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格言联璧——(清)兰陵堂存板 金缨【译文】——

2011-07-01  健康人格...
学问篇

原文: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
     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

【译文】——自古以来许多有名望的世家,都是靠积德,要想具务高尚的人品,只有读书。


原文:读书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     

      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
【译文】——读书即使不能成名,却可以使人品德高雅。修养德行而不期回报,自然心安理得。


原文:古之君子,病其无能也,学之。     

      今之君子,耻其无能也,讳之。
【译文】——古时的君子,最怕别人耻笑自己无能,所以努力学习。现在的君子,担心别人耻笑,则尽力掩饰自己的过失。


原文:为善最乐,读书便佳。

【译文】——做善事是最快乐的事,但是读书可教化乡里比做善事更胜一筹。


原文:诸君到此何为,岂徒学问文章,擅一艺微长,便算读书种子。      

      在我所求亦恕,不过子臣弟友,尽五伦本分,共成名教中人。
【译文】——各位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学写文章,学会一点技艺,便算是有读书的天份吗?在我所要求的只是“恕”,不过只是尽人伦的本份——忠孝仁义而已。


原文:聪明用于正路,愈聪明愈好,而文学功名益成其美。      

      聪明用于邪路,愈聪明愈谬,而文学功名适济其奸。
【译文】——人的聪明如果用于正途,越聪明越好,学问功名更能增加他的品质。人的聪明如果用于邪路,则聪明越显荒谬,学问功名反而助长他的奸滑。


原文:战虽有阵,而勇为本。丧虽有礼,而哀为本。士虽有学,而行为本

【译文】——作战时虽有阵法而以勇敢为根本。丧事虽有礼法而以哀戚为根本。文人虽有学问却以品行为根本。


原文:飘风不可以调宫商;巧妇不可以主中馈;文章之士不可以治国家。

【译文】——旋风不可调音调;取巧的妇人不能主持家务;只会做文章的人不能治理国家。

原文:何谓“至行”?曰“庸行”。      

      何谓“大人”?曰“小心”。      
      何以“上达”?曰“下学”。      
      何以“无到”?曰“近思”。
【译文】——什么是至高无上的品行?即平常的修养。什么是大人?即是有德的人。如何能上达?即努力学习。如何能远到?即只有近思。


原文:竭忠尽孝,谓之人。治国经邦,谓之学。      

      安危定变,谓之才。经天纬地,谓之文。      
      霁月光变,谓之度。万物一体,谓之仁。
译文】——能竭尽忠孝,才能称为人。治国安邦称为学问。能平定叛乱称为人才。编织天地事物称为文章。心胸光明坦荡称为风度。万物与我一体称为仁心。

原文:以心术为本根,以伦理为桢干,以学问为良田,      

     以文章为花萼,以事业为结实,以书史为园林,      
     以歌咏为鼓吹,以义理为膏粱,以著述为文绣,      
     以诵读为耕耘,以记问为居积,以前言往行为师友,      
     以忠信笃敬为修持,以作善降祥为受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
【译文】——以心术为根本,以伦理为树干,以学问为良田,以文章为花萼,以事业为果实,以书籍为园林,以歌咏为音乐,以义理为食物,以著述为彩绣,以读诵为耕耘,以讨论学问为累积,以先贤的言行为师友,以敬忠笃信为修持,以行善降祥为给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


原文:凛闲居以体独,卜动念以知几,谨威仪以定命。      

      敦大伦以凝道,备百行以考德,迁善改过以作圣。
【译文】——一人独处时应谨慎自己的行为,预知每一心思所含的意念,严肃威仪安于天命,敬人伦以成圣贤,谨慎各种行为以成就德引,改过向善以成贤良。

原文: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
      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译文】——把仁心存在自己心中是先贤的最高学问,行为中尽自己的本分是圣贤的最高功夫。


原文:万理澄澈,则一心愈精而愈谨;      

      一心凝聚,则万理愈通而愈流。
【译文】——事理明白则心愈能清楚而专一,心能专一则事理愈能通达流畅。


原文: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 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译文】——将宇宙万物的事视为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也就是宇宙万物的事。


原文: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前。      

      身在万物中,心在万物上。
【译文】——身虽处于地万物之后,心却天地万物之前,身虽处天地万物之中,而心却在天地万物之上。


原文: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已工夫。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成就处是至诚无息。
【译文】——观察天地万物自然的景象,学习圣贤克已养性的工夫。行动上就是身本力行,奋斗不止,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存诚自然。


原文:以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       

      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      
      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       
      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天德。       
      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只管治人。
【译文】——以圣贤的道理教导别人很容易,自己实践却是不容易的事。以圣贤的道理开始奋斗很容易,但是坚持却很难。圣贤的道理与实践相结合,行仁政必本于德性。后代则相反,学问与实践不能统一。不修持自己的德性,而只管治理别人。


原文:口里伊周,心中盗跖,责人而不责己,名为挂榜圣贤。      

      独凛明旦,幽畏鬼神,知人而复知天,方是有根学问。
【译文】——满口仁义道德,但内心却充满邪念,只责怪他人而从不责骂自己,这种人称为“挂榜圣贤”。只怕恶行为人所见,能敬畏鬼神,知人事又知天理,这才是实际的学问。


原文: 无根本底气节,如酒汉殴人,
       醉时勇,醒来退消,无分毫气力。
       无学问底识见,如庖人炀灶,
       面前明,背后左右,无一些照顾。
【译文】——没有根本的气节,就好像醉汉喝醉酒打人,酒醉时很勇敢,酒醒后勇气全消,没有一点力气。没有以学问为根本的见识,就好像厨师在炉灶前面,面前光亮而背后黑暗。


原文:理以心得为精,故当沉潜,不然,耳边口头也。
      事以典故为据,故当博洽;不然,臆说杜撰也。

【译文】——事理以内心的体会才能精确,所以应当沉稳,否则成了耳边口头的琐事,过后就忘。事理要依据典故,因此必须学识广博,否则就成了随意猜出测。


原文:只有一毫粗疏处,便认理不真,所以说惟精。 不然,众论淆之而必疑。
      只有一毫二三心,便守理不定,所以说惟一。 不然,利害临之而必变。

【译文】——事情有一点疏漏就是不真实,所以要精确,否则众说纷纭必然产生疑惑。只要三心二意,便不能守理。所以说“唯一”否则遇利害就不能守理了。


原文:接人要和中有介,处事要精中有果,认理要正中有通。

【译文】——待人要平和而有原则,待事要明确果断,待理要正直而通达。


原文:在古人之后,议古人之失,则易。 处古人之位,为古人之事,则难。       古之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 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译文】——今人议论古人的缺失容易,假如今人处在古人的位置做古人的事则不容易。古时的学者,得一嘉言便身体力行;现在的学者,得一嘉言则希望取悦别人。


