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天下之而为之 / 健康频道 / 自然就会抗癌:罹癌医师的科学观点

0 0

   

自然就会抗癌:罹癌医师的科学观点

2011-08-18  尽天下之...

自然就会抗癌:罹癌医师的科学观点

 

 

每个人体内都有癌细胞,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发展成癌症。

 

他年轻,无不良嗜好且常运动,却在31岁那年意外发现脑中有恶性肿瘤。于是他彻底探索有关癌症的各种研究,终于了解该如何帮助自己的身体,远离癌症。

 

罹癌17年的薛瑞柏医师,根据最新最坚实的科学文献,以简单明白的语言,揭开癌症的生理机制,并从环境、食物、营养及情绪等方面,告诉你抗癌的新生活方式。

 

癌症潜伏在你我体内。我们的身体随时都在制造不健全的细胞,这就是肿瘤生成的原因。

 

我是癌症患者。我决定要研究所有能帮助我身体的事情以对抗病魔。我以医师和科学家的技能,查出医学文献内所有可能帮助我提高胜算的研究。这些科学资料显示,在对抗癌症的战役中,我们的自然防御系统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不用正统的西方医学方法,而想治疗癌症,是完全不合理的。但同时,仅仅依赖这些纯技术的方法,而忽略我们身体对抗肿瘤的自然本能,也是全然不合理的。

 

我由此重获了生命和健康,甚至达到我从未经历过的健康水准。

 

本书将告诉你我所学到的事物,与它们背后的故事--包括科学学理,还有我亲身的经历。

 

 

在本书中你可以发现:

 

*如何适当融合正统疗法和辅助疗法

*怎样的饮食方式会创造疾病温床,如何设计有科学基础的抗癌饮食

*糖分和压力为什么会促成癌细胞生长,其机制如何运作

*未痊愈的情绪伤痕为什么会影响我们恢复健康的能力

*如何获得运动、瑜伽和打坐冥想的好处(注: 基督徒不提倡瑜伽和打坐冥想)

*减少家庭环境毒素的十大替代用品

*「抗癌行动手册」精美彩色页

 

【书摘】

 

二十世纪的分水岭

 

当今癌症在西方世界更加盛行,自一九四0年来以一直都在增加。因此我们必须检视:自二次大战后,我们的国家有哪些变化。过去五十多年来,有三个主要因素急遽扰乱我们的环境:

 

1.饮食中添加大量高度精制的糖

2.耕作及饲养动物方式的改变,因此也造成我们食物的改变

3.曝露在一九四0年前不存在的大量化学产品中

 

这些不是小改变。我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这三个现象在癌症的蔓延中扮演关键角色。要保护自己,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它们。

 

第二部分 回归过去的食物

 

我们的基因仍然承载著几十万年前我们仍是猎人及采集者的标记,它们历经多年,适应了我们祖先的环境、尤其是他们的食物来源,而且迄今没有多少改变。今天我们身体需要的,还是很像过去人类狩猎与采集而来的食物。这样的饮食是由大量蔬果与偶尔来自野生动物的肉与蛋所组成,它提供平衡的必要脂肪酸(omega-6omega-3)与极少量的糖,且不包含面粉。(我们祖先唯一食用的精糖来源是蜂蜜。他们不吃谷物食品。)

 

当今西方国家的营养研究显示,我们五六%的卡路里有三种来源,我们基因在发展时不存在的。

 

  • 精糖(蔗糖、甜菜、玉米糖浆)
  • 漂白过的精制面粉(白面包、白义式面食)
  • 植物油(大豆、向日葵、玉米、反式脂肪)

 

巧合的是,这三种来源不仅不包含维持我们身体机能所需的蛋白质、维他命、矿物质或omega-3脂肪酸,反而直接促进癌细胞生长。

 

癌症以糖为食

 

精糖的消耗量一飞冲天。但我们的基因是在每人一年最多消耗两公斤蜂蜜的环境下生成。每个人对糖分的消耗量在一八三?年增加为一年五公斤,到二十世纪末,则增为惊人的一年七十公斤。

 

德国生物学家欧图.沃伯格(Otto Heinrich Warburg)因为发现恶性肿瘤的新陈代谢主要是依靠葡萄糖的摄取,而赢得诺贝尔医学奖。(葡萄糖是糖经消化后,存在人体内的形式。) 其实,常用来侦测癌症的正子扫描(PET scan),就是测量身体哪个部位消耗最多的葡萄糖。如果某个特定部位因代谢太多葡萄糖而凸显出来,原因就很有可能是癌症。

 

