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的感觉 / 闲侃红楼 / 《红楼梦》里“袭人”为什么叫袭人?

分享

   

《红楼梦》里“袭人”为什么叫袭人?

2011-06-21  怀旧的感觉

    


《红楼梦》
里袭人为什么叫袭人?
                                                风之子闲侃红楼梦之七十六
     
       
 

     貌似这个题目有点饶舌,其实不是。在我看来,袭人的主要特点,已经被一个“袭”字概括了。关于袭人名字的由来,小说第二回是这样写的:

 

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蕊珠,贾母因溺爱宝玉,恐宝玉之婢不中使,素喜蕊珠心地纯良,遂与宝玉。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有“花气袭人”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把蕊珠更名袭人。

 

所谓“花气袭人”一句其实出自宋代诗人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骤暖”。我为什么要把原诗句说出来?因为在我看来,原诗句对于理解曹雪芹对袭人的评价是很重要的。表面上看,曹雪芹对袭人是肯定的,所谓“心地纯良”,但其实,小说中所写的袭人的一举一动却是很值得玩味的。而且,如果我们真正理解了陆游那句诗以后就更能把握袭人是一个什么角色了。“花气袭人知骤暖”,意思就是当花的香气扑面而来的时候就知道天气开始回暖了,季节开始变换了。而在我看来,这句话对于袭人是相当恰当的,“花气袭人”就是指袭人得势,而所谓骤暖,是指贾府的形势发生变化了。也就是说,贾府形势的变化是从袭人“花气袭人”的时候开始的。这与小说中袭人对王夫人的进言导致大观园被抄是非常吻合的。

 

而也由此,所谓“袭”字,还有出其不意的偷袭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脸上笑着脚下使绊子。也因此,还有算计的意思。

 

大家也许会觉得我对于袭人的评判过于苛刻了。可是,我一再强调,我们千万不要被曹雪芹文字表面的“含蓄和温柔”所欺骗,曹雪芹其实对所有的小说中的人物都是持“宽容和原谅”态度的,这就直接导致了我们不可能仅凭一文半字去理解人物,而是要“察其言观其行”才可以。

 

纵观袭人的一生,“偷袭”是她的基本特质。而要偷袭成功,深邃的“算计”是必须的。

 

大家在第二回林黛玉到贾府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因为贾母的宠爱和贾宝玉对林黛玉的好感,袭人就开始有意“接触”林黛玉了。而当第四回薛宝钗来了之后,因为王夫人对于薛宝钗的器重,袭人又开始琢磨薛宝钗的性格更好,以后可以更好相处了。这里面的一切考量,都是从将来自己如何在贾宝玉房中立足出发的。当然,这也无可非议。但是,袭人并没有仅仅停留在“算计”的阶段,在“算计”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个地位不高的丫鬟就开始实施她的“偷袭计划”了。而我要说的就是,正是袭人的加入使“王氏集团”一度改变了极为被动的局面。

 

拙文贾母王夫人关于贾宝玉婚姻的争斗如何客观看待薛宝钗已经说过,贾母成功挫败了王夫人的“金玉良缘”阴谋,导致了薛姨妈的放弃和薛宝钗的退出。但是,袭人的出现为王夫人的东山再起提供了一个独特而有力的新起点,那就是连贾母都无法否定的“伦理道德”,进而掀起了查抄大观园的反击高潮。

 

当然,袭人的“偷袭”是一步一步来的。

 

首先,她必须选择到底站在那边。

 

明眼人都知道,贾府有两派,贾母派和王夫人派,贾母派的人支持贾宝玉和林黛玉结合,而王夫人派的则支持贾宝玉和薛宝钗结合。作为贾宝玉的贴身丫鬟,袭人必须做出选择。而老辣的袭人应该说做出了理性的选择。为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尽管贾母目前还是贾府的最高统治者,但是,她的年纪是不饶人的。要说熬,贾母是熬不过王夫人的,王夫人上台是迟早的事,这一点,已经在紫鹃劝林黛玉早做打算的那段话里表现出来了(见拙文谁是《红楼梦》最痴情的丫鬟?)。紫鹃尚且能看到的事情,聪明的袭人怎么会看不到,在我看来,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本来是贾母房里出来的丫鬟袭人最终选择了王夫人。

