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胡希恕讲金匮要略3

 淄水渔夫 2011-06-28
胡希恕讲金匮要略-3
2010-11-20 15:38
转载自 医鉴密录
最终编辑 医鉴密录
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 这是先天的禀赋太弱的人,脉也是太弱。   那么到这他把总的方面,连脉带证他统统给说一 说,底下该讲症治了,开始他讲失精。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 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微紧,男子失 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失精家",就 是频繁失精的人,不是偶尔失精,够不上个家,所谓 家就是频繁失精。真有这个,我遇到的失精有死的, 这个人一闭眼睛就失精,这个人岁数不大,小孩子, 后来骨瘦如柴,这还是我的亲戚,还是我念书的时候, 就死了。所以也是归虚劳之内的,失精家不是偶尔遗 精,偶尔遗精不算病,那是频繁遗精。在临床上虽然 像我说的那么重的没有,但一般的很多啊,这个大家 要注意。凡是这种病"少腹弦急",少腹弦急,跟上 面讲的里急,这个弦急比里急还厉害,他腹皮拘急的 很,他这个肌肉也是,什么道理呢?就是虚寒,他那 个腹肌不和了,发拘急痉挛样的样子。下面都虚寒嘛, 所以"阴头寒",就是前阴,阴头,人的血液,就是 我刚说的精气,不是男女之精的精,是营养成分,它 不充足,下面不够,所以不到哪儿,哪儿就寒,不到 手足,手足就厥冷,阴头达不到,所以阴头寒。所以 凡是失精都是下面虚寒,上面则不然了,虚阳上亢, "目眩",这个眩是热。"发落",热使发落,血虚能 使发白,老人你看头发白,发落呢?是血热的关系, 为什么血热到这个份子上呢?失精都是上下不沟通 了,咱们说心肾不交,那么寒往下,虚热往上,气冲, 气上冲,是虚证,都气上冲,麻黄汤证不气上冲,桂 枝汤证表虚证气上冲。气上冲这个热也跟着往上犯, 所以头眩晕,这是眩是个热,而发落。脉呢,先是一 个泛论,脉极虚芤迟,极虚就是虚劳的脉,无力,芤 就是浮大中空的脉,迟就是至数也少,如果见到这种 脉"为清谷亡血失精",凡是清谷,清谷者下利清谷, 就是中虚的厉害,就是咱们现在说的胃虚了,吃什么 拉什么,不能消化水谷,这是下利清谷。再一个就是 "亡血",也可以有这种脉,极虚芤迟,由于亡阴啊, 人的热能也就不够了,所以就迟,迟就是有寒了,再 不然就"失精"。他说极虚芤迟这个脉,是泛论这个 脉,这是为诸虚之应,什么诸虚呢?清谷、亡血、失 精都可以有这种脉。完了提出来了,"脉得诸芤动微 紧",那么假设得这个脉,这肯定是在男子为失精, 在女子为梦交啊,怎么讲呢?这个脉我给大家解释一 下,看古人对于失精用药也可以看出来,主要还是人 的神经病,总是情欲妄动,因为他心神不宁啊,他要 动,动就是心腹动,心腹动,脉也动啊,王叔和说的 "在关上如豆摇摇",不一定在关上,它不定在哪儿, 这在临床也看得出来,下头动,脉就是在关下,胸动 准在关上,里头有这种动,为什么你说动呢?因为方 子里面有龙骨牡蛎,龙骨牡蛎用的很多,在《伤寒论》 里都是用于不安、惊狂,所以他是神经上的关系,所 以这个梦遗、失精这类得情况,主要发生在神经,古 人的看法。情欲妄动啊,相思不遂啊,先是在精神上, 后是梦幻上,然后就出了这个事了,那么这个脉它一 定动的,其实是心神不宁。"微紧",微者不足啊,什 么不足,还是精气不足,也就是津液,血液也是,阳 气不足嘛。紧者还是有寒,寒者,还是那个少腹弦紧, 阴头寒呐。如果说芤脉,是极虚的脉了,芤脉主亡血、 失精,要是和这几个脉同时并见,动、微紧,心腹浮 动而又津液不足,同时再有寒,肯定是非失精不可。 这个脉和上面的脉是不一样的,上面是极虚芤迟,这 是诸虚的脉应,总是有大出血啊,或者下利清谷啊, 或者失精,失精也可以有上面那个脉喽,但是下面这 个脉肯定是失精,为什么?脉有特殊了,有动,这地 方很重要。这是谈脉了,我们在临床上不用脉象诊查 病人就说了,那么这个是男子失精,女子梦交之脉啊, 应该用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就是桂枝汤原方,加龙 骨牡蛎。