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红娘”轶事

2011-09-02  凛凛犹在
“绿衣红娘”系指红印花加盖绿色小字贰分邮票,这个艳丽的雅号是谁起的,考证起来已相当困难。  

  最早报道“绿衣红娘”是1942年4月1日上海出版《国粹邮刊》第二期惜邮馆主写的《国邮古票不见经伟之新变体》一文,“惜邮馆主”是可许人的笔名?估计是陈志川,因为最早发现“绿衣红娘”的是陈志川,《国粹邮刊》的主编也是陈志川,他得到“绿衣红娘”后,在自己办的邮刊上发表,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将“绿衣红娘”称作变体票是不恰当的,它并非属于变体。


“绿衣红娘”是试色邮票。在8种红印花加盖邮票中,?种是由上海海关造册处承盖,只有小贰分?种是由民间?家厂商承盖的。这家厂商在承盖时,最先用翠绿色油墨,加盖完认为字的色泽不明显,遂加入黑色油墨,成为墨绿色,仍不满意,最后选定黑色。因此流传出来不足10枚的“绿衣红娘”,又有翠绿色和墨绿色两种情况。

  “绿衣红娘”这个名字既切合实际.又非常雅艳,是谁给起的呢?有人说是陈志川,但是陈志川否认,只是最早使用这个名词的是陈志川,在四海同心邮展时,陈志川便使用“绿衣红娘”这个名词。

  第一枚被发现的“绿衣红娘”,在陈志川手中,他便在《国粹邮刊》上著文宣扬,引起多位集邮家的注意。当时有位作家邵洵美正热衷于华邮古票,听到“绿衣红娘”后,便找陈志川求让,然而却去晚了一步,这枚“绿衣红娘”已被天津集邮家宋慧泉所得,宋慧泉是著名抗日将领宋哲元之弟,相当富有,不再肯割爱。那是对宋氏所藏“绿衣红娘”有意者,不仅邵洵美一人,还有郭植芳、宋醉陶、王纪泽、马任全等多人,均等待机会攫取此票。

  王纪泽是有名的红印花专家,在他的《红印花专集》中当然需要这枚邮票,他便与宋醉陶密谋,愿将所藏的万寿珍品四复票割让给这位万寿票专家,条件是宋醉陶不负重托,果然得到了“绿衣红娘”。1944年7月他在《国粹邮刊》第33期著文《似曾相识燕归来》,表白自己欣喜得意的心情。一年以后,又在《国粹邮刊》(第38期)发表《无可奈何花落去》一文,表白又将“绿衣红娘”让出去的伤感心情。


  作家邵洵美心念“绿衣红娘”多年,此票在宋慧泉手中时,他屡屡送诗赠赋,以表对“绿衣红娘”爱慕之情。1944年宋氏携票来上海,陈志川设宴款待宋氏,诸集邮家作陪,邵洵美趁机请求将“绿衣红娘”借他欣赏,宋醉陶不知其中之计,慨然应允。谁知邵氏得此票后,便不再肯出,闹得两位邮友为之不欢,虽经多人调解,邵氏仍坚持强留“绿衣红娘”,并宣称“若要票,人与票往,宁为玉碎,不复归还”。并力求割爱,言词恳切,愿以重金为聘。宋醉陶无可奈何,只得将邵氏所遗lo两黄金,转给王纪泽,作为万寿四复票的代价。邵氏所去的代价已是宋醉陶从宋慧泉处得来的4倍之多。王纪泽用“万寿四复”换“绿衣红娘”的梦想。化成了泡影。

  邵氏获此“绿衣红娘”后,孤芳自赏,虽然多次有人求让,他索价5000美元,求者只好知难而退。


  1948年上海举行邮展时,请“绿衣红娘”出展,邵洵美的条件是必须与红印花小壹圆旧票布置在第一室,因此布置的人希望放在小壹圆上边,可是马任全又不同意,使邮展主持人非常为难,恰好此时有一位隐性埋名30多年的集邮家霍雪侯出展红印花小壹圆新票一枚,这样展品只好重新布置,便把“绿衣红娘”放在两枚小壹圆邮票中间,大家也都满意了。

  以上是第一枚“绿衣红娘”出现后流传的轶事。1-949年又出现了枚“绿衣红娘”以后,其身价值随之下降。到八十年代,香港的转让价也不过1万美元左右,直到1986年以后“绿衣红娘”的价钱才大幅度调升,最近一次成交为14万港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