我们食用糖或精面等「升糖指数」(glycemicindex)高的食物,血液中的葡萄糖浓度就会快速上升。身体立刻释出胰岛素,使葡萄糖进入细胞。胰岛素分泌时,又释出另一种分子,称为IGF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类胰岛素增生因子),其作用是刺激细胞生长。简而言之,糖分能滋养组织,使它们生长更迅速。此外,胰岛素和IGF还共同拥有另一种作用:它们会促进发炎因子,如同我们在第四章所见的,发炎因子不但会刺激癌细胞的生长,而且还会反过来成为肿瘤的肥料。

 

如今我们知道,胰岛素的峰值和IGF的分泌不仅直接刺激癌细胞的发展,也刺激它们侵入邻近组织的能力。此外,把乳癌细胞注入老鼠之后,研究人员也发现当老鼠的胰岛素受到糖的刺激时,癌细胞对化疗的反应就没那么敏感。研究人员的结论是,当今需要一种新型的抗癌药物:降低血液里胰岛素峰值和IGF的药。

 

其实毋须等待这些新药,我们每个人都能自行减少饮食里的精糖和精面。如今已经证实,仅仅降低这两种饮食项目,对血中胰岛素和IGF的浓度就有立即的影响,还能带来其他效果,比如能够使皮肤更健康。

 

血糖浓度和发炎之间会有关联,听来似乎匪夷所思。糖果、咖啡里的一块糖,或是一片涂了果酱的白面包,怎么可能影响生理机能?然而对于皮肤上的青春痘,这其间的关联却显而易见。

 

科罗拉多大学的营养学学者罗伦.柯登(Loren Cordain)博士听说,某些生活方式与我们大不相同的族群,从没有长过青春痘(表皮层发炎是引起青春痘的因素之一)的经验,他想了解这是怎么回事。这话听来不合常理,青春痘可是八0-九五%的西方青少年必经的人生大事。为了调查此事的真相,柯登随著皮肤学者组成的团队,研究与世隔绝的新几内亚基塔万(Kitavan)岛上一千两百名青少年以及一百三十名巴拉圭艾奇(Ache)族印第安人的皮肤。自始至终,他们在这两个族群中都找不到青春痘的迹象。这些学者在《皮肤医学档案》(Archives of Dermatology)撰文,把他们惊人的发现归因于青少年的营养。这些与我们同一时代但离群索居的部落,他们的饮食就像我们远古的祖先:没有精糖或白面,因此在血液里也没有过高的胰岛素或是IGF

 

在澳洲,研究人员说服西方青少年尝试三个月限制摄食糖和精面的饮食。几周内,这些青少年的胰岛素和IGF浓度就降低,他们的青春痘也减少。

 

在二十世纪后半期,西方饮食出现了一种新成分,如野草般四处传播:由玉米提炼的高果糖糖浆(果糖和葡萄糖的混合物)。光是忍受我们所摄食的精糖,我们的身体已经难以承担,当今加工食品中这种无所不在的糖浆,更彻底打垮了我们的身体。果糖从天然基体(所有的水果里都有果糖)移出并与葡萄糖混合后,我们的身体所产生的胰岛素已经应付不了它们,在处理时至少会有间接伤害。它已经变成毒害。

 

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糖的大量摄取导致了癌症的流行,因为这与我们体内的胰岛素和IGF遽增有关。学者在一群老鼠身上植入乳癌细胞,用来比较不同升糖指数的食物对肿瘤发展的影响。两个半月之后,血糖经常达到最高点的老鼠有三分之二(二十四只中的十六只)死亡,而采低升糖指数饮食的老鼠,二十只只有一只死亡。出于一些显而易见的理由,这样的实验不可能在人体上进行。不过有一项亚洲人与西方人的比较研究,也提出了相同的观察:食用低糖亚洲饮食的人,罹患因激素所导致的癌症的比例,比工业国家食用高糖和精制食品人口的罹癌人数,少了五至十倍。

 

此外,众所周知糖尿病人(特点是高血糖)癌症风险高于一般人的平均。哈佛医学院的苏珊.汉金森(Susan Hankinson)博士在一项美加共同研究中发现,在不到五十岁的妇女中,IGF最高的妇女罹患乳癌的可能性比最低的妇女高出七倍。另一个由美国哈佛大学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及加拿大麦基尔(McGill)大学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证明摄护腺癌也有同样的现象:他们采样的男性之中,IGF最高者的罹病风险竟是最低者的九倍之多。其他研究则发现,高血糖指数也同样与胰脏癌、结肠癌和卵巢癌相关。

 