龙骨牡蛎的应用,一般临床后世研究都认为 龙骨牡蛎是固精的,这是错的,不是,把《伤寒论》 好好看看,它主要治惊狂、癫痫,这种情况,用于神 经不安定,他用这个药,这个药是有些收敛,他收敛 精神,让精神不那么浮躁。那么这个桂枝汤呢,咱们 知道外协营卫,内调气血,它主要是调整神经的。同 时用也利于这个治外遗,龙骨牡蛎也有收敛作用,同 是有强壮性,在《伤寒论》上都是,火劫之后,大发 汗之后,造成那种情况,都是虚,所以龙骨牡蛎多少 有补虚的作用,但不是一个大补,所以现为我们遇见 遗精,大补就上来了,一个也治不好,我保险,不信 你们试试,那治不好的,这个方子非常好使,这个我 常用,常用它有一个二甲龙牡,这两个方子可以配伍 着用,二甲龙牡去桂枝加白薇、附子,附子量不要大, 顶大量也不要过六克,搁三克,三克至六克,这两个 方子我经常并着用,也不去桂枝,因为他这个病有气 上冲,头眩、发落,上冲的非常厉害,气上冲,不往 下走,奇怪,那么有它呢,还得让它上下心肾交,所 以桂枝是要用得,我要是用就是往里面加白薇加附 子,挺好使,挺好使的,附子不要大量用,因为下寒 的厉害,阴头寒,精自出,所以要加些附子,少加, 就用这个方。如果他没有大寒热,就用桂枝加龙骨牡 蛎汤就行,非常好使,这个病我经常见,治得也太多 了,这你看可以实验,临床上常见,你越补越不行。   底下这一节,天雄散方,它是有方没有证,"天 雄三两",天雄就是附子,比附子力量大点,类是一 样。"白术八两,桂枝六两,龙骨三两",它是面儿子 药了,把这三味药都作成散,一回服半钱币,服得量 也非常小。"日三服,不知,稍增之"。这个方子没说 治什么就搁这儿了,当然也是跟着上面来了,据我看 也是治遗精,他也是用桂枝,不过这个偏于寒,寒的 特别厉害,你看净用些温性药,连芍药都不要。同时 他有小便不利,他搁白术了嘛。他搁龙骨不搁牡蛎, 为什么?牡蛎这个药,咸寒,所以我说这个病偏于寒, 寒得厉害,有用这个的机会,但是我没用过,我净用 桂枝加龙牡了,那个我加附子。看这个样了啊,是治 着个病的,有龙骨、天雄、桂枝,但是要偏温,当然 它不治热了,没有上面虚弱的情况。我说的遗精有夜 间出汗烦躁的,那你非加白薇不可,白薇它是去烦热 的,如果那样的话天雄散是用不得,没有那些热象, 只是寒象我想这个可用,我没用过。气上冲,小便不 利,寒多的遗精可以用。男子遗精,女子梦交是一个 ?   28 ·

   30 ·
  虚劳里急,诸不足,黄芪建中汤主之。这个地方
他说一个"诸不足",不止里边有小建中汤证,他表
也特别虚,他是诸不足。比方恶风特别厉害了,有黄
芪证,你可以加黄芪,黄芪证就是我开始讲的这个,
所以他补虚的力量呢,比小建中汤还厉害,还有力量,
但是得有黄芪证,没有黄芪证用不着的。你像我们一
般在临床上常遇着,就是这个里急腹中痛,得这个病
的很多,尤其胃溃疡,这个病多的很,那你就放胆用,
没错的。你可是一样,你别把实热当虚热,那就错了。
他这个光搁个里急,诸不足,其实他这个里急啊,也
有腹中痛,那么另外呢,再有一种黄芪证,可以加黄
芪,没有不必加。底下方后这些话有对的,有不对的。
"于小建中汤内加黄芪一两半,余依上法",这是对
的。"气短胸满者加生姜",这个胸满加生姜还可以。
"腹满者去枣加茯苓",这就瞎扯了,这茯苓并不治
腹满,他有小便不利可以加,所以这个书上这个加减
方子我都不要,有些地方很错,底下这更糟了,"及
疗肺虚损不足,补气加半夏",半夏也不是补气的,
半夏是下气得,你要说这个建中汤补气,那就坏了,
尤其黄芪建中汤。你像咱们说这个肺病,无论肺结核
也好,喘病也好,那都不是肺气虚,那你要是加上这
东西,加上准坏,这很清楚。所以黄芪呀,我们讲了
半天,它实表的,固表,表虚了他用黄芪,你像我们
一般地麻黄这个药,谁都知道治喘,他西医现在也用
麻黄素嘛,他为什么呢,他受了外感了,表气闭塞,
这个人的这个排泄废物啊,他不是就从尿或者是呼吸
排出,他这个汗腺排出一大部分啊,他这个表气闭塞
了,应该从表排出的都担负到肺上了,肺上就受不了
了,就喘,所以拿麻黄,还要解表嘛,你还要搁黄芪
补?一补一个坏呀,这个东西才糟心呢。所以后世这
个医书,他连这个药物都弄的这么弄,黄芪补气的,
人家知道了,反正气虚就加黄芪啊,这就坏了,不是
这个事儿,所以他这个地方都要不得的,这都后人搞
的,都不是原来的东西。这个黄芪的应用你得知道,
真正表虚,非他不可,就像我方才讲的那个,不然的
话,有害无益,尤其肺病,你往里加黄芪,这不是找
死吗,你像肺结核,这都不行,你不能把表再闭塞了,
