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子书斋 / 原创 /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0 0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2011-09-08  禾子书斋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关于爱情的文学蜜饯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元遗山之问,何人能对?这是词人的感叹,更是在叩问人们的情感世界。人们往往通过实际经历作出最真实的诠释:孟姜女千里送寒衣,王宝钏苦守寒窑十三载,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吴三桂六军冲冠怒,李香君血溅桃花扇,莫不如是。古往今来,人们上演了一幕幕或感天动地或平凡无奇的爱情故事,不管哪种爱情都逃不过文人的慧眼,文人将它融入自己的创作当中,男人是爱情中酿造醇香的酒坛,女人是爱情中最让人思绪飘逸的芳香,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永远是最动人的乐章,它刺激了文人的灵感味蕾,于是文思如泉涌。文学因爱情成为秀美鸿篇,像一串串甘美的蜜饯贯穿爱情萌生发展结束的全过程。

  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诗经》里说:“关关鸠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爱情不经意间就出现了,有“郎骑木马来,绕床弄青梅,同住长干里,两小无猜疑”式的从小就感情甚笃,长大也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有“人面桃花相印红”式的美丽邂逅,空留遗憾;更多的是自己寻寻觅觅,“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是在寻找另一半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又柳暗花明。寻寻觅觅的苍茫人海中,一眼望去,前世今生的凝定都在电石火光这一望之间,宿命的相逢让他想起在哪处曾相见,像柳素梅和杜丽娘缘定三生,像黛玉初见宝玉之时所说:“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见过,好眼熟”宝玉则说“这个妹妹我见过”。

   相见了相识了相恋了,恋爱却不能常相厮守,只能红豆寄相思。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是诗经里的句子,描写恋人相思的文学作品太多太多,有“昨夜西风调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式的翘首企盼,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独憔悴”式人比黄花瘦,有“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式担心冷暖,有“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式的懊悔,有“夜长横枕意心歪,月斜三更门半开。短命至今无口信,肝肠望断少人来”式的埋怨。当然写得最绝的要算李清照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相爱的两个人私许终生,并立下海誓山盟。“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意”。不得不提《上邪》那首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苍天在上,我十指指天对着我心爱的姑娘盟誓,愿意与你相爱,让我们的爱情永不衰竭,除非山峰被夷为平地,江河湖海干枯竭尽,冬天雷声大作,夏天雪花漫天,天地合一重回混沌,那时我们爱情才可以决裂。盟誓铮铮,两个人果真相依相偎,举案齐眉,相夫教子,把酒吟诗,风花雪月,双宿双飞,像红拂女李靖功成名就,像杜丽娘柳梦梅花好月圆,像西施范蠡泛舟湖上,或是像杨过小龙女隐住山野,岂不快哉!

  然而有情人终成眷属,往往成为人们的美好愿望,再美好的爱情也得面临各种阻力,董永七仙女被玉帝拆散,牛郎织女则是被王母拆散,还有一对也是王母的功劳那就是三圣母刘彦昌,就连法海也担当过这种角色。神话中如此,现实中何尝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直是压在封建社会男女爱情头顶上的五行山。父母的喜恶往往成为一段美好姻缘成败的关键,比如大诗人陆游与唐琬的爱情即是如此。

  陆游与表妹唐琬从小青梅竹马情深意重,成人后结为连理。其时因陆游不愿迎和当朝权贵,虽有满腹才华却科举不第,陆游母亲认为是唐琬和陆游感情过于缠绵耽误了陆游的功名,加上唐琬婚久不孕,对唐琬很是不满横加指责,后又听信尼姑谗言陆唐二人八字不合唐唐琬是陆家扫帚星,于是陆母要求陆游休了唐琬。情爱弥深的二人当然不肯,陆游更是在母亲面前哀告苦劝,陆母却以唐琬不孕为由以命相逼,陆唐两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陆游不得已只有遵从母愿另娶王氏,唐家愤怒之余将唐琬嫁与名士赵士成。六年之后,陆游再次不第到沈园游玩排遣心情,不料邂逅了唐琬赵士成夫妇,唐琬向赵士成简述他们两人过去种种,赵理解并让唐琬给陆游送来酒菜抚慰,此时此景让压抑已久在陆游内心深处旧日柔情万般情怀喷涌而出,望着唐琬赵士成远去 的背影,乘着酒兴,在沈园的墙壁上写下著名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还记得当年同样在这春色满园的地方,你红润柔软的手捧出久封的黄酒,对着我说郎啊请满饮此杯。而今的你就像禁宫高墙上撩人的柳枝,让我思念却无法触摸,你捧上的这即使如宫中宴品的黄藤酒此时也是苦的,叫我如何下肚。嗨,怪谁呀,是母亲的原因,像强劲的东风一样将我们浓郁的感情吹散,让我们的美好时光那么短暂,几年来对你的思念那份离愁,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错错错,怪母亲的专横无情,怪我不能把你留在身边。春色还像当年那样迷人,你呢却消瘦了许多,还在想着我们的过去吗,那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白白愁苦了自己,泪痕划花了脸上的胭脂湿透了薄绸的手帕。桃花被东风吹落,没有当年那样相映红,这池水不也干枯了么。然而,我对你的爱的誓言,还像当年从没忘记,就算将我的愁苦对你的苦苦思念写在锦丝上,又如何让你明白。罢了罢了。