原文:何思何虑?居心当如止水。      

      勿助勿忘,为学当如流水。
【译文】——为什么有太多思虑?心应如水般平静。不停止不忘记,读书应似流水不止。


文:眼界要阔,遍历名山大川。       

      度量要宏,熟读五经诸史。
【译文】——要眼界开阔,则应游历名山大川。要宽宏大量,则应熟读经史等书。


原文: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      

      心不欲劳,劳则神疲而不入。
【译文】——心境不能杂乱,杂乱则精神恍惚而不能专心,心不能劳累,心劳累则精神疲倦,就没有收获。


原文:先读经,后读史,则论事不谬于圣贤。       

      既读史,复读经,则观书不徒为章句。       
      读经传则根底厚,看史鉴则议论伟,       
      观云物则眼界宽,去嗜欲则胸怀净。
【译文】——先读经书后读史籍,则论事理必不会与圣贤相悖。既读史籍又读经书,则读书不只是为了文章句读。读经传则学问根底深厚,看史籍则议论宏伟,观赏风景则眼界开阔,去欲念嗜好则心胸坦诚。


原文:心慎杂欲,则有余灵。
      目慎杂观,则有余明。

【译文】——内心摒除杂念则清明。眼睛不看见杂乱景物则自然清澈。


原文:案上不可多书,心中不可少书。

     鱼离水则鳞枯,心离书则神索。
译文】——书桌上不能有太多的书,心另则不能少书。这样好像鱼离了水则干枯,心中没有书则无寄托。


原文: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

      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
【译文】——只要心中有远大的志向,没有不能达到的地方。而心中所追求的,则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拦。


原文:把意念沉潜得下,何理不可得!

      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做!
译文】——使意念沉稳,任何事理都能通达。有志发愤图强,任何难事都能成功。



原文:不虚心,便如以水沃石,一毫进入不得。  
      不开悟,便如胶柱鼓瑟,一毫转动不得。

【译文】——心有成见,就好像用水浇石头,水一点都进不去。对事理不能领悟,则拘泥而不变通,一点都转动不得。


原文:不体认,便如电光照物,一毫把捉不得。不躬行,便如水行得车,陆行向舟,一毫受用不得。

【译文】——读书不体验认识,就好像闪电照物,一点都抓不到;读书不能身体力行,就像水中行车,陆上行舟,一点用处都没有。


原文:读书贵能疑,疑乃可以启信。 读书在有渐,渐乃克底有成。

【译文】——读书贵在能有疑问,有疑问方能增进对事物的了解。


原文:看书求理,须令自家胸中点头。与人谈理,须令人家胸中点头。 【译文】——读书求明理,须让自己满意。与别人谈道理,须令别人佩服。


原文:爱惜精神,留他日担当宇宙。蹉跎岁月,问何时报答君亲。

      戒浩饮,浩饮伤神。戒贪色,贪色灭神。
      戒厚味,厚味昏神。戒饱食,饱食闷神。
      戒多动,多动乱神。戒多言,多言损神。
      戒多忧,多忧郁神。戒多思,多思挠神。
      戒久睡,久睡倦神。戒久读,久读苦神。
【译文】——爱惜精神以备日后担当大任,虚度进光何以报父母之恩?戒酗酒,酗酒伤精神。戒色欲,贪色灭精神。戒美味,美味使精神昏沉。戒过饱,过饱使精神郁闷。戒多动,多动使精神混乱。戒多话,多话伤精神。戒多忧,多忧使精神郁结。戒多思,思虑多刺激精神。戒久睡,久睡使精神疲倦。戒久读,久读使精神苦劳。
存养类
性分不可使不足,故其取数也宜多:
曰穷理,曰尽性,曰达天,曰入神,
曰致广大,极高明。
情欲不可使有余,故其取数也宜少:
曰谨言,曰慎行,曰约已,曰清心,
曰节饮食,寡嗜欲。

【译文】——人善良本性的培养不能不足,所以取法应多,例如穷理、尽性、达天、入神、广大及高明。人的情欲不能太强,如欲望,情绪应克制,故取法应少,其方法如谨言、慎行、克已、清心、节制饮良及少嗜好。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虚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论天下之事;
潜其心,观天下之理;
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译文】——心胸宽广能容天下事物,心中没有成见能接受一切好的事物,平心静气论天下之事,潜心看天下的事理,定心应付事物的变化。

清明以养吾之神,湛一以养吾之虑,
沉警以养吾之识,刚大以养吾之气,
果断以养吾之才,凝重以养吾之度,
宽裕以养吾之量,严冷以养吾之操。

【译文】——清明以培养神情,精湛以培养思虑,沉着警觉以培养见识,刚大以培养志向,果断以培养才能,凝重以培养气度,宽裕以培养雅量,严峻以培养操守。
自家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
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

【译文】——自己有优点不要显露,这里涵养以养深。别人有缺点要替他掩饰,这是浑厚以培养大度。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以仁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
【译文】——胸无成见以养心,良好的德性以养身,仁爱以养天下万物,大道以养天下万世。
涵养冲虚,便是身世学问。
省除烦恼,何等心性安和!