那再给肺上找担负,那不行了。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
主之。今天他这一章讲的,他这几个方剂都好,我们
也常用肾气丸治腰痛,他不是是腰痛都治,这个小腹
拘急,或者小腹不仁,这都属于下焦嘛,这个肾气丸,
古人起这个名字很好,他是治下焦的,下焦虚寒,没
有小腹拘急,小便不利,你用肾气丸就来治腰痛,怎
么能治啊,真正地有这种情况,或者是小腹拘急,或
者是小腹不仁,而又小便不利,这种腰痛,那是如神,
你使它准好。没有这个,人家腰痛,你就给人吃肾气
丸,哪是那样啊,这个补肾啊,肾虚呀,你从哪看的,
人家一说腰痛就肾虚呀,这都是不对的。总而言之,
不讲辨证,他嘴里满是辨证施治,实际是不辨证,他
不懂。辩证到这个终点啊,准得辨到方剂、方证上,
他这个书就是这样子,人家不是说是腰痛你就吃这个
药,那哪儿成呀,你必须这个样子,你吃了准管好。
所以我们在临床上,你非把这个掌握不可,不然的话


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
不会治病的。这个八味肾气丸这个药,咱们也都常知
道了,常用的,尤其把这个现在搁用六味治腰痛,更
是瞎扯了,甚至还有十味地黄丸。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这个方子
应用的机会是不太多。他说这个虚劳的人啊,因为体
弱,他容易招受外感,所以风气百疾,就是时有寒热,
他用这么一个方子。那么这个方子咱们看一看,他用
薯蓣,薯蓣这个药,就是山药了,这是一个健胃的药,
甜药嘛。那么这里面,这个建中、健胃药很多,你象
理中,那他就是理中汤,人参、白术、干姜、甘草,
这不是理中汤吗,他理中汤又加上薯蓣,胃喜燥不喜
湿,加利水的药也是健胃的办法,所以他用理中的基
础,主用薯蓣,更健胃建中。那么另外呢,他在这里
头又加上茯苓,这一系列的啊,都是健胃。他另外呢,
就是滋阴补血药,你像地黄、芎藭、芍药、麦门冬,
阿胶,当归,这一系列都是一个滋阴补血。滋阴补血、
理中健胃,这就是他所说的虚劳诸不足,治虚劳的。
那么再有呢,就是治寒热有些药了,曲、豆黄卷、柴
胡、桔梗、杏仁,这一系列的药,就是治这个时而寒
热,??用的机会是不太多,不像头前那几个方子,
做个参考吧,这个方子就是理中健胃、滋阴补血、养
血,加点解热、去寒热的药,这个方意倒挺清楚,挺
好明白。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这个方剂咱
们常用,可是他的真得是虚呀,他这个虚烦不得眠呐,
与桅子鼓汤不一样,桅子鼓汤是真热,他那个虚呀,
冲着阳明病说的,阳明病他是内热,实热呀,他是不
实,那么一种热,与这个虚是不同,这是真虚,所以
这个列到虚劳篇里了。所以咱们用这个酸枣仁汤也得
注意,真正是虚,因虚而烦躁不能睡觉,这方子好使,
可不是说是睡不着觉就用它,就不行了,这也是有问
题的。他真虚,你大量用酸枣仁,加点血分药,加??、
茯苓,好使的,他不虚,不虚的不行。相反呢,像这
个栀子豉汤证,你要是用这个就不行了,那反倒坏了。
这不然的话,你像这一般的这个胃有停水,影响睡觉
呀,这个你得利水,搁点安神的药,你像龙骨、牡蛎
什么的都行啊,他就能睡着,你吃这个药也不行,他
不是真虚。真正地虚,他虚就发烦啊,心悸,心也跳,
那你吃这个药准行,所以说我们在临床上,这个失眠
的人也很多呀,也就是有时候乱用,他就不行了。这
个酸枣仁啊,真正要是虚,影响到这个睡眠,无论是
嗜眠,无论是失眠,他都好使,不论生熟,只要是由
虚而来得,都得好使。所以咱们说生酸枣仁治嗜眠,
炒枣仁治失眠,这也不对头的,真正由于虚劳,影响
到睡眠,无论是睡不着,无论是爱睡,都好使,你就
用这个方子也都行。
  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事伤、
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
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蛰虫丸主之。五劳虚极之
病,那么他有个证候了,底下就是,"羸瘦腹满不能
饮食",那么他这个证啊,一般都是这样子。羸瘦,
瘦的厉害,可他肚子满,就像那个蝈蝈似的,这个满
就是中虚呀,不能吃东西,不能饮食。那么这种情况,
就是这一段所要讲的五劳虚极之证,怎么得的呢?原
因是不一了,"食伤、忧伤、饮伤、房事伤、饥伤、
