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狼 / 梦回红楼 / 从小姐到丫环:贾宝玉究竟意淫了多少女人?

分享

   

从小姐到丫环:贾宝玉究竟意淫了多少女人?

2011-07-02  猎人狼

从小姐到丫环:贾宝玉究竟意淫了多少女人?

 

    tw7exyje.jpg

 

    ·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中,贾宝玉挨打后,林黛玉前来探视的精彩剧照。

 

    所谓“意淫”,就是文学作品中的“情”,戏剧舞台上的“淫”!这种“情”和“淫”,也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情痴”、“情种”,体现的是作品人物精神层面上的一种境界,而不是肉体活动。其实,“意淫”一词是曹雪芹创造发明的。在他的小说《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醴曲演红楼梦”一章中,警幻仙子道:“……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兴趣,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

    关于“意淫”的解释,警幻仙子说:“‘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 可见“意淫”是一种境界。当时,贾宝玉午睡于秦可卿的卧室,在一种性意味极浓的氛围中,“惚惚地睡去”,梦游了一回“太虚幻境”。于是,警幻仙子领着宝玉在历经种种情境后,“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里面有一个鲜艳妩媚的女子,似像宝钗;另带有一种风流袅娜,又如黛玉。接着,警幻仙子与宝玉,进行了一段颇为惊世骇俗的谈话,此中凸出一个词,就是“意淫”。警幻告诉宝玉说:“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其实,在梦游“太虚幻境”之前,贾宝玉“年纪尚小,不知‘淫’字为何物”,也就是说,他还不懂性关系的实质内容,所以,警幻“说毕便秘授以云雨之事”,让宝玉得到性启蒙,方才有了后来与袭人的“初试云雨情”,使精神与肉体得到一种统一,成为“古今天下第一淫人”。

    贾宝玉的“意淫”虽说只是精神上的交往,是对美色的一种拉开距离的审美、供奉和作养,相当于贾宝玉说的“作养脂粉”。这不同于西方所称的“拍拉图式精神恋爱”,决不讳言“好色不淫”,“情而不淫”。孤立地强调性灵,那是一种虚伪,一种矫饰。强调精神与肉体的和谐结合,在情相契合的前提下,领取一份“巫山之会,云雨之欢”。

    因为贾宝玉“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所以他能超越皮肤滥淫,更多的是精神的投入,而不是肉体的占有。是“神交”而不是“身交”。那么,在《红楼梦》中,从小姐到丫环,贾宝玉究竟“意淫”了多少女人呢?

    在《红楼梦》第19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章中,贾宝玉和林黛玉同床共卧时,“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时,便忍不住“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

    在《红楼梦》第21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章中,贾宝玉用史湘云洗过脸的水来洗脸,还故意说道:“站着,我趁势洗了就完了,省得过去费事。”

    在《红楼梦》第24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一章中,宝玉便把脸凑在他(鸳鸯)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

    在《红楼梦》第28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宝玉要看宝钗左腕上笼的红麝串,因“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

    而当后来贾宝玉看到黛玉葬花时,不觉产生的联想:宝玉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后,“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也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这是由花推人,从怜惜花进而怜惜人,对那些花容月貌的少女们由怜惜而悲哀,自然也是一种用情。

    在《红楼梦》第30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龄官划蔷痴及局外”一章中,贾宝玉看到母亲的丫环金钏儿在打磕睡时,就上前“把她耳上戴的坠子一捏”,还把自己“荷包里带得香雪润津丹掏出来向金钏儿口里一送。

    后来,贾宝玉看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宝玉早又不忍弃他而去,只管痴看……心里却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大心事,才这样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忽一阵凉风过了,唰唰的落下一阵雨来。宝玉看着那女子头上滴下水来,纱衣裳登时湿了。宝玉想道:“这时下雨。他这个身子,如何禁得骤雨一激!”因此禁不住便说道:“不用写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湿了。”……一句话提醒了宝玉,“嗳哟”了一声,才觉得浑身冰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说声“不好”,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

