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草wrh / 董氏奇穴针灸 / 董氏奇穴针灸学.八

分享

   

董氏奇穴针灸学.八

2011-06-21  幸运草wrh

四、治疗注重五行及脏象学说之应用

董师在治疗方面极为重视五行之调和及脏象学之应用,其穴位以五行及脏象命名者,便有类似相关之治疗效用,例如水金穴就有金水相通之义,能治疗肺不肃降、肾不受纳之金水不通病变,诸如咳嗽、气喘、打呃、腹胀、呕吐、干霍乱等皆有特效,又例如驷马中、上、下三穴能治疗肺病,中医理论肺主气,又主皮肤,因此本穴治疗鼻炎、牛皮癣、青春痘均有特效,对于各类皮肤病效果亦佳,另外透过五行生克,尚能治疗结膜炎(使火不克金),甲状腺肿(使金能制木)亦有卓效。天黄、明黄、其黄三穴能治疗肝硬化、肝炎,也能治眼昏、眼痛。通关、通山、通天能治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也能治膝盖痛,下肢浮种。通肾、通胃、通背能治疗肾脏炎,全身浮肿、四肢浮肿、也能治口干、喉痛。肾关为补肾要穴,对于肾亏所引起之坐骨神经痛、背痛、头痛、腰酸皆有显效,这些便都是透过脏象学说发挥应用的著例。另外透过五行学说及预防思想,这种治法可以运用的更灵活,例如治咳喘,遵古说:“发则治肺,平时治肾”在发作期常针水金配合尺泽、三士,平时则针下三皇等,此类治例真是多不胜举。

五、治疗重视脾胃学说

董师对于李东垣之脾胃学说有深刻的研究,临床治疗对于调理脾胃有很多发明,认为若能使脾胃升降失调导致正常,则许多病便能治愈。其治疗心肺两经之病多从胃经着手,例如常用之驷马上中下穴,及通关、通山、通天穴位置均与胃经有交迭关系(土水穴能治胃病,位于肺经,也是此一原理的反面应用),其治疗肾病多从脾经论治,认为崇土可以制水,所以通肾、通胃、通背三穴皆在脾经之上。对于脾肾两虚之病认为补肾不如补脾,先宜调后天,其乐用之下三皇(天皇副、人皇、地皇)名曰补肾,实亦皆在脾经路径上,这些就都反应了董师的创穴用针是其源有自,深合理论根据的。

六、治疗注重活血化瘀善用棱针点刺

运用三棱针放血治病,可谓董师之拿手绝活。余从董师学习多年随侍老师之侧,常见董师应用三棱针治疗,数年大病往往霍然而愈,剧烈疼痛亦可止于倾刻。其效果真是令人难以思议,董师刺络用穴之范围不受古书所限,除一般医师常用之肘窝、膝腘、侧额、舌下、十二井、十宣、耳背等部位,董氏善用爱用并有发明外,至于下臂、下腿、脚踝、脚背、肩峰等几乎无处不能放血,尤其是腰背部,董师更是以之灵活运用治疗全身病变。

董师对于历代有关活血化瘀文献多所涉猎,对于《内经》“病久入深,营卫之行涩,经络时疏,故不通”,“有所堕坠,”“恶血留内”“寒气客则脉不通”等瘀血学说及叶天士“久病入络”之说颇有认识。主张师“宛陈则除之”及“治风宜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法,运用棱针点刺广泛治疗多种病变,例如以委中治坐骨神经痛、腰痛、项强、下肢风湿痛,痔疮;尺泽治胸闷、气喘、五十肩;足三里治胃病、肠胃炎;以太阳穴(相当于颔厌穴部位)治偏头痛、头晕、结膜炎,三金穴治膝痛;金林穴治大腿痛,精枝穴治小腿痛,双风穴治手脚麻,三江穴治妇科病,总枢治小儿高烧、呕吐等,所涉范围可谓内、外、妇、儿、伤科全部包括在内。

