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天园 / 择日 / 大六壬银河棹

分享

   

大六壬银河棹

2011-10-08  循天园

大六壬银河棹

同治元年重镌银河棹

 

大文堂业兑自序

壬遁秘旨,传自武侯所着,迄今二千余年;精其学者,每秘不轻示,而奇门、六壬、太乙三式每多错谬,鲜有真诀秘授。姚少师得此书,藏之内府,正统中土木之变,蓉城孙南华先生于燕营屠曾门室中得之,未有师传也。后从史道邻共窗安庆,始遇异人指授,遂精其学。万分珍重,什袭以藏。每与人谈,少露一斑,奇中如神。余恳求再四,仅以经文授,且曰:“非吝也。实爱道也。君归读之。”余拜而受之,恨不得其解,因静坐一室,探其源于《河图》、《洛书》,稍得其说。复趋蓉城就正,先生笑且怒,笑则喜子之买舟相访也,怒则怒子之泄其机也。谓予曰:“君能苦心原理,可以指示矣。慎勿轻以示人,致于天律。”

叮咛教戒而别。余欲遵其戒,虑世失其传,因手录成帙,使后之君子遇兹编者知可珍重也,并述其传之始末,以为之序。

崇祯癸未年仙槎张松源题于云门山屋

 

经文总括十六句

诀传壬式遁干奇,天地人盘上下推。

四课三传皆硬局,干神将位更差池。

错认日躔为月将,谬将天乙乱神祗。

个中纲领皆非法,局外行藏必要知。

取旺因时名发用,披神带煞可迁移。

真飞假伏潜消息,年月日明运动机。

德合刑冲虽一理,吉凶应验不同期。

圆融活泼真玄妙,剖尽人间万事疑。

此张仙槎所受经文十六句也,寥寥数言括尽壬遁之妙旨。编后皆仙槎逐句演解之论也。有银河之一棹,而壬学如天汉之长,昭矣。

诀传壬式遁干奇。

下四句亦经文。

天地本静,因人而动。人物亦静,因心而动。心动机现,诚感神应。拈时演式,照灼兆朕。地支静载,天干遁游。得支寻干,干动支变。循环六十,天三地三,六支相乘,因时取旺,触类旁通,观象求形。理法圆融,披神带煞,局外推穷,干支有六,用焉舍焉。金匮要诀,隐于两言。

此探六壬之源最重遁干。

盖干曰天干,属阳而动;支曰地支,属阴而静。有静必有动,犹有阴必有阳也。故天地本穆然静也,自人有所为,则天心亦动矣。人物无为,自静也;自事有感触,则人心遂动矣,静动祸福,随之而应。故元女以前民用令占者,诚心拈时演式,以察吉凶之朕兆,便知所趋避。

地支静而演式,如地之载天;干象天而周游,如天之旋转,非动无以观其变也。天地人三层遁干,始成天地六支,亦可察其衰旺,旁通触类,以知吉凶悔吝之形象。

盖圆通之妙,全在遁干之披神带煞,乃局外行藏,世人所不知也。

《金匮经》曰:“干支有六,用之舍之。”遁干之秘,已隐于两言中矣。太乙遁一于六,示前知也;奇门遁其甲,示逃藏也;六壬遁干于支,象人事之变迁也。故遁干非支不显,遁支无干不灵。

壬遁无干,则无六层,何名六壬哉?故经文自揭之曰:“遁干奇。”十干十二支配成六十,以配年月日时,以范围天地万物,未有单用干而无支者。元女借支以演式,本以日辰干支为主,而四课三传虽以支演,而干之字暗藏其中,特以干取出架支为用。故天地人三盘字字是支而实,字字是干遁其上。盖隐而不见,以见其秘,惧泄造化之机也。

经曰“干支有六”者,年、月、日、时、年、命六处,皆有遁干,故天地人三盘自有三层遁干,配成六层。凡一字中有三层遁干,而六处尤重。六处之遁干内有旺者则取为用。用生日干者吉,克日干者凶。

