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遍地的时代

2011-08-23  ironpan

新书《自愈法》正在编辑、审阅中。中国出版总是有意想不到的麻烦和限制,应广大读者和朋友要求,就干脆先在博客上发表一部分。

 

自序

神医遍地的时代

 

一百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被西化。但您也许不知,中国被西化得最全面、最彻底的领域是医学。医学的意义无论从广度和深度看都是惊人的,它既影响人的身体又影响人的思维,从形而上和形而下两个层面对人类双重渗透,对家庭和个人无孔不入。所以当西医在中国取代中医成为主流,便意味着西方文化已成为中国的主流,因为西医就是西方文化的代表,如同中医就是中国文化的代表。

西医对我们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早已习惯并沉迷于西医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而全然不知。我们不仅全盘接受了西医的产品、服务和教育,更可悲的是,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用西医的“分科”方式思维、生活、学习、工作。这种情形,不仅对中华民族,而且对整个人类都是有害的、危险的!人类目前面对的各种危机正是西方文明泛滥的结果。

我并非全盘否定西方文明。西方文明无疑是人类优秀的文明之一,但绝不是唯一优秀的,其退步、消极的一面与其进步、积极的一面同样明显。优秀文明的特质之一是包容,因此东西方文明不应对抗、排斥,而应互补、融合。这就是东方的太极图昭示的意义之一。西方曾经用枪炮和强权打开了东方的大门,作为回馈,东方正在用救人于苦难的自愈法和爱心敲开西方的大门。人类文明将因此发生巨变,东西方将携手迎来一个新时代!

那就是神医遍地的时代!

 

失传的古典中医

人生病了看医生仿佛天经地义。然而我现在要告诉您的是,看医生的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因为我们只花几分钟就可以学会一套让自己不生病、少生病的方法,即使生病了自己也可以用此法自愈,用不着去找医生。换言之,我们人人都成了神医。这就是早已失传的古典中医。

听上去象天方夜谭。但千万人的实践表明,这已经是真实不虚的事实,更多人正在将其变成事实。天道在变,科技和医学也在变,人类正在酝酿一场医学革命。只要您按照此法行动,就会梦想成真。我们的生命将因此改变,人类文明将因此提升。你我不仅在创造自己的新生命,也在创造历史!创造一个神医遍地的时代。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医生的出现只是最近几千年的事儿。在号称科技发达的现代,活过百岁的人不多,然而《黄帝内经》曰:上古知道之人,活百岁以上,无疾而终。何故?因他们合于阴阳,法于术数,起居有时,饮食有节。那个时代没有医生这个职业。换句话说,上古时代是个神医遍地的时代。

历经沧海桑田之后,人类步入野蛮文明期,道德退化,不合阴阳,不法术数,起居无时,饮食无节,故身体退化,寿命缩短,半百而衰。野蛮文明的特点是,人爱讲理,不爱行道,讲是一套,做是另一套。比如大人教孩子别撒谎,但大人自己撒谎。人类解决问题也以野蛮方式为主,如战争、强权、掠夺、欺骗等等,尽管他们口头讲的是和平正义。得病其实就是人自己的心对自己的身实施战争、强权、掠夺、欺骗的结果!文明发展至今,基本上堕落到了极限。如此下去,要么彻底崩溃,要么否极泰来!

欧洲在经过漫长的中世纪黑暗后,以复古的名义开展了文艺复兴运动,然而复古的结果却是一场现代化运动,工业革命和民主政治随之到来。诡异的是,工业化和民主化给人类带来进步的同时,也加速将人类的野蛮性发挥到极致,医疗、环保、战争、恐怖等各种危机都被空前放大。面对重重危机,我却斗胆做一个乐观的预测:人类经过数千年的野蛮文明期后,终于有幸迎来中国文化的复兴。如同欧洲的文艺复兴,这个以复古名义开始的运动带来的却是更高级的文明:人们从自己给自己治病开始,逐步从被动进入主动健康管理,进一步进入生命管理,神医遍地的时代终于再度光临地球!随之而来的是人类道德水平的全面提升,天下大同。听起来像神话!其实我们以为的神话,如女娲补天、诺亚方舟、河图洛书、封神演义等等,皆非神话,那就是人类祖先的真实历史。

中国古代并无中医之说,医就是医。西医入华后,为区别之,中医便成了对中国本土医学的称谓。历史演变至今,古典中医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以至国人都以为把脉开方才是中医,吃药才是治病,药铺成了中医的背景,而人们所用的病名、医理、标准等等则大多来自西医却不知。以弘扬中医的名义搞的中西医结合不仅使中医被西化、妖魔化,而且被“药物化”,中医几乎等于中药!一言以蔽之:中国人已经迷失在科学、现代、西医等耀眼的词汇和逻辑中,早已不知什么是真正的“中医”!

