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星 / 收藏书架 / 《红楼梦》中你可能不认识的词(二)

分享

   

《红楼梦》中你可能不认识的词(二)

2011-09-07  天目星

《红楼梦》中你可能不认识的词(二)
撺掇
音cuan1duo0
红楼梦第二回:
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封肃喜的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进去了。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
凤姐自里间忙出来插口道:“你这个人,就该老爷每日令你寸步不离方好。适才我忘了,为什么不当着老爷,撺掇叫你也作诗谜儿。若果如此,怕不得这会子正出汗呢。”
撺掇是煽动、怂恿的意思。
第二十九回:
因打发人去到园里告诉:「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这个话一传开了,别人都还可已,只是那些丫头们天天不得出门槛子,听了这话,谁不要去。便是各人的主子懒怠去,他也百般撺掇了去,因此李宫裁等都说去。贾母越发心中喜欢,早已吩咐人去打扫安置,都不必细说。
红楼梦第八十一回:
这宝钗方劝薛姨妈,那里金桂趁空儿抓住香菱,又和他嚷道:“平常你们只管夸他们家里打死了人一点事也没有,就进京来了的,如今撺掇的真打死人了。平日里只讲有钱有势有好亲戚,这时侯我看着也是唬的慌手慌脚的了。”
红楼梦第一百一十二回:
惜春道:“你还能说,况且你又病着。我是没有说的。这都是我大嫂子害了我的,他撺掇着太太派我看家的。如今我的脸搁在那里呢!”
红楼梦中此词多见,意义一致。《西游记》中撺掇多用于猪八戒让唐僧念咒。
在渑池方言里,撺掇有帮忙的意思。
《水浒传》第二十五回:
那妇人道:“好却是好。只是奴手软了,临时安排不得尸首。”王婆道:“这个容易!你只敲壁子,我自过来撺掇你。”西门庆道:“你们用心整理。明日五更,来讨回报。”西门庆说道罢,自去了。王婆把这砒霜用手捻为细末,把与那妇人拿去藏了。
这里的撺掇就是帮忙的意思。

荏苒
音ren3ran3
荏苒,常常形容时间、光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现在也用。红楼梦中凡出现两次,都是用在诗词中。
第二十二回:薛宝钗所作谜语: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第三十八回枕霞旧友史湘云所作《对菊》诗: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陆云《岁暮赋序》:
余祗役京邑,载离永久。永宁二年春,忝宠北郡;其夏又转大将军右司马于邺都。自去故乡,荏苒六年,惟姑与姊,仍见背弃。衔痛万里,哀思伤毒,而日月逝速,岁聿云暮。感万物之既改,瞻天地而伤怀,乃作赋以言情焉。
“荏苒”还有一个意义是形容柔弱的样子,从字形上看,应该首先指草木。《楚辞·九章·哀郢》中说草木用荏染,应该是荏苒之源。“荏苒”柔弱义可以指草木,可以指人,也可以指云烟。
《水浒传》第四十回写戴宗与宋江上法场时:
愁云荏苒,怨气氛氲。头上日色无光,四下悲风乱吼。缨枪对对,数声鼓响丧三魂。棍棒森森,几下锣鸣催七魄。犯由牌高贴,人言此去几时回?白纸花双摇,都道这番难再活。长休饭颡内难吞,永别酒口中怎咽。狰狞刽子仗钢刀,丑恶押牢持法器。皂纛旗下,几多魍魉跟随。十字街头,无限强魂等候。监斩官忙施号令,仵作子准备扛尸。英雄气概霎时休,便是铁人须落泪。
司空图《诗品·冲澹》: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
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
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南宋王沂孙词《法曲献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韵:
层绿峨峨,纤琼皎皎,倒压波痕清浅。
过眼年华,动人幽意,相逢几番春换。
记唤酒寻芳处,盈盈褪妆晚。
已消黯,况凄凉近来离思,
应忘却明月,夜深归辇。
荏苒一枝春,恨东风人似天远。
纵有残花,洒征衣、铅泪都满。
但殷鄞折取,自遗一襟幽怨。

畸零
音ji1ling1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
岫烟听了宝玉这话,且只顾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方笑道:“怪道俗语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又怪不得妙玉竟下这帖子给你,又怪不得上年竟给你那些梅花。既连他这样,少不得我告诉你原故。他常说:‘古人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他的心了。”宝玉听了,如醍醐灌顶,嗳哟了一声,方笑道:“怪道我们家庙说是‘铁槛寺’呢,原来有这一说。姐姐就请,让我去写回帖。”岫烟听了,便自往栊翠庵来。宝玉回房写了帖子,上面只写“槛内人宝玉熏沐谨拜”几字,亲自拿了到栊翠庵,只隔门缝儿投进去便回来了。
畸零是零碎、孤单的意思。在计算时指余数、零数、零头。也可以零碎的物件、边缘零片的土地(是畸的本义),指人则往往指与大众不协调、不合作、孤独自立的人。有时有超群脱俗的意思。这里的畸零之人等于畸人。畸人出自《庄子·大宗师》:“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指行其天性而与世俗格格不入的人。

踟蹰
音zhi1chu2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
茗烟又嘱咐他不可拿进园去,“若叫人知道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呢。”宝玉那里舍的不拿进园去,踟蹰再三,单把那文理细密的拣了几套进去,放在床顶上,无人时自己密看。那粗俗过露的,都藏在外面书房里。
踟蹰为连绵词,意义接近于徘徊。心中犹豫不决。脚下踌躇不前。这里只是犹豫的意思。
《水浒传》道君皇帝见李师师有诗为证:
不见芳卿十日馀,朕心眷恋又踟蹰。
今宵得遂风流兴,美满恩情锦不如。
《诗经·邶风·静女》:暧而不见,搔首踟蹰。
汉乐府《陌上桑》:“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
唐岑参《感旧赋》结尾:
叹君门兮何深,顾盛时而向隅;揽蕙草以惆怅,步衡门而踟蹰。强学以待知音,不无思达人之惠顾,庶有望於亨衢。