【译文】——涵养虚心便是做人学问。去除烦恼心性自然祥和。

颜子四勿,要收入来;闲存工夫,制外以养中也。
孟子四端,要扩充去;格致工夫,推近以暨远也。

【译文】——颜妇勿意、勿必、勿固及勿我四勿,要放在心中;克制外在的诱惑,以培养正气。孟子的仁、义、礼、智四端要扩充;格物致知的功夫,要由自己做起并影响他人。
喜怒哀乐而曰未发,是从人心直溯道心,要他存养。
未发而曰喜怒哀乐,是从道心指出人心,要他省察。

【译文】——喜怒哀乐的情绪能不表现于外,这是由人性的自然而直接追溯圣贤克己的功夫,要他学习克制人性的欲念。未发而指出人的情欲,这是由圣贤克己的功夫指出人性的缺失。

存养宜冲粹,近春温。省察宜谨严,近秋肃。
【译文】——存养人性的功夫,要像春天一般温和。省察自己的缺失要像秋天般严肃。
就性情上理会,则曰涵养。
就念虑上提撕,则曰省察。
就气质上销熔,则曰克治。

【译文】——对性情上的了解即是涵养,对每一念头注意提醒就是省察,气质的融汇就是克治。
一动于欲,欲迷则昏。一任乎气,气偏则戾。
【译文】——为欲念所动就会昏庸,随意动气,则偏于暴戾。
人心如谷种,满腔都是生意,物欲锢之而滞矣。
然而生意未尝不在也,疏之而已耳。
人心如明镜,全体浑是光明习染薰之而暗矣。
然而明体未尝不存也,拭之而已耳。
【译文】——人的心就好象稻谷一样,到处都是生机,只因物欲掩盖了生机,但生机始终存在。人心像明镜一样,充满着光明,只因外在的污染而变暗,然而光明并未消失,只不过少了擦拭而己。
果决人似忙,心中常有余闲。
因循人似闲,心中常有余忙。

【译文】——办事果断的人看起来好像忙碌,其实心中常有闲暇。因循苟且的人看起来闲暇,其实心中常有牵念。
寡欲故静,有主则虚。
【译文】——欲念少就能心平气和,心中有主见才能虚心接纳。
无欲之谓圣,寡欲之谓贤;
多欲之谓凡,徇欲之谓狂。

【译文】——没有欲念称为圣人,欲念少称为贤人,欲念多是凡人,而纵欲则是狂人。
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
人之心境,多欲则忙,寡欲则闲。
人之心术,多欲则险,寡欲则平。
人之心事,多欲则忧,寡欲则乐。
人之心气,多欲则馁,寡欲则刚。

【译文】——人的心胸欲念多则狭窄,欲念少则心胸宽广。人的心境欲念多则忙乱,少欲则悠闲。人的心术多欲则险恶,少欲则平和。人的心事多欲则忧愁,少欲则快乐。人心之气象,多欲则软弱,少欲则刚强。
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四者切己良箴。
忌多欲,忌妄动,忌坐驰,忌旁骛,四者切己大病。
常操常存,得一恒字诀。勿忘勿助,得一渐字诀。

【译文】——宜安静、少说话、从容不迫、严谨及俭约,这些都是监督自己的良言。避多欲、盲动、心不专一,以此避免自己的缺失。在实践这些修养的过程中,能体会到恒安的秘诀。而在不间断的过程里,能体验出渐字的秘诀。

敬守此心,则心定;敛抑其气,则气平。

【译文】——谨慎坚守善良的本性,则心灵安定,收敛抑制浮躁之气,则心平气和。
人性中不曾缺一物,人性上不可添一物。
【译文】——人性的内涵不缺善性,而人性的需求则不能多添一分欲念。
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盖一世。
小人之心不胜其大,而志意拘守一隅。

【译文】——君子无所欲念,但气量宏大涵盖一切。而小人需求多,而志气狭隘。
怒是猛虎,欲是深渊。
【译文】——发怒如猛虎伤人,欲念似深渊难填。
忿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惩忿如摧山,窒欲如填壑。
惩忿如救火,窒欲如防水。

【译文】——忿怒如火,不阻止则会烧掉一切,欲望像洪水,不阻挡则淹没一切。控制怒气要像摧毁山陵般坚定,救火一样迅速,断欲念要像填塞山谷般努力,阻洪水一样急切。
心一松散,万事不可收拾。
心一疏忽,万事不入耳目。
心一执著,万事不得自然。

【译文】——心如果松散则凡事做不成,心如果疏忽则凡事不能专心,心如果固执则万事不得真谛。

一念疏忽,是错起头。一念决裂,是错到底。

【译文】——一念疏忽是错误的开始,一念不能有始有终便是错误到底。
古之学者,在心上做工夫,故发之容貌,则为盛德之符。
今之学者,在容貌上做工夫,故反之于心,则为实德之病。

【译文】——古时候的学者在内心下功夫。所以表现在容貌上便是威德的标志。现在的学者只在外表下功夫,对于内在心性而言便是德性的缺失。
只是心不放肆,便无过差。
只是心不怠忽,便无逸志。

【译文】——只要心不放纵,便不会犯错;只要心不怠慢疏忽,便没有不能坚持的志向。

处逆境心,须用开拓法;
处顺境心,要用收敛法。

【译文】——处劣境时必须逆来顺受,处顺境时要有忧患意识。

世路风霜,吾人炼心之境也。
世情冷暖,吾人忍性之地也。
世事颠倒,吾人修行之资也。

【译文】——世间的甘苦可锻炼人的心境,人情的冷暖可锻炼人的耐性,人间的是非不分是修行的资本。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
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得力。
【译文】——光明正大的行为,是从拒绝诱惑中得来,扭转天地的治世能力,是从小心谨慎中得来的。
名誉自屈辱中彰,德量自隐忍中大。
【译文】——名誉从屈辱中彰显,德性雅量从忍耐中壮大。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详,是处事第一法。
涵容,是待人第一法。洒脱,是养心第一法。

【译文】——谦虚退让是保身的第一法;安静祥和是处事的第一法;包涵容忍的待人的第一法;潇洒脱俗是养心的第一法。

喜来时,一检点。
怒来时,一检点。
怠惰时,一检点。放肆时,一检点。
【译文】——在高兴、发怒、怠惰及放肆这些情形下,要更注意检点自己。
自处超然,处人蔼然,
无事澄然,有事斩然,
得意淡然,失意泰然。

【译文】——自处时超脱,待人和蔼,无事清澄,有事果决,得意时平淡,失意时顺其自然。

静能制动,沉能制浮,宽能制褊,缓能制急。

【译文】——安静能克服浮动,沉潜能克服浮躁,宽和能克服偏狭,舒缓能克服急躁。
天地间真滋味,惟静者能尝得出。
天地间真机括,惟静者能看得透。

【译文】——天地间的真谛,只有心静的人才能体会。天地间的玄妙,只有心静的人才能看明白。

有才而性缓,定属大才。
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

【译文】——有才能面性情舒缓的人一定是大人才,有智慧而心平气和的人方称之大智慧。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译文】——脾气切忌旺盛,心志切忌满足,才情切忌显露。
有作用者,器宇定是不凡。
有智慧者,才情决然不露。

