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斋 / 我的图书馆 / 《竹梅湾》 中集 爱的旋涡 35.百里相送情...

0 0

   

《竹梅湾》 中集 爱的旋涡 35.百里相送情意绵

2011-09-03  蜗牛斋

35. 百里相送情意绵

1971819,竹马送青梅去杏树岔公社卫生院报到。

由于前一天晚上他们回来的很晚,又都是那样的入睡,甜蜜的美梦使他们谁也不想被破坏,所以都早上8点还没有醒来。还是街面上一家结婚娶媳妇,男的要去接亲的鞭炮声把他们惊醒。竹马一看都快9点,他立即起床,又马上把青梅叫起来。

他们去洗了脸,到楼下一家食堂吃了饭,回来到青梅房子取行李。青梅把房门一关,扑上去抱住竹马就哭:“马哥,我不去了,咱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呀!”竹马不由自主地抱住青梅“又说傻话,怎能不去呢!”他安慰了青梅一会儿又说:“梅妹,不早了。去安平的班车是十点整,咱得快走,不然就误车了。”青梅一听误车就松手去擦了擦脸,同竹马拿上行李就走。他们到车站,旅客己准备排队上车。竹马买票青梅排队,竹马装上行李马上上车车就开动了。

由于路况不好,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十一时到安平区所在地的安平街。竹马一打听,到杏树岔没有班车得步行。竹马想:那咋行呢,要背那么重行李不说自已,但青梅能走动吗!他去街上问看有没有手扶托拉机去杏树岔。一个老者告诉他:“安平每月二五八逢集时有手扶托拉机来进货,今天是二十九日没有手扶托拉机,要去得步行呢!”竹马问有多少里路,老者说:“大约二十里,是顺河往西走没有岔岔路,到一个山峡后转过一个石嘴子,看见有一个小村就是。虽有公路那是顺河修的都不好,夏季涨水把路都冲坏了。”

竹马来到青梅跟前一说,青梅的脸都变了“哪到咋办呀!”

“不急,让我再找找看。”竹马说着就去街上又打听去了。

“还是没有,我们步行走吧。被褥我背上,背带我已买来了。背包你背上,小提包我提上。现在是十二点,我们吃些就走,赶下午就到了。”竹马说着就动手同青梅把背带绑好,他背上试了试还怪美呢!

吃了饭他们就准备上路,竹马穿上他刚才在街上买的龙须草鞋,他也给青梅买了一双。这种鞋专门供山里人上山过河穿的,竹马在家时常穿。他听老者说去杏树岔要淌很多河,所以就买了几双。

青梅提着兜兜在前,竹马背着行李在后。他们踏上了去杏树岔的毛石公路。

出了安平街,转了一个大弯,绕过两条伸到河边的山嘴子,来到一处过河的路前。河上没有桥,平时涉水过河,而河底是用石头水泥铺的路,这样车就从上边过。现在河底铺的路叫大水冲开了,路面凹凸不平,不要说车不好过,就连人过也很困难。竹马和青梅来到河边,他们挽起长裤子,竹马叫青梅脱掉运动鞋穿上草鞋,青梅不想穿就光脚过河。他们手拉手过河,快到河对岸时,青梅踩在一个鹅卵石上,滑的打了个趔趄,竹马去扶青梅,不料一只脚踩下一个深坑,两人一下子摔到岸边的石头路上。竹马爬起来去拉青梅,但青梅的屁股摔在一颗石头上,一时疼的不得起来。竹马放下背着的行李,去硬把青梅扶起来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他为青梅揉着屁股,开始青梅蛮声唤,揉着揉着青梅慢慢不疼了,竹马扶着她转了转。

“马哥,你放开让我自已走走看。”她走了几圈感觉不太疼了。“马哥,我们慢慢走吧。”“行,我扶你走。”“不用,我能走。”青梅坚强的说着就走了。竹马背起背包赶上青梅扶她时,青梅说:“马哥,你不也摔疼了吗,身上还背着那么重的行李,还来扶我。我不疼了。”青梅看着她的马哥,一下子眼泪花花地流了下来。她咬紧牙关,快步往前走去。

他们走了大约五里路,又得折回河北。这次过河时,竹马要放下行李先把青梅送过去。青梅不肯“马哥,你把龙须草鞋给我,我穿上咱俩拉上过。”“也好。”竹马拿出草鞋给青梅。青梅坐在石头上穿上草鞋,站起来走了走,她脚感到很不舒服,但嘴里却说:“很舒服,我穿上很合适。马哥,咱们过河吧。”青梅拉着竹马的手过了河。

从安平街到杏树岔,由于山大沟深,所以河边很少有人家。他们正走在无人家的地方,感到很害怕。竹马对青梅说:“梅妹,你给咱唱唱歌吧,这样走路也感到轻生愉快。”“能行,唱什么歌呀!”青梅本来心里很不高兴,但为了她马哥高兴,她欣然答应。

“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竹马说。

“那我唱支陕北民歌《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我唱不好请马哥不要见笑。”青梅说着就清了清嗓子。

青梅唱道:

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
小芹我洗衣裳来到了河边。
 
二黑哥,县里去开英雄会,
他说是今天要回家转;
我前晌也等,后晌也盼,
站也站不定,我坐也坐不安,
背着我的娘来洗衣衫。
 
你去开会的那一天,
乡亲们送你到村外边,
我有心想跟你说呀,
说上那几句话,
人多眼杂 人多眼杂我没敢靠前!
没敢靠前!
 