趔趄
音lie4qie4
红楼梦第二十四回:
贾芸忙要躲身,早被那醉汉一把抓住,对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紧邻倪二。原来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如今正从欠钱人家索了利钱,吃醉回来,不想被贾芸碰了一头,正没好气,抡拳就要打。只听那人叫道:“老二住手!是我冲撞了你。”倪二听见是熟人的语音,将醉眼睁开看时,见是贾芸,忙把手松了,趔趄着笑道:“原来是贾二爷,我该死,我该死。这会子往那里去?”
连绵词,后字常读轻声。指走路不稳,东倒西歪的样子。这里是酒醉之态。红楼梦中还有出现,是被打的要倒的样子。
第四十四回:
那丫头本来伶俐,见躲不过了,越性跑了出来,笑道:“我正要告诉奶奶去呢,可巧奶奶来了。”凤姐儿道:“告诉我什么?”那小丫头便说二爷在家这般如此如此,将方才的话也说了一遍。凤姐啐道:“你早作什么了?这会子我看见你了,你来推干净儿!”说着也扬手一下打的那丫头一个趔趄,便摄手摄脚的走至窗前。
第四十七回:
一面说,一面出了书房。刚至大门前,早遇见薛蟠在那里乱嚷乱叫说:“谁放了小柳儿走了!”柳湘莲听了,火星乱迸,恨不得一拳打死,复思酒后挥拳,又碍着赖尚荣的脸面,只得忍了又忍。薛蟠忽见他走出来,如得了珍宝,忙趔趄着上来一把拉住,笑道:“我的兄弟,你往那里去了?”湘莲道:“走走就来。”薛蟠笑道:“好兄弟,你一去都没兴了,好歹坐一坐,你就疼我了。凭你有什么要紧的事,交给哥,你只别忙,有你这个哥,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
趔趄二字没有别的意思。只能此义用。此词也不常用,红楼梦凡三见。

亵渎
音xiedu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
念毕,又摩弄一回,说了些疯话,递与贾政道:“此物已灵,不可亵渎,悬于卧室上槛,将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内,除亲身妻母外,不可使阴人冲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身安病退,复旧如初。”说着回头便走了。
“亵渎”是轻慢、冒犯的意思。常用于祭祀等礼仪场合。一般后面跟的宾语是神灵之类。如果说亵渎了什么,就是指导什么当作神圣的东西一样。亵的本义是内衣,内衣可是别人随便动的么,一动便渎,便是亵渎。
第三十六回:
且说林黛玉当下见了宝玉如此形像,便知是又从那里着了魔来,也不便多问,因向他说道:“我才在舅母跟前听的明儿是薛姨妈的生日,叫我顺便来问你出去不出去。你打发人前头说一声去。”宝玉道:“上回连大老爷的生日我也没去,这会子我又去,倘或碰见了人呢?我一概都不去。这么怪热的,又穿衣裳,我不去姨妈也未必恼。”袭人忙道:“这是什么话?他比不得大老爷。这里又住的近,又是亲戚,你不去岂不叫他思量。你怕热,只清早起到那里磕个头,吃钟茶再来,岂不好看。”宝玉未说话,黛玉便先笑道:“你看着人家赶蚊子分上,也该去走走。”宝玉不解,忙问:“怎么赶蚊子?”袭人便将昨日睡觉无人作伴,宝姑娘坐了一坐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了,忙说:“不该。我怎么睡着了,亵渎了他。”一面又说:“明日必去。”
魏文帝《省白登庙祀诏》(太和十六年十月已亥)
夫先王制礼,所以经纶万代,贻法后昆。至乃郊天享祖,莫不配祭,然而有节。白登庙者,有为而兴,昭穆不次。故太祖有三层之宇,已降无方丈之室。又常用季秋,躬驾展虔,祀礼或有亵慢之失,嘉乐颇涉野合之讥。今授衣之旦,享祭明堂,玄冬之始,奉太庙。若复致斋白登,便为一月再驾,事成亵渎。回(《通典》作「缅」。)详二理,谓宜省一。白登之高,未若九室之美,帏次之华,未如清庙之盛。将欲废彼东山之祀,成此二享之敬。可具敕有司,但令内典神者摄行祭事。献明、道武,各有庙称,可具依旧式。自太宗诸帝,昔无殿宇,因停之。(《魏书·礼志》一,又《通典》四十七。)

豆蔻
音dou4kou4
豆蔻是一种植物,常年生常绿草本植物。外形像芭蕉,果实扁球形,种子像石榴子,果实和种子可以入药,也叫豆蔻。
豆蔻说白豆蔻,即豆蔻的全称。或说豆蔻是白豆蔻的别称。因为作为烹调用或药用的有白豆蔻、草豆蔻、肉豆蔻三种。豆蔻是名贵香料,原产印尼,旧时一般从外国进口,仅仅为皇家所用。
文学作品中,豆蔻有特别的意义,诗文中常用以比喻少女。杜牧《赠别》(其一):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姜夔在《扬州慢》词中说:“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红楼梦在第十七回贾宝玉对联中用到豆蔻:
吟成豆蔻诗犹绝,睡足荼蘼梦亦香。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妓女芸儿所唱词,含意淫秽,但语言巧妙:
荳蔻开花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不得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

