灤水鍾靈 / 情感·修养 / 无性的生活真难熬

分享

   

无性的生活真难熬

2011-09-18  灤水鍾靈
       
  我和老公是4月份清明节那天领的结婚证,结婚后差不多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老公老说我粘,像个拖油瓶。我俩在同一个部门上班,两人办公室相距不到10米,上班时在一起,下班后都不喜欢外出,还是呆在屋里,他上网看资料,我呢则看电视。老公从来不陪我看电视,各忙各的,我看电视看得无聊呢,就想跟他说话,或粘他一会,他忙时讨厌被打扰,我一打扰他便经常很生气的骂我,我呢心里很委屈,就跟他吵,我们才刚结婚嘛,他每天都自己忙呼不理我,哪怕是两人一起散步都很困难。
  他上网上累后就自己一个人先睡,从来不说老婆睡觉了,结婚以来,晚上睡觉时,几乎很少有两人同时睡的,他个人认为,睡觉是个人的事,累了就睡。所以我们的性生活也是凭他个人爱好,由于午睡时,两人是一起睡的,所以他经常喜欢在中午时过性生活,或者是半夜三更他性起时,这些时间都是我很困的时候,再加上他喜欢速战速决,夫妻生活里哪怕是亲吻也省去了,所以在性生活里,我也没得到什么快乐。
  老公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对性生活我没什么经验,再加上与老公的性生活中,对我一点亲吻与爱抚都没有,所以我也没得到多少快乐,每次性生活时,老公经常骂我像木头一样。他经常说女人应该要骚一点好,但是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骚起来。而且因为直接干,没有前奏,我疼就经常全身紧绷,性生活本应是夫妻生活的润滑剂,但是我们的性生活没多大意思,性生活是两人情感上的互动,但是现在却变成了解决生理需要。
  老公脾气很爆,没耐性,我们双方经常为这吵架,比如出去吃饭点菜时,我点得慢了,他要么不给我点,要么是骂我。有一次骂得整个餐馆的人都看过来,我被骂得眼泪直流,最后我没吃饭就走了。还有我们去买菜时,买菜时一定要快,有一次去买菜时,我为买某个菜而走来走去,他当时在菜市就火了,就骂起我来,最后把我一个人扔下,我们去的那个菜市离我们家蛮远,要坐车,幸巧我带了钱,不然都回不了家。
  我们出去玩时,在路上,他经常是一言不合就骂人,所以我们在路上经常出丑,经常吵架,像昨晚,我们下班后,高高兴兴的一起到市里吃饭,饭后想逛一会,谁知一言不合,他又骂我,然后丢下我一人,就走了。
  婚后,我为这个婚姻哭过无数次,对这个婚姻也越来越失望,现在老公是越来越看不惯我,谈恋爱时,整天嘴时喊我宝贝,现在是很烦我。他每次骂人,过后他一点事都没有,也不记心上,我呢,一直放心上,我没办法当没事一样。
  我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开始时,他一骂人我就跟他吵,吵多了,很烦,很伤神,现在呢,他一骂人,我就不想说话,觉得没意思极了。
  我去过老公老家,老公父母教育小孩的方式很粗暴,不听话不是打就是骂,我在他家时,他外甥女是他父母带的,那小孩一点小事都经常挨打骂,老公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所以性格粗爆。我呢,在家里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从小很体谅父母而且,照顾弟、妹,工作后也一直供弟妹上高中与大学,因此我在家里是很受家人尊敬的,在家里只有我教训弟、妹,而没有人会骂我的。现在生活的反差,让我很痛苦。