00九年,本书初版两年后,美国女性健康研究计画针对全美约十万名停经后妇女展开大规模研究,证实因为摄取高糖精面饮食而造成体内胰岛素增加,与乳癌风险升高有关。全美四十多个学术中心的研究人员观察这些妇女直到她们罹病为止,时间平均为六年。研究人员在这些妇女一开始参加研究起,就为她们抽血作为样本,并以胰岛素的高低量作为罹患乳癌风险的比较基准。这份发表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期刊》(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的研究结论说,肥胖本身并不会导致乳癌,而是与体重过重造成的高胰岛素量相关。胰岛素量高的妇女(她们并没有糖尿病,也没有接受激素补充疗法)在追踪调查中,罹患乳癌的风险比胰岛素最低的妇女高了几乎两倍。

 

所有的科学文献都一致指出:想要保护自己预防癌症的人,必须努力减少加工糖以及漂白面粉的摄取。这意味著要习惯喝没有糖的咖啡。(放弃在茶里加糖比较容易。)这也意味著一周内只能将就食用两或三次甜点。(水果则没有限制,只要不加糖或者糖浆使水果更甜。)另一种选择是,使用不会引起血糖或者胰岛素急遽升高的糖类代用品(参阅表4)。

 

要减缓来自小麦的糖类吸收,必须食用多谷类面包(以小麦混合三种以上其他谷物制作,如燕麦、黑麦、亚麻籽等),你也可以选择由传统酵母(「发面团」)而非常见的化学发酵粉所制作的面包,因为化学发酵粉会提高面包的升糖指数。基于同样的理由,应避免普通的白米饭,而代之以升糖指数较低的棕色或白色印度香米(basmati rice)。最重要的是,应多食用蔬菜和豆类(菜豆、豌豆、扁豆),这点我们会在第八章「抗癌的食物」谈到;不仅是因为它们的升糖指数低,也因为它们强力的植物化学因子能对抗癌症。

 

乳牛和鸡的垃圾食品

 

在自然循环里,母牛在青草最繁茂的春天分娩,分泌几个月的乳汁,直到夏季结束。春天的青草尤其是omega-3脂肪酸的丰富来源;因此这些脂肪酸集中在草地放牧的母牛,其牛奶及其乳制品奶油、乳脂、优格和乳酪中含有丰富的脂肪酸。在吃草牛只的牛肉,和饲料(而非谷类)喂养的放山鸡鸡蛋中,也同样能发现omega-3脂肪酸。

 

自一九五0年代起,世人对乳制品和牛肉的需求快速上升,使农民不得不在天然牛奶生产循环之外另辟蹊径,并且缩小放牧牛只(一只牛重达七百五十公斤)所需要的范围。农民因此舍弃了大片的青草地,并以层架式的饲养笼取代。玉米、大豆和小麦成了牛的主要饮食,但这些食物中几乎不含omega-3脂肪酸,反而富含omega-6omega-3omega-6脂肪酸之所以被称为「必要的」脂肪酸,是因为人体不能制造它们。因此我们体内omega-3omega-6的量,直接取决于我们吃的食物。而同样地,我们食物里omega-3omega-6脂肪酸的含量,又取决于我们食用的牛和鸡吃了什么。如果它们吃草,那么它们所提供的肉、奶和蛋的omega-3omega-6,就会达到完美(接近于一比一的平衡);如果它们吃玉米和大豆,在我们的身体里所导致的失衡就会高达一比十五,甚至一比四十。

 

我们体内的omega-3omega-6脂肪酸,会争相控制我们的身体功能。omega-6帮助储存脂肪,并且促进脂肪细胞的硬度以及凝血与发炎反应,来对付外来的侵略。由我们出生开始,它们就刺激脂肪细胞的产生。omega-3脂肪酸也与神经系统的发展相关,使细胞膜更加有弹性,并且减少发炎。它们还会限制脂肪细胞的产生。我们的生理平衡,有很大程度是取决于omega-3omega-6脂肪酸在我们体内的平衡,也因此等于取决于我们饮食的平衡。事实证明,过去五十年间,改变最多的,正是这种饮食平衡。

 

乳牛并不是唯一受这种变化影响的农场动物。鸡的饮食也已经彻底改变。蛋--自然食物的代表--如今含有的必要脂肪酸,也不再像五十年前一样。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负责营养研究部门的知名美国营养学家阿提米斯.西莫波罗斯(Artemis Simopoulos)医学博士,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就发表了不寻常的研究报告,显示以玉米饲养的鸡(是当今普遍的饲养方式)所生的蛋,所含的omega-6omega-3脂肪酸多二十倍,而取自于她所成长的希腊农场的蛋,则保持几乎一比一的平衡。

 

