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谦:中医比西医厉害多了

2011-09-08  ironpan

    贾谦:中医比西医厉害多了

    来源: 辽宁日报

 

    近年来,中医受到的最大指责是不科学,中医被称为“伪科学”。日前,科技部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中医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旗帜鲜明地表示,中医是成熟的科学,是自然科学与文化的统一体。

 

    辽宁日报:那您觉得中医是属于自然科学范畴还是社会科学?

    贾谦:可以这样理解,中医是自然科学与文化的统一体,是中华文化最主要的载体,它是中国哲学的具体体现,有着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方法、理论体系。有些人把用 “分子”、“函数”、“化学成分”方法来认识世界作为“鉴定”是否科学的唯一标准,并套用在中医身上,这本身就很偏颇,甚至是无知的表现。

    辽宁日报您刚才提到中医有着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方法、理论,您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说说。

    贾谦:我认为中医有三大特色,首先就是整体论,天、地、人是一个大整体,天人合一,人与自然是和谐的、统一的,五脏六腑是一个小整体,统一于人的整个系统。西医治病是典型的对抗疗法,即以疾病为核心,哪里有病治哪里,开刀,使用抗生素等。

    辽宁日报:好像西医也有整体论?

    贾谦:西医的整体论,类似于把人当成一架机器,哪个零件有问题就换哪个,再比如蛋白组学、系统生物学等,都属于机械式、结合式或者说结构式的整体论,不同于中医生成式的整体论。第二个特点就是辨证疗法,中医不讲病,讲“证”,八纲辨证、六经辨证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就是说自己的身体衰弱了,阴阳不平衡了,所谓的病就侵袭而入,要治病就要恢复身体的阴阳平衡,有了正气,身体内自发生成的对抗“邪”的力量就强大了,不管是什么样的“邪”我自身强大了,就会有抵抗力、打胜仗。这是一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思想。第三,中医是理论医学,西医是实验医学,或老说在很大程序上是经验医学。

    辽宁日报:那中医是理论医学又该如何理解?

    贾谦:中医是理论医学,而且是成熟的、系统的、完整的理论医学。什么叫理论医学,就是用其理论可以解决各种临床问题,可以解决西医认为“新出现的疾病”,可用以回答“新出现的疾病”之原因,亦即依其理论可以预防治疗各种疾病,可以使人健康长寿。

    中医是理论医学还体现在:它运用阴阳五行的准确含义完全能够解释中医的各科学说,能够说清楚中医脏腑、经络、气血等理论是怎样建立起来的,说清楚中医的治疗原则,说清楚病人发病及其痊愈的原因,随时可用以指导临床。既然按照中医理论能够应对各种疾病,不必先要经过种种实验以取得经验才能找到有效治疗方法,为什么有人硬要把中医说成是经验医学呢?!近现代一些科学文化“精英”说中医是经验医学,目的还是想要把中医挤到“不科学”的阴影中去。

    辽宁日报:在这个理论指导下什么病都能治?

    贾谦:按照中医理论,几千年来解决了中华民族遇到的各种疾病,包括近几十年来遇到的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或没有很好疗效的新出现的疾病,如SARS、艾滋病、“甲感”等等。比如,中医治疗艾滋病,是我们去艾滋病患者较多的地区的调研过程中亲眼所见的,河南民间几位非常普通的中医大夫,用中药治疗艾滋病感染者、患者,效果很好。

    辽宁日报:您刚才说民间中医用中药治疗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效果好,好到什么程度?既然提到治疗,那么就详细谈谈治疗的问题,因为不管什么医学,都是要救人的,咱老百姓“不看广告(理论),就看疗效”。您在调研中也好,还是研究中、亲身经历也好,给您感触最深的中医治病的例子是什么?

    贾谦:有很多。治艾滋病是一个,艾滋病患者经过治疗后能吃、能睡、能劳动,活得很好。有人说那他体内还留有艾滋病病毒吧,那也不算好啊——这就是西医的角度或标准了。对付细菌、病毒等病源微生物时,西医只能采用直接对抗和杀灭的方法。问题是“杀艾病毒”的西药研究了多年还是没个影;二是其副作用很大,就像化疗;三,用一种西药攻击病毒,病毒在受到攻击的过程中必然产生抗药性,所以,感觉总有杀不完的病毒,不得不研究毒性更大的新药,让人类穷于应付。