  我呢,以前没谈过恋爱,虽然我长得还可以,我恋的又是工科,女生很少,有很多的男生追我,工作后,单位也是女职工非常少,有不少男同事追我,但是我骨子里过于传统,再加上毕业后照顾家庭,无暇想自己的事,直到这两年家里经济好起来,我才放下心里的担子,也开始考虑自己的感情。老公在这个时候追我,我们又相互喜欢,所以谈了半年就结婚了,结婚前我对婚姻有着非常多的幻想,没想到会成这样。
  其实老公本质还是蛮好的,为人诚恳,不抽烟,很少喝酒,喜欢户外徒步旅行、喜欢摄影,对朋友讲义气,答应朋友的事一定会尽量做到,而且也蛮有上进行心,缺点呢,对谁感情都一般,由于自认为长得帅,因此比较自恋,不知关心人,而且脾气很爆,喜欢我行我素,怕烦。
  我现在思绪很乱,也是流着泪写这篇文章的,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写得很杂乱,希望各位姐妹帮我理理我的这个婚姻,这个婚姻是否要继续下去,但是要是一辈子这样吵闹下去,好像又毫无快乐可言。
  (这段时间平静了许多,想着还是多沟通,再给双方多些磨合吧,其实老公性格率真,经常象个孩子似的,而且他比我小两岁,工作也比我晚一年,随着年龄的成长可能会好些吧。
  从小到大没想过找个比自己小的,跟老公可能是缘分吧,老公追我时,双方常常整晚的电话聊,最多时一天聊了6个小时,聊到我耳朵都疼了几天(现在老公绝对不跟我电话闲聊,有事没事最好少打,他烦),还有我跟老公第一次,,我很怕疼,老公还是蛮体谅的,我疼时他没硬来,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真正有了我们的第一次,那时觉得老公对人挺好的,所以结婚前虽然知道一点他的脾气(不过当时没想到这么爆),后来急着买房,谈了半年,老公说去领证就同意去了。
  我跟老公,婚前是老公爱我多一些,婚后是我爱他多一些吧,他追我时,我那时也跟他说过,其实他不是我一直想要的那类人,或许是我性格有点孩子气的缘故,我喜欢传统些的成熟男子,而老公是现代、时尚,我行我素,不理会别人看法的那种,工作上有计划,生活上没计划,有一分钱都花完的那种月光族(跟我谈恋爱时,工作四年多存款五千),而我是那种挺操心家庭的人,那时我也跟他说过,但是后来跟老公相处久了也慢慢喜欢了。
  婚后老公骂人的词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在单位看起来彬彬有礼的,跟他的朋友与兄弟一起时总是说粗话,骂我时经常用的词是:笨、蠢、滚、贱、贱人!不知有多少女性能够承受丈夫用这样的词汇的。
  《网易女人》特邀女性专家丁宁支招:
  你好!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你还处在新婚期,幸福之感受就渐渐消退,人能心安吗?绝大多数人对婚姻生活都抱之以罗曼蒂克的想像,对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都充满期望。而婚后的感觉与期待往往构成一种落差,很容易出现冲突。尤其是女性,如果她希望丈夫温存、体帖,两个人相亲相爱,把感情看得很重,婚后的失落造成的心灵创伤可能很重。如果再遭受性暴力、冷暴力,心里承受能力明显会不足,反映也比较强烈,长时间缓不过劲来。这些苦恼当然驱散得越快越好,对婚姻的消极影响较小,如果回避、拖延,甚至置之不理,就可能造成婚姻危机。你能积极地面对,找寻解决办法,这种做法无疑是对的。
  失落感受本身是由多种消极情绪组成的,忧伤、苦恼、沮丧、烦躁、愤怒、彷徨、痛苦、焦虑、不安、悲伤、恐惧等等情绪都是十分折磨人的。我觉得你能够如此清醒地分析与看待自己的生存状况,这是很难得的。不少人往往会因强列的失落感导致,沉湎于痛苦之中,无力改变自己所面临的生活窘态。强烈的失落感也容易让人采取极端的行为,完全不顾后果。你能理智地思考失落,设法寻求新的“补偿目标”,这是非常理智的。