“舍之处之”,干又不宜克贼用干,宜生比用干,则吉而实矣。故曰“用之舍之”也。又遁干有六,而实有九:一日上、二日阴、三辰上、四辰阴、五初传、六中传、七末传、八命上、九年上。盖六、九,阴阳相倚之数也。事神、类神、阳神、阴神、用神,五神之干即在其中矣。乃地盘支中又有伏藏之干,寄干及人元,二六潜神也,是名伏干。

行年以男起丙寅,女起壬申,逐旬首推。二六潜神歌:




 

子中癸水八分真,壬三辛二是初生;

丑内己土癸三是,辛金二半一同陈;

寅宫甲木七分是,丙戊三分火土均;

卯中乙木七分是,癸水初生甲三分;

辰中戊土分分在,癸乙各居二半寻;

巳中四分属丙火,庚初三分戊三停;

午宫丁火领先分,己土二半乙三明;

未中己土五分确,乙丁二半各均匀;

申中庚七辛金二,壬水初生只二分;

酉宫辛七庚三准,乙己各二最分明;

戌伏戊土五分实,辛丁二半各相临;

亥中壬七癸三定,更有甲木系初生。




 

地中伏干与天上遁干有制、化、德、合、比、旺,如三命之取人元法同,所以佐天盘之不足而圆融通变也。遁干秘旨歌:

月将加时觅遁干,    五子绕天盘。




 

神临方上仍加遁,旬首地盘次第看。

用神消息个中求,三遁取象一处收。

旺相生合刑冲究,假伏真飞决去留。

神将加干三匝周,真空飞去假为谋。

或逢伏地潜端倪,五旺之中好返求。

遁干所主号为真,飞合天官遁建巡。

旬首伏干详次第,假从盘外课中论。

中黄五变通幽处,时上传时天地人。

干遁不拘前后见,课中移换不同云。

既得来情察遁干,所占轻重要详参。

遁干临处知去向,所乘神煞吉凶看。

克者为无从旺断,五行之内细推原。

便将神将藏凶吉,始察来人见的端。

贵人加临亦遁建,中有披神带煞妙。

将带神兮神带将,于中玄妙谁能晓?

遁干一字神杀贯,一实二虚披带始。

遥临同行人不知,龙披寅甲亥壬子,

春占木旺名天旺,寅卯日占木游干,

地旺遁干立处比,十干五合为人旺,

类旺日比时旺禄。此名五旺课中求。




 

右十首皆经中歌之要诀,注解见后。

天地人盘上下推。

天盘月将,斗建之合,遁以五鼠,仰观于天;地盘宫位,神将所临,遁以五虎,俯察于地。天盘贵人,事机所主,时起遁干,参观天地。开三拨五,数往知来。

此探夫六壬有天地人三盘之遁干。仰观俯察,中审人事,以参观乎天地之吉凶,非开三遁,拨五行之衰旺,何以数往知来乎?

天遁如图例。天遁以本日之干为主,起五鼠遁。假如乙庚日乃乙庚丙作初遁起。若以亥时占,即逆寻甲戌旬起数,至亥上即是乙亥,数至辰上即是庚辰,未时以前用甲戌旬遁干也。自申时以后,俱用甲申旬遁干。申上遁见甲,酉上便得乙。若寅时占即得庚寅,余仿此。不明此即犯旬空,误矣。寅时例在申时以前,拈得寅时,为戊寅;在申时以后拈得寅时,为庚寅。以本旬之甲不同也。申时以后拈得亥,为丁亥。

天遁图例

 

 

庚辰本 本酉乙 日 日己卯干 干戌丙寅 丑 子 亥戊 丁 丙 丁

天遁乃在天盘上,却以日干为主运。从子逆数去寻甲,数到本日是天遁。

 

 

 

 

 

 

 

 

 

 

 

 

 

 

 

 

 

 

 

 

 

 

 

 

 

 

 

 

 