腌臜
音a1za1
腌臜一词带方言味,是肮脏的意思,表示不干净,指事则指丑事,指感觉则近恶心。

鸂鶒

音xi1chi4
红楼梦第三十回:
原来明日是端阳节,那文官等十二个女子都放了学,进园来各处顽耍。可巧小生宝官、正旦玉官等两个女孩子,正在怡红院和袭人玩笑,被大雨阻住。大家把沟堵了,水积在院内,把些绿头鸭,花鸂鶒,彩鸳鸯,捉的捉,赶的赶,缝了翅膀,放在院内顽耍,将院门关了。袭人等都在游廊上嘻笑。
鸂鶒是一种水鸟,近于鸳鸯而略大,雄雌相伴而游,紫色,也叫紫鸳鸯。可以观赏,在图画绣样上也常见。
《水浒传》第七十六回介绍蔡庆:
这两院押狱兼充行刑剑子,姓蔡名福,北京土居人氏。因为他手段高强,人呼他为铁臂膊。傍边立着一个嫡亲兄弟,姓蔡名庆,亦有诗为证:
押狱丛中称蔡庆,眉浓眼大性刚强。茜红衫上描鸂鶒,茶神衣中绣木香。
曲曲领沿深染皂,飘飘博带浅涂黄。金不灿烂头巾小,一朵花枝插鬓傍。
这个小押狱蔡庆,生来爱带一枝花,河北人氏,顺口都叫他他做一枝花蔡庆。那人拄着一条水火棍,立在哥哥侧边。
水浒传第一百回宋徽宗梦中所见:
漫漫烟水,隐隐云山。不观日月光明,只见水天一色。红瑟瑟满目蓼花,绿依依一洲芦叶。双双鸂鶒,游戏在沙渚矶头。对对鸳鸯,睡宿在败荷汀畔。林峦霜叶,纷纷万片火龙鳞,堤岸露花,簇簇千只金兽眼。淡月疏星长夜景,凉风冷露九秋天。

婷婷

音ting1ting1
红楼梦第三十回写龄官画蔷:
一面想,一面又恨认不得这个是谁。再留神细看,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宝玉早又不忍弃他而去,只管痴看。只见他虽然用金簪划地,并不是掘土埋花,竟是向土上画字。
第三十七回薛宝钗写的咏折海棠诗: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第三十八回:供菊 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字典里解释婷婷的意思是美好的样子。字从女,显然多形容女子。这样子多是女子站立的形态。前一例写人,后两例写花。则花可比女子可正常。袅袅婷婷放在一起用,指女子柔弱的体态,说娉婷则加上轻盈的体态。

饕餮
音tao1te4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贾宝玉所作螃蟹诗:
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
饕餮王孙应有酒,横行公子却无肠。
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饕餮指贪婪的人,尤其是贪吃的人。这里是贪吃的意思。
《吕氏春秋·先识》:“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说明饕餮是一种传说中的动物。这种动物的特点是贪残。现在青铜器上的纹饰一种,叫饕餮纹。分开讲,贪财曰饕,贪食曰餮。
当年陈琳为袁绍作讨伐曹操的檄文,揭几代人的短,其中有句:
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腾,与左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
一般情况下,饕餮为贬义词。
《史记五帝本纪》:
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少昚氏有不才子,毁信恶忠,崇饰恶言,天下谓之穷奇。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谓之檮杌。此三族世忧之。至于尧,尧未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天下恶之,比之三凶。舜宾於四门,乃流四凶族,迁于四裔,以御螭魅,於是四门辟,言毋凶人也。
由此知,三凶即浑沌、穷奇、梼杌,加上饕餮,叫四凶。也就四类坏人。
唐张鷟《右金吾郎将韦谦於清化坊屠儿刘忽索肉不得决四十禁经一月忽男於右台咆哮无上下礼》判文:
  韦谦五陵贵绪,三辅名豪,忝司阴识之班,谬总朱浮之任,不能恪勤守职,廉慎当官,未悬主簿之鱼,频窥亭长之肉。贪婪之性,无鬼於维鹈;饕餮之情,有同於相鼠。庖丁之室,屡被侵欺;朱亥之门,恒遭刻削。徐秀才之耿直,讵肯庶几?韩安国之流通,曾何仰止?马防名德,虽未可追;崔炎芳声,去之匪远。天津桥内,实归左卫之麾;清化坊中,岂是西曹之管?越司侵职,自有正条;不合拷,非无旧式。依检腾凌无厌,未可全科;设令咆哮不虚,止从凡斗。宜从犯状,据法论刑。
唐王棨《圣人不贵难得之货赋(以题为韵)》:
披老氏之遗文,见圣人之垂则。戒君上之所好,虑天下之为惑。且物有藏之无用,求之难得。若将(一作其)贵也,则廉贞之风不生;吾苟贱焉,庶嗜欲之源可塞。斯乃复道德之本,为政化之端。虽闻乎无胫以至,会忘其拭目而观。於以息襄攵,激贪残。皆重黄金,我则捐山而孔易;咸嘉白壁,我则抵谷以奚难。莫问瑕瑜,讵论妍不。节俭之德既著,饕餮之名何有。裘因焚後,应无为狗之劳;珠自锻来,已绝伺龙之丑。只如照车於魏,徒称径寸之贵;易地於秦,虚重连城之珍。一则受欺於强国,一则见屈於圣人。岂若端耳目,寂形神。视彼琼瑰之类,齐乎瓴<商瓦>之伦。义动贪夫,皆少私而寡欲;化移流俗,尽兹有伪以归真。可使路不拾遗,人忘好货。顾子有摘玉之志,俾尔无攫金之过。则以此行道而大道复隆,以此移风而元风再播。且夫君教矣,人效之。若不去其奢而返其本,必将去尔箧而控尔颐。亦何必树美珊瑚,竞列华筵之玩;布求火浣,长充内府之资。方今阐灵符,握金镜。若能来淮夷之琛,不以为贵;入王母之环,不以为盛。上崇朴素之道,下率廉隅之性。岂惟咸五而登三,可与大庭而齐圣。

淅淅沥沥
音xi1xi1li4li4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林黛玉写《秋窗风雨夕》之时:
这里黛玉喝了两口稀粥,仍歪在床上,不想日未落时天就变了,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秋霖脉脉,阴晴不定,那天渐渐的黄昏,且阴的沉黑,兼着那雨滴竹梢,更觉凄凉。
淅淅沥沥是象声词。形容风声雨声,一般指连绵的细雨。也说淅沥。

