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我的图书馆 / 那些温暖人心的镜头(组图)

0 0

   

那些温暖人心的镜头(组图)

2011-09-27  lindan9997

一年一度的Windland Smith Rice国际摄影大赛是全球最受重视与瞩目的摄影比赛之一,超过25,000个作品参加了该项赛事并接受评判。以下为本次大赛的优胜者,以及他们千辛万苦才拍摄到的壮丽画面。

译者:水采田 原文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001152/Do-come-Heart-warming-image-gorilla-making-friends-duckling-wildlife-photography-award-winners.html

从在森林中嬉戏玩耍的熊,到蜂鸟与毒蛇对峙的戏剧性场景,再到大猩猩凝视新生小野鸭的温馨画面,《最佳自然摄影》杂志公布了2010年度最佳野生动物摄影优胜者。

设立该奖项的初衷既纯朴而又富有活力:通过摄影艺术来歌颂大自然的美丽与多彩,并运用这种创造性的方法,鼓励更多的人们热心于户外乐趣与环境保护。

一年一度的Windland Smith Rice国际摄影大赛是全球最受重视与瞩目的摄影比赛之一,超过25,000个作品参加了该项赛事并接受评判。以下为本次大赛的优胜者,以及他们千辛万苦才拍摄到的壮丽画面。
 
Grand Prize: Peter Cairns


特等奖:Peter Cairns

鱼鹰沙拉,坦佩雷,芬兰

鱼鹰是欧洲动物保护行动的一项重要成功案例。这个物种已经走出了濒危状态,并在欧洲大陆的众多淡水和咸水区域大量繁殖,事实表明保护工作已初见成效。在夏季,你可以看见这些猛禽在河边、湖边、河口捕猎,它们在跃入水中之前伸出利爪捕获猎物。

当我接受欧洲野生奇观项目指派在芬兰南部拍摄时,我的目标之一就是记录这一时刻。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我终于捕捉到了这个瞬间:成年鱼鹰跃入水中,溅起大量的水花。我认为仅此一张照片就能勾勒出鱼儿试图从鱼鹰爪下逃生的场景。
 
Tom Warren

动物园与水族馆:
Tom Warren

西部低地大猩猩和野鸭,布朗克斯动物园,纽约,美国

当野鸭遍及北美和欧亚大陆时,那些性情温和、群居生活的大猩猩正濒临绝种,并与栖息地的丧失、偷猎行为和疾病做斗争。科学工作者们与刚果共和国政府合作建立了一个国家级综合保护区。该区域对赤道附近的非洲西部低地大猩猩具有重要的意义。布朗克斯动物园为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筹募资金来保护这些珍贵的灵长类动物。

当我来到刚果布朗克斯动物园的大猩猩森林展览馆时,我注意到了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都惊奇地看到一只小鸭子在硕大的西部低地大猩猩身边漫步,而大猩猩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只毛绒绒的小家伙。小鸭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理由很充分,因为作为非洲“温柔巨人”的大猩猩几乎只吃水果和植物。三生有幸,让我见证了两个体型差异巨大的朋友之间美妙的瞬间。
 

Albert J Valentino


: Albert J. Valentino

白头鹰,荷马,阿拉斯加,美国

此次阿拉斯加冬季旅游的目的,就是花一整周的时间拍摄白头鹰。关于这件作品,让我眼前突然一亮的是如同奥运会冠军般的白头鹰,正等着评委去给它的脖子上佩戴合适的奖牌。中间的胜利者昂首挺胸,简直要把小白头鹰揽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能够迅速的抓住这一时刻真得太棒了。
 
Peter Lik 

自然的艺术:Peter Lik

鬼魅,羚羊峡谷,美国亚利桑那州

对于摄影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时间就是一切”。不管你的技术和设备有多么完美,如果你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处在正确的地点,你也不可能拍摄成功。在羚羊峡谷的地下山洞里,我知道夏天时中午的太阳会直接在头顶上,当我仅有的拍摄的机会到来时,一束狭长的光透过沙质的峡谷上的小孔射入。我的纳瓦霍印第安导游对着那束光扔了一把灰尘,就在这一刻我按动了快门。直到几个星期后,当我最终去回顾那次拍摄的结果,我看见出现了像鬼魅一样的人形。我在想那一天在峡谷里,古老的灵魂是不是就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Lisa Hoffner


自然中的人:
Lisa Hoffner
两年来,我一直在想象着拍摄一幅描述热气球的画面,尽管它只是白胡子羚羊从坦桑尼亚迁徙到肯尼亚的伟大画面的一部分。在热气球驾驶员朋友的帮助下,我收集一些必要的信息,其中包括风向以及在每天动物可能出现最集中的飞行路径。有着这些知识和大量耐心,当万事俱备时,我捕捉到了这个画面。
 
Ingrid Vekemans

非洲野生动物:Ingrid Vekemans

非洲象,东察沃国家公园,滨海省,肯尼亚

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致力于寻找一种使大象在它的自然栖息地自由的漫步并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方法。

在东察沃观察大象时,我注意到一头年老的雌象,它是象群的首领。它抬起头,并张开耳朵,显示它正在警觉地观望。拍摄这张照片的挑战性在于抓住它移动之前在眼神与镜头接触的时刻。由于她的皮肤很暗,我调高了ISO去增加快门的速度。这张照片展示了象群的力量和团结。
 
Clark Little


海洋:Clark Little

龙卷风,北海岸,欧胡岛,夏威夷,美国

即使对那些经常拍摄波浪的人来说,要想精确地理解这张摄影图片中即将要发生什么,必要的说明是必要的:碎波就在镜头前几英尺远。在波的下面是深海。海滩在哪里呢?在我的后面呢!