董师之刺络针法最大特点在于取穴多半远离患处,正合乎古法正统之“泻络远针”,效果卓著而确实,反观时下点刺放血多取“阿是”或邻近穴位,效果未必突出,与董师相较,益见董师针术之离超。

七、治疗重视节气之配合

时间治疗学虽是新近崛起的一门临床科学,但远在二千年前的中医古籍《内经》中,却早已有较多的篇幅论述时间治疗学的要则,并提出了一些因时施治的方法,例如在季节治律方面曾说:“春刺荥,夏刺俞,秋刺合,冬刺井”,又说:“肝主春,…心主夏,…牌主长夏,…肺主秋。…肾主冬”,董师深体《内经》之意在面对全身泛发性的疾病时,常在与主旺之脏腑有关经穴施针,春日针三皇,夏季针通关、通山,秋天针驷马,冬天针下三皇等,都在临床常见,对于病久体虚病患,又常配合季节针其母经有关穴位,以收补虚之功,临床治疗痹症,极为重视季节与症状之关连性,春日风胜多见行痹,冬日寒胜多见痛痹,夏秋湿令多见著痹,治疗或以肝为主,或以脾肾为主,各以该季当旺之脏为主,再结合其它有关脏腑治疗,收效至为宏速。此外亦常配合《内经》一日四时分刺法治疗多类疾病,例如治疗咳嗽,先针奇穴水金,再按《内经》“朝刺荥,午刺俞,夕刺合,夜刺井”原则,加针鱼际、太洲或尺泽等穴,每次仅取二穴。用针少却效果显著。至于子午流注,董师虽未明言其重要,但却认为于下午3-5时(申时)点刺出血,对膀胱经之病变(例如于委中点刺治疗痔疮)可收平时之加倍效果,其实这就是于午流注之纳子法的应用,这就说明了董师对于时间治疗学亦有相当的认识。

八、活用十四经穴

董师由于研究奇穴的突出,以致竟有些人对其在十四经穴的成就懵然不知,这的确是一件可借的事,殊不知董师因为对十四经穴的深入与扩大,才有数百奇穴的发明,而董师在十四经穴之应用方面,也有许多发前人所未发之处,例如以髀关治感冒,以伏兔治心悸、心脏病。犊鼻治唇生疮,公孙治腰痛、手麻,三阴交治腰痛、落枕,阴陵泉治前头痛,腕骨治眼病,肩外俞治小腿痛,膏肓棱针点刺治膝痛,承扶治瘰疬,风市治肩痛、胁痛、半身不遂,陷谷治偏头痛、腹泻,风府点刺治呕吐等等,真是不胜枚举,其着眼点重视辨证论治之掌握,因此临床效果甚高而其用功治学之精神尤令门生难忘,犹记当年随师学习之际,常见董师在临病之余,酷喜于自己之诊室内沉思,偶有一得即召学生人内,告知所思心得,并立刻施术于病人以求验证,总是期望能于最短期限以最少针穴治愈病人,董师此种无时无刻不在为病患设想之仁者风范,确是令人心仰手追,而自叹弗如。

九、结语

学习中医,尤其是针灸,能具备深厚的现代医学知识,当然更为有利,但设若脱离中医的现论,亦决不可能产生好的成绩,因此深入了解掌握中医原理将有助于针灸临床的更大发挥,董师的学术成就及临床效果,就是此一事实的明证。

无可置疑的,30年来,台湾针灸界且也是百家争鸣,各有发挥,但由于董师景昌的出现,及董氏奇穴的发明风行,才使这些成果显得更为突出。针灸界必须珍惜这份即有成果,也希望各位能以即有的条件,从更广更深的角度来研究董氏奇穴,相信必能作出辉煌的成就与贡献。

再谈董氏奇穴的学术特色(导读二)