 

其次,她必须取得王夫人的信任。

 

既然要投靠王夫人,袭人就必须取得王夫人的信任。可是,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袭人要取得王夫人的信任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袭人是贾母房里的丫头,表面上看是贾母的人。那么,袭人是怎样取得王夫人的信任的呢?虽然小说里没有明确描述,但我们完全可以从袭人对王夫人的进言中感觉到,袭人拿准了王夫人的“七寸”,因此,她的话处处打动王夫人的心坎。

 

这次取得王夫人信任的行动发生在第三十四回,贾宝玉被贾政痛打以后,袭人借向王夫人汇报贾宝玉的身体情况的机会趁机进言。袭人的举动有如下值得注意之处:

 

1  其实她不必亲自向王夫人汇报的。

 

就如王夫人见到她时说的:“你不管叫谁来也罢了,又撂下他来了,谁伏侍他呢?”袭人见说,连忙陪笑回道:“二爷才睡了,那四五个丫头,如今也好了,会伏侍了。太太请放心。恐怕太太有什么话吩咐,打发他们来,一时听不明白倒耽误了事。”原来,即使在疼爱儿子的王夫人看来,回话这种小事是用不着袭人来的,而袭人的理由是怕其他人听不明白。仔细注意袭人的话,很矛盾的,一方面说其他的丫鬟“如今也好了,会伏侍了”,另一方面又说她们可能连话都听不利索。显然,这只是袭人同志为自己亲自来找借口罢了。

 

2、她此行的目的就是见机行事消除王夫人对自己的疑虑。

 

应该说,由于袭人平时“做人的功夫”下的很足,王夫人对于袭人的印象是比较好的。这就为袭人进一步发展自己和王夫人的关系打下来基础。因此,袭人是这样开始自己的进言的:“今日太太提起这话来,我还惦记着一件事,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有了!”而这样的坦诚相见,换来了王夫人的绝对信任:“我的儿!你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面后都夸你,我只说你不过在宝玉身上留心,或是诸人跟前和气这些小意思。谁知你方才和我说的话,全是大道理,正合我的心事。你有什么只管说什么,只别叫别人知道就是了。”

 

3、袭人进言的核心内容就是要贾宝玉远离林黛玉。

 

好厉害的袭人,一个所谓笨拙朴实的丫鬟,铺垫得如此之好。借下来就可以进言了,而核心内容就是:“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王夫人一生所怕就是贾宝玉给什么人给勾引了,金钏就是为这个死的,所以袭人的话可谓正好说到了王夫人的心坎上了。所谓:

“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姐妹,虽说是姐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既蒙老太太和太太的恩典,把我派在二爷屋里,如今跟在园中住,都是我的干系。太太想:多有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做有心事,反说坏了的,倒不如预先防着点儿。况且二爷素日的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嘴杂——那起坏人的嘴,太太还不知道呢: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没有忌讳了。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落个直过儿;设若叫人哼出一声不是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还是平常,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呢?那时老爷太太也白疼了,白操了心了。不如这会子防避些,似乎妥当。太太事情又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便罢了,既想到了,要不回明了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件事,日夜悬心,又恐怕太太听着生气,所以总没敢言语。”

 

 别说,袭人真的很厉害呀。她知道王夫人是相中了薛宝钗的,而以薛宝钗的性格是不可能和贾宝玉有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的,因此,她借薛宝钗把林黛玉一起抬出来,从而达到了要王夫人设法使贾宝玉远离林黛玉的目的,并由此获得了王夫人的信任,不仅成为王夫人的“我的儿”,而且正式得到了王夫人把贾宝玉交给她的授权。

 

 第三,这样做的直接结果就是“除掉”了晴雯。

 