昨夜晚小芹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二黑哥你当了模范。
人人都夸你 夸你是神枪手,
人人都夸你打鬼子最勇敢。
县长也给你披红又戴花,
你红光满面站在那讲台前,
大伙儿啊,大伙儿啊,
你拍手呀,他叫喊哪,拍手叫喊,
都说你是一个好呀么好青年,
好青年。 

竹马听着不停的叫好,拍手,并跟着唱起来。

唱第二遍时,青梅把“二黑哥”改为“竹马哥”,竹马把“二黑哥”改为“青梅妹”,唱“我”时指着自已,唱“你”时指向对方。他们一同唱着歌拍着手,互相看着笑着,脚下的步子轻快的迈着。悠扬的歌声在清静的山谷中回荡着,数不清的鸟儿跟在他们的头顶盘旋着,跟着叫着(唱着)。真是:青梅.竹马.山谷.鸟儿在一起合唱这首欢快的陕北民歌呢!

这一段时间,他们都感到身上的行李轻了,脚步迈起来轻生有力了,心情舒畅了,路也走的快了。

走了一程,他们来到一处峡谷地带,他们被这里的特殊地理造型所吸引。于是就放下行李休息休息,欣赏欣赏大自然的巧工神匠。

这里叫石槽黑潭,是由南北两架石山延伸到河沟的青石崖组成。上边的石槽大约有五十米长两米宽一米深,石槽两边是由高到低的青石平台。下边的石潭大约有五米直径的一个不规则的园形,潭最深处约三米。石槽出口到石潭水面的落差有五米,从石槽口泄下的水,活象一柱园形的白玉色透明水柱。在石槽黑潭中间有一个酷似乌龟仰面朝天的孤立石山。

  “马哥,这里的自然造型真神奇,是哪位造型师造的呢?”青梅看了高兴地问竹马。

“不知道。你在这里工作后,有时间打听打听就知道了。”竹马给青梅说。

“好,我一定打听打听,以后你来,我一定告诉马哥。”青梅给竹马说。

青梅和竹马肩膀靠肩膀,一边观景一边说着笑着。

青梅不由想起她马哥送她路上的情形,有所感慨地说:“马哥,真难为你了,不是马哥送我,我咋能行呢。我真不知道咋感谢哥哥呀。”她说着不由眼泪都流出来了,并把身子往竹马跟前靠了靠。

“梅妹,你说哪里话,谁叫我们是兄妹呢。”竹马说着把青梅抱在怀里。

石槽中的水柱泄下石潭底部,然后又返冲出水面,形成无数水花向四周扩散而去。青梅和竹马的心也像这潭中的水花,荡漾在他们的心房。

坐了一会儿,竹马拉青梅起来,竹马去背行李。青梅跑到行李跟前,抓住背带说:“马哥让我来背吧,你背了一路了。再说让我试试咋背哩。”“好,你试试我来背。”竹马说着就给青梅教的咋背。青梅背上行李就走,竹马叫她放下她不放。青梅笑着说:“很好,叫我背背,你歇歇。我也要和马哥一样坚强起来。”听了青梅的话竹马心里暗暗高兴。青梅背了一程,竹马上前夺下她背的行李,背在自己的背上。

他们转过一个大石嘴子,眼前一下子豁亮了。前边不远闪出一个村庄,像必是杏树岔到了。

“马哥看,前边可能就是杏树岔公社?”青梅指给竹马说。

“是的,按安平街老者说的很可能就是。”竹马判断说。

他们走到村口见一位老者,竹马上前问道:“请问老伯,这是不是杏树岔公社?卫生院在什么地方?”“就是,卫生院在后边的坡跟前,从村东河边的大路绕过去就是。”老者指给他们说。

他们按老者说的,找到公社卫生院。卫生院的张院长接待了他们。

张院长中等个子,留着未烫的剪发头。园脸大眼,嘴角有两个园园的酒窝。说话声音宏亮,看上去是一位四十多岁,庄重善良和蔼可亲的女姓。她说:“欢迎你来我们医院工作,我们已经接到卫生局的文件通知和电话,房子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我们医院条件差,就缺年轻有为的医生,你来了很好,这下我们又多了一位年轻有为的医生。现在是下午三点半,等会就开饭,吃了饭大家帮你收拾房子。”青梅站起来说:“谢谢张院长,我一定好好工作。以后,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敬请张院长多多批评指正。”