    在《红楼梦》第34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一章中,宝玉挨打后,宝钗送药探视:那“亲切稠密,大有深意”的话语,那欲言又止,“红了脸”,低头“只管弄衣带”的“姣羞怯怯”和踌躇之态,令宝玉心中大为感动,“将疼痛早已丢在九霄云外去了,想道:‘我不过挨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苦之态,令人可亲可敬。假若我一时竟遭殃横死,他们不知是何等悲感呢!既是他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息矣。’” 当黛玉前来探视时,宝玉见黛玉“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反过来安慰她,并道,“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甘心情愿的。”

    在《红楼梦》第35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一章中,宝玉闻得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芳,也是个琼闺秀女,常闻人传说才貌俱全,虽自未亲睹,然遐思遥爱之心十分诚敬,不命他们进来,恐薄了傅秋芳,因此连忙命让进来。

    在《红楼梦》第44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一章中,为平儿理妆,“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前尽过心,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蠢拙物——深为恨怨。今日是金钏儿的生日,故一日不乐。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想到此间,便又伤感起来,不觉洒然泪下。因见袭人等不在房内,尽力落了几点痛泪。复起身,又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己半干,便拿熨斗熨了叠好见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面犹有泪渍,又拿到脸盆中洗了晾上。”

    在《红楼梦》第58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一章中,宝玉病愈之后,“从沁芳桥一带堤上走来。只见柳垂金线,桃吐丹霞,山石之后,一株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阴翠,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宝玉因想道:“能病了几天,竟把杏花辜负了!不觉倒‘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因此仰望杏子不舍。又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虽说是男女大事、不可不行,但未免又少了一个好女儿。不过两年,便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再过几日,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因此不免伤心,只管对杏流泪叹息……”

    在《红楼梦》第62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一章中,香菱的新裙子弄脏了,宝玉方低头一瞧,便嗳呀了一声,说:“怎么就拖在泥里了?可惜这石榴红绫最不经染。”宝玉道:“你快休动,只站着方好,不然连小衣儿膝裤鞋面都要拖脏……”又让香菱换上袭人的裙子。香菱点头笑道:“就是这样罢了,别辜负了你的心……”宝玉听了,喜欢非常……因又想起上日平儿也是意外想不到的,今日更是意外之意外的事了。

    在《红楼梦》第70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一章中,贾宝玉看到晴雯与芳官嬉闹时,忙上前笑说:“两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等我助力”,也上床来膈肢晴雯。

    在《红楼梦》第78回“ 老学士闲征危画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一章中,宝钗迁出大观园,面对“寂静无人”、“空空落落”的蘅芜苑,“忽又想到去了司棋、入画、芳官等五个,死了晴雯”,立刻意识到“大约园中之人不久都要散的了”。接着,在第79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一章中,迎春待嫁,又被接出大观园,更使宝玉“每每痴痴呆呆,不知作何消遣,又听得说陪四个丫头过去,更又跌足自叹道:‘从今后这世上又少了五个清洁人了!’”

    ……

    上述所提到的不论是大家闺秀的林黛玉、薛宝钗和史湘云,还是身为丫环的晴雯、平儿和香菱,无不成为贾宝玉“意淫”的对象,而这种“意淫”正是作为一个青年男性的贾宝玉,对年轻美丽女性的一种本能的爱悦和性意识的投射。就贾宝玉自身而言,“意淫”是贾宝玉憧憬的一种境界,就大观园众多姊妹的冰清玉洁来说,又造成了贾宝玉“意淫”的氛围,二者缺一不可。正是因为真正的爱情一朝失却,一个个娇美女性的相继远离和亡故,宝玉的“意淫”失去了整体氛围,失去了对象,由此而痛感人事的无常、生活的寡淡、人生的脆弱,当一个个美女落红纷飞的时候,贾宝玉终于在寻求解脱的路上大大地向前迈出一步,从而毅然步入空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