果你爱他,那就继续让他折磨你吧。
小七:你知道我离不开他的,我现在每天也在暗示他是离不开我的,是爱我的,像巫婆那样。我还偷偷剪了他一绺头发,把他头发和他的照片烧成灰,喝了,不知道灵不灵?
小八:他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不也没离开你嘛,也许是灵了吧。
小七:他曾说我是世界上最能容忍他的人,也许这是原因,他说过他会对我很坏,而且不离开我。
小八:也是,白玫瑰太冷艳,红玫瑰太迷离,只适合用来游戏人生,只有你这温顺的黄玫瑰才是归宿吧,也许他最后会跟你结婚的,等他累了。

小七关掉电脑,躺在床上开始思考。
恍惚中,她看到自己与心爱的男人一起蹲在街角,男人问她:吃不吃口香糖?草莓味的。她摇了摇头。男人因为她的拒绝生气地把口香糖吐在地上,就走了。她望了望他的背影,一点想挽留的心情都没有,她看到自己捡起他吐在地上的口香糖,放进嘴里咀嚼。嗯…是草莓味的,我最讨厌的味道。

画面一转,她看到自己和男人结婚了,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嘴咬一支蓝色玫瑰。他要她向上帝发誓,无论他会有多少女人,多少个私生子,多久不回家,多狠地打她,她都不准离开他,她看到梦中的自己听到这些,仍是一脸欢喜地喊着:我愿意。冷酷的男人在一旁嘲讽地笑着。

小七不断做着与男人有关的梦,或喜或悲…

最后一个梦,她看到昏沉的天空下着雨,她穿着黑色长裙,拿着一把黑色雨伞驻立于一座墓碑之前,墓碑的上方贴着男人带笑的照片。她看到梦中的自己又哭又笑,解脱欣喜的表情让人无法相信死去的是她的丈夫,她突然扔掉雨伞,发疯地踏着墓碑:死吧,死吧,死了就是我一个人的了。踏累的她跌坐在地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刀,毫不犹豫地割向手腕,弥留之际,嘴里仍念叨着:死吧,一起死吧,你到死都别想离开我。

被自己的决绝惊醒的小七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带着满身酒气的男人正躺在小七身旁,小七习惯性地帮他脱鞋,脱衣…在解衣领的纽扣时,望着男人露出带着吻痕的脖子,不禁用手围住,手指收紧,用力…再用力一点就能解脱了…

隔天,男人接了电话早早地出门了,独自在家的小七换上男人最爱的衣服,躺回床上。如梦中的女人般不自觉地掏出水果刀,毫不犹豫把割向手腕。

既然无法杀死你,那我就杀死我自己。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