——一九八八年于美国针灸学会

董氏奇穴是一种疗效高,应用容易的针灸之学。在董师景昌于1975年去逝后之16年间,我曾在国内多所医疗机构及学校讲授董氏奇穴,并应邀赴日本、新加坡、美国多次传授此一济世之学,国际远自欧洲、南非、中东前来学习者亦不乏人。关于董师之学术思想,个人曾于1978、1981年两度在台湾三军总医院讲授奇穴时曾提及大致有下列几项:一、穴位分布有一定脉络可循,二、穴位命名易于了解穴性及实用,三、董氏针法不拘补泻,操作简易而疗效更著,四、董师之治疗注重五行及脏象学说,五、董师善于用针刺调理脾胃,六、董师善用棱针刺血治疗重病,七、董师注重时间节令与针刺之配合,以提高疗效,八、董师执常通变,对于十四经穴尤其精通熟稔。

事实上,董氏奇穴仍有许多精彩高深的内涵,这需要使用者自己去深入钻研,长久玩味,方能领悟体会,在拙著《针灸经纬》的许多章节中,可以寻出脉络并得到印证。这里我再次简单的补充几点初谈董氏学术思想未及提出的几点特色如后:

 

—、針刺重視深淺

針刺的深淺關乎療效極大,古書中不乏記載,董氏奇穴中亦經常提及深淺不同的主治有别,例如:大間及小間穴之手術部份指出:『五分針,正下一分治心髒,二至二點五分爲肺分支神經』。地士穴之手術:『針深一寸治氣喘、感冒、頭痛及腎虧。針深一寸五分治心髒病』。地宗穴之手術:『針深一寸治輕病,針深二寸治重病』。這些隻是列舉其一以示全部。可以說董氏奇穴全部穴位,無不貫徹深淺之理。

 

董師用穴之深淺大緻依循下列幾項原則。

(一)根據病位:一般病在表、病在肌膚宜淺刺;病在骨、病在脏腑宜深刺。有時治外感表症常在背部大椎、肺俞、膏肓點刺出血即爲淺刺之例。同一穴位之深淺主治亦有别,在前述之大小間、地士,均巳舉例說明,其要旨爲治近宜淺,治遠宜深。又如最常用之足三里穴,董師常說:針五分一寸治腿部病,針寸半二寸治腸胃病,治心髒病氣喘病至少宜二寸以上,頭面病則宜二寸半以上,臨床應用确有至理。

(二)根據病性:一般熱症,虛症宜淺刺:寒症、實證宜深刺:新病宜刺淺,久病宜刺深。董師治疗較輕較短之病,常以手指颜面較浅部位之穴道针刺;对久病重病则以小腿大腿部位较深之穴位为主;熱病在較淺穴位(背部)及井穴點刺,寒症久病則在腿部、肘部血管或肌肉較厚部位深刺久留或點刺。

(三)根據四時節令:一般春夏宜刺淺,秋冬宜刺深,董師治療疾病不隻遵行春夏刺淺,秋冬刺深之理,在選穴處治方面亦有不同,充分體現了董師對時間治療學的認識,此在『董氏奇穴及其學術思想淺探』(以下簡稱『淺探』)一文之第七項中已有詳述,不再多贅。

(四)根據體質:一般肥胖、強壯、肌肉發達者宜刺深;削瘦、虛弱、肌肉脆薄及嬰兒宜刺淺,董師亦遵循此原則進針,對體力勞動者進針較腦力勞動者通常稍深。

(五)根據穴位:董氏奇穴用穴多以四肢爲主,肥厚部份可稍深,其餘部份宜稍淺。穴分天地人三部,局部刺淺,再遠入中,最遠入深。軀幹胸背概以棱針點刺爲主,頭面部穴位多以淺針直刺或卧針平刺爲主。絕無危險,且療效高。

