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大专家走访13省 发现中国蛙类面临生死存亡

2011-07-23  可可keke

南师大专家走访13省 发现中国蛙类面临生死存亡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夏夜,是青蛙在水里田间进行大欢唱的时节。可如今无论是在城市和农村,要想听到蛙鸣,已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专家花了六年时间,在中国十三个省采集蛙类标本,并记录了这些地区农田池塘蛙类衰减的情况。专家们担忧地说:“如今,中国‘青蛙’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地,不保护来不及了。”

    生存现状

    三分之一蛙类生存受到威胁

    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老师戴建华告诉记者,蛙类归属于一个无比庞大的家族——两栖动物,在恐龙统治地球时就存在了。

    有研究表明,近几十年内,世界上有近100种蛙类灭绝,约三分之一的种类处于受威胁和濒危状态。中国蛙类资源也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据《中国物种红色名录》介绍,中国广布的32种蛙科类动物中有11种生存受到威胁,5种处于近危、6种为易危状态。

    2004年~2009年,南师大生命科学学院戴建华、马佳月、周开亚等六位研究者赴江苏、福建、江西、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河南、河北、山东、山西、辽宁、吉林等地采集蛙类标本,发现如今蛙类处于一个极不安全的生存环境中。

    戴建华告诉记者,通过几年的调查来看,池塘稻田边,蛙声越来越少了。

    国内很多地方不见青蛙踪影

    国际生态研究学者警告,具有环境指针作用的青蛙在世界各地的数量正在普遍减少,这表明自然环境受到严重伤害。

    人们口中常说的“青蛙”指的是金线侧褶蛙和黑斑侧褶蛙。在《中国物种红色名录》中,这两种的濒危等级被评估为“无危”。但在专家的调查中,青蛙在我国很多地方已不见踪影。

    河南师范大学瞿文元教授介绍,在河南省西部栾川、灵宝、卢氏等地都有金线蛙的分布,但在2006年的时候,戴建华等研究者到灵宝市朱阳乡调查,发现那里的环境已经被破坏,河床鹅卵石暴露,水土流失,没有发现金线蛙。而在栾川县等地,也是一样。

    在湖北省鄂州市的一个村庄,研究者们发现黑斑侧褶蛙成了“工业污染指示器”,20多年前蛙类非常多,由于一个选矿厂多年排放的废水污染,加上农药滥用,如今这里的蛙类几乎灭绝。

    “田鸡”在江苏几乎看不到了

    爆炒田鸡是一道绝美菜肴。戴建华告诉记者,田鸡的学名叫虎纹蛙,属国家二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因为田鸡的美味,导致虎纹蛙处于灭绝的边缘。“尽管南京对农贸市场出售蛙类严格禁止,但往年夏天,我在南京的一些农贸市场都看到有人偷卖蛙类。”

    戴建华介绍,田鸡是《江苏动物志》的“座上客”,在十多年前,田鸡在苏州、溧阳、南京、盐城都有其身影,但是近几年都没有发现。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是蛙类的鉴定处之一,近几年从江苏各地送上来的蛙类中没看到一只田鸡。去年,沭阳公安曾经查获了农民非法捕捉的800多只青蛙,在如此大密度的捕捉情况下,都没发现一只田鸡,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物种的衰竭。

    “在很多地区,常常冬眠刚过,在田鸡没有繁殖的情况下,几千只的大面积捕捉,几年过后,这一地区的田鸡几乎灭绝,这完全是‘断子绝孙’的后果。”

    城市化

    农药、废水牛蛙

    生存空间已越来越小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室李成博士告诉记者,蛙类的皮肤通透性很好,“抵抗力”比较差,很容易被外界环境干扰。蛙类和鸟又不太一样,行动力弱,如果一个区域环境受到破坏,蛙类无处可去,就会在这个地方灭绝。

    戴建华也表示,导致蛙类种群数量下降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是栖息地的丧失与退化。近几十年来, 由于城市及农村基础建设速度的爆炸性增长,导致森林、河流、湖泊、池塘、沟渠、沼泽、草地等适合蛙类生存的环境被破坏。