此图系乙庚日亥将,故用乙庚丙作初。余仿此。

地遁假如图例。地遁以旬首为例起旬首,如庚午日即是甲子旬首。若用未时占,即是辛未时也。酉时占,即是癸酉时也。戌时即出旬,用甲戌旬,为空亡时矣。亥同戌例。

地遁图例己

庚 辛 壬

巳 午 辛 申辰戊 酉癸卯丁 戌甲寅 丑 子 亥丙 乙 甲 乙

地遁却从旬遁寻,数至正时好住停。旬头甲子时是未,便是辛未见分明。

此图庚午日未时甲子旬首。余仿此。

人遁假如图例。人遁以贵人为主,起所用贵人,顺数所占时上,看是何神。如丙子日亥将子时占,阳时用阴贵人,酉加戌逆行,申上蛇、未上雀……数到子时上是玄武,即起壬子顺数至辛酉,酉即贵人。宫遁得辛酉,是为贵人之遁干也。余例此。丙子日子时该是戊子,如何是壬子?盖贵人随干用的,是时遁至子,因时是戊子,戊遁壬子,故又言壬子。从壬子顺数至酉上,为辛酉,是贵人戊遁壬子者,即戊癸何方觅,壬子顺行流也。人遁是从本日子时干上再用五鼠遁。

人遁图例

丙 丁 戊 己辰 巳 午 未卯乙 申庚寅甲 酉辛丑 子 亥 戌癸 壬 癸

壬丙子日子时亥将例,贵用阴阳酉宫起,是逆行,武到壬子,时壬顺至酉,辛酉贵。

 

三遁歌占天用天遁,占地用地遁,占人用人遁,分别明白即可看遁干之生旺,不然三盘上许多遁干,以何为用?

天遁地遁与人遁,三遁之中有神妙。天时神鬼天遁重,地域坟宅地遁求。中惟人遁推人事,此法神秘不轻传。三干遁用有重轻,其中拣取临生旺。旺用遁干与日干,两字从教着意看。旺用两字秘中秘,认得真时决不误。首详遁干旺与衰,二察年命并月将。细看日干生兼破,两字分明来掌上。克泄刑冲及破穿,德合生扶并禄马。三盘上下六层研,占断吉凶无谬者。

凡日上神、辰上神、三传上神,太岁、月建、正时、方位上神之遁干,皆以生比日干为吉。有一处生比,即取为用,有一处克害亦取为用,更较其两途衰旺,此八处皆有遁干,先看生比,后看克害,两者既定,再寻何干得五旺为旺,不得五旺为衰。旺者有力,衰者无力。

四课三传皆硬局,干神将位更差驰。

正时太极,日辰两仪,阴阳太少,四象列成,阳干寄禄,阴干寄刃,戊己无位,各依所生,九宗包罗,克贼斯兴,三传递因,始终未形,体凡七变,逆顺两轮,刑冲德合,立胎建运,宗门附例,一体数名,顾名思义,占断如神,七百二十,演式斯全,遁干取用,秘法真诠。

此探六壬虽重遁干,而四课三传玄女所重,额定之硬局,原不可弃。盖支之课传既定,以七百二十,然后可以遁干而究其活变。无支何以遁干乎?

正时,太极也。日辰,两仪也。四课,即四象而分阴阳太少,日辰之干寄于支宫。寄禄寄刃,各有精义;九宗七体,俱有妙理。

四课为彼我现在之形象,三传乃此事始终之形象。惟加以遁干,则活变而有把提,所以为真诠也。若金口诀之干神将位诡六为四,指为六壬,差池极矣。

四课三传用遁干者,盖地支阴也,遁也。天干阳也,用也。干能制支,支不能制干,阳能制阴,阴不能胜阳,阴者遁之已然,阳者用之变动。而必寻旺用者,阳衰终不能胜阴也。故课以日干为我、身,日支为人、宅,日上所加之支干为阳神,自上而临我身者也。生合旺我则身受其吉,刑克泄我则身受其殃,