 我们知道晴雯是贾母选好了预备着将来给贾宝玉做妾的丫鬟,袭人不可能不知道。正是因为袭人在第三十四回的进言,使得王夫人开始仇视一切漂亮的有可能亲近贾宝玉的女孩,并在第七十四回至七十七回直接撵走了摸样气质和林黛玉很像的晴雯。这就为袭人将来升任贾宝玉的妾扫除了障碍。晴雯被撵走,表面上看起来是王善保家的诬告,但这只是直接的导火索,真正的原因就是袭人的进言,正如小说中所写王善保加大告晴雯状时,“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这往事,指的就是袭人在三十四回的进言。

 

 第四,这样做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更加坚定了王夫人反对林黛玉和贾宝玉结婚的信念。

 

 我们知道,撵晴雯,其实就是冲着林黛玉去的。而袭人的进言更加坚定了王夫人,直接导致了后四十回王夫人在贾母死后对林黛玉的排斥(见拙文林黛玉之死王夫人脱不了干系)。

 

 如果说上述言行站在袭人的角度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当我们联系袭人自己的言行的时候,就不能不对袭人的道德水准感到失望和遗憾了。这是由于:

 

 1、袭人口口声声要维护贾宝玉的声誉防止他和别的女子作出不齿之事,但恰恰就是她第一个与贾宝玉发生了性关系,做出了不齿之事。因此,袭人的所言所行不仅虚伪至极,而且其实就是想保住除贾宝玉将来的妻子之外的她自己与贾宝玉的“性权力”。

 

  2、袭人的进言,不仅使自己成功,而且也帮助薛宝钗增加了成为贾宝玉妻子的可能。这同样符合袭人的利益,因为袭人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还是薛宝钗要更好相处一些。

 

 正是由此,我觉得袭人其实就是一个阴险至极、虚伪至极而且自私至极的女子。小说虽然没有明白的谴责袭人,但已经通过一段微妙的描写来表明了曹雪芹的“愤怒谴责”:

 

宝玉道:“我究竟不知晴雯犯了什么迷天大罪!”袭人道:“太太只嫌他生的太好了,未免轻狂些。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心里是不能安静的,所以很嫌他。像我们这粗粗笨笨的倒好。”宝玉道:“美人似的,心里就不安静么?你那里知道,古来美人安静的多着呢。这也罢了,咱们私自玩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这可奇怪了。”袭人道:“你有什么忌讳的?一时高兴,你就不管有人没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被那人知道了,你还不觉。”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了,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正是呢。若论我们,也有玩笑不留心的去处,怎么太太竟忘了?想是还有别的事,等完了再发放我们也未可知。” 宝玉笑道:“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的人,他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焉得有什么该罚之处?只是芳官尚小,过于伶俐些,未免倚强压倒了人,惹人厌。四儿是我误了他: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来做细活的。众人见我待他好,未免夺了地位,也是有的,故有今日。只是晴雯,也是和你们一样从小儿在老太太屋里过来的,虽生的比人强些,也没什么妨碍着谁的去处。就只是他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竟也没见他得罪了那一个。可是你说的,想是他过于生得好了,反被这个好带累了!”说毕,复又哭起来。袭人细揣,此话只是宝玉有疑他之意,竟不好再劝。

 

而当晴雯被撵走以后,袭人对于晴雯的真实态度也真切的暴露了出来,所谓:“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越不过我的次序去。”却原来,平日与晴雯的好只是假的,原来平时的忍让也是假的,不过是时候未到而已。

 

在了解了袭人的如此品行之后,那么,在后四十回袭人最终嫁给了蒋玉菡也就非常好理解了。因为其时:

 

一是贾府已败,贾宝玉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二是薛宝钗并没有领她的情,嫁给贾宝玉的时候是决定带了香菱来的。

 

于是袭人在经过苦苦思索之后,感觉到贾府、贾宝玉终非可以寄托一生之地,于是她选择了离开,把自己嫁给了蒋玉菡。这时候的她,早已经不珍视她和贾宝玉的“第一次”了。这一次,她着着实实的“偷袭”了王夫人一把。

 

     这就是袭人,一个善于“算计”和“偷袭”的女子。一个花一样的女孩,却是那么的善于“偷袭”,是谓“花袭人”也。我以为,这就是曹公隐藏在这简单而貌似很美的三个字后面的很深很深的含义。
  

  
怀旧的感觉欢迎您的光临               背景音乐:红楼梦序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