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戈 / 西游记 / “六耳猕猴”案中的猪八戒(24)

0 0

   

“六耳猕猴”案中的猪八戒(24)

2011-07-27  泰山戈

漫品西游——吴闲云再探西游记(24)

 (2009-06-01 06:35:46)

“六耳猕猴”案中的猪八戒

 

 


    在“六耳猕猴”一案中,猪八戒是非常清醒的,他知道没有什么妖精六耳猕猴,那个妖精,就是孙悟空。
    怎么说猪八戒知道呢?
    当“六耳猕猴”打了唐僧之后,抢走了行李及通关文牒,唐僧要沙和尚去讨回文牒,他们三人去取经,“定不要”那孙悟空了。
    八戒道:“我前年因师父赶他回去,我曾寻他一次,认得他花果山水帘洞,等我去,等我去!”唐僧说:“你去不得。那猢狲原与你不和,你又说话粗鲁,或一言两句之间,有些差池,他就要打你。着悟净去罢。”
    结果,沙和尚去花果山,没有讨回行李、文牒。
    还是猪八戒说:“我去。”
    沙和尚就交代道:“二哥,他那洞前有千数小猴,你一人恐弄他不过,反为不美。”
    八戒笑着说,没事!“不怕,不怕!”
    他来到花果山水帘洞,很容易,没有任何悬念,就把行李、文牒顺利的带回来了。

 

    在《真假美猴王》这一回故事中,读者的视线一直是被“假悟空究竟是什么妖怪”所吸引着。所以,很难会想到“就是孙悟空本人”这个问题上去。
    旧式小说,有个通用的行文模式,就是在一大段故事之前,先讲一个小小的“引子”故事。比如《拍案惊奇》里面,要讲一个发财的大故事,开头先讲一个无关但类似的小故事。要讲一个凶杀的大故事,开头也会先讲一个无关但类似的小故事。
    几百字的小故事先讲完,再切入正题。这种手法,旧式小说中,比比皆是。

    在西游记的《真假美猴王》故事中,前面也插了一个与主题无关但类似的小故事:猪八戒化斋。
    当“六耳猕猴”殴打唐僧的同一时刻,猪八戒正在外面化斋。注意:这两件事,是在同一时间,并列发生的。
    却说八戒托着钵盂,只奔山南坡下,忽见山凹之间,有一座草舍人家。呆子暗想道:“我若是这等丑嘴脸,决然怕我,枉劳神思,断然化不得斋饭。须是变好,须是变好!”
    好呆子,捻着诀,念个咒,把身摇了七八摇,变作一个食痨病黄胖和尚,口里哼哼的,挨近门前,叫道:“施主,厨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贫僧是东土来往西天取经的,我师父在路饥渴了,家中有锅巴冷饭,千万化些儿救口。”
    有两个女人在家,正才煮了午饭,锅里还有些饭与锅巴。就将些剩饭锅巴,满满的与了一钵。呆子拿转来,现了本象,径回旧路。
    猪八戒一般是不主动变化的,这次居然就变了个模样去化斋。
    变了之后,事情很容易就办成了。并且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一段故事,联系上下文,似乎显得有点多余,那么,作者这样安排情节,究竟有何用意呢?
    接着往下看,猪八戒陪着唐僧、沙僧继续往前走,又来到了刚才化斋的那家门口。那老婆子忽见他们,慌忙躲过。沙僧道:“我等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去者,……”
    那妈妈道:“刚才有个食痨病和尚,也说是东土差来的,已化斋去了,怎么又有一起?”
    八戒忍不住笑道:“就是我。因我生得嘴长耳大,恐你家害怕,不肯与斋,故变作那等模样。你不信,我兄弟衣兜里不是你家锅巴饭?”
    变的那个人,就是我。

 

    后来, 沙僧到花果山讨要行李,没要着,回来后,把前事对唐僧说了一遍,他看到了一真一假两个孙悟空。
    唐僧悔恨道:“当时只说是孙悟空打我一棍,抢去包袱,岂知却是妖精假变的行者!”
    沙僧又告道:“这妖又假变一个长老,一匹白马,又有一个八戒挑着我们包袱,又有一个变作是我。我忍不住恼怒,一杖打死,原是一个猴精。因此惊散,又到菩萨处诉苦。菩萨着我与师兄又同去识认,那妖果与师兄一般模样。我难助力,故先来回复师父。”
    三藏闻言,大惊失色。
    八戒的表现,却是与众不同,他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正应了这施主家婆婆之言了!她说有几起取经的,这却不又是一起?”
    有两起取经的队伍。
    有两个人看到了“两起取经的队伍”。一个是那婆婆,另一个是沙和尚。
    沙和尚当然不知道那假的是谁。
    猪八戒却是知道的。因为变化了的那个人,原来“就是我”!
    所以,当两个孙悟空打过来时,猪八戒就说“等我去认认看。”他认了之后,就怪沙僧了:“你怎么不把行李带过来”。接着,他就又一阵风来到花果山,把行李拿回来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