尴尬
音gan1ga4
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回目《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尴尬人,与正常人不同,行为言语异常的人。像邢夫人左性,是性格上的尴尬。而尴尬事,就是事情使人陷于两难境地,自己难以摆脱难堪。
尴尬是个连绵词。一指处境尴尬,一指神态尴尬。处理两难,自己难堪而无法应付。叫尴尬。看上去不自然,鬼鬼祟祟或者强颜欢笑,叫神态尴尬。
尴尬一词有个特点,是可以说不尴尬。不尴尬的意义等于尴尬。
红楼梦第九十一回:
薛姨妈道:“舅爷上京几时了?”那夏三道:“前月我妈没有人管家,把我过继来的。前日才进京,今日来瞧姐姐。”薛姨妈看那人不尴尬,于是略坐坐儿,便起身道:“舅爷坐着罢。”回头向金桂道:“舅爷头上末下的来,留在咱们这里吃了饭再去罢。”金桂答应着,薛姨妈自去了。
《水浒传》中多次用到尴尬或不尴尬,也说不尴不尬。意思相同。如我们学过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李小二应了,自来门首叫老婆道:“大姐,这两个人来的不尴尬。”老婆道:“怎么的不尴尬?”
小二哥请林冲到里面坐下,说道:“却才有个东京来的尴尬人,在我这里请管营、差拨吃了半日酒。”
《水浒传》第十六回:
杨志道:“你这般说话,却似放屁。前日行的须是好地面,如今正是尴尬去处。若不日里赶过去,谁敢五更半夜走。”
第二十六回:
又请对门那卖冷酒店的胡正卿。那人原是吏员出身,便瞧道有些尴尬,那里肯来。被武松不管他,拖了过来。
第三十回:
约莫离城也有八九里多路。只见前面路边先有两个人,提着朴刀,各跨口腰刀,先在那里等候。见了公人监押武松到来,便帮着做一路走。武松又见这两个公人,与那两个提朴刀的,挤眉弄眼,打些暗号。武松早睃见,自瞧了八分尴尬,只安在肚里,却且只做不见。

鹌鹑
音an1chun2
红楼梦第四十六回:
(凤姐)因笑道:“方才临来,舅母那边送了两笼子鹌鹑,我吩咐他们炸了,原要赶太太晚饭上送过来的。我才进大门时,见小子们抬车,说太太的车拔了缝,拿去收拾去了。不如这会子坐了我的车一齐过去倒好。”
鹌鹑是一种鸟,鸟蛋与鸟肉皆可食。第五十回有吃糟鹌鹑:
李纨早又捧过手炉来,探春另拿了一副杯箸来,亲自斟了暖酒,奉与贾母。贾母便饮了一口,问那个盘子里是什么东西。众人忙捧了过来,回说是糟鹌鹑。贾母道:“这倒罢了,撕一两点腿子来。”李纨忙答应了,要水洗手,亲自来撕。
鹌鹑是一种赤褐色有黄色斑点或斑纹的鸟,小头,短尾,不善于飞行,有迁徙性,雄性好斗。肉味很美。分开讲,羽毛无斑点叫鹌,有斑点叫鹑。因此,后来把破烂的衣服叫鹑衣。说鹑衣百结。
中国古代就猎获鹌鹑并食用。《诗经·魏风·伐檀》“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鹑兮。”鹑就是鹌鹑的简称。古代文官八九品的衣服上往往绣有鹌鹑。
《清史稿》卷第一百三:
文八品朝冠,镂花阴文,金顶无饰。吉服冠同。补服前后绣鹌鹑。朝服色用石青云缎,无蟒。领、袖冬、夏皆青倭缎,中有襞积。朝带银衔明羊角圆版四。馀皆如文七品。

罗唣
音luo2zao4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
如今香菱正满心满意只想作诗,又不敢十分罗唣宝钗,可巧来了个史湘云。那史湘云又是极爱说话的,那里禁得起香菱又请教他谈诗,越发高了兴,没昼没夜高谈阔论起来。
罗唣是个连绵词,口语词。罗是网罗的罗,但与网罗意义关系不大。唣仅用于罗唣一词。所以说是连绵词。词义丰富,较难理解。结合例子讲,这一句的罗唣,相当于罗嗦、麻烦的意思。
第七十五回:
尤氏忙笑道:“我今儿是那里来的晦气,偏都碰着你姊妹们的气头儿上了。”探春道:“谁叫你赶热灶来了!”因问:“谁又得罪了你呢?”因又寻思道:“四丫头不犯罗唣你,却是谁呢?”尤氏只含糊答应。探春知他畏事不肯多言,因笑道:“你别装老实了。除了朝廷治罪,没有砍头的,你不必畏头畏尾。实告诉你罢,我昨日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我还顶着个罪呢。不过背地里说我些闲话,难道他还打我一顿不成!”宝钗忙问因何又打他,探春悉把昨夜怎的抄检,怎的打他,一一说了出来。尤氏见探春已经说了出来,便把惜春方才之事也说了出来。
此处的罗唣是猜想的语气,应该是给谁气受,让谁生气的意思。相当于说抢白、吵闹、寻事。
第七十七回:
灯姑娘笑道:“我早进来了,却叫婆子去园门等着呢。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性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倒比我还发讪怕羞。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就比如方才我们姑娘下来,我也料定你们素日偷鸡盗狗的。我进来一会在窗下细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事,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既然如此,你但放心。以后你只管来,我也不罗唣你。”
这个灯姑娘知道贾宝玉与睛雯的底细后表示理解。自己有些悔悟,所以表示不再干涉他们的事情。这里的罗唣相当于骚扰或纠缠。
第一百零一回:
一言未了,老赵家奴番役已经拉着本宅家人领路,分头查抄去了。王爷喝命:“不许罗唣!待本爵自行查看。”说着,便慢慢的站起来要走,又吩咐说:“跟我的人一个不许动,都给我站在这里候着,回来一齐瞧着登数。”
这里王爷发话,喝令下人们不得罗嗦、不得胡来。
又《西游记》第四十四回:
那大仙临行,又叮咛嘱咐道:“我那果子有数,只许与他两个,不得多费。”清风道:“开园时,大众共吃了两个,还有二十八个在树,不敢多费。”大仙道:“唐三藏虽是故人,须要防备他手下人罗唣,不可惊动他知。”二童领命讫,那大仙承众徒弟飞升,径朝天界。
这里的罗唣是捣乱、不听话的意思。
《水浒传》第二回:
史进对众人说道:“我听得少华山上有三个强人,聚集着五七百小喽罗,打家劫舍。这厮们既然大弄,必然早晚要来俺村中罗唣。我今特请你众人来商议。倘若那厮们来时,各家准备。我庄上打起梆子,你众人可各执枪棒,前来救应。你各家有事,亦是如此。递相救护,共保村坊。如若强人自来,都是我来理会。”
这个罗唣是骚扰、寻事的意思。
《水浒传》第十六回:
一个客人把钱还他,一个客人便去揭开桶盖,兜了一瓢,拿上便吃。那汉去夺时,这客人手拿半瓢酒,望松林里便走。那汉赶将去。人见这边一个客人,从松林里走将出来,手里拿一个瓢,便来桶里舀了一瓢酒。那汉看见,抢来匹手夺住,望桶里一倾,便盖了桶盖,将瓢望地下一丢。口里说道:“你这客人好不君子相!戴头识脸的,也这般罗唣。”
这个罗唣相当于罗嗦、麻烦人。
以上例子与解释大体可知罗唣的含义。再说就罗唣读者了。