农场动物的饮食非但彻底改变,而且有时还使用雌二醇(estradiol,一种雌激素)和雌素二醇(zeranol)这类激素,以便迅速增肥。*【欧洲法律禁止在欧盟国家使用,但这条法令可能会废除。】这些激素累积在脂肪组织内,分泌在乳汁里。最近又引进了一种新的激素,用来刺激牛奶产量:rBGHrecombinant bovine growth hormone,重组牛用生长激素,又称牛生长激素bovine somatotropin,或BST)。它在牛的乳腺组织上作用,可大幅提高产乳量。rBGH虽在美国广泛使用,但欧洲和加拿大仍然禁用,不过因为贸易协定之故,这种激素有可能藉由进口的美国乳品原物料,而出现在世界任何地方的餐桌上。rBGH对人类的影响仍然未知,但我们确实知道它会促进母牛体内产生IGF,也知道牛奶里有IGF,而牛奶里的IGF连巴斯德消毒法也无法破坏(译注:法国生物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发明的加热消毒法,主要用于牛奶,消灭牛奶里的细菌而不影响牛奶的风味)。如今我们已经很清楚,IGF是刺激脂肪细胞增长的重要因素,它同时也会加快恶性肿瘤的生长。

 

最后,由青草转为玉米-大豆的组合,还有另一个不利的副作用。我们饮食中,少数几个来自动物且可能有抗癌之益的成分之一,是一种称为CLA的脂肪酸(conjugated linoleic acid,共轭亚麻油酸)。第一位发现CLA能对抗癌细胞生长的学者是菲利普.布尼欧(Philippe Bougnoux)医师及他在法国国家农业研究所(INRA)的团队。CLA主要出现在乳酪里,但是只限于以草喂饲的动物。因此,破坏了乳牛、山羊和绵羊的饮食,我们等于消除了它们所提供的唯一一项抗癌好处。

 

人造奶油--比奶油危险得多

 

自一九六0年代起让我们的饮食越变越糟的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人造奶油和「氢化」或「部分氢化」的反式脂肪的出现。在一九五0年代,动物脂肪和心血管疾病之间的关联越来越明确,于是许多营养学者和食品工业就大力游说,鼓励社会大众采用工业制造的「植物性」人造奶油取代奶油。但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这些人造奶油通常以葵花油(omega-6omega-3多出七十倍以上)、大豆油(多出七倍)和芥菜籽油(不平衡的情况最轻,omega-6只比omega-3多三倍)提炼而成。*【有些新的品牌omega-3omega-6较平衡。】这样的改变固然能协助降低胆固醇,但却引起发炎失调的情况突然增高,在某些国家甚至还使心脏病机率大增。比如在以色列,由于宗教的禁忌,同一餐不得同时食用肉类和乳制品,因此实际上已经排除了奶油的使用,当地的烹调大部分是使用植物性人造奶油(富含omega-6)以及比橄榄油便宜得多的葵花油。因此在「美国矛盾」之后,又出现「以色列矛盾」:以色列是国民胆固醇含量最低、但心肌梗塞和肥胖症比率最高的西方国家之一。

 

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哈达沙(Hadassah)大学营养系的教授埃利特.贝瑞(Elliot Berry)医师,证实了以色列人心血管疾病、肥胖症和omega-6高量之间的关联。韦尔去拜访他,讨论饮食和健康之间的关联,虔诚的犹太人贝瑞微笑着说:「你知道,我除了上帝以外什么都不信,当然,我还相信omega-6omega-3比率的重要!」

 

加工食品:反式脂肪的出现

 

除了人造奶油之外,我们会跟著使用的,还有在大量加工食品如甜咸饼干、糕饼、披萨或洋芋片等中都含有的「氢化」或「部分氢化」植物油(反式脂肪)。

 

这些经过改变的omega-6油(尤其是大豆油,有时是棕榈油或芥菜籽油),在室温下成为固体(原本它们通常是液体,即使在冰箱里亦然)。这种变化使omega-6比在其自然状态下更不易消化且更容易导致发炎。但是这些油有一种实际上的优势:它们不容易腐坏,因此凡是要放在超市货架上数周或甚至数月的加工食品,几乎都使用这类油脂。因此,这些有害的油类之所以流行,纯粹是出于工商业的动机。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它们并不存在,然而自一九四?年起,它们的生产和消费急遽增加。

 

荷兰卫生部在二00四年的报告中估计,反式脂肪每年造成上千人死亡。相较之下,二00四年荷兰因车祸而死的只有八百八十人。氢化油脂比车祸致命率更高。荷兰公卫专家和药物化学家佛瑞兹.莫斯基特(Frits Muskiet)就说:「我们花费数百万元,迫使民众系上安全带并遵守速限,好让他们安全开到餐厅去,把自己塞满反式脂肪。」

 