劳伤"等等地吧。你吃东西不检点,饮食无节,再不
就是多忧善愁的人,这都容易伤。饮伤、房事伤,就
是男女不节制。劳碌饥伤,饱一顿,饿一顿,过劳,
这等等地,都可以致五劳虚极之证。这几种伤的结果,
"经络营卫气伤",他结果呀,没有不影响到这个营
卫之气的,营卫之气哪来的呢?在经络啊,他古人这
个经络啊,大血管谓之经,小血管就是络,我们说这
个营卫在哪儿呢,在血管里头,血液在血管里头的作
用,就叫做营,血管外的作用,就是气的作用,就叫
做卫。那么最终各种的伤损,都能使之营卫之气损伤,
营卫之气伤,所以由营卫就可以及到气血了,那么最
后就伤于经络,而为干血,"内有干血"了。这个干
血有他一定的证候,"肌肤甲错,两目黯黑",这就是
干血之候,所以这个很准确,肌肤甲错就像这个鱼鳞
似的,两目黯黑,眼睛啊,黑眼窝子,而目也不光泽,
就是眼睛也不光泽。那么这个大黄蛰虫丸,它有缓中
补虚之效。他怎么提这个缓中补虚?叫大黄蛰虫丸
嘛,他是个攻药啊,你看他这个方剂就明白了,这个
方子也很好啊,这个方子也最常用,完了把这一个讲
一讲。这个方子它是祛瘀,是大力祛瘀呀,它既搁这
个水蛭、虻虫、蛴螬、蛰虫这些诸虫,这个药祛瘀的
力量都相当的有力量;另外,他又配上干漆、桃仁,
这干漆、桃仁也是祛瘀有力量的药;那么这个大黄药
量用的不重,而且又蒸,它这个攻破的力量就差了。
你像咱们那个核桃承气汤,虽然没有用这些虫子这么
些下瘀有力量,它能往下攻破的力量它有力量啊,大
黄、芒硝一起搁,用调味承气汤加桂枝桃仁嘛。这个
呢,它攻下的力量小,这个十分呢,要拿着古人的分
量来说呀,就是二两半,你看这个生地用多少,这个
干地黄十两,这个二两半,那不差多了嘛,而且它又
蒸了,这个大黄要是久蒸,久晒,它不泻肚。所以有
些人啊,看到这个大黄蛰虫丸啊,除非做药的时候不
按照古法,按照古法它不会泻的。所以他说这个缓中
补虚,主要在地黄、芍药这两个药上,大量的用干地
黄。干地黄这个药也有清瘀作用你可知道,同时它起
强壮滋阴,治干血嘛,它起强壮滋阴的作用,它补虚,
与芍药配到一起,更有这个作用。另外,还做丸药,
丸药最缓不过了,你看他一回吃多点儿啊,很少,小
豆大的丸子,一回才吃五丸,那才多点儿,所以咱们
现在那个大黄蛰虫丸啊,它是丸子大,丸子大约一钱
吧,一钱,我就是一天让他吃一丸。所以这个药他用
蜜丸,这个蜜也是个补中的药啊,大量的生地,芍药
配合蜜,所以这个药是在通之中它补,所以叫缓中补
虚,这个药不伤,他就是做这个配药的时候,他要是
搁生大黄弄成面子那就不行了,那就要泻肚的,虽然
少它也泻。这药很好,这个他说的这个肌肤甲错,两
目黯黑,这个要注意用这个药,要有这些情形最好了,
不然的话,我们现在用一般地这种顽固性的瘀血,你
像我们治肝病最常遇到了,你像这个脾功能亢进啊,
那么他有瘀血,你暴攻是不行的,用这个药挺好使。
我治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以前那会儿,那是一个年轻
人得肝炎,怎么治他也不好,后来有一天啊,我就问
批注 [A22]: 据上文加,31:17

批注 [A23]: 音频缺失
批注 [A24]: 33:49
   31 ·


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
他,你说你还身上哪儿不好啊,他说我一天啊,这个
身上啊,得掉一层皮,我说你撸开腿我看看,一看啊,
这蛇皮,就是肌肤甲错,嗨,后来我说,得了,你这
个病你先别吃汤药了,我就给他吃这个,他吃了这个,
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个人啊,这名字我想不起来了。
所以这个,古人他对这个药物,他有一种特殊的证候,
这个方子啊,它治干血,干血就是积久的瘀血,是这
个咱们说这个劳病,都不是一日造成的这个病。我们
家乡都管这个叫做"烟尘病",都是积年累月,积累
的这个病,那不是一时能够去掉的,所以缓治的法子,
那么这个方子还是很好很好的,没毛病。
  今天讲的方子都是极有用的方子。底下还有獭肝
散,这都是附方了,底下全是附方,底下这个都是林
亿呀,宋朝时候他们校对这个《金匮要略》,他也到
处翻去,《千金》啊,《外台》啊,《肘后方》他都翻,
看到有治虚劳的,他也都把它弄来了。
  那么底下这头一个就是炙甘草汤,这方子咱们讲
过,在《伤寒论》里头,《千金翼》里他炙甘草汤他
说治这个虚劳不足,汗出而闷,脉结悸,行动如常,