【译文】——有作为的人气度不平凡,有智慧的人才情决不显露。
意粗性躁,一事无成。心平气和,千祥骈集。
【译文】——意念粗俗,性情暴躁,凡事做不成;心平气和,所有祥瑞才能汇集。

世俗烦恼处,要耐得下。
世事纷扰处,要闲得下。
胸怀牵缠处,要割得下。
境地浓艳处,要淡得下。
意气忿怒处,要降得下。

【译文】——处于世俗烦恼,要能忍耐;处于世事纷扰,要能清闲;胸中牵挂处,要能抛得开;处于浓艳境地,要能淡然处之;处于失意愤怒时,要能稳定情绪。持躬

以和气迎人,则乖诊灭。以正气接物,则妖氛消。
以浩气临事,则疑畏释。以静气养身,则梦寐恬。

【译文】——以和气迎人则暴戾平息;以正直接物则奸邪消除;以正气处事则疑惧消释;以平静养身则睡梦安稳。
观操存,在利害时。观精力,在饥疲时。
观度量,在喜怒时。观镇定,在震惊时。

【译文】——看一个人的操守,在其利害得失时,看一个人的精力,在其饥饿疲倦时;看一个人的度量,在其面临喜怒哀乐时;看一个人的沉着,在其有惊吓时。
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
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

【译文】——面临大事与难事,可看出一个人的责任;处顺境逆境,可看出一个人的胸襟气度;遇喜事怒事,看一个人的涵养;与同辈相处,可看一个人的见识。
轻当矫之以重,浮当矫之以实,褊当矫之以宽,执当矫之以圆,傲当矫之以谦,肆当矫之以谨,奢当矫之以俭,忍当矫之以慈,贪当矫之以廉,私当矫之以公,放言当矫之以缄默,好动当矫之以镇静,粗率当矫之以细密,躁急当矫之以和缓,怠惰当矫之以精勤,刚暴当矫之以温柔,浅露当矫之以沉潜,溪刻当矫之以浑厚。
【译文】——轻佻应以稳重矫正,浮躁应以踏实矫正,偏狭应以宽宏矫正,固执应以圆润矫正,傲慢应以谦虚矫正,放肆应以拘谨矫正,奢侈应以节俭矫正,残忍应以慈蔼矫正,贪心应以廉洁矫正,自私应以公心矫正,多话应以缄默矫正,好动应以镇静矫正,粗率应以细密矫正,急躁应以和缓矫正,怠惰应以精勤矫正,刚强应以温柔矫正,浅露应以沉着矫正,苛薄应以浑厚矫正。
持躬类

聪明睿知,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
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
不与居积人争富,不与进取人争贵,
不与矜饰人争名,不与少年人争英俊,
不与盛气人争是非。
富贵,怨之府也。才能,身之灾也。
声名,谤之媒也。欢乐,悲之渐也。
浓于声色,生虚怯病。浓于货利,生贪饕病。
浓于功业,生造作病。浓于名誉,生矫激病。
[译文]:纵情于声色虚怯病,热衷于财货生贪心病,嗜好功名生虚伪病,看重名誉生矫情偏激之病。
想自己身心,到后日置之何处。
顾本来面目,在古人像个甚人。
莫轻视此身,三才在此六尺。
莫轻视此生,千古在此一日。
醉酒饱肉,浪笑恣谈,却不错过了一日。
妄动胡言,昧理纵欲,讵不作孽了一日。
不让古人,是谓有志,
不让今人,是谓无量。
一能胜千,君子不可无此小心。
吾何畏彼!丈夫不可无此大志。
怪小人之颠倒豪杰,不知惟颠倒方为小人。
惜君子之受世折磨,不知惟折磨乃见君子。
经一番挫折,长一番识见。
容一番横逆,增一番器度。
省一分经营,多一分道义。
学一分退让,讨一分便宜。
去一分奢侈,少一分罪过。
加一分体贴,知一分物情。
[译文]:经历一番挫折,才能增长一分见识。经过一番磨难,才能增一分度量。一分利益的经营,则多一分道义。能学一分退让,可得一分便宜。去掉一分享受,则减少一分罪过。对事物多一分认识,而多知一分物情。
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祸,
不自满者受益,不自是者博闻。
有真才者,必不矜才。
有实学者,必不夸学。