这些加工油与癌症有特别的关联。法国卫生和医学研究院针对近两万五千名欧洲妇女所作的研究证实,血液中反式脂肪量高的妇女,乳癌的风险几乎加倍。这样的风险至少和停经后激素补充疗法的风险一样高。

 

尽管现在反式脂肪的风险已经确立,但任何食品标签都会让你发现这些油无所不在。来一块一人份的普通义大利香肠和乳酪披萨如何?它重一九二公克,卡路里有四九0卡,已经超过一个人每日所需量的四分之一,也占了个人每日脂肪建议摄取量的三九%,而这才不过是一餐中一道菜的一人份。它所含的脂肪来自乳酪以及用玉米喂饲的猪只,富含omega-6脂肪酸,而缺乏omega-3。此外,它的成分中,有五分之一(四点五公克)是反式脂肪,接著是四十八公克的碳水化合物(占每日建议总摄取量的八分之一)。

 

这一人份的披萨不仅含有高热量,而且还包含了比一块普通牛排多三倍的脂肪,这些脂肪还是对我们健康最有害的一种。有鉴于这种危险,因此自二00七年夏天起,纽约市和费城的餐厅都已经禁用反式脂肪;二00年一月起,加州也禁止餐厅使用。丹麦和瑞士所有的食品业者也禁止使用反式脂肪。

 

我们终于找出了癌症和肥胖症同时流行的解释,过去半个世纪我们的饮食变化正是罪魁祸首:必要脂肪酸比率失衡的饮食,使得我们过度摄取omega-6到教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再加上升糖指数越来越高的现代西方饮食模式导致胰岛素升高。法国的布尼欧教授团队已经证实,这样的不平衡确实是与某些癌症(或癌症转移)相关的因素。

 

简单的烹调方案

 

我们食用的农场动物,喂养的方式不免教人为我们和它们的健康担忧。就如麦可.波伦(Michael Pollan)对美国牛只饲育场的精采报告所指出,这些家畜承受的痛苦一定比我们还多。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艾哈德的研究团队已经证明,人体中的omega-6omega-3的量可以改变,我们不必改变自己的饮食,只要以不同的方式喂饲提供我们食物的家畜。它们也不过是需要均衡的饮食罢了!

 

亚麻籽是人类自古以来就种植的植物,罗马人吃的「希腊面包」就有它。而我们发现,亚麻籽正巧是植物界里唯一omega-3含量较omega-6高(多出三倍)的种子。动物食用亚麻籽(经适当的烹饪)之后(即使只占其饮食的五%),肉、奶油、乳酪和蛋里就能大幅增加omega-3含量。

 

找出「美国矛盾」的解释之后,由艾哈德、韦尔和古斯涅特创立的团队就扩大纳入更多医师、农学家、生物学家和统计学者。他们把一组品种相同且以相同方式饲养的动物分为两组,甲组喂以玉米、大豆及小麦等「现代」饲料,乙组则以「老式」方式喂食:饲料与其他动物相同,但是额外加入百分之五煮过的亚麻籽。接著,研究人员找来两组志愿者,各在家收到由这些动物所提供的餐点三个月。所有志愿者都收到等量的相同产品,只是其中一组的食品来自于甲组动物,而另一组则来自于乙组动物。三个月后,所有参加者都验血。食用甲组产品的志愿者血液中omega-3Omega-6的比率非常不健康(一比十五),和其他研究西方饮食的报告相同。相较之下,食用乙组(饲料含有百分之五亚麻籽)产品的志愿者,比率则是甲组的三倍高(一比五)。经过这三个月,乙组志愿者血中的脂肪酸已经可与常受夸赞的克里特人相媲美,在营养学研究中,克里特人的地中海饮食总是健康食物的楷模。对喜爱美食的人而言,值得安慰的是,这个研究并没有限制动物产品的量。

 

两年后,学者再次进行这个实验,这回是以超重过多的糖尿病患为对象,结果研究人员再度有了惊喜的发现。供给「老式」饮食的病患平均减重一点三公斤--虽然他们摄食动物制品的分量,与食用现代饮食的另一组相同。

 

这个教训很简单:只要我们尊重我们赖以为食的动物的需要和身体,我们自己的身体就能更均衡。更惊人的是,我们的身体有能力感受这种平衡。研究人员委托一间独立的实验室进行盲目口味试验:他们请五十名志愿者各自位在独立的隔间里,品尝因调整喂食而omega-3omega-6均衡的肉、乳酪和奶油。这些志愿者虽然不知道这些食品的来源,但和超市内出售的一般产品比较之后,绝大多数的受测者都比较喜欢以健康、平衡饮食喂饲的动物所制之产品,就彷佛我们的味蕾自然会认出哪些食品对我们的身体细胞有益,并且以不同的反应,把这讯息传递给我们。

