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雅阁 / 苏东坡 / 苏东坡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0 0

   

苏东坡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2011-09-12  冰雪雅阁

   济南市长清区博物馆珍藏有两方苏轼撰书的《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并引》(以下简称《塔铭》)刻石。其一为宋元祐二年(1087年)的原刻石,其二为宋宣和三年(1121年)的复刻石。
  长清真相院舍利塔又名全阳塔、东坡宝塔,位于长清老城区西北隅真相院旧址上,原为13层砖塔(今已不存)。《塔铭》原刻石是1965年拆除舍利塔塔基时在地宫内发现的,当时盖在释迦舍利石函上。此刻石为石灰岩质,长方形,纵长83厘米,横宽62.5厘米,厚12.5厘米。石面志文部分磨光,下方空白部分尚有22厘米未经磨光。志文为阴刻小楷书,从右至左22行,每行少则6字,满行25字,全文共479字。此石刻工精细,字字清晰,无一字残损,完全保持了原有字迹的真实面貌,堪称苏轼平生所作小楷精品。
  复刻石是原刻34年后的重刻本,于宣和三年由真相院住持僧文海嵌于舍利塔塔壁上,几经辗转于1984年博物馆成立时入藏。石呈正方形,长宽各61厘米,厚12.5厘米,内容与原刻无异,只是在最后一行“元祐二年八月甲辰”后,又增刻一行“宣和三年十月□日住持真教大师文海立石”,增刻之字笔意不似苏书。此刻石由于经历了800余年的风雨吹蚀及后人摹拓,字迹多漫漶不清,字口有所损伤,甚至有些字已残泐(音勒),与地宫原刻本对勘,此石明显逊色。对此刻石《山左金石志》《石刻题跋索引》以及明成化四年(1468年)的《苏东坡全集—前集—释教》等书中均作了相同的著录:“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苏轼撰书,元祜二年八月,宣和三年立石”。而地宫内的原刻则未见有史料记载,是久埋地下的缘故。
  苏轼(1037—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土,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在书学史上与黄庭坚、米芾、蔡襄等人并称“北宋四大家”,并被黄庭坚推为宋代第一书家。他擅长行、楷书。其楷书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点画造型不死守楷书法则,往往“率意而成”,楷中有行。然而通观《塔铭》全文却发现:其字体短长肥瘦有度,结构严谨,端庄规整,颇有别于苏轼平日书风。其原因何在?
  据《塔铭》所记: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应召由文登回京,途经长清真相院,得知住持僧法泰所建13层砖塔未有葬物,于是欲将其弟苏辙所藏的释迦舍利捐献出来为已过世的父母祈求“冥福”。两年后,法泰赴京师(今开封)拜请法舍利,请苏轼撰写塔铭。苏又赠法泰金银使归。由此不难看出:苏轼是礼佛和至孝之人。正是出于对佛的虔诚以及对父母的敬重,使得他书写塔铭之随意洒脱的书风,于是非常郑重其事地写下了这篇《塔铭并引》。这也正是本《塔铭》的特殊之处。
  

 

《塔铭》释文如下: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并引
  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上骑都尉武功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赐紫金鱼袋苏轼词并书
  洞庭之南有阿育王塔,葬释迦如来舍利。尝有作大施会出而浴之者,缁素传捧,涕泣作礼。有比丘窃取其三,色如含桃,大如薏苡。将置之他方为众生福田,久而不能以授白衣方子明。元丰三年,轼之弟辙谪官高安,子明以畀之。七年,轼自齐安恩徙临汝,过而见之。八年,移守文登,召为尚书礼部郎,过济南长清真相院,僧法泰方为砖塔,十有三成,峻峙蟠固,人天鬼神所共瞻仰,而未有以葬。轼默念曰:“予弟所宝释迦舍利意将止于此耶。”昔予先君文安主簿赠中大夫讳洵、先夫人武昌太君程氏,皆性仁行廉,崇信三宝,捐馆之日,追述遗意,舍所爱作佛串,虽力有所止,而志则无尽。自顷忧患,废而不单将二年矣。复广前串,庶几在此。泰闻踊跃,明年来请于京师,探箧中得金一两、银六两,使归。求之众人,具棺椁。铭曰:
  如来法身无有边,化为丈六示人天。伟哉有形斯有年,紫金光聚飞为烟。惟有坚固百亿千,轮王阿育愿力坚。役使空界鬼与仙,分置众剎奠山川。棺椁个袭閟精圜,神光昼夜发层巅。谁其取此智且权,佛身普观众目前。昏者坐受远近迁,冥行黑月堕坎泉。分身来化会有缘,流传至今谁使然。并包齐鲁穷海堧,犷悍柔淑冥愚贤。愿持此福逮我先,生生世世离垢缠。
  元祐二年八月甲辰

  

  对舍利塔《塔铭》以及《塔铭》所记之事,《长清县志》己载:“寺创于前代不可考……宋元丰五年僧人法泰所建,谓之全阳宝塔者,县之一景也,因坡公过此尝施金助缘,故又谓之东坡宝塔……”“殿西首有释迦舍利塔,高与石麟山齐。按县志宋元丰八年眉山苏文忠(苏轼谥号)曾遨游于此,时因砖塔未成,取金助之,仍为撰文悉载铭刻,文采风流,至今彰彰可考……”查阅《东坡年谱》,元奉八年,苏轼“内复朝奉郎,知登州”,元祐元年“复迁翰林学士知制诰”,与《塔铭》所记和《塔铭》款署“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相符”。可见此《塔铭》确系苏轼撰书,又系当时人记录当时事,其内容的可信度和真实性是不容置疑的。
  苏轼去世后3年,即崇宁二年(1103年)三月,徽宗重用蔡京,因苏轼生前与蔡京政见不同,所以被“诏毁二苏文集”,于是苏轼在各地所书的碑铭也大多被毁,因此现传世的苏碑多为后人重刻,绝少原刻,而楷书传世苏碑就更罕见。《齐州长清县真相释迦舍利塔铭并引》刻石系原刻石,弥足珍贵。它不仅是世人研究学习苏字书法艺术的宝贵数据,更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