拍摄完这张照片后的半秒后,海浪直直地朝着我打了过来,撞掉了我手中的相机,把我推入了水和空气的漩涡之中。我喜欢这种滚动而来的厚重爆鸣声所蕴含的力与美,我能经常捕获一些这样的时刻而没有受到撞击。当然,大多时候如此。


C.J. Cale

自然的力量:C.J. Kale

Kiluea 火山喷发,卡拉帕纳,夏威夷,美国

Kilauea是夏威夷大岛(Big Island of Hawaii)上最年轻也是最东南方向的火山。它是我敢于拍摄的最危险地方之一。2,000 华氏度(约合1093摄氏度)熔岩河在一个不稳定的岩滩上流过,这个岩滩是一个火山管道喷发形成的,而这管道正位于我的脚下。我决定穿过熔岩管道达到它的边缘,我知道在任何时刻都可能会有来自蒸汽爆炸产生的岩石向我飞来。我冒着计算过的风险,当太阳升起,对于部分拍摄来说,那光线是完美的。我很高兴抓住机会拍了一些照片,也庆幸自己一拍完就离开了。因为仅仅几小时后,几乎在图片中的所有陆地全部变成了熔岩的海洋。
 
Carl Johnson
 

环境问题:Carl Johnson

薄冰上的狼足迹,科尤库克北部河汊,北极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阿拉斯加,美国

这张具有象征意义的图片描绘了狼群种族的历史和未来的道路。薄冰上的狼足迹是视觉上的隐喻,背后体现的是争论不休的环境问题。我们停下来,让雪橇狗休息一会,我和巡山的Zack Richter一起在科尤库克河北方的分汊口走了走。看看四处空旷的冰层,我发现几乎透明的冰上有一些狼的脚印。狼走过之后就会在冰上留下一层薄薄的雪印,大风会吹走松散的雪,仅仅留下脚印。看到这些脚印让人不由感觉在寒冷的冬天,到达这样一个荒芜的地方是多么得神奇。
 
Eric Coomes

年轻的摄影师:Eric Coomes

北极熊,斯瓦尔巴群岛,挪威

北极熊生活在北冰洋,它们在那里繁殖并养育后代。它们是出色的游泳者,它们沿着海岸线捕猎,主要以海豹为主,也会捕食海象、白鲸、独角鲸、以及海鸟。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陆地肉食动物是生态系统的指示器。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栖息地的减少、以及北部水域的污染增加,它们的未来令人担忧。

由于北极地区寒冷的海水,这些北极熊会在进入水中捕食之前,爬到浮冰上休息一会。当北极熊笨重的穿越冰面时受到水流的冲击,我戴着相机紧紧地跟着它。当遇到了一个雪坡,这个大型的肉食动物来回地晃动,水沫四溅。
 
Bence Mate 

微观世界的奇观:Bence Mate

绿冠宝石峰鸟和竹叶青蛇,圣丽塔,哥斯达黎加

小巧富有活力、色彩艳丽的峰鸟深受野生动物爱好者的欢迎。在已知的338种该类物种里,大约有50种生活在哥斯达黎加热带低地中,这儿浓密的树林里同时居住着竹叶青蛇。

我正在拍摄蜂鸟,突然听到这只鸟儿发出尖锐的、惊恐的声音,那是当捕食者出现时才有的反应。离我60英尺的地方,这只绿冠宝石峰鸟正在勇敢地回击一只小型毒蛇。快门速度太慢,以及视野深度太浅使得想要清楚的拍摄这两个动物很难。这是我遇到过的最有趣的情景之一,我迅速的安装了两个闪光灯来增加光线和快门速度,一个闪光灯从背景打光,另一个装在照相机上。

Cristina Mittermeier

 

年度环保摄影师:Cristina Mittermeier

陆蟹,马达加斯加

Mittermeier 女士说:“最终而言,作为一名环保摄影师,我的目标就是拍摄一种照片,它要具有足够的说服力,以及成为正在迅速消失的世界的标志性符号。支持我的摄影师伙伴们以及他们的决心是值得的,而现在我人生的使命就是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星球而努力。
 
James A. Galletto

动物的憨态:
James A. Galletto

黑熊,文斯舒特野生动物保护区,奥尔,明尼苏达州,美国

北美洲的黑熊以它们的丰富的交流方式而闻名,它们可以通过敏锐的嗅觉、身体和面部表达、声音以及触觉来交流。雄性通过在树上留下气味来标记领域。

这个黑熊反复地在这颗树上做气味标记,所以我在这附近停下来耐心等待。我知道它在这里出现、开始做标记、以及挠背只是时间问题。它霸气地伸展着手臂的姿势相当幽默,就好像它是一个马戏团的表演者,为了吸引注意力而大声疾呼:“女士们,先生们”。
 