不出百日,危急者十一日死。他说治"虚劳不足",
什么样子呢?"汗出而闷,脉结悸",脉结,就是跳
跳停停;悸,悸者就是心悸。他这个脉结,心悸,这
个病就是指的肺结核,汗出而闷,这是肺结核的末期
是这样的,脉结,心跳汗出,烦闷,这虚热证候,虽
然行动还能如常,但是不出百日。这个病人呢,要到
这么一个情形,不出百日,他非死不可。危急者呢,
不是像上边这么安定,像骨瘦如柴啊,呼吸啊短的很
了,脉挺数的,那不出十一日,就要死的,那就是快
了,这都是约略之词了。就是这样子病也只能够吃这
个药,虽然这么说呀,这个药啊,这我常用,治肺结
核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但是呢,真到他说的这个情形
啊,也治不好,他有效是真有效,这个你在临床上也
可以遇着你给他用用,那真有效,但是救不了,他死
了,到这个份子上是不容易了。他这个炙甘草汤他就
是大量的生地、麦冬啊,是这种滋阴养液的药,对于
肺结核还都有好处的,你像麦门冬汤,竹叶石膏汤,
这在临床上也常用,但是这都是在末期的时候是有
效,可是这个病人啊,你还得摊到手上,治不好,他
有效来有效去,完了还是不行。这个肺结核到这个末
期呀,的确是不好治。那么在他这个开始的时候,这
个方子用不得,不能吃补药,那我们还是用这个,根
据他这个适应的这个病有什么证候用什么药,还是对
得,所以像这个《千金》,他们也犯这个病,所以这
个药,在这个时候用有效,这是肯定的,他这个也就
是一时之效说得。
  底下《肘后》獭肝散 治冷劳,又主鬼疰应一门
相染。这个《肘后》方也是个书名了,他有个獭肝散,
"治冷劳",这个冷劳什么样,咱不知道。"又主鬼疰
应一门相染",冲这句话啊,这个鬼疰是古人的一种
看法了,一门相染就是传染病了,冲这个看法像肺结
核,肺结核不能说冷劳,它不是冷劳。这个方子我没
有用过,有一回我看着一个老先生用过,这个人死了,
这北京一个很出名的一个老大夫,他那阵儿啊,他用
獭肝丸,他自己配的丸药,他给肺结核吃啊,一个没
有好的,我看他用不行,我也就没用,没试验,这个
他古人说个冷劳,冷劳他不像肺结核,但是一门相染
呢,像是肺结核,所以这个搁到这块儿值得怀疑,肺
结核有人试验,不行,这都是附方,这都是林亿他们
找的,在这个《千金》啊,这个是在《肘后》方上找
的。
批注 [A25]: 46:00
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


  问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肺痿之病何从
得之?师曰:或从汗出,或从呕吐,或从消渴,小便
利数,或从便难,又被快药下利,重亡津液,故得之。
这是一节,这个他是故作问答呀,以说明这个肺痿得
的原因。开始就说了,"热在上焦者",上焦就指心肺
都在上焦了。那么上焦有热,那么肺受热而咳,这就
叫做肺痿,这个肺痿主要地还是热,因热而咳这一类
的肺病,这叫做肺痿。"肺痿之病从何得之",这是提
这么一个问题了,他说这种上焦有热,所致肺痿这种
病,那么他是怎么得的呢?底下就是解释,"师曰:
或从汗出",底下这几项啊,都说的是丧津液,这个
出汗最伤人的津液了,那么出的少没关系,要是大出
汗,或者是发汗太过,那么都使得阴液有所亡失。"或
从呕吐",呕吐也分两种,一种自己的呕吐,一种是
用医药致的呕吐,这种呕吐也丧人津液。"或从消渴,
小便利数",或者由于得这么一种病,就是小便频,
咱们说这消渴,属于这个三多了,小便特别的频数,
那么这类的消渴病,也丧失体液,这津液丧失多了,

   32 ·
人津液亏损,咱们说这个伤津液就是伤阴分了,阴虚
生热嘛,这再生出热来,就可以得肺痿,他是这个意
思。"或从便难,又被快药下利",这个大便难,就是
指的阳明病这一类的了,阳明病应该吃泻药,但是不
要太过呀,用一种快药下利,这种快药,大概都指着
巴豆剂的时候多,这个巴豆剂这个东西猛急的很,也
是都属于亡失体液。这个亡失津液太多了,那么就容
易得这个病,就得这个上焦有热而咳的肺痿。这是头
一段,这是概要,这个肺痿呀,总而言之,是一个上
焦有热,痿吗,这个痿呀,古人这个名字起的挺有意
思,枯萎,他怎么枯萎,津液得虚,拿着现在我们临
床上这个术语说就是虚热,虚,津液虚,热,是真有
热,那么这就是构成肺痿的主要原因。
  曰:寸口脉数,其人咳,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何?