 

排毒食品

 

对于世界卫生组织所绘的世界癌症地图,萨斯科博士依旧有不解之处:「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我们仍然不能绝对确定。比如看看巴西的奇特案例,」她说,「它的开发度仍低,但是它的乳癌比率却与工业化程度最高的西方国家一样。我们有些人怀疑,这个现象是不是因为他们几乎一天三餐都摄取肉食,并且直到最近为止一直大量运用各种激素以加速农场动物生长之故。」

 

显然,每个国家的癌症比率和肉类、冷盘肉类及乳制品的摄取消耗,都有直接的关联。反过来说,国民饮食蔬菜和豆科植物(豌豆、长豆、扁豆)含量较丰富的国家,癌症比率就比较低。

 

尽管动物和人类流行病学的调查还不能证明癌症的成因,但依旧能提供有启发性的可靠证据。这些研究建议,因为破坏了饮食的平衡,使我们在体内为癌症的发展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如果我们相信癌细胞的增长主要是由环境中的毒素而来,那么为了打败癌症,我们首先必须为我们的食品解毒。

 

面对这一连串压倒性的证据,我们可以用下面这些简单的建议,来减缓癌细胞的扩散:

 

1. 谨慎食用糖和精面。用龙舌兰花蜜、金合欢蜜或椰糖取代糖来增加甜味;使用多谷类面粉制的义大利面食和面包(或者以传统发酵法所制的天然酵母面包)。

 

2. 减少摄食红肉并避开加工过的猪肉产品。世界癌症研究基金建议,每周食用红肉及猪肉制品不要超过五百公克,也就是说,每周最多四到五份肉排。他们建议的理想目标是每周三百公克或以下。

 

3. 避免一切氢化植物油--「反式脂肪」(用在牛角面包和不用奶油的糕点之中),以及所有富含omega-6的动物脂肪。橄榄油和芥菜籽油是很好的植物脂肪,不会促进发炎症状。omega-3平衡的奶油(而非人造奶油)及乳酪,也不会造成发炎。

 

在以青草喂饲的动物,或在动物饲料里加入亚麻籽的有机产品中,都可发现omega-3。我们应该有系统地采用这些脂肪,帮助我们的身体对抗疾病。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也能使自己食物链中的动物恢复较健康的饮食。附带地,我们将不再那么依赖用作动物饲料的玉米和大豆田地,因为玉米和大豆必须使用更多的水、肥料和除草剂,与其他农作物相比,对环境的污染更严重。*【当今地球上三分之二的农业热量仅来自四种农作物:玉米和大豆是主要的两种。(另两种是小麦和稻米。)】

 

最后,要完成排毒计画,我们必须保护自己,防止和西方世界癌症蔓延相关的

 

第二个有害现象:周围环境致癌化学物质的累积。

 

请注意:「有机」的肉类或蛋不含或仅含微量的农药、激素与抗生素,但不一定代表有平衡的omega-3。如果动物仅仅喂食有机的玉米和大豆(而非喂食青草与放牧),它们的肉和蛋依旧含有过多促进发炎的omega-6,而缺乏omega-3。想确定你吃的产品跟祖父母所吃的东西有相同品质,请注意标明「以草喂食」或者「富含omega-3」的标签。

 

(以下摘自本书第八章)

 

食品的协同作用

 

幸好,含有抗癌分子的食品列表比人们想像的长得多。我在本章末的附录中,就提供一份表列(不过当然不够完全)。*【贝利沃和合作二十年的生化学家丹尼斯.金格拉斯(Denis Gingras),合著了说明这些抗癌食物作用的精采书籍。我高度推荐。】

 

下面是迄今所述主要研究结果的摘要:

 

1. 有些食品是癌症的「促进者」,在癌化机制中协助癌症的发展。我们在第六章讨论过。

 

2. 其他食品是「反促进者」。它们阻挡癌症发展的必要机制,或者迫使癌细胞死亡。

 