[译文]:有真才能的人不依恃才能,有真学问的人不夸耀学问。

盖世功劳,当不得一个矜字。
弥天罪恶,最难得一个悔字。
诿罪掠功,此小人事。掩罪夸功,此众人事。

让美归功,此君子事。分怨共过,此盛德事。
[译文]:争功诿过是小人的本事,掩饰过错、夸耀功劳是凡人的本色,功劳美好谦让于别人是君子的行为,替他人担当罪过是成就德行的事。
毋毁众人之名,以成一己之善。
毋没天下之理,以护一己之过。
[译文]:不要诋毁众人的成就而归功于自己,不要埋没天下的事理以掩饰自己的过失。
大著肚皮容物,立定脚跟做人。实处著脚,稳处下手。
读书有四个字最要紧,曰阙疑好问。
做人有四个字最要紧,曰务实耐久。
[译文]:读书最要紧的就是勤学好问,做人最要紧的就是实实在在的而持之以恒。
事当快意处须转,言到快意时须住。
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
[译文]:事物忌讳到达极点,事情避免极其完美,人则忌讳飞黄腾达。
尽前行者地步窄,向后看者眼界宽。
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
留有余不尽之财,以还百姓。留有余不尽之福,以贻子孙。
四海和平之福,只是随缘。
一生牵惹之劳,总因好事。
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方见手段。
风狂雨骤时立得定,才是脚跟。
步步占先者,必有人以挤之。
事事争胜者,必有人以挫之。
[译文]:凡事抢先必定人挤兑,而凡事争胜则必有人打击。
能改过,则天地不怒。
能安分,则鬼神无权。
言行拟之古人,则德进。
功名付之天命,则心闲。
报应念及子孙,则事平。
受享虑及疾病,则用俭。
安莫安于知足,危莫危于多言。
贵草贵于无求,贱莫贱于多欲,
乐莫乐于好善,苦莫苦于多贪,
长莫长于博谋,短莫短于自恃,
明莫明于体物,暗莫暗于昧几。
能知足者,天不能贫。能忍辱者,天不能祸。
能无求者,天不能贱。能外形骸者,天不能病。
能不贪生者,天不能死。
能随遇而安者,天不能困。
能造就人材者,天不能孤,
能以身任天下后世者,天不能绝。
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迓之。
天劳我以形,吾逸吾心以补之。
天危我以遇,吾享吾道以通之。
天苦我以境,吾乐吾神以畅之。
吉凶祸福,是天主张。
毁誉予夺,是人主张。
立身行己,是我主张。
要得富贵福泽,天主张,由不得我。
要做贤人君子,我主张,由不得天。
富以能施为德,贫以无求为德,
贵以下人为德,贱以忘势为德。
护体面,不如重廉耻。求医药,不如养性情。
立党羽,不如昭信义。作威福,不如笃至诚。
多言说,不如慎隐微。博声名,不如正心术。
恣豪华,不如乐名教。广田宅,不如教义方。
[译文]: 注重体面不如注重廉耻,求医药养生不如调养性情,结交党羽不如重信义,作威作福不如忠笃诚实,多说不如谨慎自己的缺失,博取名声不如端正自己的意念,纵情享受不如因名设教,积聚田宅不如教子有方。
行己恭,责躬厚,接众和,立心正,进道勇,
择友以求益,改过以全身。
敬为千圣接受真源,
慎乃百年提撕紧钥。
度量如海涵春育,应接如流水行云,
操存如青天白日,威仪如丹凤祥麟,
言论如敲金戛石,持身如玉洁冰清,
襟抱如光风霁月,气概如乔岳泰山。
[译文]:度量要大如海能容纳一切,如春风润育万物;待人接物如行云流水般清白,情操像春天白日般光明,威仪如丹凤呈祥,言论如敲金石般响亮,持身如玉洁冰清般纯洁,胸襟抱负有如和风明月般和蔼,气概则如泰山般崇高。
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非大丈夫不能如此度量!
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非大丈夫不能有此气节!
珠藏泽自媚,玉韫山含辉,非大丈夫不能有此蕴藉!
月到梧桐上,风来杨柳边,非大丈夫不能有此襟怀!
处草野之日,不可将此身看得小。
居廊庙之日,不可将此身看得大。
只一个俗念头,错做了一生人。
只一双俗眼目,错认了一生人。
心不妄念,身不妄动,口不妄言,君子所以存诚。
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君子所以慎独。
不愧父母,不愧兄弟,不愧妻子,君子所以宜家。
不负天子,不负生民,不负所学,君子所以用世。
以性分言,无论父子兄弟,即天地万物,皆一体耳!
何物非我,于此信得及,则心体廓然矣。
以外物言,无论功名富贵,即四肢百骸,亦躯壳耳!
何物是我,于此信得及,则世味淡然矣。
有补于天地曰功,有关于世教曰名,有学问曰富,有谦耻曰贵,是谓功
名富贵。无为曰道,无欲曰德,无习于鄙陋曰文,无近于暖昧曰章,是谓道
德文章。
困辱非忧,取困辱为忧。
荣利非乐,忘荣利为乐。
热闹华荣之境,一过辄生凄凉。
清真冷淡之为,历久愈有意味。
心志要苦,意趣要乐,气度要宏,言动要谨。
心术以光明笃实为第一,
容貌以正大老成为第一,
言语以简重真切为第一。

[译文]:心境以光明诚实为最重要,仪容外貌以老成持重为最重要,说话以简洁诚恳为最重要。
勿吐无益身心之语,勿为无益身心之事,
勿近无益身心之人,勿入无益身心之境,
勿展无益身心之书。
[译文]:不要说对自己无益的话,不做无益身心的事,不接近无益于自己的人,不进入无益身心的环境,不看无益身心的书籍。
此生不学一可惜,此日闲过二可惜,此身一败三可惜。
[译文]:人生有三件事最为可惜:第一是不学习,第二是虚掷光阴,第三是败坏身心。
君子胸中所常体,不是人情是天理。
君子口中所常道,不是人伦是世教。
君子身中所常行,不是规矩是准绳。
休诿罪于气化!一切责之人事。
休过望于世间!一切求之我身。
[译文]:不要把过错推诿于气愤,应平息一切责难他人的事,不要过于期望世间,一切事情应求助自己。
自责之外,无胜人之术。
自强之外,无上人之术。
[译文]:除自我反省之处,再没有胜过别人的方法。除了自我发奋之外,再没有超过别人的方法。
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
闺门之事可传,而后知君子之家法矣。
近习之人起敬,而后知君子之身法矣。
门内罕闻嬉笑怒骂,其家范可知。
座右遍书名论格言,其志趣可想。
慎言动于妻子仆隶之间,
检身心于食息起居之际。
语言间尽可积德,妻子间亦是修身。
昼验之妻子,以观其行之笃与否也。
夜考之梦寐,以卜其志之定与否也。
欲理会七尺,先理会方寸。
欲理会六合,先理会一腔。
世人以七尺为性命,
君子以性命为七尺。
气象要高旷,不可疏狂。
心思要缜密,不可琐屑。
趣味要冲淡,不可枯寂。
操守要严明,不可激烈。
聪明者戒太察,
刚强者戒太暴,
温良者戒无断。
[译文]:聪明的人戒太明察,刚强的人戒暴躁,温和的人戒优柔寡断。
勿施小惠伤大体,毋借公道遂私情。以情恕人,以理律己。
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
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
[译文]:以宽恕自己的心宽恕别人,则交情深。以责备他人的心责备自己,则过错少。
力有所不能,圣人不以无可奈何者责人。
心有所当尽,圣人不以无可奈何者自诿。
众恶必察,众好必察易。
自恶必察,自好必察难。
见人不是,诸恶之根。
见己不是,万善之门。
[译文]:只看别人的一切坏处,是恶的根源。能明察自己一切的缺失,才是所有善的根本。
不为过三字,昧却多少良心!
没奈何三字,抹却多少体面!
品诣常看胜如我者,则愧耻自增。
享用常看不如我者,则怨尤自泯。
[译文]:常看修养品德胜过我的人,则惭愧耻辱油然而生。常看物质享受不如我的人,则埋怨情绪自然消失。
家坐无聊,亦念食力担夫红尘赤日。
官阶不达,尚有高才秀士白首青衿。
将啼饥者比,则得饱自乐。将号寒者比,则得暖自乐。
将劳役者比,则优闲自乐。将疾病者比,则康健自乐。
将祸患者比,则平安自乐。将死亡者比,则生存自乐。
[译文]:与饥饿的人相比,则能温饱的人快乐;与寒冷的人相比,则得到温暖的人快乐;与吃苦力的人相比,则悠闲的人快乐;与生病的人相比,则健康的人快乐;与多祸的人相比,则平安的人快乐;与死亡的人相比,则生存的人快乐。