狰狞
音zheng1ning2
騄駬
音lu4er3
红楼梦第五十回:
黛玉也有了一个,念道是:
騄駬何劳缚紫绳?驰城逐堑势狰狞。
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
狰狞的意思是面目凶恶。狞是恶相,可以狞笑、狞视。狰在古代传说中是一种奇兽。见《山海经·西山经》:“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如狰。”
《明史》卷一百六十一记刘泽清一事:
泽清颇涉文艺,好吟咏。尝召客饮酒唱和。幕中蓄两猿,以名呼之即至。一日,宴其故人子,酌酒金瓯中,瓯可容三升许,呼猿捧酒跪送客。猿狰狞甚,客战掉,逡巡不敢取。泽清笑曰:“君怖耶?”命取囚扑死阶下,剜其脑及心肝,置瓯中,和酒,付猿捧之前。饮酹,颜色自若。其凶忍多此类。
《红楼梦》第八十回:
次日一早,梳洗穿带已毕,随了两三个老嬷嬷坐车出西城门外天齐庙来烧香还愿。这庙里已是昨日预备停妥的。宝玉天生性怯,不敢近狰狞神鬼之像。这天齐庙本系前朝所修,极其宏壮。如今年深岁久,又极其荒凉。里面泥胎塑像皆极其凶恶,是以忙忙的焚过纸马钱粮,便退至道院歇息。
騄駬则是古代骏马的名字,属于周穆王八骏之一。也说騄耳、绿耳。也可泛指良马。
《史纪·秦本纪》:“造父以善御幸於周缪王,得骥、温骊、骅緌、騄耳之驷,西巡狩,乐而忘归。”(《史记·赵世家》作绿耳)
《史记·乐书》:
秦二世尤以为娱。丞相李斯进谏曰:“放弃诗书,极意声色,祖伊所以惧也;轻积细过,恣心长夜,纣所以亡也。”赵高曰:“五帝、三王乐各殊名,示不相袭。上自朝廷,下至人民,得以接欢喜,合殷勤,非此和说不通,解泽不流,亦各一世之化,度时之乐,何必华山之騄耳而后行远乎?”二世然之。
《西游记》第四回记弼马温管辖之天马:
骅骝骐骥,騄駬纤离;龙媒紫燕,挟翼骕骦;駃騠银騔,騕褭飞黄;騊駼翻羽,赤兔超光;逾辉弥景,腾雾胜黄;追风绝地,飞翻奔霄;逸飘赤电,铜爵浮云;骢珑虎〔马剌〕,绝尘紫鳞;四极大宛,八骏九逸,千里绝群:--此等良马,一个个,嘶风逐电精神壮,踏雾登云气力长。

吹嘘
音chui1xu1
红楼梦第九十二回贾政说与雨村的关系:
雨村革了职以后,那时还与我家并未相识,只因舍妹丈林如海林公在扬州巡盐的时候,请他在家做西席,外甥女儿是他的学生。因他有起复的信要进京来,恰好外甥女儿要上来探亲,林姑老爷便托他照应上来的,还有一封荐书,托我吹嘘吹嘘。那时看他不错,大家常会。岂知雨村也奇,我家世袭起,从代字辈下来,宁荣两宅人口房舍以及起居事宜,一概都明白,因此遂觉得亲热了。
这里的“吹嘘吹嘘”实际含义是帮忙照应、宣传表扬的意思。现代汉语中也有吹嘘一词。但此词的古今含义并不一致。古代谦词、委婉语现代属贬义、几乎是讽剌语。现代说吹嘘有“吹牛”成分,过分夸大其词,编造优点或成绩,对某人进行吹捧奉承等,都叫吹嘘。古代“吹”侧重于宣传,“嘘”侧重于关心。本义都是出气,但吹使凉,嘘使暖,所以说吹寒嘘暖、嘘寒问暖。
《水浒传》第十六回:
当日行到申牌时分,寻得一个客店里歇了。那十个厢禁军,雨汗通流,都叹气吹嘘,对老都管说道:“我们不幸做了军健,情知道被差出来,这般火似热的天气,又挑着重担。这两日又不拣早凉行,动不动老大藤条打来。都是一般父母皮肉,我们直恁地苦!”
这时的吹嘘就是本义,相当于喘气。现在说气喘吁吁。
《晋书》卷尚书符征西府:
逆贼沈攸之,出自莱亩,寂寥累世,故司空沈公以从父宗廕,爱之若子,卵翼吹嘘,得升官秩。废帝昏悖,猜畏柱臣,攸之贪竞乘机,凶忍趋利,躬行反噬,请衔诛旨。
庾信《小园赋》:
  昔草滥于吹嘘,藉《文言》之庆余。门有通德,家承赐书。