师曰:为肺痿之病。这是又一节,这个曰还是问曰,
他又提一个问题。他又问了,他说"寸口脉数",这
个寸口脉数就是该这个寸关尺而言,不是光说这个
寸,那么古人管这个桡骨动脉,这个叫寸口脉。说"寸


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
口脉数,其人咳",脉数是为有热了,热伤肺,人才
咳,那么这个热呢,很奇怪,"口反有浊唾涎沫者何",
一般有热,这个口都干啊,一般是没有浊唾涎沫的,
那么这么一种病,他就问这怎么回事,这个人啊,脉
是数的是有热,他有些咳嗽,要是说有热呢,不应该
吐浊唾涎沫,那么这个人咳嗽,反而吐浊唾涎沫者,
这是怎么个道理?是什么病?"师曰,为肺痿之病",
这个答复他说,你问这个呀正是肺痿之病。这个肺痿
之病啊,我们拿现在的病名来说明的话就是肺结核,
他这个肺啊,功能没有了,这个肺,我们是这个组织
的,它都能有这个,接受,上焦受气于中焦,中焦还
是胃呀,胃生出津液来,那么咱们中医是说这个脾给
运输了,所以脾运津液到上焦,其实不是这个事,这
是古人的看法啊,我们讲古人的书还根据古人这套,
把这个经文弄明白。那么这个津液上来了,肺的功能
好呢,它要吸收有用的,排出无用的,这咱们中医说
呀,这就是津气四布。那么这个肺有病了,它功能没
有了,津液来了,为肺的热所熏烧,就变成一个浊唾
涎沫,就变成这个东西了,这纯粹是肺病,有病的一
种反应。他说有热是有热,他也口舌干,后头有的,
但是他所以有浊唾涎沫,正是我说的这个肺痿的病,
他有这么一种情况。这是第二节,第二节说的是肺痿
病啊,我们就肺痿病的认识,第一个他有热,第二个
咳,吐涎沫。头一个他不说的吗,热在上焦,因为这
个咳才为肺痿,咳这是一个要紧的证候。那么这一段
说明呢,不但咳有,要是吐浊唾涎沫,浊唾涎沫他这
个东西粘的很,大概肺结核的病人咱们都看过,他那
个痰啊,吐的非常多,多可是多,但是粘,特别粘,
所以他搁个浊,浊唾涎沫。
  他底下又说一个与这个肺痿相似而实不同这么
一种病,就叫肺痈,这是咱们这个题目,肺痿肺痈,
他把肺痿提完了,他提出肺痈来了。
  若口中辟辟燥,咳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
为肺痈,咳唾脓血。脉数虚者为肺痿,数实者为肺痈。
  实证。所以如果"口中辟辟燥",辟辟燥就
是干得厉害,这个辟辟两个字啊,古人这个大学为辟
庸嘛,干什么呢?要是明理嘛,这个辟辟燥与隐隐痛
是个对立的关系,就是这个燥啊非常的明显。这个痛
呢?"隐隐痛",它不是那么剧烈的痛。他说如果口
中辟辟燥,口中里头干燥得厉害,就说明是热也是盛
啊。那么咳,也咳,可是咳啊胸里头隐隐痛。那么这
个病它不象这个肺痿,肺痿脉虽然数,它微。"脉反
滑数",他也象肺痿那个病,但是不是脉数而微,是
反滑数。这种病啊不是肺痿了,"此为肺痈"。"咳唾
脓血"啊,这个开始的时候不一定有脓血了,那么到
这个病整个形成了,它要唾脓唾血了。这是肺痈,与
这个肺痿是不同了。"脉数虚者为肺痿",说这两个病
在脉上有一个显明的辨别,脉数是数,但是虚,这个
虚概括的很多了,脉数而弱、脉数而微,都属于虚,
虚就是不足了。而虚脉呢按之无力,这个脉跳得无力
则谓之虚。那么这个脉虽然数,但是虚,这是肺痿的
这种脉应。"脉实者",脉不但数,我们上边说这个滑
数,滑就是一个实脉了,都是一个太过的脉了。数之
中而实,脉按着有力,这个滑也是有力的一种了。不
只滑,脉大,脉紧这都算是一个有力的脉。脉实者这
是肺痈,这就脉上来分辨这两个病,这都是原则上的
东西。开始它讲这肺痿啊,就是津液虚而有热,那么
同时呢他唾涎沫,咳唾涎沫,那么这把肺痿大概的情
形他是交代清楚了。与这个类似,也渴,但是不是咳
唾涎沫,口中辟辟燥,它一咳嗽呢反而隐隐痛,那么
他咳唾脓血,这类一系列的情况这是肺痈。那么就这
两个病呢,有实有虚,都有热,一个是数而虚者,一
个数而实者,这就说明这两个病。
  问曰:病咳逆,脉之,何以知此为肺痈?当有痈
脓,吐之则死,其脉何类?作这一些提问。他说这个
肺痈也是咳逆,那么这种咳逆,你要是诊之,这个脉
之就是诊之,就是咱们现在说的诊察的时候。你诊察
他,你怎么知道是肺痈?第一个问题,肺痈有脓,怎
么知道它有痈脓,为什么一吐脓了就要死,那么这个