總之,董師針刺論深淺,雖據病位、病性、體質、節令、穴位而定,但總以穴淺宜淺,穴深宜深;治遠宜深;新病宜淺,病久宜深爲要。取穴多在四肢,強調甯失之深,勿失之淺,如蚊蠅之叮咬難期收功。由於深針有透穴作用,加強了經脈間之聯系,并擴大了針刺之主治範圍,且由於一針多穴,合乎精簡原則,不但減輕進針之疼痛,又能加強刺激量,提高針刺效應,最爲董師所樂用,但不論深淺,又必以得氣爲度。

二、注重留針取效

留針是指進針以後,将針留置於穴位内,以加強及持續針感及其作用,從而達到提高療效的目的。是否需要留針,留針時間長短,必需因人、因病、因時、因穴及視『氣』而定。:(一)因人而異:根據體質、年齡不同而決定留針與否及時間長短。體質壯實、肌肉豐滿者,受邪較難,得之則邪深,刺宜深刺久留。體質瘦弱、皮薄肉少者及兒童則應淺刺疾出,不宜留針。(二)因病而異:根據病程、病位、病性而定;久病邪氣入深及病邪在陰分、營分、屬寒、屬虛者(久病雖實則宜棱針點刺出血)宜深針久留;初病邪氣表淺或病在陽分卫分,屬熱屬實者应淺刺而不留針。(三)因時而異:根據天時季節而定:春夏人之陽氣在表,宜淺刺少留或不留,秋冬陽氣在裏,應深刺而留針。同理下午晚上針刺,一般較上午及中午留針稍久。(四)因穴而異:穴位淺、氣浮在外宜淺針不留,穴位深可稍留久,但必須注意由于“热病则顶针,寒病则吸针”,寒病久留为防针被吸入,必须多留一部分针体在外,以免發生滞針彎針(長時留針,體位異動有可能發生彎針)。董師針刺多采舒适之卧位,并在四肢穴位進行留針,絕無彎針、亦不怕吸針,是較安全的針法。

留針時間多久爲宜,目前較通行者有兩種說法:(一)據靈樞五十營篇所言:“二十八脈,…。漏水下百刻,以分晝夜。…;气行十六丈二尺…。一周於身,下水二刻。”指出氣血運行一周,需時二刻,一晝一夜爲一百刻,則二刻爲零點四八小時,爲廿八分四十八秒。(二)據靈枢營衛生會篇所言:“營在脈中,衛在脈外,營周不休,五十而複大會,陰陽相貫,如環無端”。營卫一晝一夜在人體運行五十周,以廿四小時一千四百四十分計算,即廿八分四十八秒循環一周。從上述兩點看來,留針至少宜超過廿八分四十八秒,目前爲求計算方便,一般留針三十分是合理而适宜的。

董老師治療一些寒病痛症多以留針四十五分鍾爲準,每隔十五分鍾捻針一次以行氣。有測痛試驗指出:針刺合谷可使全身皮膚痛阈有不同程度的升高,四十~五十分鍾達最高點。此正与董師之經驗不謀而合,足見董師之留針是有一定道理的。

三、針法講求對應

标幽賦說:『交經缪刺,左有病而右畔取,瀉絡遠針,頭有病而腳上針』。董師善用上病下治,下病上治,左病針右,右病針左,絕不在局部針刺,其治病常采對應取穴,效果卓著。董師常用之對應取穴法有下列八種:

(一)等高對應;即在痛點對側相等部位施針,左側病痛可取右側等高點,右側病痛也可取左側等高點,例如左曲池痛可針右曲池。這與物理學說之共振理論,有其相合之處,推广应用治疗内科病也可不采用双侧同穴针刺,而采用單側或雙側异穴針刺。

(二)手足順對:将上肢與下肢順向并列,以肘對應膝爲中心對應,可有下列對應:即肩對髋、上臂對大腿、肘對膝、下臂對小腿、手對腳。如髋有病可取肩部穴位(例:肩中穴)施治;膝部有病取曲池或尺澤(肘後歌)施治(反之肩部有病也可取髋部穴位施治,肘部有病也可取膝部穴位施治)。個人常以小節穴治腳踝痛,即系此一對應之運用。