中医与中国传统文化须臾不可分割。连接中医与中国文化的核心主轴是道。中医之道,与儒释道一以贯之的道完全一致。故曰,道可道,非常道,医可医,非常医!中医绝非西医分科别类之医,它上可治国,中可治人,下可治病,可更具体地诠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推而论之,中医就是道,就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因此中医复兴的实质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道的彰显!但复兴并非简单的复古,欧洲的文艺复兴实质上是借用欧洲古典文化的精神进行的一次全面的现代化,工业和民主便因此产生。我预言中国文化将复兴并非站在中国人的立场,而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作出的判断。因为中国文化的核心是道,而道绝无任何民族性可言,它就在那儿,超越时空,如同佛性、神性。所以中国文化复兴是整个人类的大事,其意义定会超越欧洲的文艺复兴。

 

调心为上,外治为主,最后用药

我把真正的中医称为古典中医,它不仅古老、严谨,而且自然、生动,充满活力,动静相宜。传统总是与古老相连,但这并不意味着落后、迷信,事实上传统往往出其不意地显示出超现代的特征,这也是太极图昭示的秘密之一。优秀的传统就是永恒的流行,其古老的内核中蕴藏着不可思议的智慧和灵性,以至于现代科学在它面前也如同少年一般稚嫩、青涩,甚至不知所措。真正的中医之所以既传统、又现代,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不仅是医,而且是道,所以它超越并包容了现代科学,并将引领科学走向未来。

古典中医用阴阳及阴阳互动来论病,用人身这个小宇宙来诠释大宇宙,并竭力让人觉受人与自然、身与心灵的关系,这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医,而是道。因此古典中医不仅是医术,更是医道。它从一开始就高屋建瓴,直指人心,强调心为君主之官,主神明!而万病皆由心生,其疗法并非以药为先,而是调心为上,外治为主,即以非药物疗法打通经络,辅以食疗,平衡阴阳,不到万不得已不用药。诠释古典中医的经典就是先秦时代出现的《黄帝内经》,而汉代出现的《伤寒论》,则是张仲景面对当时不可救药的人心之乱退而求其次的产物,是对中药治疗的经典诠释,但其理论基础仍然源自《黄帝内经》。可惜,就连许多优秀的中医都有意无意地认为中药治病是中医主流。此乃大谬,然流传千年!

对现代西医、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的批判不是为了发牢骚,而是为了弄清真相,探寻人类健康的解决方案。寻医求道的过程让我回到民间,并从民间外治法追寻到古老的经典《黄帝内经》。《黄帝内经》,分为上下两篇,上篇曰“素问”,谈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身与心的关系;下篇曰“灵枢”,即灵魂的枢纽,多么浪漫的名字!灵魂的枢纽就是经络,凡病皆为经络不通,打通经络即治病。一阴一阳之谓道,由阴阳和经络演绎的道是《黄帝内经》的核心内容,而药只占了极少的篇幅。初汉文景之治崇尚无为而治,“黄老”并重,足见《黄帝内经》的地位何其崇高!这也说明古典中医是国学的核心内容,其关注的重点不在药,而是身国共治的整体解决方案。一言以蔽之,它关注的是道。中医首先意味着道,医道和人道皆源于天道,合于天道,而且大道至简,天人合一;其次才是法和术,而且法无定法。古典中医治疗强调的主动、自我治疗、非药物治疗,跟现代中西医的被动治疗、专家治疗和药物治疗的理念正好相反。

面对当今的人心之乱和信息之乱,我们更需强调大道至简,纲举目张。吾坚信:惟东方的至简大道方可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引领全人类生命健康产业和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

 

空谈、怀疑,还是行动?

文人喜谈空论玄,对咬文嚼字乐此不疲,还美其名曰“论道”,这种空谈往往远离生活,使道流于玄虚、空泛。道理二字需分开而解:理要说,但道只能行!行与说有天壤之别。所以合理不一定合道,合道不一定合理。野蛮文明的特点之一就是讲理不行道。会说理似乎明道,但往往是假明白,或曰揣着糊涂装明白。学佛、学道、学圣经、学医皆如是。医行天下的重点是“行”而非“说”!在行动中,我不断发现:中医包含药但并不等于药,不用药的心法、外治法既有奇效,又简单得惊人,而且自己治疗比医生治疗的疗效更好!因为万病由心生,而心力只能由自己而非医生掌控。因此自愈法一定会成为人类健康产业发展的方向。但自愈法也有重大“缺陷”:疗效太好,人们反而不信;方法太简单,人们也不信;不花钱,人们更不信。因为不科学!亦即不合理!故曰:合道不合理,合理不合道。