脉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脉啊?它就提这么几个问题。
  师曰:寸口脉微而数,微则为风,数则为热;微
则汗出,数则恶寒。这是一小节,他就答了,先就脉
上来说。他说寸口脉,还是我说的指的整个桡骨动脉
说的,不是单指的寸脉。这个"寸口脉微而数",既
微,这个微是又细跳得又无力,就叫微,它这脉的形
也小,跳得也无力,这叫微。这个微啊,咱们头前也
讲很多了在《伤寒论》,这都是津虚,津液虚,亡津
液,脉微者亡津液也嘛,它这个虚脉。数还是热了,
说针这个寸口脉啊是微而数,这么一个脉,那么底下
他就是分析这个脉了。他说"微则为风",那么后边
呢又说一个"微则汗出",这个研究过《伤寒论》的
都明白了,这个《伤寒论》啊它本来是太阳中风,脉
浮而缓,缓就是弱,或者脉浮弱,这是太阳中风的脉。
如果这个汗出津液丧失太多了,脉就是由缓弱而变成
微。所以他说这个微则为风,这就由于太阳中风丧失
津液太多了,所以紧接着他就说微则汗出。那么太阳
中风脉并不是微啊,只是缓弱而已啊,到不了这微的
程度上,所以这样子就是由于汗出多了,所以这个微
也正是亡津液,汗出多。那么这个怎么来的汗出多
啊?由于太阳中风,太阳中风自汗出嘛,所以这个脉
它才缓。那么汗出多了,它就脉就微了。所以他底下
解释啊,微则为风,就是中风了,就是太阳中风没脉
了。那么所以然呢,这个怎么由缓弱变成微了呢?就
是微则汗出,由于汗出太多的关系。他讲这个肺痿啊,
就是得津液虚,主要在这一点。"数则为热",后边又
跟着一个"数则恶寒",总而言之他讲这个太阳中风
表证。数是个热,表热病嘛,咱们这个无论太阳伤寒,
无论太阳中风都是表有热了,咱们普通的感冒都是,
所以咱们用发汗解表去热嘛。那么数就是有热了,那
么为什么他又说数则恶寒呢?这个表证这个热啊非
恶寒不可,所以说恶寒者,表未解也。咱们讲太阳病
的时候,这是自然的,这个我讲太阳病讲过了。体表
的体温啊骤然间高,与外边这个差距啊就是加大了,
你看咱们一般人这个体温与外界,他习惯上不恶风,
如果你这个体表的体温特别的高了,与外边的差距加
大了,就感觉外边风之刺激或者寒之刺激,所以这个
   33 ·


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
表证的时候,都是体表的温度特别高的时候,他没有
不恶寒的,所以他说数则为热,数则也恶寒。他这两
句话全是解释寸口脉微而数,这是外受风寒的这么一
种关系,他解释这个脉。
  风中于卫,呼而不入;热过于营,吸而不出。"风
中于卫"者啊,那么这个风邪开始袭人啊,侵袭到人
体啊,它不能进到脉里头去,只是在脉外。这个脉内
呢,营在脉中,卫在脉外啊,所以都是卫先受病的。
所以他搁个风中于卫啊,但是这都有语病,这才搞到
后世风伤卫,寒伤营,其实这是有问题的,这个咱们
有时间再讨论,现在咱们知道到这个。总而言之是根
据上头,所以说人被风寒,就是得了表证了,太阳中
风表不解的时候。这个表不解啊,这个表气就闭塞了,
表气闭塞这个气就往上壅。咱们一得感冒,尤其咱们
常遇着这种喘啊,那么吃麻黄是一个道理,我们人这
个往外,这个气息也旁出啊,我们体表它也出啊,同
时也排出废物。你看人得天天沐浴,衣裳到时候也是
要脏,那个脏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你排出的废物。那
么如果你中风也好,伤寒也好,你这个体表啊闭塞,
这个里外不通达了,不通达了应该从外边排泄的废
物,以至于这气息它都往上来,壅逆往上,就是咱们
后头讲的上气,咳逆上气。这个气是有上而无下,那
变成什么了呢?就是"呼而不入",就是下边呼气不
入。它气往上来,只能够呼气,吸气就困难了。所以
它搁个呼气不入,这只是外受风寒指这个表邪说的。
"热过于营,吸而不出",这个热过于营啊,这个热
伤了血脉了,伤及血脉,就要结为痈脓啊,这个肺痈
后头有解释。那么热才伤血脉,这个外面的风邪它不
会伤血脉的。那么这个热内入了,伤及血脉了,那么
肺啊已经有痈肿的情况了,吸而不出。这个痈肿怎么
的呢,这个肺啊能张不能合了,它就这么张,我们人
一吸气啊,肺张,一呼气肺就合上。那么肿了,它光
能张,它不能合,所以入而不出,吸气还能,呼出不