常思终天抱恨,自不得不尽孝心。
常思度日艰难,自不得不节费用。
常思人命脆薄,自不得不惜精神。
常思世态炎凉,自不得不奋志气。
常思法网难漏,自不得不戒非为。
常思身命易倾,自不得不忍气性。
以媚字奉亲,以淡字交友,以苟字省费,以拙字免劳,
以聋字止谤,以盲字远色,以吝字防口,以病字医淫,
以贪字读书,以疑字穷理,以刻字责己,以迂字守礼,
以很字立志,以傲字植骨,以痴字救贫,以空字解忧,
以弱字御悔,以悔字改过,
以懒字抑奔竞风,以惰字屏尘俗事。持躬类
对失意人,莫谈得意事!
处得意日,莫忘失意时。
[译文]:对失意的人,不要谈得意的事!处于得意的时候,不要忘记失意的日子。
贫贱是苦境,能善处者自乐。
富贵是乐境,不善处者更苦。
[译文]:贫贱是受苦的境遇,但是若能善于调理,便苦中有乐。富贵是快乐的境地,但不善于调理的人则乐中生悲。
恩里由来生害,故快意时须早回头。
败后或反成功,故拂心处莫便放手。
深沉厚重,是第一等资质。
磊落豪雄,是第二等资质。
聪明才辩,是第三等资质。
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
上士闭心,中士闭口,下士闭门。
好讦人者身必危,自甘为愚,适成其保身之智。
好自夸者人多笑,自舞其智,适见其欺人之愚。
[译文]:喜欢攻讦毁谤他人的人必遭祸患,大智若愚的人可保全他内在的智慧;喜欢自夸的人多遭人讪笑,自以为智的人可看出他自欺欺人的愚蠢。
闲暇出于精勤,恬适出于只惧。
无思出于能虑,大胆出于小心。
平康之中,有险阴焉。衽席之内,有鸩毒焉。衣食之间,有祸败焉。
居安虑危,处治思乱。
天下之势,以渐而成。
天下之事,以积而固。
祸到休愁,也要会救。
福来休喜,也要会受。
天欲祸人,先以微福骄之。
天欲福人,先以微祸儆之。
傲慢之人骤得通显,天将重刑之也。
疏放之人艰于进取,天将曲赦之也。
小人亦有坦荡荡处,无忌惮是已。
君子亦有长戚戚处,终身之忧是已。
水,君子也。其性冲,其质白,其味淡,其为用也,可以浣不洁者而使
洁,即沸汤者投以油,亦自分别而不相混,诚哉君子也。油,小人也。其性
沉,其质腻,其味浓,其为用也。可以污洁者而使不洁,倘滚油中投以水,
必至激搏而不相容,诚哉小人也。
凡阳必刚,刚必明,明则易知。
凡阴必柔,柔必暗,暗则难测。
称人以颜子,无不悦者,忘其贫贱而夭。
指人以盗跖,无不怒者,忘其富贵而寿。
事事难上难,举足常虞失坠。
件件想一想,浑身都是过差。
怒宜实力消融,过要细心检点。
探理宜柔,优游涵泳,始可以自得。
决欲宜刚,勇猛奋迅,始可以自新。
惩忿窒欲,其象为损,得力在一忍字。
迁善改过,其象为益,得力在一悔字。
[译文]:对待心中的欲念,放纵即有所损,所以关键在于忍。改过向善,努力即有所助益,所以关键在于悔。
富贵如传舍,惟谨慎可得久居。
贫贱如敝衣,惟勤俭可以脱卸。
俭则约,约则百善俱兴。
侈则肆,肆则百恶俱纵。
奢者富不足,俭者贫有余,
奢者心常贫,俭者心常富。
贪饕以招辱,不若俭而守廉。
干请以犯义,不若俭而全节。
侵牟以聚怨,不若俭而养心。
放肆以遂欲,不若俭而安性。
静坐,然后知平日之气浮。
守默,然后知平日之言躁。
省事,然后知平日之心忙。
闲户,然后知平日之交滥。
寡欲,然后知平日之病多。
近情,然后知平日之念刻。
无病之身,不知其乐也。病生始知无病之乐。
无事之家,不知其福也,事至始知无事之福。
欲心正炽时,一念著病,兴似寒冰。
利心正炽时,一想到死,味同嚼蜡。
[译文]:欲念旺盛时,能想到招致疾病,兴趣即能冷却如寒冰。利欲熏心时,想到死后全无,即索然无味。
有一乐境界,却有一不乐者相对待。
有一好光景,便有一不好底相乘除。
事不可做尽,言不可道尽,
势不可倚尽,福不可享尽。
[译文]:凡事要留有余地,话不能说穿,势力不能倚尽,福气不能享尽。
不可吃尽,不可穿尽,不可说尽;
又要懂得,又要做得,又要耐得。
难消之味休食,难得之物休蓄。
难酬之恩休受,难久之友休交。
难再之时休失,难守之财休积。
难雪之谤休辩,难释之忿休较。
[译文]:难以消化的食物不吃,难得的财物不存,难以报答的恩惠不受,难以长处的朋友不交,难以重逢的时光不失,难以守的财富不聚,难以澄清的诽谤不辩,难以释怀的忿怒不计较。
饭休不嚼便咽,路休不看便走,
话休不想便说,事休不想便做,
衣要不慎便脱,财休不审便取,
气休不忍便动,友休不择便交。
为善如负重登山,志虽已确,而力犹恐不及。
为恶如乘骏走坂,鞭虽不加,而足不禁其前。
防欲如挽逆水之舟,才歇手,便下流。
为善如缘无枝之树,才住脚,便下坠。
胆欲大,心欲小,智欲圆,行欲方。
真圣贤,决非迂腐。
真豪杰,断不粗疏。
龙吟虎啸,以翥鸾翔,大丈夫之气象。
蚕茧蛛丝,蚁封蚓结,儿女子之经营。
格格不吐,刺刺不休,总是一般语病,请以莺歌燕语疗之。
恋恋不舍,忽忽若忘,各有一种情痴,当以鸢飞鱼跃化之。
问消息于蓍龟,疑团空结。
祈福祉于奥灶,奢想徒劳。
谦,美德也,过谦者怀诈。
默,懿行也,过默者藏奸。
[译文]:谦虚是美德,但过于谦虚的人心怀诡诈;缄默是好的行为,但过于沉默的人则胸藏奸伪。
直不犯祸,和不害义。
圆融者无诡随之态,精细者无苛察之心,
方正者无乖拂之失,沉默者无阴险之术,
诚笃者无椎鲁之累,光明者无浅露之病,
劲直者无径情之偏,执持者无拘泥之迹,
敏炼者无轻浮之状。
[译文]:性情圆融随和的人没有诡诈的神态,精明细心的人没有苛刻审查的心思,行为方正的人没有乘戾的行为,沉着的人没有阴险的手段,诚信笃实的人没有无能的牵累,光明正大的人没有肤浅的缺点,刚直的人没有性情上的偏失,果决的人没有拘泥的毛病,达练的人没有轻浮的外貌。
才不足则多谋,识不足则多事,
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
勇不足则多劳,明不足则多察,
理不足则多辩,情不足则多仪。
私恩煦感,仁之贼也。直往轻担,义之贼也。
足恭伪态,礼之贼也。苛察歧疑,智之贼也。
苟约固守,信之贼也。
[译文]:恩惠授予个人,是仁的危害;轻率从事而无担当,是义的危害;伪装恭敬的仪态,是礼的危害;细察而多疑,是智的危害;不能坚守诚信,是信的危害。
有杀之为仁,生之为不仁者。
有取之为义,与之为不义者。
有卑之为礼,尊之为非礼者。
有不知为智,知之为不智者。
有违言为信,践言为非信者。
愚忠愚孝,实能维天地纲常;
惜不遇圣人裁成,未尝入室。
大诈大奸,偏会建世间功业;倘非有英主驾驭,终必跳梁。
知其不可为而遂委心任之者,达人智士之见也。
知其不可为而亦竭力图之者,忠臣孝子之心也。
小人只怕他有才,有才以济之,流害无穷。
君子只怕他无才,无才以行之,虽贤何补!摄生(附)