3. 食品每天都会作用,而且一天三次。因此,它对于加快或减缓癌症的增长生物机制,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药物通常作用于单一的因素。最新一代的抗癌药物总以「标靶」治疗而自豪,这意味著这些药物在特定的分子阶段介入干预,限制(希望如此)它们的副作用。抗癌的食品则与之相反,同时作用于若干机制上,而且它们性质温和,没有任何副作用。至于我们每餐所摄取的食品组合,能使我们启动更多与癌症有关的机制,不过这也使得它们在实验室里的检验如此复杂:需要测试的可能组合数字如同天文数字一般多。但这种多样的组合也是它们之所以有希望的原因。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癌症生物学主任以赛亚.菲德勒(Isaiah Fidler)博士,正在研究癌细胞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侵入或无法侵入其他组织。他给同事看一张显微镜下胰脏癌的照片。他的团队已经根据不同的生长因子,也就是它们有所反应的「肥料」,把癌细胞染色。生长因子使肿瘤安顿下来、成长茁壮,并且抵抗它所接受的治疗。在这个实验中,胰脏肿瘤有多种颜色--绿色、红色和黄色是生长因子,蓝色则是细胞核。多种颜色的存在意味著大多数的肿瘤细胞会运用好几种不同的生长因子。「那代表什么意思?」菲德勒用雷射笔指著彩色肿瘤的幻灯片问听众。「只治疗红色,绿色就会杀了你。只治疗绿色,红色就会杀了你。唯一的方法是攻击它们全部。」

 

在新德里,无疑是受阿育吠陀治疗法的伟大医学传统影响,德里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已证明某些食品的组合能发挥协同作用,保护身体免于致癌物的影响。如果让母老鼠长期接触众所周知的致癌物二甲基苯甲基(dimethylbenzanthracene, DMBA),百分之百会造成老鼠的乳房肿瘤,除非它们得到常见于健康食品中的某些成分。受测的营养物质有硒(selenium,主要存在于有机谷物和蔬菜,以及鱼贝类),镁(magnesium,存在于菠菜、坚果、榛子、杏仁、全谷物和某些矿泉水);维生素C(存在于大多数水果和蔬菜,尤其是柑橘类水果、绿色蔬菜、包心菜和草莓)和维生素A(存在于所有色彩鲜艳的蔬果,以及蛋类等)。如果和致癌物一起,只得到这些成分其中一种的老鼠中,有五0%发展出肿瘤;同时得到这些物质其中两种的,只有三分之一发展出癌症;如果结合三种成分,生病老鼠的比例降低到五分之一,如果四种成分都摄取,则只剩十分之一。如同统计数字所显示,只要摄取普通食物所含有的成分组合,这些老鼠就由百分之百发展出癌症的风险降到九0%可以避免癌症的机会。这惊人的差别很可能是因为:各种营养化合物的协同作用,减缓或阻碍了癌症发展的机制。菲德勒建议的正是这种发挥协同作用的治疗法。

 

约翰.厄德曼(John Erdman)教授在二00七年曾写出有趣的报告,说明某些食物混合食用之益。他对食物的协同作用也很有兴趣。「如果同时食用番茄和绿花菜,就可收到加乘效果,」他说:「这或许是因为两种食物都含有根据不同机制运作的抗癌成分之故。」厄德曼教授率领伊利诺大学团队,研究患有摄护腺癌的老鼠食用含有番茄和绿花菜饮食的效果(相当于人类的摄取量)。饮食中添加番茄粉和绿花菜粉的老鼠,肿瘤重量减少了五二%--远比只食用番茄粉(肿瘤重量减少三四%)或只食用绿花菜粉(肿瘤重量减少四二%)者多。只食用茄红素(被视为是番茄内具有健身效果的成分)的老鼠,肿瘤只减少一八%的重量。因此「真正的」食物比食品补充剂有效,而且混合吃也比单独吃有效。

 

研究人员解释:「番茄含有一整系列的生物活性成分,如维生素CKE,纤维素、叶酸、如槲皮素等多酚、八氢番茄红素和六氢番茄红素等类胡萝卜素,这些成分全都有抗癌效果。」绿花菜也有同样的情况,不能把它的效果拆解为某一成分。吃下整个食物意味著我们能吸收各种植物营养素,而食物多样化更能有加乘效果。

 

厄德曼教授认为,如果一次只单独研究这些特别的成分,想要找出某一种活跃的抗癌成分,不啻是「简化」的做法。他主张对食物的协同作用再作更进一步的研究。迄今还没有任何研究评估混合各种饮食变数的效果--绿茶、低升糖指数的饮食、减少omega-6油类的摄取而增加omega-3的摄取、姜黄、香料、每周食用绿花菜三次、橄榄油、蒜、洋葱、青蒜、浆果、核果等等。此外,现有研究也指出,不必担心这些饮食相互之间会产生负面的交互影响,以为食用一种会减少另一种的效果。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结论,混合多种生物活性原则,再加上更广泛的抗癌机制,很有可能会形成特别强的协同作用,反抗各种癌症增长因素。

 

推荐食物表

 

姜黄和咖哩

 

姜黄(这种黄色粉末是黄色咖哩中的成分)是当今已知最强力的天然抗炎物。它也协助刺激癌细胞的凋亡,抑制血管新生。在实验室中,它能提升化疗的效力,并且抑制肿瘤发展。

 