医行天下的心路历程,是个被上苍磨练、考验的过程,也可曰是被神不断恩赐、加持的过程。我刚开始接触中医便发现绝大多数中医院校的毕业生不会看病,从此对主流中医死心,转而云游四海,在民间寻医求道。我最初学会的治病方法是点穴,当时跟一名渔民学了一个月便迎来我的第一个病人:一个半身不遂的中风偏瘫患者。经我四天点穴,病人便可下地走路,九天后就回家了。我以为从此可以此技治病救人,但很快发现此路不通,因为中风偏瘫患者多在医院,而医院是不可能让这种民间“巫术”治病的。于是我转而跟另一位民间中医学针灸,一边云游、一边学习、一边治病,主要在四川雾中山、青城山、峨眉山。学了一个月针灸,我就随缘去了西藏,在一个寺庙住了半个月,用针灸加点穴、正骨等外治法治疗了一千多藏人。我以为这下真的可以治病救人了!但回到北京我就发现这也行不通,因为是非法行医。再说,无论点穴、针灸、正骨都不易让人人都学会。痛定思痛,我不得不继续寻求一种疗效更好、人人可用的非医疗方法。继续云游的结果,我遇到更多高人、奇人、僧人、道人,经过大量临床和反复总结,我终于找到了疗效超越主流中西医疗法并人人一学就会的非医疗方法,因此摆脱了行医资格的束缚,可在全人类大规模普及。

我所说的这个简单方法,就是拍打拉筋自愈法。

千万读者和我本人的实践表明:自愈法是对大道至简的精彩诠释,可全面开发人体自愈力。它不仅处理日常痛症、急症的疗效立竿见影,而且对内、外、妇、儿、神经、皮肤、五官等科的绝大多数病症都有不同程度的疗效。听上去象治百病,其实百病只是个形容词,真正治的是千病万病!但治百病非包治百病,治百病却不治百人,各人因果、业力之状,非医可治也!此外,我所说的治病不是医疗行为,而是自愈行为,即教人自己开发其自愈力,从而自疗、自愈。拍打拉筋是我从无数方法中挑选出来的至简妙法,它让人手随心转,法从手出。道需术彰显,只有道术相间,体用互动,方能弘道。如果自愈法能解决百姓的病痛,人心就容易上“道”,人心变了,健康管理就会自然上升到生命管理,这就是修行。一旦从医病进入修行,人就不得不修心,一旦开始身心互动,就会对中国文化乃至佛法、道法、基督教义有更深的认识,人就更容易入道,入了道,就没有国界和民族区分了!

当今的主流医学基本上是“科学教”的产物,亦即科学被神化、宗教化的结果,其实质已经偏离了科学精神。经过一个多世纪的西化教育、洗脑,中国人对科学的崇拜已经超越了对神的崇拜,也可说科学成了神坛上最大的一尊“神”。科学的本意即分科别类之学,是个人造的体系,并非真理!它是人类共识和共业的产物。共识代表人类的进步,共业代表人类的局限,所以科学只是人类探索真理的方法之一,而非真理本身,它永远处在更新和变动之中。由于科学意味着分科、分工,人类便不知不觉认可了一种分工:我们造病,医生治病。我们忘记了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医生!西医关注的是疾病而非养生,它对疾病的态度是被动治疗、他人治疗。而中医关注的却是养生,对疾病的态度是主动治疗、自己治疗。用佛法解释,就是修因,而非修果。故曰:菩萨修因不修果,凡人修果不修因。要改变这种只顾果不管因的状况,惟有用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取长补短,重新教育被“科学”洗脑过度的人们,使其重新回归道。从某种意义上讲,《黄帝内经》既是一部谈人类自愈力的经典,也是一部讲因果、环保、哲学、科学、宇宙学和修行的经典,或曰教育医学之鼻祖。

倡导医行天下运动以来,我一直不停地在世界各地举办“自愈法”讲座,并在网络和媒体大力推广拍打、拉筋,结果反响热烈,我每天都收到读者来信分享他们的体验,其中有的来自个人、家庭,有的来自诊所、美容院、医院、寺庙、教堂,有效案例越来越多,自愈范围越来越广,所以拍打、拉筋究竟能治好多少病,目前还无可限量。