慎风寒,节饮食,是从吾身上却病法。
寡嗜欲,戒烦恼,是从吾心上却病法。
[译文]:注意风寒,节制饮食,是从身体上预防疾病;减少嗜好欲念,是从心理上预防疾病。
少思虑以养心气,寡色欲以养肾气,
勿妄动以养骨气,戒嗔怒以养肝气,
薄滋味以养胃气,省言语以养神气,
多读书以养胆气,顺时令以养元气。
[译文]:减少思虑烦恼以养心气,少色欲以养肾气,不乱动以养骨气,不发怒以养肝气,少吃喝以养胃气,少说话以养精神,多读书以养胆气,不逆时令以养元气。
忧愁则气结,忿怒则气逆,恐惧则气陷,
拘迫则气郁,急遽则气耗。
[译文]:忧愁使气郁结,愤怒则气受阻,恐惧则气陷逆,压抑则气闷,急速则耗气。
行欲徐而稳,立欲定而恭,
坐欲端而正,声欲低而和。
[译文]:行动要慢而稳重,站要直而恭敬,坐要端正,说话声音要低而温和。
心神欲静,骨力欲动。
胸怀欲开,筋骸欲硬。
脊梁欲直,肠胃欲净。
舌端欲卷,脚跟欲定。
耳目欲清,精魂欲正。
多静坐以收心,寡酒色以清心,去嗜欲以养心,
玩古训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心。
[译文]:常静坐以收心,少酒色以清心,省嗜好以养心,鉴古训以警惕,悟道理以明心。
宠辱不惊,肝木自宁。动静以敬,心火自定。
饮食有节,脾土不泄。
调息寡言,肺金自全。
恬淡寡欲,肾水自足。
[译文]:宠辱不惊则肝宁,动静皆诚敬则心定,饮食有节制则脾不病,调整呼吸少说话则保肺,平淡少欲则肾水足。
道生于安静,德生于卑退,
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和畅。
[译文]:道生于安静,德见于谦让,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平和。
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
[译文]:天地不能一日没有和气,人心不能一日没有喜悦的神情。
拙字可以寡过,缓字可以免悔,退字可以远祸,
苟字可以养福,静字可以益寿。
毋以妄心戕真心,勿以客气伤元气。
拂意处要遣得过,清苦日要守得过。
非理来要受得过,忿怒时要耐得过,
嗜欲生要忍得过。
言语知节,则愆尤少。举动知节,则悔吝少。
爱慕知节,则营求少。欢乐知节,则祸败少。
饮食知节,则疾病少。
[译文]:说话有分寸则少得罪人,行为有节制则少悔恨,爱慕有节制则要求少,快乐有节制则祸败少,饮食有节制则疾病少。
人知言语足以彰吾德,而不知慎言语乃所以养吾德。
人知饮食足以益吾身,而不知节饮食乃所以养吾身。
[译文]:人都知道说话可以显示自己的优点,但不知说话谨慎可以培养德性;人都知道饮食可以有益生命,却不知节制饮食可以养生。
闹时炼心,静时养心,坐时守心,
行时验心,言时省心,动时制心。
荣枯倚伏,寸田自开惠逆,
何须历问塞翁?修短参差,
四体自造彭殇,似难专咎司命!
节欲以驱二竖,修身以屈三彭,
安贫以听五鬼,息机以弭六贼。
衰后罪孽,都是盛时作的。老来疾病,都是壮年招的。
败德之事非一,而酗酒者德必败。
伤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生必伤。
[译文]:败坏德行的行为有许多,而酗酒必定败德;伤害生命的行为也有许多,而好色必定伤生。
木有根则荣,根坏则枯。
鱼有水则活,水涸则死。
灯有膏则明,膏尽则灭。
人有真精,保之则寿,
戕之则妖。
敦品类

