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霞光xiang... / 禅茶一味 / 心的泼墨

0 0

   

心的泼墨

2011-07-24  一缕霞光x...

 

心的泼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心的泼墨 

林清玄

 

年轻时唯,恐其不入;

到如今,唯恐其不出。

            ——张大千

 

心的泼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张大千晚年自创泼墨山水,有人问他心得,他说:“年轻时,唯恐其不入;到如今,唯恐其不出。”

 

   既入又出之后,果然他以泼墨山水奠定了一代大师的地位,一而再再而三地改写了拍卖市场的天价。

 

   就像一般艺评家所知道的,张大千早年曾用很大的功夫写敦煌壁画,又善于临摹古人名作,他的仿作以假乱真,不止传形,简直到了传神传意的境界。也可以,说他的创作技巧不止与古人并驾齐驱,甚至超乎古人。

 

   以大千的天才,知道不断地“入”,路越走越窄,连转身都感到困难,只有跃“出”,才会海阔天空,在一次泼翻墨水的经验中,他把过去的技巧也全部推翻。泼墨于焉诞生,介于写实与写意之间,介于创作与随机之间,介于真实与抽象之间,介于人间与天上之间,绘事终于独开新局。

 

   艺评家比较不知道的是,如何去评断泼墨山水在艺术上的价值。其实,泼墨山水最动人的,是它不用“评断”来欣赏,而是用感觉来欣赏。张大千以泼洒的墨,创造了一个元气淋漓、精神焕发的空间,我们感觉到美、梦幻、和谐、苍翠,我们不必有任何的评断,只是相印的感受。

 

   完全没有笔触的、看来毫无章法的泼墨,反而是最难的。我曾在古董书画市场,看到许多仿张大千的作品,但大多是仿他壮年之前的作品,泼墨作品几乎无人仿作。原因何在?因为“入”是有路可循的,“出”却是无迹可寻。经过“入”而“出”的张大千,才能泼出那样的墨;还没有“出”过的人,马上就会被识破了。

 

   创作如此,人生的情景亦然,循着画好的地图前进,循规蹈矩,亦步亦趋,成为一个四平八稳的人,写下十拿九稳的作品,留给平凡人一个好的评断,这是不难的。艰难的是,放下笔触、抹去线条、舍弃手中的蓝图,打翻铅笔架、泼倒墨水瓶,以内在的感觉推动,随意随机地去完成一幅作品。

  

   在崭新的作品中,只有感受,没有评断。

 

   三十岁以前,我得过大部分的文学奖,参加所有报纸的文学奖,都拿到首奖。最近一位年轻的作家问我:“你如果再参赛,会不会再得首奖?”

 

   我向他说了张大千的例子,既然“求出”,鸢飞鱼跃,海阔天空,早已超越评断,哪里还有一个“入”处?

 

心的泼墨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文摘:网络      编辑:极品女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