婵娟
音chan2juan1
婵娟一词较常见。一般解释为美好的样子,美女或者月亮。红楼梦中也用的不少。
第十八回贾宝玉的诗《怡红快绿》:
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
这个两两出婵娟,就是把怡红(海棠)与快绿(芭蕉)比作两个美人。史载明皇召贵妃同宴,而妃宿酒未醒,帝曰:“海棠睡未足也。”宋苏轼作诗《海棠》曰:“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红妆句出此。绿蜡句出钱珝,红楼梦中已经有交代。芭蕉比美人则更常见,有一种专供观赏的芭蕉即名美人蕉。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梅花观怀古其十
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
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
这个画婵娟也是画上的美女。
第八十九回林黛玉说室内《斗寒图》,引用诗句: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天天新按,青女与素娥都是天仙,青女管霜雪,素娥即嫦娥,管月色。是一霜一月的代称。该名出自唐李商隐《霜月》诗。原诗是: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婵娟专指月亮,应该源于李商隐此诗。宋苏东坡有词《水调歌头》,末句的婵娟就指月亮,全词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妯娌
音zhou2li0
红楼梦第十四回:
凤姐儿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因见尤氏犯病,贾珍又过于悲哀,不大进饮食,自己每日从那府中煎了各样细粥,精致小菜,命人送来劝食。贾珍也另外吩咐每日送上等菜到抱厦内,单与凤姐。那凤姐不畏勤劳,天天于卯正二刻就过来点卯理事,独在抱厦内起坐,不与众妯娌合群,便有堂客来往,也不迎会。
妯娌是兄弟的妻子的合称。她们是妯娌,即她们的丈夫是兄弟。三兄弟都娶了妻,则成三妯娌。
红楼梦中多次说妯娌。这里把红楼梦人物再理一遍,看看大观园里的妯娌们:
贾珍之妻尤氏、贾琏之妻王熙凤、贾珠之雪李纨、贾宝玉之妻薛宝钗,她们是较亲近的妯娌。
贾班之妻王夫人、贾赦之妻邢夫人,她们是最亲近的妯娌。
《北史》卷二十四《崔逞传》:
子愍,字长谦,幼聪敏。济州刺史卢尚之欲以长女妻之,休子甗为长谦求尚之次女,曰:“家道多由妇人,欲令姊妹为妯娌。”尚之感其义,于是同日成婚。

蝎蝎螫螫
音Xie1xie1shi4shi4
又音Xie1xie1zhe1zhe1
此词中的螫,是蝎子用尾巴剌人,正读为音,口语为又音。此词叠用,不常见,仅仅见于红楼梦。红楼梦中先后凡出现四次。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
麝月便开了后门,揭起毡帘一看,果然好月色。晴雯等他出去,便欲唬他玩耍。仗着素日比别人气壮,不畏寒冷,也不披衣,只穿着小袄,便蹑手蹑脚的下了熏笼,随后出来。宝玉笑劝道:“看冻着,不是顽的。”晴雯只摆手,随后出了房门。只见月光如水,忽然一阵微风,只觉侵肌透骨,不禁毛骨森然。心下自思道:“怪道人说热身子不可被风吹,这一冷果然利害。”一面正要唬麝月,只听宝玉高声在内道:“晴雯出去了!”晴雯忙回身进来,笑道:“那里就唬死了他?偏你惯会这蝎蝎螫螫老婆汉像的!”宝玉笑道:“倒不为唬坏了他,头一则你冻着也不好,二则他不防,不免一喊,倘或唬醒了别人,不说咱们是顽意,倒反说袭人才去了一夜,你们就见神见鬼的。你来把我的这边被掖一掖。”晴雯听说,便上来掖了掖,伸手进去渥一渥时,宝玉笑道:“好冷手!我说看冻着。”一面又见晴雯两腮如胭脂一般,用手摸了一摸,也觉冰冷。宝玉道:“快进被来渥渥罢。”
第五十二回:
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像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活。”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
第六十七回:
且说赵姨娘因见宝钗送了贾环些东西,心中甚是喜欢,想道:“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他哥哥能带了多少东西来,他挨门儿送到,并不遗漏一处,也不露出谁薄谁厚,连我们这样没时运的,他都想到了。若是那林丫头,他把我们娘儿们正眼也不瞧,那里还肯送我们东西?”一面想,一面把那些东西翻来覆去的摆弄瞧看一回。忽然想到宝钗系王夫人的亲戚,为何不到王夫人跟前卖个好儿呢。自己便蝎蝎螫螫的拿着东西,走至王夫人房中,站在旁边,陪笑说道:“这是宝姑娘才刚给环哥儿的。难为宝姑娘这么年轻的人,想的这么周到,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又展样,又大方,怎么叫人不敬服呢。怪不得老太太和太太成日家都夸他疼他。我也不敢自专就收起来,特拿来给太太瞧瞧,太太也喜欢喜欢。”王夫人听了,早知道来意了,又见他说的不伦不类,也不便不理他,说道:“你自管收了去给环哥顽罢。”
第八十二回:
湘云到底年轻,性情又兼直爽,伸手便把痰盒拿起来看。不看则已,看了唬的惊疑不止,说:“这是姐姐吐的?这还了得!”初时黛玉昏昏沉沉,吐了也没细看,此时见湘云这么说,回头看时,自己早已灰了一半。探春见湘云冒失,连忙解说道:“这不过是肺火上炎,带出一半点来,也是常事。偏是云丫头,不拘什么,就这样蝎蝎螫螫的!”湘云红了脸,自悔失言。
综合以上各处语意,蝎蝎螫螫的意思应该是不必大惊小怪的地方偏偏大惊小怪,过分小心在意。用于口语,语气间略有责怪的意思。