  之后陆游远赴抗金前线,他希望在烽火连天的战场能忘却那段往事。一年后,唐琬再游沈园,看到陆游的那首《钗头凤》,于是也写了首《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残痕,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千秋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就像黄昏时分的急雨对美好的鲜花一样无情。是啊,一场雨水,到了天明也就会被风吹干,脸上却仍残留着这一夜因思念你回想过去美好时光的泪痕,想把这些写下来,思绪太乱,做不到,只好一个人靠这栏杆心底诉述我对你的呼唤,难啊,想忘记你难啊,想忘记和你在一起的时光难啊,想和你倾诉心声更是难上加难。如今不同往昔,我们各自另有家庭,相去千里,我常常因过去的事不能忘怀,一病不起 ,夜深人静,听着远方的号角声,让我一阵心寒。即使这样,还要担心被别人问起,只好将对你的思念忍在心里,强作欢颜。可是,瞒能瞒过谁呢,瞒得别人瞒得过自己吗。

  不久唐琬就郁郁而终,陆游四十年后回归故里再去沈园,因为那是他和唐琬相会的地方,更是他和唐琬诀别的地方,这也印证了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此后直到病逝前他多次去沈园,写下了十几首诗词,那里承载着她对唐琬的无限眷恋,对那段感情的不甘和无奈。一段美好又凄美的感情经历牵绊了这位伟大的诗人的一生。两首《钗头凤》一唱一和,珠联璧合,缠绵了整个南宋文学史,同时也给后人上演了一场痛彻肺腑的爱情悲歌,千古绝唱。

  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段婚”,身为女人的陆母将恩爱鸳鸯活活拆散,当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故事,我认为陆游应该更坚决更彻底地去捍卫自己的爱情,如果像焦仲卿刘兰芝那样,或是韩凭化相思树,即使殉情那也轰轰烈烈。后来我理解了,陆游不是焦仲卿,所处时代也不是汉末而是提倡存天理灭人欲的南宋,什么是天理?百事孝为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什么是人欲?自由的思想和爱情追求,陆游呢优秀的知识分子代表立志抗金报国注重孝道,陆游只有屈尊母意,尽管他对唐琬的爱情至死不渝。其实,拆散他们爱情的不只是陆母,而是那束缚人们思想的吃人的封建礼教和传统世俗观念。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之间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不能在一起。”是大诗人泰戈尔的诗吧,这 首诗里还有一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和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一个天上,一个海底,距离能不远吗?那么一个活在人世间,一个命赴黄泉,岂不也是最远的么?面对心爱的人抛下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那又是一番感受,写出来就是悼亡诗词。悼亡诗在诗经中就有,后来的潘岳则是把悼亡诗写得极好的一个,我却喜欢苏轼的那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死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是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十年了,你撇下我去了那个世界,已十年,阴阳两隔,音讯茫茫,不知你在那边过得可好。以前总以为时间长了,要忙得事情多了,自然就会将你淡忘,可是我错了,很多时候很容易情不自禁得想起你。可惜,你睡在千里之外的故乡那座孤坟里,我无处诉说我对你的思念,我在这里说不知你是否听得见。嗨,听得见又如何,就算我们见面了,你也不一定能认出我,我现在胡须花白,脸上早已布满了岁月风尘。昨天夜里我还梦见你来着, 我梦到我回到了思念已久的家,你正对着窗台上得镜子梳妆打扮,是为迎接我吗?你我四眼相对,平时有千言万语 要对你说,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眼泪倒是不争气地流个不停。醒来才知道,是一场梦,你已经故去十年了,我还是没法将你忘记,相必今后都没法忘却,每个明月之时,我都会想念家乡荒凉山冈的孤坟,因为那是你长眠的地方。