张院长说:“那哩话,我们互相学习。”她叫来王医生叮咛说:“你把给李医生准备的房门开开,把行李先放下。准备好吃饭的碗筷,先吃饭然后再办手续。”说完她就起身帮忙把行李拿的放到房子。

     吃过饭,张院长叫来几个医生帮忙给收拾房子。由于人多,一会儿就收拾好了。大家走了以后,青梅和竹马又把东西摆了摆,看合适不合适。他们摆着看着,一个摆一个当参谋,直至满意为止。

    青梅的房子是在后院高台上一排房子的东头,房子不大约十几个平方米,坐北向南。房子里头放了一张双人宽的床,是两条长凳子上架一块床板。靠后檐窗子的中间放了一个30公分的旧方凳子,床的南头放了一个脸盆架子。进门的窗子跟前放了一张褪了色的深红色的三斗桌子,桌子和门之间放了一个旧靠背椅子。地面是用红砖铺的,顶棚是用芦围绑的方框框架子,上边铺的是芦席。经过收拾道还不错,住一个人还是很好的。

房子收拾好后,竹马和青梅到河边洗了洗,天就黑了。

他们刚回医院,王医生就来到青梅房子说:“张院长已经说了,叫这位男同志睡到医院的客房子。李医生你来看看房子,我把钥匙给你。”青梅跟着去看了客房,拿了钥匙回到房子。

他们坐了一会儿,竹马说:“今天走了几十里路,你乏了休息吧,我睡去。”

“不,我不乏。你乏了倒床上休息,我一会叫你。”青梅本来很乏,但她说不乏,是想和她马哥多坐坐,那怕坐到明她都愿意。那怕她马哥睡在她床上,她在跟前坐一晚上她都愿意。

竹马一看才晚上八点,他明天要走,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他确实太乏了,他和青梅说好九时叫他。于是就倒在床上休息休息,但他一倒下就睡着了。青梅轻脚轻手的收拾着东西,最后坐在桌子上看书,她哪哩在看书,看一句书转过来看一会儿她熟睡的马哥。医院的闹钟敲了九下,她想去叫醒她竹马,但走到床前又不想叫了。她舍不得叫醒他,让他多睡会儿,最好别醒来。又睡了一会儿,外边有人喊:“张院长,有病人来了。”竹马被惊醒,他一轱辘坐起来就问青梅“几点了?”青梅答“九点半。”“你咋不叫我呢?”竹马埋怨青梅说。“我想叫你多睡会。”“不行,我去客房子睡去。”竹马说着起身要走。“喝些水走。”青梅给倒了水,放了不少糖。竹马端着水就走。青梅见挡不住,拿上钥匙跟上就走。她开了客房的门,拉开灯,铺好床,把水端的放在床边的茶几上,气的一屁股坐在床边。等了一会,青梅说:“马哥,我想去上厕所。”“好,我陪你去。”他们分头去了厕所,出来后竹马给青梅说:“我们都去睡吧。”“那你去吧,我回房了。”青梅很不情愿地回到房子,她呆呆地站在窗子跟前,看着她马哥息了灯,她才关了灯,一下子捕地爬到床上,眼泪刷刷刷地流了下来。

这天晚上,青梅竹马虽说很乏,但谁也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早就起来。青梅从灶上打来开水,拿出她为她马哥准备的点心,让竹马吃,竹马叫青梅一块吃,他们边喝水边吃。吃完后竹马要走,青梅跟着送竹马。

他们来到石嘴子背后,竹马停住脚说:“梅妹,你回去我走了。”青梅扑上去一把搂住竹马的脖子“我不让你走,你走了我一个人咋办呀!”她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

“不哭,医院有那么多人,张院长是个好人,你慢慢地就熟悉了。再说,我会常来看你的。”竹马抱了抱青梅安慰的说着,扶起青梅的头给了她一个长长地甜甜地吻。

当竹马推开青梅要走时,青梅又一次扑了上去。他们又搂在一起,过了一会竹马推开青梅快步转过石嘴子。青梅像呆了一样,靠在路边的一棵白杨树上,泪眼漠糊地朝着竹马去的方向傻望着。

竹马迈过石嘴子,停下来想:不知梅妹回去了没有?他很担心他的梅妹受不了这种分离。于是就又折回来,一看青梅那样的神态,他跑过来一把抱住青梅也哭了。

他安慰了好大一会儿,见青梅好些了,他说:“梅妹,不要这样,不然我咋走呢!我还要去报到呀!我看你先回去我再走。”

“马哥,你可要常来看我呀!”青梅带着哭声说。

“梅妹,我一定常来看你。你先回吧,我看的你过了石嘴子我再走。”竹马站在路边看着。

“好吧,我先回去了。”青梅想:马哥说的对,我不能光顾自己的感情,马哥何尝不是呀。他是把对我的爱压在心里罢了,他把我送来又要去报到,我应该让他放心的走才对。

竹马也向青梅招招手,转过身大踏步向安平街走去。

青梅转过身满含泪水向竹马招招手,她见竹马转过石嘴子看不见了,眼泪唰唰唰地流了下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