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残荷聽雨聲 / 曲艺文本 / 「单弦牌子曲」?清官册

   

「单弦牌子曲」?清官册

2011-07-30  留得残荷...
清官册

 

[曲头]

    忠奸善恶如冰炭,自古贤良万口流传。休看那汹汹的气焰,卖国专权,自有人降龙伏虎,明镜高悬。

        [数唱]

    想世间忠臣和孝子,总不免恶人的纠缠。轻者是于功名不利,重一重就性命攸关。我说的是大宋朝真宗在位,那太师潘仁美执掌兵权。只皆因杨七郎打死潘豹,这老贼记恨在心间。征北国统雄兵他挂了元帅,设毒计要令公先行在马前。老将军陷重围他坐观在壁上,两狼山含冤死苦不堪言。杨六郎逃回京叩阍上告,奈潘洪为外戚一手遮天。八贤王主正义怒责污吏,惩贪官金锏下命丧黄泉。为挑选正直人主审此案,清官册调寇准来见君颜。

        [太平年]

    选员名寇准,在山西做县官,两榜进士才学可观。在霞谷县十二载政声颇显。(太平年)人人称颂是寇青天。(年太平)奏明万岁,派遣钦差官,即可登程不可迟延。大钦差就是那三宫都总管。(太平年)崔进忠遵旨就离了金銮。一路之上,他暗暗的打算盘。十二年的县令一定不少贪。这小子总算是时来运转,(太平年)这一回光孝敬我怎么也得万八千。汴梁到霞谷,过水登山,不一日已经见到县城的南关。崔进忠传下话命人打前站,(太平年)到县衙知会那未来的御史官。(年太平)随从遵命,跨马来到街前。见三街六市热闹喧天。虽然说比不上东京地面,(太平年)在外省也难得有这样的行辕。(年太平)熙熙攘攘,北往南还。见黄发与垂髫怡然自安。虽然说罢干戈数十年时间不算短,(太平年)还真不曾见别处似此桃源。(年太平)十字街路北,县衙面冲南。远远就看见了门口的旗杆。这随从策马近前就带住了鞍,(太平年)高叫声县令快来听宣。(年太平)

        [罗江怨]

    这差官高喊了数遍,并不见有人搭言。但见这朱门紧闭,人际萧然。心想莫不是县太爷不住在衙前,哎他另,另筑了别院。直等到天交正午,日上三竿。等半日无人理会,只好回还。真凑巧就在此时,他背后有,有人搭讪。见此人身强力壮,却穿了身粗布衣衫。一看就饱经世故,未说话先带笑颜。尊上差您找我们太爷,哎您有,有何贵干?差官说,大钦差奉了圣旨,调寇准进京升迁。大半日不见他出迎,倒教我空等这半天。难道说这县台清高傲上,哎他好,好大的胆。

        [金钱莲花落]

    来人问听面带笑,尊声上差听我言。并非是我们家太爷真傲上,有一个缘故在其间。我们太爷到任为官十二载,称得起官清民顺乐安然。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民风和善,不起争端。因此上乡民息讼,无人把冤喊,(一遛莲花一朵梅花)这县衙中无人值守已经六七年。(一么咳落莲花)我们老爷两榜进士才高八斗,胸有文章气自翩。可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扎在书房就一天。不是春秋就周易,要不就诗曰或子言。茶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劝农从来不见他出衙前。您在这喊隔着大院他怎么听得见,(一遛莲花一朵梅花)又没有衙役在门房给您往里传。(一么咳落莲花)小的我就是本县一名班头,代管六房与三班。只因衙中无公务,贴补家用我还卖点时鲜。顺带支应看地面,终日游走在街前。适方才因为去进货我走得有点远,(一遛莲花一朵梅花)真对不住把上差您在这给晒了大半天。(一么咳落莲花)这差官闻听真新鲜,没见过捕快班头还挣外钱。你快去禀告寇准把钦差见,误了大事谁敢担。这班头连忙进了后院,见了大人说一番。寇准沉吟了多半晌,思来想去有点为难。我在此为官十多载,胸有才学手无钱。看看我这一身官服千疮百孔,(一遛莲花一朵梅花)见趟钦差估计回来就能剩下个边。(一么咳落莲花)这样吧,你就说我家大人在衙中恭候,请钦差过府来叙谈。班头出衙去传话,惹恼了听信的这个差官。嗬,七品县令架子真大啊,一会就叫你叫苦连天。不理班头扳鞍上马,(一遛莲花一朵梅花)见到了崔进忠一五一十地往外端。(一么咳落莲花)

        [南锣北鼓]

    崔进忠,怒火燃。双眉皱,眼瞪圆。骂声寇准好大的胆。刚想回朝,一转念。我不去见他,谁审案?传不到圣旨我怎么办?

        [南城调]

    崔进忠想罢了多时,只好这么办,吩咐声左右打马进南关。直来到县衙的门前,勒丝缰留神观看,偌大的一座县衙门实在是够可怜。见门前有一对石狮,这雌的缺了半只眼,那雄狮爪下的绣球只剩下了半边。虽然是灰瓦红墙,可红漆掉了一大片,仪门外有门旗早就成了毛毡。进院来倒是方砖铺地,可砖缝里杂草足有寸半。大堂的匾只剩下明镜却不见了高悬。再看那大老爷的公案,灰尘全都堆满。也不知道哪来了一群人充衙役都来站班。打头的就是那卖时鲜的班头,柱子边还放着半筐龙眼,再看这边这位揣着兜正数钱。还有一位左手拿着水火棍,右手还攥着一辫子蒜,大堂背阴的地方,有一笼鸭子叫得正欢。崔进忠怕失官体,不敢笑用手遮着脸,心里说着普天之下再找不出第二班。这趟差不算白出,也算我又经了一回世面,等一会儿见了这位寇大人,说不定山外还得有山。正思想见一位官员,迎出了堂在檐下立站,口称卑职未能远迎,望大人赎罪还要海涵。嚯,这就是寇准啊,为了他我跑了这么远,要不是他自称卑职简直的和乞丐一样般。只见他足登官靴,光有后跟和鞋面,这一件宝蓝的官衣穿得都成了墨蓝。袖口手腕全是窟窿,肩膀前襟还开了线,腰横的玉带,没玉就剩下圈。在头上戴了一顶前后漏风的乌纱,帽翅一个长一个短,唯有帽正的一块美玉如水映光寒。虽然穿得实在是褴褛,看相貌却端正威严,一团正气流连在眉宇间。崔进忠看罢了多时,来到大堂上立站,掏出了金牌说寇准快听宣。万岁爷急穿圣旨,八贤王亲自保荐,咱家我持金牌调你进京重放官。这金牌是紧急公务,见金牌要立刻随见,赶快去收拾行囊不可你再迟延。寇准他迟延了半晌,脸色十分的难看,说大人,下官有点小麻烦启齿还挺难。下官在此地十二载,因清贫有些赊欠。既然是即刻登程那马上就得还。大人您能否先借我十两,我速去备办,等我到了新任关了饷一准还。崔进忠气得都乐了,这趟差我真真的开眼,谁见过钦差拜县令还得往里搭钱。没办法为了完差缴旨,这新鲜事我也经验经验,掏出了二十两说赶紧去把债还。不多时收拾停当,这寇准只带了书童和家院,跟随崔进忠出门就上了征鞍。这一回金牌调寇,崔进忠实实的开了眼,到下回寇平仲进京面圣咱们下回接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