注意:为了让身体吸收,姜黄必须与黑胡椒(非一般胡椒)混合使用。理想的情况下是溶于油(最好是橄榄油、芥菜籽油或亚麻籽油)中。市售咖哩粉的姜黄只占二0%,因此最好直接购买姜黄粉。

 

建议用法:以四分之一茶匙姜黄粉混合二分之一茶匙橄榄油和一大撮黑胡椒,添入蔬菜、汤和沙拉酱里。加几滴龙舌兰花蜜,能去除其略苦的味道。

 

姜也是强力的抗炎及抗氧化剂(比维生素E更有效)。它可以对抗某些癌细胞,此外还有助于减少新血管的生成。姜饮有助于减轻化疗或放疗的恶心。

 

建议用法:煮或炒菜时加入姜末。或者把水果浸泡在柠檬汁和姜末中(喜欢甜味的人可以加一点龙舌兰花蜜)。切一小块姜(约两、三公分大小)以滚水冲泡十至十五分钟,制成姜茶,冷热饮皆宜。

 

大蒜、洋葱、青蒜、红葱头、虾夷葱

 

大蒜是最古老的药用植物之一(早在西元前三千年的苏美石版上,就有大蒜处方出现)。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在一八五八年观察到它抗菌的特性。一次大战期间,大蒜广泛使用在绷带里,以预防感染,之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俄罗斯士兵因缺乏抗生素而以大蒜取代,因此当时大蒜被称为「俄罗斯盘尼西林」。

 

这个硫化物家族(「葱味」家族) 可以降低亚硝胺(nitrosamines)和N亚硝基(N-nitroso)化合物的致癌效应,烧烤过度的肉类和烟草燃烧之时,都会产生这样的致癌物质,而这些硫化合物植物可促使结肠癌、乳癌、肺癌、摄护腺癌以及血癌的癌细胞凋亡。

 

流行病学研究证明,食用大蒜最多的人,肾脏癌和摄护腺癌的比例降低。

 

此外,这个家族里所有的植物都能协助调节血糖量,也因此能降低胰岛素的分泌和IGF,抑制癌细胞生长。

 

请注意:如果碾碎蒜瓣,就能释出活跃的大蒜分子,再加点油调和,更容易吸收。

 

建议用法:用少许橄榄油轻炒蒜末和切碎的洋葱,与蒸或炒的蔬菜混合,并加入咖哩或姜黄。也可以生吃大蒜,或把它拌入沙拉里,或加入以多谷类面包和有机奶油(或橄榄油)制作的三明治里。

 

番茄和番茄酱汁

 

目前研究的结论是,番茄里所含的茄红素能让摄护腺癌患者存活更久(研究中的病患每周至少两餐食用番茄酱汁〔tomato sauce〕)。番茄也含有非常多种抗癌营养素,它们结合起来的作用比茄红素单独作用更有效。

 

请注意:番茄必须要加热,才能释出茄红素。此外,橄榄油也能促进它们的吸收。

 

建议用法:使用罐装番茄酱汁和橄榄油,不要加糖。或者自制番茄酱汁:加一点橄榄油,用小火翻炒番茄。加入洋葱、大蒜、豆腐,或omega-3鸡蛋,洒入小茴香、姜黄、胡椒和调味料。如果你用的是罐装番茄酱汁,请不要挑选塑胶包装的品牌,因为塑胶可能会释出双酚A,安全一点的话,请选购玻璃罐包装的品牌。

 

莓类(浆果)

 

草莓、覆盆子、蓝莓、黑莓和小红莓都含有鞣花酸和大量多酚,能刺激消除致癌物质与抑制血管生成的机制。花青素和花青素原也能促进癌细胞凋亡。

 

建议用法:早餐时,混合水果、豆浆和多谷类谷物,它们和玉米片之类一般标准的早餐谷物不同,不会提高血糖、胰岛素和IGF。(最好的早餐谷片是什锦果麦〔muesli〕,或是燕麦、麸皮、亚麻籽、黑麦、大麦、裸麦〔spelt〕等的组合)。

 

以莓果加入水果沙拉,或在两餐之间当把莓果当零食吃,不但味道新鲜甘美,也不会引发血液中的血糖量高峰。冷冻不会破坏莓果中的抗癌分子,所以在冬季,可用冷冻莓果取代新鲜的莓果。

 

李子、桃子和油桃

 

研究人员最近发现,桃子、油桃和其他核果--尤其是李子,含有与浆果相当的抗氧化物,而价格却低廉许多。尤其德州大学的研究发现,李子的萃取物能强力抑制乳癌生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