  或许是天妒红颜,苏轼爱妻王弗刚刚二十七岁就香消玉损,但和唐婉比起来她是幸运的,有苏东坡这样至情至性的男人相伴,拥有完整美满的爱情,即使长眠孤坟,我想她也可以含笑九泉,她并不孤独。唐婉虽经历两个优秀的男人,心灵的创伤痛不欲生。唐婉与陆游 的爱情悲剧不只是他们两人的悲剧,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更是中国遭遇几千年封建礼教压迫的悲哀。

   六百年后,另一个誉满京华的词人重复着前人的故事,他是纳兰性德。纳兰的初恋是他的表妹,当两人坠入爱河如痴如醉的时候,一道圣旨彻底割断了他们的幸福,她被选秀入宫成了叱咤风云一代君王的人,“一生一代一双人,怎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面对不可抗的君威,只能用低声呢喃来舔舐自己心中的苦楚。或是苍天可怜他的多情,又或是爱神弥补康熙夺爱给他带来的亏欠,父母安排的婚姻给他又一次爱的春天,当新娘卢氏端坐在自己的面前,两人一见钟情。婚姻美满,幸福多多。有诗为证:“洛神风格丽娟机,不见卢郎年少时,无限深情为郎尽,一身才易数篇诗”。你就是我心中的洛河神女,要是早些认识你多好啊。幸福来的那样的突然,去的也那么的突然。三年之后,卢氏却难产而撒手人寰。纳兰嚎啕大哭,哭声叫人断肠。“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缸。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惊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这哪里是用笔墨写的诗词,分明是纳兰的一滴滴血和泪。然而故事没有结束。之后纳兰续 关氏严氏,却再也没有和初恋谢娘亡妻卢氏那样风月无边,天地浪漫。直到 邂逅诗词才女沈宛才有激起爱意知己之怜,正当纳兰有迎娶之意时,却不得不面临来自家族的强烈反对,只因沈宛身份卑微又是汉家女子,违背满汉不能通婚的祖制,纳兰为此不惜和父亲反目,之后纳兰大病一场,然而这一切,沈宛看在眼里,她觉得是自己让纳兰父子不和以致纳兰百结愁肠,愧疚和自责让沈宛抑郁,或许只有自己的离开,两人才得以解脱,纳兰也可以和父母重归如好,于是沈宛决然回到家乡江南,这一走,带走了纳兰所有的希冀和幸福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飞雪乍翻香阁絮,春风吹破胆瓶梅,心字成灰”带着满腹的诗词才华和爱恨情仇纳兰故去,只留下那让后人唏嘘不已的悼亡诗词。纳兰贵为皇亲贵胄,仕途平坦,大器早成,才华横溢,却因多情不寿,是其对愁绪的过于纠结,更是对遗憾的过于执着,因为他是纳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秋扇”,他不是苏轼,无法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是古难全”中解脱;他也不是秦观,没有他“两情若是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的洒脱。

    近代的林觉民给了我们另一种感动。他的《与妻书》是写给爱妻的诀别书,书中洋溢这自己对爱妻的无限爱恋和对生活的无比热爱,可他却要舍她而去,何也?“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乘心快意几家能毂?”“吾充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去不顾汝也”。我非常爱你,也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才有勇气去死,自从认识你以来,我就希望天下所有有情人像我们一样恩爱最终结为连理,可是这世道,家国不保,遍地血雨腥风,凶狼恶犬横行, 有几家能称心如意?因为爱你,所以我要帮助天下人去不受任何干扰的去爱他们所爱的人,所以我才敢先你而死不顾你呀。这是七尺男儿对爱妻的儿女情长,更是革命先行者胸怀天下舍小家为大家的大爱;这是感情至深的爱情赞歌,更是激昂慷慨的正气之歌,激励着无数仁人志士抱着国事不平何以为家的信念奋勇前行。原本是为了宽慰爱妻的家书,不成想让妻子更加悲痛欲绝,最终郁郁寡欢病逝。

   或许大多数的书中的关于爱情的故事没这么悲情,像唐传奇,三言二拍,小说戏曲为了满足读者美好的愿望大都有一个大团圆式的结局,而风靡一时的张爱玲,三毛,琼瑶的小说更是如此,即便是劳燕分飞,最后也能破镜重圆。所以在现实中当情感不给力的时候,人们用“真正的爱情在童话里,在小说中”聊以自慰。

    或许我对悲情的故事着笔太多,其实只是由于他们的故事赚取了太多人的眼泪,最纯粹的最真挚的眼泪不就是一部最不朽的篇章么?今天我们读陆游和唐琬,我们不仅要向他们的执着坚贞致敬,还要为真正自由的美好爱情去追求去抗争去奋斗,去摆脱世俗的偏见。这样得来的爱情经过用心经营必定修来正果,加上文人的良苦思量,又是极其甘美的文学蜜饯。

  还是裴多斐说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禾子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