    再举个大家都经历过和 “恐惧”过的病例吧,SARS。西医用抗生素去杀灭冠状病毒,不行就用激素,结果不仅没能杀灭病毒,而且用激素无区别、无条件地调动体内抗病机能,造成严重的难以治愈的后遗症——股骨头坏死;中医则不管什么病毒不病毒,考虑的是天地运化对人产生的影响。顾植山教授说:“庚辰年(2001年)刚柔失守产生的‘燥’和‘热’是伏气;癸未年(2003年)的‘寒’和‘湿’则是时气,由疫毒时气引动伏气,燥、热郁于内,寒、湿淫于外”,导致SARS。中医有针对性地用药改变人体燥热的内环境,不仅成功地防治了人们谈虎色变的SARS,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事实证明,中医的推断是正确的,一到小满,客气转为厥阴风木,风能克湿,大自然改变了人体的内环境,SARS就过去了。

    辽宁日报:有人说中医治病一个大夫一个方子,要么就是今天去一个方子,明天去又是一个方子,或者同样是胃病,两个患者用的方子就不一样,由此认为中医不科学,不规范?

    贾谦:这样理解的人正说明他对中医药缺乏了解。中医讲因人(患者)、因地、因时的不同辨证治疗。举个例子好理解一些。 1956年在河北石家庄地区发生乙脑流行,中医用“白虎汤”来治疗,效果很好,这对整个医学界震动很大。次年,北京、唐山地区又出现乙型脑炎流行,但再用 “白虎汤”就不灵了,著名中医大家蒲辅周老先生根据五运六气指出,石家庄与北京的乙脑虽同在暑季,但头年石家庄久晴无雨,乙脑患者偏热,属暑温,用白虎汤清热润燥,故见奏捷;而北京当时雨水较多,天气湿热,患者偏湿,属湿温。倘不加辨别,而沿用清凉苦寒药物,就会出现湿遏热伏,不仅高烧不退,反会加重病情。蒲老建议,增加一味燥湿药——苍术,立竿见影,不少危重病人转危为安,死亡率由30%一下子降到10%以下,一场可怕的病疫又得到遏止。蒲老一人治了167名乙脑患者,用了98个处方,没有一人死亡,这就是高水平的辨证论治,这正是中医的特色和优势,不像西医那样,但凡感冒都用同一种药。

    辽宁日报:中医的养生和针灸越来越为世人重视和认可,但在治疗方面,有人认为中医只能治慢性病,对急症治的不多,很少见到急诊中有中医医生,中医对急诊到底有无办法?

    贾谦:一些人总认为中医是“慢郎中”,其实中医擅长于治疗急性病。中医就是在与急症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董建华教授说过:“我国历史上的名医都是治疗急症的能手。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医治疗急症受到了影响,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误会,好像中医只能治慢性病。其实,中医在治疗流行性出血热、急性肺炎、急性肾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心肌梗塞、急性胰腺炎、乙型脑炎、外感高热等急重症方面,都已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民间善治急症的大有人在。中医还对所谓外感热病特别有效,即西医说的病毒性传染病,如SARS、艾滋病、 “禽流感”等。迄今为止,现代医学对此没有有效疗法。西医要杀灭病毒,苦于没有找到合适药物;中医从来不主张杀灭病毒,主张调动人的自我康复能力,与之和平共处。中医从来不怕病毒,也无需弄清病毒是什么样子,只需扶正祛邪而已。这是中医的优势。

    辽宁日报:听您这这么一讲,感觉中医还是有优势的,我们作为中国人还是应该多了解,有一个全面、正确的认识,增加对中医、中华文化的自信心?

    贾 谦:是的,与发展仅二百年的现代医学及其所出现的诸多弊病相比,中医药学有极大的优势,辩证论治、上医治未病等都表明中医药学代表了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中医药学与现代医学是相互补充而又不能相互取代的人类两大医疗保健体系。在我国,应该建立中医为主,中西医并重的医疗保健体系。

    作为华夏子孙、龙的传人,首先要尊重我们的历史,要对中华文化以及中华文化的主要载体——中医药学拥有自信心,在全面继承的基础上自主发展中医药学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更是中医药主管部门的责任。德国慕尼黑大学波克特教授20多年前就指出:“中医药在中国至今没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确定其科学传统地位而进行认识论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学探讨,没有从对人类的福利出发给予人道主义的关注,所受到的是教条式的轻视和文化摧残。这样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国的医务人员。他们不承认在中国本土上的宝藏,为了追求时髦,用西方的术语胡乱消灭和模糊中医的信息。”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