(三)手足逆對:将上肢與下肢呈逆向排列,可有如下對應:即肩與足、上臂與小腿、肘與膝、下臂與大腿、手與髋。如足踝部有病可取肩部穴位治療,大腿有病可取下臂穴位治療(反之肩部有病可取足部穴施治,下臂有病也可取大腿穴施治),董師常取手上靈骨、後溪等穴治療坐骨神經痛,個人亦常取支溝、外關治大腿痛酸,均系此一原理之應用。

(四)手軀順對法:上肢除與下肢有對應關系外,與軀幹亦有對應關系,将上肢自然下垂與軀幹呈順向并列對置,則有如下對應:即上臂與胸(或背)脘,肘與臍(腰),下臂與下腹(腰骶),手與陰部。如腰骶或下腹有病可取下臂穴位治療,陰部病可取手部穴治療(反之下臂病也可取下腹或腰骶部穴位施治)。董師以大间等五間穴治疝氣即與此一原理有關。

(五)手軀逆對法:将上肢与軀幹呈逆向并列,可有下列對應關系:即手(腕)與頭(頸),前臂與胸(背)脘,肘與腰),臂與下腹(或腰骶),肩與陰部。如胸脘有病可取前臂穴位施(如用内關或董氏奇穴火串、火陵治心悸、胸悶等),下腹有病可取上臂穴位施治(反之前臂及上臂有病,亦可取胸脘及下腹穴位施治)。董師以肩部之天宗、雲白等穴治婦科陰道病及目前行之手針以手指治頭病都與此一原理有關。

(六)足軀順對法:下肢除與上肢有對應關系外,與軀幹亦有對應關系,将下肢與軀順向并列對置,則有如下對應:即大腿與胸(背)脘,膝與脐(腰),小腿與下腹(腰骶),足與陰部。如胸背有病可針大腿,下腹有病可針小腿,反之大腿及小腿有病,亦可在胸腹施治。臨床常以大腿部位之驷馬治肺、三通治心,個人常以門金治經痛,大敦、隐白治崩漏,以及複溜治腰骶痛,三阴交治下腹病等等,其運用皆與此一原理相合。

(七)足軀逆對法:将下肢與驱幹呈逆向排列,可有下列對應關系:即足與頭、踝與頸項、小腿與胸(背)脘、膝與臍(腰)、大腿與下腹(腰骶)。如胸脘有病可针小腿,下腹有病可針大腿,反之胸脘及下腹亦能治大小腿病。董师亦以正筋、正宗治颈项不适,个人常以临泣治偏头痛,陷谷治阳明头痛,腕骨治后头痛,都与此一对应法有关。(八)头骶对应法:除了手與腳及手腳與軀幹的對應外,頭面與尾骶亦形成一種對應。例如臨床以骶部之長強治癫狂之腦病;以頭部之百會療脫肛就是常見的例子,董師亦常以通宵穴治頭痛,也是此原之運用。

上述各種取穴,董師經驗以左取右,以右取左爲主,此正合乎對取以平衡,遠取以疏導之作用,療效甚高,常有立竿見影之效。

四、穴位互應全體

在中医天人合一学说中认为每一个局部均与全体相关,每一個局部均能反應全身,也皆能以之治療全體,因此有掌針、眼針、耳針、足針、頭針等多種針法的發明。當然最重要的是體針,体針雖以十四經絡應五髒六腑,但若将手臂足腿每一部份再予區分,每一部份仍能各自治療全身疾病。這種事實充分反映了人身整體相關。全息論的出現深化了中醫學的整體觀念,按生物全息論,人體任一肢節都是整體的縮影。都有與整體相應的穴位,例如第二掌骨側,這里的穴位從指根向掌根歧骨,對應有頭、頸、上肢、肺、肝、胃、十二指腸、腎、腰、下腹、腿、足等各部位穴位,第五掌骨側也有這樣的對應。在各個節肢及其它較大的相對獨立的部份中,都有著與第二掌骨側相同的穴位分布規律,各節肢的各穴分布都遵循著與第二掌骨側同一比例:頭穴和足穴連線的中點是胃穴。胃穴與頭穴連線的中點爲肺穴。肺穴與頭穴連線分爲三等分,從頭穴端算起的中間兩個分點依次是頸穴和上肢穴。胃穴與足穴的連線分爲六等分,從胃穴端算起的中間的五個分點依次是十二指腸穴、腎穴、腰穴、下腹穴和腿穴。上述穴位隻是具有代表性的點,其它穴位可以以這些穴位爲參考點得出。