故干上神将遁干为最切,而又必看阳神所加之支神,转吉,倘阳神吉而阳神之支干反克制阳神,则阳神虽欲生旺我,而受阴神之制不能生旺我矣。

盖居下从上,不敢有违,理势然也。惟阳神克阴神,则阴神不得不听令于我矣。故日上阳神生日干之吉凶,而阴神又助阳神之吉凶,阴阳二神若相比相生,或阳神克阴神,则日干之吉凶如一人矣。惟阴神制阳神,则吉变为凶,凶变为吉,阳神不能自主而惟阴神是从矣。故日上阳神主性情美恶、品格尊卑,其应数俱以阴神之干支变化而决。

此论日干二课之阴阳也。

第三课支神为人、宅,人者,他人也;宅者,居也,事也。支上阳神主他人、宅屋、事情之吉凶也。支上阴神能制辰上阳神,与日之阴神同例。身与人、宅之吉凶既判,各为吉凶并提而论之为吉凶。

此论日支二课之阴阳也。

四课列而吉凶明,遁干见而变化决。此四课硬局,安可少哉?

看课之法,首看日干之衰旺何如,次看日之阳神与日生克何如,次看阴神阳神相生克何如,次看阴阳二神所得天官即十二贵何如,则事情之中路变易可知矣。

看末传之法,如中传,又兼看与日、辰、初、中传相生克何如,则人已性情之吉凶无不了然矣。地为方所,干为衣着,神为形貌,主事之人逐层可知矣。将有六吉,曰生、曰扶、曰官、曰禄、曰德、曰合。有六凶,曰鬼、曰脱、曰刑 曰害、曰破、曰冲,以干支上三传内遁干所带之支分属吉凶何如。

看人我两边谁吉谁凶、半吉半凶、全吉全凶、应在何时何时何人、其始中终何如、两边人我之衰旺何如、两边阴神二神之相助何如,旺衰分则强弱见矣。阴阳助泄则吉凶辨矣。又逐字看得何贵神、带何等煞、披何等遁干,则事类情形之吉凶,莫不了然于心矣。

再看占人之行年命上得何干支,乃其人一年所主之吉凶,应于本岁者。与日干课传参看,或自人传己,或自己传人,或自凶传吉,或自吉传凶,或课中相传,或课外相传,有何救助,而人己之端的了然矣。盖课传硬局,众所同者,公也。年命上干支,人所独也,私也。局凶而年命干支有救助者,虽凶可解,若年命上凶局,局虽吉亦减。

《中黄经》曰:“我为日干最要明,其余皆是属他人。”四课三传除日干一字,俱主他人。日者,我也。日之阴阳二神,从我者也。支者,他也。支之阴阳二神,从他者也。日之阴阳二神与我为吉凶者也,支之阴阳二神与人为吉凶者也。若我与人相交,则人与我为吉凶;而从人之人,亦与我为吉凶矣。故生、克、脱、比,无论其为从我之人与从人之人,莫不欲其生比、恶其克脱,故四课之内各以人与己相生相克审之,则吉凶各有在矣。各以衰旺生克察之,而成败吉凶各有据矣。

更各以所乘之天官主事决之,而所主之事情得矣。某一处干支动,即系某一人;某一处天官来生克,即系某一事;其来情主事,无不前知矣。盖一字有一字之人,一字有一字之事。第三四课动,定是他人事;自一二课传归三四课,是干传支,必始于我而终于人;自三四课传归一二课,是支传干,其事始于人而终于己。以生克决人己之有情无情,以旺相休囚决人己之有力无力,以十二天官之喜怒分其事类,以发用分事类之动静,以末传看事之成败。吉神以旺月为应,凶神以衰月为应,未有不验者也。

特其变化全在遁干之取舍,旺用贵临时自悟,斯为善学六壬者也。凡看一字,有六层,须看所遁之干与所遇之时、所临之地,并本日字上之阴阳神,五者合而详之。

《中黄经》曰:“日上发用己身论,辰上动时占别人。日阴从我事相寻,阴伏小口定灾迍。”玄女曰:“闭口闭口,阴在女后,欲得其隐,急发其阴。”盖言阴神也。不观阴神之干支,何以决其幽隐乎?