能了。所以这两句话很不好懂啊,这个古人啊它尽在
文字上啊,让你不太好懂,他下边就解释这两句话。
  风伤皮毛,热伤血脉。所以然的道理,这个风只
是伤皮毛,皮毛闭塞。皮毛闭塞,表气不通了,这个
气都担负到肺上了,往上跑。所以这个气上而不下,
只呼而不能入,就是吸气困难啊。我们临床上咱们常
遇着这种病,都是吸气困难,这个喘呢都是吸气困难。
那么这个肺痈呢,指这个热伤了血脉以后,这个肺它
肿了,热伤血脉,在这里解释上文了,为什么热过于
营,吸而不出呢?它就是伤了血脉,伤了血脉结为痈
肿,这个肺啊能开不能合。这个呼吸啊,这个肺呢一
吸气它开,一出气它合。它不能合了,你光能吸不能
呼,出不来。所以这两句话很不好讲,一般的书啊弄
得乱七八糟的。所以他说热过于营,吸而不出,这个
道理呢就底下这两句话,由于"风伤皮毛,热伤血脉"
的关系,影响血脉,影响肺的本质上有痈肿了,他讲
这是讲的肺痈了。
  风舍于肺,其人则咳。这个风伤皮毛啊,它古人
认为这个肺合皮毛,皮毛与肺是相合的,这个皮毛属
于肺。那么虽然是风伤皮毛,但是它内舍于肺。那么
要是搁在咱们现在这个话说呢,这个晚了我给你们解
释,就是外感啊要是涉及到肺了,一定要咳的。为什
么涉及到肺呢?就是方才我说的那个道理,这个表气
一闭塞啊,本应该从表气排出的废物,都担负到肺上
了,肺受不了了,所以越这个表实越厉害,中风到不
厉害啊。你看这个《伤寒论》上,太阳中风没有喘,
太阳伤寒必喘,所以麻黄汤证无汗而喘嘛。它越这个
不通,整个担负到肺上了,古人这个现象一致的,外
边受风寒,就要喘,他就说风伤皮毛,内舍于肺,这
个古人呢根据这么个现象他给的解释。那么这个实质
呢,不是这个风来跑肺上藏着去了,不是这么个事。
所以现在我们研究古人的东西啊,对他的规律我们必
须把它搞清楚。那么这个说法呢,古人有古人的说法,
我们也要把它解释出来,但是是不是这个问题我看不
一定。如我们受了外感,喘,那古人看到什么呢?这
个风啊,虽然在皮毛,皮毛又合于肺,这个风啊就在
肺上安家落户了,哪是那个事呢?这个在现象是有这
个情形,这是规律。但是我们现在解释呢,应该更进
一步合乎生理,我认为是这样的。所以这个风中于卫,
就是中于表,那么影响人咳嗽,就是气不得于外达,
它往上来,担负到哪,担负到肺上来。尤其我们人对
于液体废物的排泄,不外乎这几个路道,一个小便排
泄;一个汗腺排泄;一个就是呼气。我们一天呼气排
出的水份挺多,我们方才说的那个口吐浊唾涎沫也是
这个道理。这个肺子啊,没有那个正常机能,正常机
能排出水份,水蒸汽啊,你看冷天往玻璃上一哈就知
道了,你要哈它冒水珠。我们平时呢也是,不过它不
见,有病了就不行了,它变成痰了,粘痰,这是肺有
病了。那么这个呢,说是"风舍于肺",这个在这个
古人是这么一种看法,其实表不解,影响到肺上,影
响肺可不是风的问题,古人这么看那也没有办法,要
拿张仲景这两千来年了,一千七、八百年了,那个时
候科学水平没有,全世界那阵也没有那么高的科学水
平,古人在现象上掌握这种规律,这是事实。那么所
以然的道理呢,当然是科学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他
解释不出来。那么涉及到肺上了,那么人一定是咳的,
就是表不解,上气,它就影响到咳。
  口干喘满,咽燥不渴,时唾浊沫,。"口干喘满",
这个肺啊有热,上焦有热,有热他口就干。咳逆上气
厉害了它就喘,由喘而变满,这个仅喘呢,这个胸里
比较满了,这是胸的内压它扩大了。"咽燥不渴",虽
然口干咽燥,这都是肺热熏蒸之象了,但是胃里头没
有热,热不在胃,他就不渴。那么胃有热,他必渴,
所以这个白虎汤证渴还是里有热了,胃有热了。"多
唾浊沫",这个时候啊水遇到热,它就变成浊唾涎沫
了,这就是肺痿之形成。这一段就说明由外感可以得
肺痿,也可以得肺痈,底下就说了。
  时时振寒,热之所过,血为子凝滞,蓄结痈脓,
吐如米粥,始萌可救,脓成则死。这个"时时振寒"
后头有解释,这个脓要是将成的时候,振寒,这是脓
成,化脓的时候有这么种情况。那么这是"热之所过",
就是咱们头前所说的热过于营,不是在表了,已经进
到这个血脉了,这个热。这个热伤血脉嘛,血由于热
   34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