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中玉 / 戏曲 / 戏曲采风--越剧《陆游与唐婉》

0 0

   

戏曲采风--越剧《陆游与唐婉》

2011-07-29  喻中玉
   诗人陆游年轻时娶表妹诗名卓著的“苏门四学士”之一晁补之的孙女唐琬为妻。夫妻二人诗书唱和,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琬,恐误其儿前程,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在陆游百般劝谏、哀求而无效的情势下,二人终于被迫分离,唐琬改嫁赵士程,彼此音息隔绝无闻。

  十年之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春游时,与偕夫同游的唐琬不期而遇。唐琬遣致酒肴,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一别十年,物是人非。这久别重逢,带来的只是绵绵无绝期的创痛!诗人见人感事,怅然久之,百虑翻腾,遂乘醉吟赋一阕《钗头凤 红酥手》,信笔题于园壁之上: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词中记述了诗人与唐琬的这次相遇,表达了他们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也抒发了诗人怨恨愁苦而难以言状的凄楚之情。

  唐琬见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钗头凤  世情薄》词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在唐琬看来,世道人情是那样的险恶,一条封建礼法就把她和陆游这对恩爱夫妻活活拆散。遭受打击的她犹如风雨黄昏中的残花,满腹心事无处诉说,只能忍受无奈和痛恨。此时的唐琬,犹如秋千架上的绳索,飘飘荡荡,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而更为不幸的是,改嫁后,连表达感情的自由都没有了。长夜无眠,角声凄凉,欲诉痛苦,却只能强作欢颜。不久,唐琬竟因愁怨郁郁而终。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随着这首《钗头凤》流传千古。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以此为素材创作的新编越剧《陆游与唐婉》,由“当代越剧第一女小生”美誉的茅威涛领衔主演,把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加工打磨成常驻舞台的艺术精品。

  《陆游与唐婉》之所以能成为新一代有影响的越剧精品,是有着其总体和综合的优势的。剧本和表演的优秀是它成功的根本。《陆游与唐婉》是浙江已故著名戏剧家顾锡东的原创作品,他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手法,一波三折地表现了南宋大诗人陆游的坎坷仕途经历和令人潸然泪下的不幸婚姻。这出著名的大戏的四个主要演员———陆游的扮演者茅威涛、唐婉的扮演者陈辉玲、陆母的扮演者洪瑛和陆父的扮演者董柯娣,她们都是功底深厚的艺术家,多年的舞台经验使她们的表演日益炉火纯青。音乐设计、舞台美术、服装设计等方面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重新包装演绎,融入了现代元素,具有现代舞台的综合美感,体现出整体的高水平。其中,剧中的唱段“浪迹天涯三长载”,文采典雅,情感真挚,旋律优美,是新时期最有代表性、传唱率最高的新经典唱腔。《陆游与唐婉》剧曾到过美国、日本、新加坡、港、澳、台等地演出,至今已演出了上百场,是在观众中影响最大的越剧之一。

陆游 (茅威涛 饰演)

  经典唱段欣赏

不能在线播放,请点此下载 

  浪迹天涯三长载      

  浪迹天涯三长载

  暮春又入沈园来

  输与杨柳双燕子

  书剑飘零独自回

  花易落

  人易醉

  山河残缺难忘怀

  当日应邀福州去

  问婉妹

  可愿展翅远飞开

  东风沉醉黄藤酒

  往事如烟不可追

  为什么红楼一别蓬山远

  为什么重托锦书讯不回

  为什么晴天难补鸾镜碎

  为什么寒风吹折雪中

  山盟海誓犹在耳

  生离死别空悲哀

  沈园偏多无情柳

  看满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