董氏奇穴的穴位分布與全息律亦有極相似之處,董師強調任一局部皆能治療全身疾病,董師雖将全身區分爲十二治療部位,但每一部位均可獨立治療全身疾病。臨床施治時,常藝術化的由病人決定針手或腳而治療病人。同類性質作用的穴道在手及腳皆有分布,例如指五金、手五金、足五金;指驷馬、足驷馬即是顯例。再如一個穴組本身即常蘊有全息意味。例如靈骨、大白并用爲董師溫陽補氣要穴,治病之多,幾乎全身無所不包,療效之高,亦非其它穴位所可比拟。大白位置與三間相符,系大腸經腸經俞穴,雲骨穴在合谷後叉骨前,兩穴合用涵盖俞原所經之處,若以全息律而論,大白主上焦,靈骨主下焦。又大白、靈骨皆以深針爲主,又深透上、中、下三焦,因此不論纵横,此二針皆涵盖三焦,其效果之大,自是可知。再如五虎穴,自指尖向手掌,依序爲五虎一、五虎二、五虎三、五虎四、五虎五。五虎穴董師原治全身骨痛,按此五穴之分布及主治本身即有全息意味,五虎一常用於治療手指痛、手掌痛及腱鞘炎;五虎三用於治療腳趾痛,(五虎二則用於加強五虎一、三之作用);五虎四用於脚背痛:五虎五用於治療腳跟痛。再如八八(大腿部位)七七(小腿部位)之一些主治全身病變的穴組,例如驷馬上、中、下之治肺系疾病:天黃、明黃、其黃之治肝系疾病;腎關、人皇、地皇之治腎系疾病,若以位置而論,中間一針爲中焦,則其上針爲上焦,下針爲下焦,因此在治全身病變時,三針不可缺一。

董師的倒馬針法常兩三針并列,虽說因并立加強了治療作用,但何嘗不是藉著全息作用,全體互應的結果。

五、定穴合乎正經

董氏奇穴雖名之爲『奇穴』,但董老師常說其奇穴爲『正經奇穴』,其原著亦稱『董氏正經奇針學』,亦即其穴位之分布與十四經有密切關系,若非對十四經穴有極爲深刻之認識,斷難發現如此多之奇穴,在『淺探』一文中曾提及董師對十四經穴的一些特殊心得,在其原著書後亦附有『董氏對十四經穴主治病症之修訂』可資參考,這裏再舉幾個奇穴中的例子,與各位說明:董師常用肝門穴治肝病,中醫認爲肝病多濕,小腸爲分水之官,小腸之原穴腕骨即爲治黃要穴(通玄指要賦、玉龍歌、玉龍賦),肝門穴位於手臂腸經中央,即合經絡,又合全息治中焦肝病之理,其效顯著,自無疑義。又如正筋,正宗之治療頸項,即合對應(詳見七七部位正筋之說明)又與膀胱經有關,治療頸項病當然有奇效。再如搏球之治背痛;其門、其正、其角之治痔瘡:天黃、明黃、其黃之治肝病:下三皇之治泌尿、脾胃、婦科病包含三陰交穴在内;人士、地士、天士及曲陵穴等之治氣喘感冒與肺經有關:門金之治腸胃病變與胃經有關等等,真是不勝枚舉,這些皆足以說明董氏奇穴是以十二正經爲基礎發展起來,而又兼顧對應全息,因此效果更爲突出。