猞猁狲
音she1li4sun1
第五十三回:
贾珍看着收拾完备供器,靸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命人在厅柱下石矶上太阳中铺了一个大狼皮褥子,负暄闲看各子弟们来领取年物。
第一百零五回抄家时的清单中有:
黑狐皮十八张,青狐六张,貂皮三十六张,黄狐三十张,猞猁狲皮十二张,麻叶皮三张,洋灰皮六十张,灰狐腿皮四十张,酱色羊皮二十张,猢狸皮二张,黄狐腿二把,小白狐皮二十块。
由两文对照知,猞猁狲是一种动物,其皮毛可以做大衣。而且一定是很珍贵、很贵重的。查猞猁狲也叫猞猁、林猗。是一种野猫,俗名山猫,近于狸猫,腿粗长,尾粗短,性凶猛。一般是茶色,耳有茸毛。毛皮很珍贵。

排场
音pai2chang3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
至上酒席时,贾母又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道:“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
这里的排场好是戏中情节好。也可以解作场面感人。排场一词现代常用,但一般仅用于“场面奢侈、铺张浪费”。红楼梦中多用此词,含义也多样。
第二回:
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这是冷子兴的话,排场相当于场面、门面、铺张。
第二十回:
那宝玉正恐黛玉饭后贪眠,一时存了食,或夜间走了困,皆非保养身体之法,幸而宝钗走来,大家谈笑,那林黛玉方不欲睡,自己才放了心。忽听他房中嚷起来,大家侧耳听了一听,林黛玉先笑道:“这是你妈妈和袭人叫嚷呢。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
第五十八回:
晴雯忙先过来,指他干娘说道:“你老人家太不省事。你不给他洗头的东西,我们饶给他东西,你不自臊,还有脸打他。他要还在学里学艺,你也敢打他不成!”那婆子便说:“一日叫娘,终身是母。他排场我,我就打得!”袭人唤麝月道:“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
这里的排场是指责的含义。
第十五回:
原来这铁槛寺原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有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其中阴阳两宅俱已预备妥贴,好为送灵人口寄居。不想如今后辈人口繁盛,其中贫富不一,或性情参商:有那家业艰难安分的,便住在这里了,有那尚排场有钱势的,只说这里不方便,一定另外或村庄或尼庵寻个下处,为事毕宴退之所。即今秦氏之丧,族中诸人皆权在铁槛寺下榻,独有凤姐嫌不方便,因而早遣人来和馒头庵的姑子净虚说了,腾出两间房子来作下处。
第二十四回:
正说着,只见一群人簇着凤姐出来了。贾芸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
这里的尚是崇尚,也就是讲究排场,意义接近现代常用义,即铺张、奢侈的意思,往往侧重于为了体面与身份不惜花钱讲究的意思。
第七十八回:
忽又止住道:“虽如此,亦不可太草率,也须得衣冠整齐,奠仪周备,方为诚敬。”想了一想,“如今若学那世俗之奠礼,断然不可;竟也还别开生面,另立排场,风流奇异,于世无涉,方不负我二人之为人。”
贾宝玉欲祭睛雯,要另立排场,相当于说另外变种形式。
第一百零二回:
贾赦恭敬叩谢了法师。贾蓉等小弟兄背地都笑个不住,说:“这样的大排场,我打量拿着妖怪给我们瞧瞧到底是些什么东西,那里知道是这样收罗,究竟妖怪拿去了没有?”贾珍听见骂道:“糊涂东西,妖怪原是聚则成形,散则成气,如今多少神将在这里,还敢现形吗!无非把这妖气收了,便不作祟,就是法力了。”众人将信将疑,且等不见响动再说。
这时里的排场是场面、气势的意思,大排场,就是形式大、动作大、声势大。
按排场古文本义是一种大型宴会,是皇家宴飨的专用名称。高不可攀退敌于宋代,有山楼排场之名。后来口语中所说排场,同经转义,但都从此出。
《宋史》卷一百一十三:
宴飨之设,所以训恭俭、示惠慈也。宋制,尝以春秋之季仲及圣节、郊祀、籍田礼毕,巡幸还京,凡国有大庆皆大宴,遇大灾、大札则罢。天圣后,大宴率于集英殿,次宴紫宸殿,小宴垂拱殿,若特旨则不拘常制。凡大宴,有司预于殿庭设山楼排场,为群仙队仗、六番进贡、九龙五凤之状,司天鸡唱楼于其侧。殿上陈锦绣帷帟,垂香球,设银香兽前槛内,藉以文茵,设御茶床、酒器于殿东北楹,群臣盏斝于殿下幕屋。