Gero Heine

野生生物:Gero Heine

平原野牛黄石国家公园怀俄明州,美国

我驾车行驶在黄石公园唯一开放的公路上,从猛犸热泉到拉马尔谷,试图走在即将来临的冷锋前面。这头野牛在公路附近,它干净的外表引起了我的注意。即将到来的冬季暴风雪引发的狂风使得它饱经风霜的身体没有覆盖上雪,反而让它的毛看起来就像是刷子刷过一样光滑。为了捕获环境肖像,我观察这头野牛有一段时间了。为了避开大风,野牛把头转到了面对我的这个方向,我拍下此刻的图片。暴风雪随之袭来,我确定那晚那头野牛被雪覆盖了。
 
Francisco Mingorance
 
创意数码:Francisco Mingorance

地中海树蛙,莫特利尔,格拉纳达,西班牙

这些苗条的,长腿的两栖动物仅有5英尺长。像爪子一样的四肢末端是粘合的圆盘,由此而产生的牵引力使得它们可以抓住光滑湿润的叶子侧面。地中海树蛙是300多种树蛙之一,它可以在阳光充足的花园、溪流,以及法国南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西班牙西南部、以及葡萄牙南部的河道中生活。它们主要在水田和池塘中繁殖。在交配季节,它们具有特点的和鸣声会在落日时开始,通常会一直持续到黎明。它们在傍晚最活跃,这些树蛙不是最好的攀爬者但是在地面上到处走动却是相当容易的。

栖息时的树蛙以及跳跃离开的树蛙是同一只,此图是运用PS技术合成在一起的。目的是为了更加形象地展示跳跃的动作。
 
Jami Tarris

濒危物种:Jami Tarris

猩猩和幼崽,丹戎普丁国家公园,婆罗洲,印度尼西亚

猩猩是亚洲最大的灵长类动物,也是最大的树栖哺乳动物。幼崽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训练穿过密密的森林去寻找食物,对猩猩而言,六成以上的食物是水果,他们还会吃各种各样的叶子、树皮、树液、树根、花朵、禽蛋和昆虫。随着每天越来越多的热带栖息地被破坏,尤其是棕榈油的开发,猩猩已经被挤到越来越小的尚能保持天然雨林的区域了。按照现在的破坏速度,野生猩猩预计会在不到20年内灭绝。

作为亚洲本土仅存的猿类,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的猩猩濒临灭绝。在湿热的雨林中待了很多天之后,我终于得到了我一直想要的摄影图片。在这张照片拍摄之前,这个猩猩妈妈和它的孩子一起安静地坐了好几分钟呢!这个小猩猩把它的手指温柔的放在她妈妈的下唇上。几秒之后,猩猩妈妈用手轻轻的婆娑着她孩子的手,我抓住了这个母亲和孩子温柔而亲密的时刻。

Edward Nunez

Edward Nunez

野花,卡瑞索平原国家保护区,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加利福尼亚,美国

位于圣华金河谷东部的卡瑞索平原,是加利福尼亚洲最大的单一天然草地。顺着震地山脉和圣安德烈亚斯断层延伸开来,250,000英亩的面积提供了广阔的栖息地,使它成为众多濒危物种的天然保护区,比如一些稀有植物和动物。原生植物(诸如加利福尼亚宝石花)的恢复工作正在研究中,并计划在乡村、偏远地区实施。2001年,卡索里平原被规划为国家级保护区。

在每年春天的一段时间里,通常是在三月,卡瑞索平原的小山丘就像一位艺术家用柔软的画笔在调色板里调出的画作。能在百花盛开的季节拍出这么多美丽的照片真得令人愉悦,比如黄色的金鸡菊、橙色的圣华金星形花和紫色的钟穗花。

 

Ben Hall

 

Ben Hall

潘恩山脉和智利火烈鸟,托雷斯·潘恩国家公园,智利

南极寒冷的风吹着大陆冰原的南部,使得这些山路被厚厚的云层包围着。智力火烈鸟居住在南美的浅水湖泊,从秘鲁南部中心的海岸线一直到14,000尺高度的火地鸟安迪斯山脉。这些鸟在飞行路上会在阿根廷的草地和盐湖中觅食来抵御恶劣环境。飞行中,它们通过发出高而深的鸣叫或者嚎叫来彼此交流。

爬到智利巴塔哥尼亚山高处的收获就是这一排粉红色的火烈鸟。它们对抗这悬冰川,在潘恩山的花岗岩尖端翱翔。我希望可以在视线水平方向上拍摄这个高度,爬山需要周密规划和后勤保障。当一部分火烈鸟翱翔天空并在上空盘旋时,另外一些在附近干涸的湖边觅食。我拍了一系列的照片试图去展示火烈鸟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壮观的野生栖息地。远处可见的冰川,鸟儿飞过山峰对抗来势汹汹、风雨如磐的天空,这是我最喜爱的场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