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何处

2011-09-18  清萍文
恍惚间,岁月流逝,年华老去,一路走来,有风有雨,有笑有泪。抬头看着这个我不甚熟悉的城市,这里的天空没有家乡的清澈,这里的气息没有家乡的温润,行走在路上看不见半点露珠,就是这个和我陌生的城市,机缘巧合的使我跨越的脚步停了下来,并与钢筋水泥浇筑的若干火柴盒组成的城市产生了关联。十年了,生活在嘈杂的环境中,穿梭在陌生的面孔里,忍受着车水马龙的喧嚣。

上午去特约维修站修相机,前台娇滴滴的迎宾小姐,使你不修都不行。就一个小小的破尼康,换一个屏幕玻璃,要了我510元,此乃小事告诉了远方的朋友,她却说还不如换个新的,当时就是没反应过来,心里这个纠结呀。其实更纠结的是,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白事”车队,纸钱飞舞,哀乐充斥,好生不爽。过去听老人说,碰到出殡的是好事,哈哈,我才不信这个美丽的假说。回来坐在电脑前没精打采的看着滚动的屏幕,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网页,脑海里闪现着灵车上的景况: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是病魔掠夺还是其他原因侵犯,让我无法释怀。民间确有大办红白喜事之风俗,流程因地区不同而不同,好生麻烦,不可更改。事实上,今人早就看穿了婚礼葬礼之间的共同本质, 红白喜事 这类仪式,除了颜色不同,本质上都是可喜可贺,到场之人都是要表示的。古人有诗为证:“居家不易是长安,俭约持躬稍自宽;最怕人情红白事,知单一到便为难。”所谓红白喜事只是生命的两端,红是生命来临之后的操办,白是生命终结之后的相送。生命延续之繁衍是喜,寿终天年之送别也是喜,本无可厚非,可如今确走样了,把“红白两道”当成一种赚钱的工具,生的不敬畏,死的不安息。人啊,来到这个世界上,要么听家长的,要么听学校的,要么听单位的,要么听老婆的,属于自己的没有多少,自己承包的日子也不多,都是被安排,难怪有人说:人生最高境界就是在天地之间完成的逍遥游。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一种心境,一种超然的心境,我想就是无所谓的心境。在浩瀚宇宙中,我们宛若恒沙微尘,来也匆忙,去也匆忙,一花可见春,一叶尚知秋,人知晓什么呢?聆听梵音妙善特质,感知生命的短暂,就在这短暂的生命进程中,珍重友谊,或使生命得到了加长。友谊始于朋友,当下除了现实的朋友外,网络又开辟了新的渠道,延伸了沟通的长度,拓展了交流的宽度。古人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俗语讲:挨着金銮殿长出金陵草,挨着臭茅房多是狗尿苔,现实也好,虚拟也罢,友谊的厚度还需自己把握,不可造次。

人人都在盼望未来,人人都在追求梦想,生命就在眼前,生命就在当下,人生就是轮回。闭上双眼你可以梦回千年,一世无忧,可惜梦总是太短,苦涩又太长。人生就是这样,只要活着就会纠结着,残喘着,挣扎着,但也洒脱着、快乐着,幸福着,总是矛盾着。上午所看所思,有点感悟,本想记录下来,突觉胃有些痉挛,心烦意乱,朋友嘘寒问暖甚感心安,并告诉我静下来休息一下就会好些的。躺在沙发上,如同一双无形温热的双手捂热了心口,渐入梦中。

在朦胧中,家乡象一朵莲花从遥远的天际姗姗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牵着家乡那柔柔的双手,周身感觉火辣的目光深情的注视着我,并不停的锤打着我的胸膛,饱满丰硕成熟的家乡,原来是如此的美丽。在这满目秋色中,我看到了家乡树叶都能呈现出金黄色的景致,抚摸那那沉甸甸稻谷的厚重,感知乡亲的艰辛;我躺在落叶铺就酥软的地毯上,倾听着秋风弹拨树叶发出唰啦啦的响声,品味泥土的芳香,倍感亲切。我陶醉在那满山遍野一朵朵,一簇簇开得热烈、可人的花丛中,我贪婪的把迎着风,披着霜,争妍斗艳,喷芳吐香的各色花瓣揣进兜里,好让这沁出花香的花瓣,时刻驱散我孤寂的日子和心中的阴霾。

秋风瑟瑟风声起,声声摇撼我心扉。家乡的情愫像精神麻药一点一点注入我的体内,随着家乡的呼唤一起穿过山川,淌过河流,回到了久别的家乡。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端坐在屋檐下看那天上美丽的星星,无比快乐,无比兴奋。星星闪烁着,闪烁着,在不知不觉中摇醒了我的梦。

梦里依稀花香浓,烟雨朦胧醒何处?我多想把这个美丽的秋色和心中的温暖以及虔诚的梦境吟唱成歌,送给我的故乡和我的朋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