生受
音sheng1shou4
没有研究这个词的含义之前,我总是把受理解成接受,把生当成活生生的生。后来发现,四大名著中这个词用得频率很高,意义很丰富,还不是很好讲。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
宝玉回来,先忙着看了一回海棠,至房内告诉袭人起诗社的事。袭人也把打发宋妈妈与史湘云送东西去的话告诉了宝玉。宝玉听了,拍手道:“偏忘了他。我自觉心里有件事,只是想不起来,亏你提起来,正要请他去。这诗社里若少了他还有什么意思。”袭人劝道:“什么要紧,不过玩意儿。他比不得你们自在,家里又作不得主儿。告诉他,他要来又由不得他,不来,他又牵肠挂肚的,没的叫他不受用。”宝玉道:“不妨事,我回老太太打发人接他去。”正说着,宋妈妈已经回来,回复道生受,与袭人道乏,又说:“问二爷作什么呢,我说和姑娘们起什么诗社作诗呢。史姑娘说,他们作诗也不告诉他去,急的了不的。”宝玉听了立身便往贾母处来,立逼着叫人接去。贾母因说:“今儿天晚了,明日一早再去。”宝玉只得罢了,回来闷闷的。
这里是送湘云东西,湘云回复说生受,是接受他人礼物时的道谢语。是接受的含义加上感谢的含义。
第六十回:
柳家的忽见一群人来了,内中有钱槐,便推说不得闲,起身便走了。他哥嫂忙说:“姑妈怎么不吃茶就走?倒难为姑妈记挂。」柳家的因笑道:「只怕里面传饭,再闲了出来瞧侄子罢。”他嫂子因向抽屉内取了一个纸包出来,拿在手内送了柳家的出来,至墙角边递与柳家的,又笑道:“这是你哥哥昨儿在门上该班儿,谁知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一个外财没发。只有昨儿有粤东的官儿来拜,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余外给了门上人一篓作门礼,你哥哥分了这些。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所以单取了这茯苓的精液和了药,不知怎么弄出这怪俊的白霜儿来。说第一用人乳和着,每日早起吃一钟,最补人的,第二用牛奶子,万不得,滚白水也好。我们想着,正宜外甥女儿吃。原是上半日打发小丫头子送了家去的,他说锁着门,连外甥女儿也进去了。本来我要瞧瞧他去,给他带了去的,又想主子们不在家,各处严紧,我又没甚么差使,有要没紧跑些什么。况且这两日风声,闻得里头家反宅乱的,倘或沾带了倒值多的。姑娘来的正好,亲自带去罢。”
柳氏道了生受,作别回来。
《西游记》第六十一回:
行者道:"那老牛与我战经百十合,不分胜负。他就撇了我,去那乱石山碧波潭底,与一伙蛟精龙精饮酒。是我暗跟他去,变作个螃蟹,偷了他所骑的辟水金睛兽,变了老牛的模样,径至芭蕉洞哄那罗刹女。那女子与老孙结了一场干夫妻,是老孙设法骗将来的。"牛王道:"却是生受了,哥哥劳碌太甚,可把扇子我拿。"孙大圣那知真假,也虑不及此,遂将扇子递与他。
这里是牛魔王变做猪八戒说的话。生受,相当于辛苦了。
《三国演义》第八十九回:
隐者又曰:“丞相休疑,容伸片言:某一父母所生三人:长即老夫孟节,次孟获,又次孟优。父母皆亡。二弟强恶,不归王化。某屡谏不从,故更名改姓,隐居于此。今辱弟造反,又劳丞相深入不毛之地,如此生受,孟节合该万死,故先于丞相之前请罪。”孔明叹曰:“方信盗跖、下惠之事,今亦有之。”
这里的生受同上面的生受,也是辛苦的意思。
《水浒传》第二十七回:
把到楼上,教武大看了,说道:“这贴心疼药,太医叫你半夜里吃。吃了,倒头把一两床被发些汗。明日便起得来。”武大道:“却是好也!生受大嫂,今夜醒睡些个,半夜里调来我吃。”那妇人道:“你自放心睡!我自伏侍你。”
这里的生受,是武大对潘金莲说的。客气话,相当于麻烦你了。
在《水浒传》中生受还与否定词连用,如说不须生受,不消生受。意思不是不接受,反而是接受就接受,不必道谢、不必客气的意思。
如第六十五回:
吴用道:“兄长梦晁天王所言,百日之灾,则除江南地灵星可治,莫非正应此人?”宋江道:“兄弟,你若有这个人,快与我去,休辞生受,只以义气为重。星夜去请此人,救我一命。”
第八回:
被薛霸只一按,按在滚汤里。林冲叫一声:“哎也!”急缩得起时,泡得脚面红肿了。林冲道:“不消生受。”薛霸道:“只见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脚,颠倒嫌冷嫌热!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
又《水浒传》第二十四回连用两个“生受”:
那妇人洗手易甲,齐齐整整,安排下饭食,三口儿共卓儿食。武松是个直性的人,倒无安身之处。吃了饭,那妇人双手捧一盏茶递与武松吃。武松道:“教嫂嫂生受,武松寝食不安。县里拨一个土兵来使唤。”那妇人连声叫道:“叔叔,却怎地这般见外?自家的骨肉,又不扶侍了别人。便拨一个土兵来使用,这厮上锅上灶地不干净,奴眼里也看不得这等人。”武松道:“恁地时,却生受嫂嫂。”

氤氲
音yin1yun1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
当下园之正门俱已大开,吊着羊角大灯。嘉荫堂前月台上,焚着斗香,秉着风烛,陈献着瓜饼及各色果品。邢夫人等一干女客皆在里面久候。真是月明灯彩,人气香烟,晶艳氤氲,不可形状。地下铺着拜毯锦褥。贾母盥手上香拜毕,于是大家皆拜过。
第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结尾:
若夫鸿蒙而居,寂静以处,虽临于兹,余亦莫睹。搴烟萝而为步幛,列枪蒲而森行伍。警柳眼之贪眠,释莲心之味苦。素女约于桂岩,宓妃迎于兰渚。弄玉吹笙,寒簧击敔。征嵩岳之妃,启骊山之姥。龟呈洛浦之灵,兽作咸池之舞。潜赤水兮龙吟,集珠林兮凤翥。爰格爰诚,匪簠匪筥。发轫乎霞城,返旌乎玄圃。既显微而若通,复氤氲而倏阻。离合兮烟云,空蒙兮雾雨。尘霾敛兮星高,溪山丽兮月午。何心意之忡忡,若寤寐之栩栩。余乃欷歔怅望,泣涕傍徨。人语兮寂历,天籁兮筼筜。鸟惊散而飞,鱼唼喋以响。志哀兮是祷,成礼兮期祥。呜呼哀哉!尚飨!
氤氲的本义即烟云弥漫、气光混涵。用于描述,形容香气、瑞霭、山岚。也用于指事物相互作用而发生变化。可以指天地阴阳风雨交会,也可以指浑沌。说天地氤氲,和气氤氲,太素氤氲,玄教氤氲,元气氤氲,富有哲学内涵。
成公绥《天地赋》:
惟自然之初载兮,道虚无而玄清,太素纷以溷淆兮,始有物而混成,何元一之芒昧兮,廓开辟而著形。尔乃清浊剖分,玄黄判离。太极既殊,是生两仪,星辰焕列,日月重规,天动以尊,地静以卑,昏明迭照,或盈或亏,阴阳协气而代谢,寒暑随时而推移。三才殊性,五行异位,千变万化,繁育庶类,授之以形,禀之以气。色表文采,声有音律,覆载无方,流形品物。鼓以雷霆,润以庆云,八风翱翔,六气氤氲。蚑行蠕动,方聚类分,鳞殊族别,羽毛异群,各含精而熔冶,咸受范于陶钧,何滋育之罔极兮,伟造化之至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