拍打拉筋是行动而非空谈,只有行动、行动、再行动,人才会有内心的觉受,才可能趋近悟道。道非一国之私,属于天下,也必会行天下,利天下。但道需术彰显,拍打拉筋正是弘道之术,其惊人疗效和至简方法会给人类所有种族和宗教的人群都带来同样的好处,所以其传播阻力最小,传播范围最广。因此拍打拉筋一定会风靡全球,成为复兴古典中医的序曲和东西文明交流融和的润滑剂。道入世必会依赖中医,而中医必会依靠外治,外治手法则首推拍打拉筋。此二法的实质是心法,它极大调动了人的心力,心主神明,调动人体自愈力与病魔博弈。所以拍打拉筋既是养生法、保健法,又是诊断法、自疗法;既治未病,又治已病;既治慢性病,又治急性病;既不用药,又不手术;既环保,又省钱;既非宗教,又非政治;如此方便法门,夫复何求?“天下”一词只有中文中才有,欲道行天下,必先医行天下,结果便是文明升华,战争消弭,世界大同则指日可待!

从自我管理的角度看,拍打拉筋可导致施受一体,身心合一,使人关注因果,从而自觉管理自己的行为,成为对自己和社会负责任的人。既然道只能行,我真诚希望大家赶紧行动、行动,而非空谈、等待、怀疑。故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开发自愈力,人人皆神医!

我的目标不是自己当神医,而是开发人的自愈力,让人人都成为神医,至少每家出一名神医!我对神医的定义是:谁能治好自己的病就是神医。自己能治好医生久治不愈的病,不亦神乎?病人对医生的迷信是时代的悲剧,是过度西化教育的产物。各国政府将绝大部分医疗资源投入人之将死的环节,如医院、医药和医疗设备等等,实乃南辕北辙!人只有主动管理健康才是正道。不幸的是,错误的教育、错误的知识和错误的习惯力量太强大,提倡主动管理健康举步维艰!感谢上苍,好在人还会得病!病其实并非绝对的坏事,它是上天给人的礼物,也是一种警信,逼迫人正视疾病,找出病因并改变心念、思想、习惯和行为。多数人也的确非要得病甚至得了大病之后才会重视主动健康管理。

因为中医非单纯的医,而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因此中国文化的衰败必然导致中医的衰败。这是中国人的共业、累业所造之果。打击、毁灭中医的主力不是外人,而是中国人自己,这叫自宫。用医道解释中医的衰败很简洁:正气不足,邪气可干。因为中国内在的正气不足,所以外邪才乘虚而入,近百年来中医一直被中国人和外国人联手打击,近乎奄奄一息,所以目前找到真正的中医很难,找到人人可用的自愈法更难!即使找到了这种方法也由于人心有魔而拒绝接受,这也是古法只能秘传的原因之一:所传非人,无益反害,故只能传可传之人。许多人宁可受苦受罪也不信大道至简,不信自愈法能治好病,更不信自己能给自己治好病,连许多中医也不信。而面对人类的病苦,现代西医、中医都缺乏完整清晰的诊断,更无解决方案。所以人类才面临此景:医魔共舞,合理合法,野蛮亨通,大道难行!

这看上去真是坏到了极点。可从另一角度看,这也是老天爷给了人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传说中的神医已经不在,那就让我们如同上古时代的祖先那样,把自己打造成神医吧!中医虽衰,但它在世界各民族的本土医学中却一直若存若亡,死而不亡,这就是水的特性。故老子曰:上善若水。等世界各地涌现出来的神医越来越多,东方文化将自然而然随拍打拉筋深入每个国家、民族、企业、家庭、个人,那时东西方文明相互融合,人类将逐渐变得和谐有序、阴阳平衡!

中国经济的上升、文化的复苏、网络的普及,使我们看到了古典中医复兴的一线曙光。拍打拉筋自愈法就在如此背景下应运而生。一般人以为这仅仅是一项医疗技术的发明推广,其实它的真正意义还未可限量!至少,我看到了它对野蛮文明的强大冲击和对高级文明的推波助澜。我的使命,就是以此法激活古典中医,激活人的生命,进而复兴道文化,把自愈法在十年内传遍全球,让全人类都受益,让每个家庭都出一名神医,让人人都会用它养生治病,藉此促进人类进入更高级的文明。

我过去的两年几乎全在传播拍打拉筋自愈法的旅途中度过,足迹遍及亚洲、北美和欧洲,仅台湾就去了18次,所以本书写作基本上在旅途中完成,酒店、机场、寺庙、友人家里都是我的书房。而我所到之处只做一件事:传播自愈法。所以我对自愈法的推广和写作同步进行,案例和理论也在实践和旅途中不断更新,写作过程也成了为培养神医播种的过程。

感谢我的上师八思巴,感谢我的弟子们,感谢响应我号召并跟我一起实践自愈法的人们,感恩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神灵的护佑!是你们让我医行天下,是你们造就神医遍地!

 

萧宏慈 2011-5-28 北京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