欲做精金美玉的人品,定从烈火中锻来。
思立揭地掀天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
人以品为重,若有一点卑污之心,便非顶天立地汉子。
品以行为主,若有一件愧怍之事,即非泰山北斗品格。
人争求荣乎,就其求之之时,已极人间之辱;
人争恃宠乎,就其恃之之时,已极人间之贱。
丈夫之高华,只在于功名气节。
鄙夫之炫耀,但求诸服饰起居。
阿谀取容,男子耻为妾妇之道。
本真不凿,大人不失赤子之心。
君子之事上也,必忠以敬,其接下也,必谦以和。
小人之事上也,必谄必媚,其待下也,必傲以忽。
立朝不是好舍人,自居家不是好处士。
平素不是好处士,则小时不是好学生。
做秀才如处子,要怕人。
既入仕如媳妇,要养人。
归林下如阿婆,要教人。
贫贱时,眼中不著富贵,他日得志必不骄。
富贵时,意中不忘贫贱,一旦退休必不怨。
贵人之前莫言贱,彼将谓我求其荐。
富人之前莫言贫,彼将谓我求其怜。
小人专望人恩,恩过辄忘。
君子不轻受人恩,受则必报。
处众以和,贵有强毅不可夺之力。
持己以正,贵有圆通不可拘之权。
使人有面前之誉,不若使人无背后之毁。
使人不乍处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
媚若九尾狐,巧如百舌鸟,哀哉羞此七尺之躯!
暴同三足虎,毒比两头蛇,惜乎坏尔方寸之地!
到处枢偻,笑伊首何仇于天?
何亲于地?终朝筹算,
问尔心何轻于命?何重于财?
富儿因求宦倾资,污吏以黩货失职。
亲兄弟析箸,璧合翻作瓜分。
士大夫爱钱,书香化为铜臭。
士大夫当为子孙造福,不当为子孙求福。
谨家规,崇俭朴,教耕读,积阴德,此造福也。
广田宅,结姻援,争什一,鬻功名,此求福也。
造福者澹而长,求福者浓而短。
士大夫当为此生惜名,不当为此生市名。
敦诗书,尚气节,慎取与,谨威仪,此惜名也。
竞标榜,邀权贵,务矫激,习模棱,此市名也。
惜名者,静而休;市名者,躁而拙。
士大夫当为一家用财,不当为一家伤财。
济宗党,广束修,救荒歉,助义举,此用财也。
靡苑囿,教歌舞,奢燕会,聚宝玩,此伤财也。
用财者,损而盈:伤则者,满而覆。
士大夫当为天下养身,不当为天下惜身。
省嗜欲,减思虑,戒忿怒,节饮食,此养身也。
规利害,避劳怨,营窟宅,守妻子,此惜身也。
养身者,啬而大,惜身者,膻而细。处事类

处难处之事愈宜宽,处难处之人愈宜厚,
处至急之事愈宜缓,处至大之事愈宜平,
处疑难之际愈宜无意。
无事时,常照管此心,兢兢然若有事;
有事时,却放下此心,坦坦然若无事。
无事如有事,提防才可弭意外之变;
有事如无事,镇定方可消局中之危。
当平常之日,应小事宜以应大事之心应之。
盖天理无小,即目前观之,便有一个邪正,
不可忽慢苟简,须审理之邪正以应之方可。
及变故之来,处大事宜以处小事之心处之。
盖人事虽大,自天理观之,只有一个是非,
不可惊惶失措,但凭理之是非以处之便得。
缓事宜急干,敏则有功。
急事宜缓办,忙则多错。
不自反者,看不出一身病痛。
不耐烦者,做不成一件事业。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
常常做,不怕千万事。
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济。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现在事了得一节是一节
未来事省得一节是一节
强不知以为知,此乃大愚。
本无事而生事,是谓薄福。
居处必先精勤,乃能闲暇。凡事务求停妥,然后逍遥。
天下最有受用,是一闲字,然闲字要从勤中得来。
天下最讨便宜,是一勤字,然勤字要从闲中做出。
自己做事,切须不可迂滞,不可反覆,不可琐碎。
代人做事,极要耐得迂滞,耐得反覆,耐得琐碎。
谋人事如己事,而后虑之也审。
谋己事如人事,而后见之也明。
无心者公,无我者明。
置其身于是非外,而后可以折是非之中。
置其身于利害之外,而后可以观利害之变。
任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
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
无事时,戒一偷字,有事时,戒一乱字。
将事而能弭,遇事而能救,
既事而能挽,此之谓达权,
此之谓才。未事而知来,
始事而要终,定事而知变,
此之谓长虑,此之谓识。
提得起,放得下,算得到,做得完,看得破,撇得开。
救已败之事者,如驭临崖之马,休轻策一鞭。
图垂成之功者,如挽上滩之舟,莫少停一棹。
以真实肝胆待人,事虽未必成功,日后人必见我之肝胆。
以诈伪心肠处事,人即一时受惑,日后人必见我之心肠。
天下无不可化之人,但恐诚心未至。
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怕立志不坚。
处人不可任己意,要悉人之情。
处事不可任己见,要悉事之理。
见事贵乎明理,处事贵乎心公。
于天理汲汲者,于人欲必淡。
于私事耽耽者,于公务必疏。
于虚文熠熠者,于本实必薄。
君子当事,则小人皆为君子。
至此不为君子,真小人也。
小人当事,则中人皆为小人,
至此不为小人,真君子也。
居官先厚民风,处事先求大体。
论人当节取其长,曲谅其短。
做事必先审其害,后计其利。
小人处事,于利合者为利,于利背者为害。
君子处事,于义合者为利,于义背者为害。
只人情世故熟了,甚么大事做不到?
只天理人心合了,甚么好事做不成?
只一事不留心,便有一事不得其理。
只一物不留心,便有一物不得其所。
事到手,且莫急,便要缓缓想。
想得时,切莫缓,便要急急行。
事有机缘,不先不后,刚刚凑巧。
命若蹭蹬,走来走去,步步踏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