  虽然在你从小生长的家庭不存在家暴问题。然而,我想告诉你,你遭遇的家庭虐待具有普遍性,这种虐待包括人身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精神虐待。的确,经常动武的夫妻并不多,但偶尔动武的比例并不低。据不完全统计数字看,近三分之一的夫妇在争吵时动过手,尤其是以丈夫殴打妻子为多。打伤、打残、打死的几乎全是女性。
        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被虐者的文化程度怎样,也是不管发生的频率、程度与时间如何,只要这种虐待事件发生,都会使被虐者在感情上,在自重、自信和自尊心方面受挫。确如你所言,许多虐待妻子的男人本身就生长在暴力家庭,他们有的在孩提时代受过虐待,有的见过父亲如何殴打母亲。暴力文化具有潜移默化的文化传递性。
  有时不幸的婚姻会给人造成很强的失落感,让人觉得有些状态是个人努力不可抗拒的,因而情绪十分沮丧。其实婚姻关系是可以以磨合调整的。调整的方法多种多样,这里我先给你支上一招,你不妨先试试看。这就是:要学会倾听。
  家庭作为一个系统,人人都会希望积极控制而不是处于消极被动之中。怎样才能做到积极控制呢?学会倾听很重要。夫妻吵架,如果一方表现为被迫,另一方怨怒难平,结果必然是火上浇油,构成一种彼此的伤害,两个人在情绪上越离越远。这样会形成一种情绪上的冲突,若形成习惯,会导致夫妻关系变得不可收拾。其实只要仔细分辨一下争吵的缘由,就有可能做到耐心倾听。
  婚后的丈夫往往很少会一如婚前那样温存地对等待妻子,细心体察她的心理活动,而一般妻子愿意把丈夫当成倾诉对象,希望把求偶期一直延续下去,这种落差又因了女性多比男性情感丰富,各种刺激的反应都比较明显,容易引起情绪上的起落。失落反加剧了絮叨,而絮叨往往又会反转过来引起丈夫的反感,进而导演成争吵。多数人吵几句就昏头,能在争吵中保持冷静的并不多。
  首先要学会倾听,不因对方的冷淡而愤怒,而是设法滤去双方争吵中的敌意与负面情绪,尽量把对方的话听完,把对方的意见大体搞清楚。而要想做到这点,就需要保持一定的冷静与克制。人在争吵时不大容易做到这点,怎样使自己能冷静下来呢?可以在激动的时候采取一点儿措施,比如“反射法”,用自己的话把对方的抱怨重复一遍,这样不但可以使自己平静下来,而且弄清楚对方话语中所包含的情绪内容,而且能在复述的过程让自己与对方有一种情感上的沟通。
  还可以在激动的时候做几下深呼吸。如果不能冷静地倾听,就有可能从争吵转为恶意攻击,而这种攻击又可能成为婚姻触礁的信号。还不如激动的时候做几下深呼吸,使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双方看到对方没有讨论的诚意,就有可能加大嗓门,更加情绪化,把对事情的抱怨变成对人的攻击;而这种强烈的情绪化冲突又会转而使妻子情绪崩溃,变成一种恶性循环,这样会使婚姻元气大伤。
  学会在各种情况下都做到倾听,而不急于抛出解决的方案。在丈夫冷静的时候告诉他你对他的肯定及不满。并且对他说中国文化中,男人不注意性生活中的调情与制造气氛,而这是对彼此的不尊重,缺少了这些会造成一方情愿的性暴力。你引导他进入一种刻意营造的罗曼的性生活前奏中,帮他补上缺失的这一课。用慢慢地沟通,弥合你们婚后的失落,看看能不能找到好好相处的良性互动模式。
  专家简介:丁宁,北京出版社编审,曾为红枫妇女热线咨询员13年,着有《女性眼中的外遇》与《脆化的婚姻》两书,参与《受暴妇女口述实录》、《妇女热线咨询手册》等多部书籍的写作,发表过百余篇关于女性的文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