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之翼 / 我的图书馆 / 陈岚:别自由得跟木子美似的

0 0

   

陈岚:别自由得跟木子美似的

2011-07-01  虎之翼

2011-06-29 11:15:59

浏览 22997 次 | 评论 10 条

 

 

微博上流行着一套全新的话语体系,连我这样被认为先锋派的人物,有时候都在某些极端的话语体系中被绊得踉跄不已。比如说吧,一场明明叫做私奔的事,一夜之间成了浪漫引导人民的典范。再比如说吧,木子美那个滥交的货,忽然间成了性解放的教主。

起因在于那天微博上的一次PK,木子美猛K彭晓芸,彭是个著名记者,也是在女性权利追求之路上行走的人;木呢,文笔也不错,提出的一些男女性冲突也属时代亮点。就个人而言,我一直冷眼旁观——不和女性掐架是我的网络规则——盖女性都同属这个男权世界的被压迫者,同处于金字塔底层,若自己人还互相撕扯头发相骂,叫男人们津津乐道地围观,指点取乐,实属无聊至极的事。起初彭晓芸对木子美的评价稍有尖刻和偏颇——但学术文章,有自己的观点纯属正常。木子美没本事接这样的剑宗,于是在微博上搞下三路,接二连三地发了两三天的微博痛骂彭,纯人身攻击地骂,从假道学骂到贤良淑德,骂得我也无名火起。
  我也讨厌在微博上装模作样的假道学,但如果因为反对假道学,就连真道德也砍之杀之,那比起我们所反对的假道学,有什么区别呢?假道学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诛之后快,如果我们因为标榜独立,就把事件一切都打到否定,所有正常美好的事物都要践踏到底,这和后期的法国大革命,满街皆暴民有啥区别呢?
  公允地说,木子美的招数,也不过是剑走偏锋,打个出其不意,再不然,招数直奔下三路,男男女女稍微有些要脸面的,都招架不来。她可以出口问候你老母或者下半身,你也可以问候她的下半身?所以一众男女知识分子都自觉远离。而她的一些粉丝,乘机鼓噪不已,打出的旗号是:“凡是反对木老师的,都一定是马列主义老太太;凡是反对我们的,就一定性生活匮乏苦闷,出于羡慕妒忌恨才来攻击我们家木老师。”
  陈某纵横江湖多年,被人骂过各种大不敬,“马列主义老太太”还是头一回听说,立即深表不满。你可以质疑我的性道德,却万万不能质疑我的性魅力啊!俺身高168公分,体重56KG,长发过腰,生完孩子依然胸是胸腰是腰,女性作者最具风情的人,没有之一,多少男粉丝在俺这里折戟沉沙,心碎而死,嫁一个老公也是比自己小整整5岁。像我这样自由奔放彪悍之人生的女人(嗯,本不应该和一个干巴巴的小瘦猴叫板),居然叫一群靠小瘦猴子那些纯自然主义描写的微博获得性满足的家伙们骂成性压抑,那岂非要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来了几句恶毒的:“木子美算性收藏家么?我看不算。收藏也是要讲品味的,品相好的货才收入,若捡到篮子里就是菜,那算哪一门子收藏?只好算个捡破烂的。”稍后,木子美同学沉默了。我料定她会沉默,因为实在无话可答。
  岂止如此?同时,我还认为,身为女性,沦落到要捡破烂,简直是女性的最大的耻辱!法国女人会将走在路上没有男人献殷勤视为耻辱,意大利男人会把不主动去追周边的女性视为不够男人——与此同理,身为尊贵的雌性,万古以来,从丛林时代开始即是如此。你看曾经获得金奖的一幅著名摄影图片:交配季节到了,两只雄兔半空跳起搏击,一只雌兔蹲在一边观望,脸部在逆光中似乎带着模糊的微笑。这是雌性高贵的特权,雄性如此之不稀罕,还需要女人上杆子去撵男人?岂有此理。撵男人已经很不堪了,还要满世界去撵,撵不着还要急得嘎嘎叫,我说,女性的那点与生俱来的矜持与高贵,神秘与骄傲,怎么就糟践到这个地步了?真到这个地步,这么赤裸裸的,让男人们性唤起也成障碍啊。
  所以,我说,自由是好东西,也别忒没边沿。真让女人们全部裸奔,就跟木子美似的,不消三天,这世界的男人全得ED,不然人类为啥要发明衣服,因为廉耻和调情是绑在一起的。姐姐不是在谈仁义道德,姐姐是在跟木子美及其粉丝小破孩们普及性常识。


 陈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专栏作家,编剧,现居北京。著有《背后》、《不纠结的情路》、《此心恒伤》、《终极爱情》等作品

 

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