六、小结

董师之针灸医术,浩如翰海,深若渊壑,并不只前述“浅探”一文之八项,及本文所述之五项,其它如精通掌诊、重视辨证论治,往往治疗不同病患,所针部位相同,而收效良好;取穴灵活机动,虽有定穴并无定点,常就病变反应取穴;用针精要,反对一病多针,要求一穴多病,临床从不超过六针,用针常在二三针内,然每能在之所至,立起沉疴,令人叹服。总之,董师景昌幼承祖学,专攻针灸,医术精湛,超迈前贤,个人得以入其门下,并承厚爱,尽授绝学,无限感念,仅就所学知识,举其荦荦大者于前,虽不能概括董师学术精华之什一,但已足见董师学术之博大微奥。堪称当代针圣而无愧。

近几十年来,中国针灸迅速传遍世界,美国针灸界近几年亦有长足的进步,但董氏奇穴这块瑰宝,仍有待各位去发掘琢磨,扩大流传,使其为世人健康作出更大的贡献。

第一篇◎经穴学

绪论

董氏奇穴为董师景昌绍衍祖学,研究发展,自成一派之一家之学,其效果与境界较之“十四经穴”尤有过之而无不及,若能与“十四经穴”相辅为用,当更能发挥针灸疗效,使针灸医术发扬光大。

“董氏针灸正经奇穴学”计设740穴,分布于手、臂、足、腿、耳及头面等处,区分为十个部位,即:

一、手指部称“一一部位”。

二、手掌部称“二二部位”。

三、小臂部称“三三部位”。

四、大臂部称“四四部位”。

五、足趾部称“五五部位”。

六、足掌部称“六六部位”。

七、小腿部称“七七部位”。

八、大腿部称“八八部位”。

九、耳朵部称“九九部位”。

十、头面部称“十十部位”。

除以上十个部位外,尚有“前胸部位”及“后背部位”,此胸背两部多以三棱针刺之,无需毫针深扎。

董氏奇穴虽有部分与“十四经穴”位置相同,然用法与治效完全不同,董师有独特创见者,概从董氏命名,并加以对比说明,以资区辨。

至于其它“解剖、主治、取穴、手术、应用、注意”等亦就原文照录,再分项说明,“解剖”部分与实际之神经解剖颇有出入,原书之意义系指该穴作用之部位及脏腑而言。本文不做删补,读者可就该穴所在位置之解剖自行参考。其它“手术、主治、取穴、应用”等有必要特别补充者,均详加叙述,无特殊作用或应用机会较少者,则暂且从简。

董氏针法与一般所传之针法相较,计有下列多项优点:

一、在四肢、耳朵及头面部位取穴用针,足可治疗全身诸病,如必需刺胸腹及腰背部时,亦仅以三棱针浅刺即可,危险性少。

二、施针手术简便,仪用“正刺”、“斜刺”、“浅刺”.“深刺”、“皮下刺”与“上转”、“下转”、“留针”各种手法即可达到所斯望之治效。不采“弹”、“摇”、“捻”、“摆”等手法,可减轻患者之痛苦,减少“晕针”的情况,亦不必拘泥于“补”、“泻”等理论。

三、董氏针术乃循“正经”之“奇穴”刺之,如诊断正确,认穴准确,手法精确,则奏效神速,立除沉疴,其治效之宏,非一般所传之针术可比拟。

董氏奇穴虽不拘泥于补泻,然若能辅以董师所创之动气用倒马针法,则功效益宏。(参阅拙著《针灸经纬》)

※1991年按:本书之全修版,每一穴位均按穴位所在补入实际之神经、肌肉、血管、解剖。原文之解剖,原系指作用而言,以括号区分,附于解剖之后,仍旧保留,以供参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