    以南京为例,要想听见蛙鸣,除非到江宁和江北的农村。     

    农药、废水

    对蛙的毒害极为严重     

    蛙类种群数量急剧减少与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密切相关。戴建华说,工业废水、生活废水及农药等几乎都是蛙类的天敌,蛙类需要水域及陆地环境来完成其生活史,而大部分的化学污染物最终都要排入水域。化学污染物对蛙类的毒害作用是直接的。对蛙类发育的影响日益严重的有农药( 除草剂、杀虫剂等)和重金属。很多实验证明, 铜、镉、铅、汞、铬、锌等重金属对蛙蟾类的毒害作用在形态、器官、组织、细胞和分子水平上均有表现,其危害甚至从胚胎时期就开始了。

    牛蛙

    抢了“土著蛙”的口粮     

    当人们对着“口水蛙”“馋嘴蛙”“干锅蛙”大快朵颐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这“霸道”的牛蛙也影响到了中国土著蛙的生活。戴建华说,早在几年前中国的动物专家就对外来物种——牛蛙产生了担心。

    虽然大部分都是养殖的,但已经在一些地方发现了野外种群,2005年,戴建华到浙江省舟山市诸岛采集标本时,在岱东、衢山、高亭、虾峙岛、湖泥岛等地的稻田、水沟、池塘里寻找了数日均未发现青蛙,但是发现了逃逸的已经适应野外生存的牛蛙。由于个头大、生长快,蛙蝌蚪在竞争中往往占据优势。有报道证实,牛蛙蝌蚪与其他蛙类蝌蚪间具栖息地竞争和食物竞争,甚至可以减少其他蛙类蝌蚪的取食活动,降低它们的存活率,从而改变当地蛙的栖息地利用格局。

    蛇类急剧减少、害虫猖獗

    专家告诉记者,蛙类是食物链中的重要一环。上游是飞鸟、蛇、老鼠,下游是螺蛳,小鱼、小虾,稻田里各种害虫,以及低飞的昆虫。蛙类资源的减少和枯竭直接导致蛇这种物种在急剧减少。同样,害虫也会猖獗。于是人们不得不大量使用农药,这又造成生态环境破坏和污染进一步加剧,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蛙类的进一步减少以及食物链的“断裂”。     

    提高受威胁蛙类保护等级

    专家表示,无论是从物种多样性还是独特性来看,中国都是全球蛙类保护的一个优先区域。为了保护蛙类资源,我们必须保护好蛙类的栖息地,在栖息地碎片化的地区,应尽量保留、改造出一些绿地、池塘、水沟及湿地等适合蛙类生存的环境。此外,还应治理被污染的环境,在农业、林业生产中选用高效、低毒、少量、分解快、少残毒甚至无残毒的农药,减少对土壤和水体的污染,保护和恢复蛙类的栖息地。

    戴建华说,虽然很多省市将黑斑侧褶蛙、金线侧褶蛙、福建侧褶蛙、湖北侧褶蛙、棘胸蛙、棘腹蛙、林蛙等可食用蛙列为重点保护动物,但除虎纹蛙以外,其他的蛙类均没有被列为国家级保护动物,使得执法部门在处罚非法捕捉行为时仍然觉得缺乏法律支持,这不利于蛙类资源的保护,所以建议提高这些受胁蛙类的保护等级。

    在短时期内改变人们食用蛙类的习惯非常困难,专家们认为,对经济价值较高的蛙类进行商业化养殖是解决供需矛盾的有效途径。有几种蛙类的人工养殖已非常成功,如中国林蛙、牛蛙以及虎纹蛙. 对棘胸蛙、虎纹蛙、中国林蛙、牛蛙等这些人们需求较大的蛙类进行人工繁殖,扩大养殖种群后再上市,既能满足人们食用的需要,又有望避免对野生种群的捕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