凡阳神克日干者,名官鬼临身;若阴神为日干之子孙,支即官鬼不能为祸,但子孙爻不入传则不管事,故曰有鬼须求救;救者,子孙也,制鬼之神也;必入课传、见年命上方有力。

又看衰旺,若鬼旺子孙衰,则难解救。父兄子财同例。

日者,我之身也;辰者,我之居也;三传者,我之所在也。故日上吉则可以自守,辰上吉则可以自安,三传吉则所往无不利矣。或日吉而辰凶,或辰吉而日凶,或日辰吉而三传凶,则利静而不利动,日辰凶而三传吉则静凶而动吉,斯动静知所趋避矣。三传如他人之兄弟三人者,有一传克日即凶,有助克者愈凶。若一传生,一传克,名三传不合,吉凶无分,或始中终三限看,末生日或制反则凶有救矣。

鬼以遁干为重,支鬼次之。支不能克干也,有泄于鬼,则吉凶乃见。所谓“壬无遁不灵,遁非干不显。”也。明神暗遁,昔贤盖慎之而不轻泄耳。幸勿滥传匪人,以干天律。

此一篇乃六壬之大旨,理数之金针,诚仙人之秘蕴也。

错认日躔为月将

斗建之合,为天月将,余气如环,犬牙相入,逆行十二,司权一月,节气前后,代谢交接,将爻出现,迟留盈昃,授受有期,或趋或接,阳生阴成,河图数测。

此探月将之原本于太极河图,非历数之太阳也。月将乃斗建之合神,为将,司一月之号令,若天之命卿出将也,故曰月将。其月之气尽,则更易一将,以司后月之权。

十二月将,始登明,终神后,法后天之左旋,其巡行交代虽同太阳之过宫,而实非历数之太阳也。将有阴阳,象天地之太极;太极中阴阳二气,如环相接,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必有留余不尽之处,犹分界定界,必有交错之地,如犬牙相入,故月将之乘权代谢,必前将余气未尽,后将新气未来,必查月中交接之候,中节之前看月令之支辰,既出现之日,仿《河图》之生数,阴将则从《河图》之成数定其何日交接,如奇门之有超接,非若历数之太阳,必到中气始过宫界。

是以一宫兼两月之节令,有是理乎?诸书皆候太阳过宫方换将,而太阳竟作月将矣。按太阳躔度必在每月中气后,则与月建合神相去远矣。世人但寻每月太阳过宫方换将,则月建节令已过,将从何合?姚少师诀曰:“世人用将常落空,太阳误认各西东,河图八节生成数,须知过此失无踪。”又曰:“月将逾太阳,八节图数藏,阴阳生成合,过此落空亡。”前贤之诗诀具在,世人乃以落空之将加正时,必致东西舛谬,失其一月之真将,以故占事往往不验。

此六壬之首诀也。经文特辨之,而月将之法始明。

河图阴阳之数,阳生阴成,故六壬阳将从生数超接,阴将从成数超接,以定阴阳二将迟留交代之期,岂太阳之躔度哉?南火二七,北水一六,东木三八,西金四九,中土五十。一二三四五为生数,六七八九十为成数,阴阳配象太极。

谬加天乙乱神祗。

后天坎下,先天之坤,阴中藏阳,阳贵所起,后天坤位,老阴退申,得其所止,阴贵起焉。一干统二,顺逆求合,避去魁罡,去其冲首,阴时用阳,阳时用阳,静动互根,阴阳颠倒,干用支贵,支用干贵,天地两盘,各有其贵,世人不知,颠倒误戾。此探贵人源起于先、后天八卦。

先天为阳,后天为阴,故先天坎位起阳贵,后天坤位起阴贵。先天坎位在子,故阳贵起子,子上起申,顺行求干合为贵,而辰戌为魁罡,牢狱之地,贵人不居而避之,贵人之对冲为天空,名曰冲首,亦去之而不居,惟取九支环列十干,仿卦例纳甲以取合神。而求贵人又以子午分阴阳之时,阳时用阴贵,阴时用阳贵,太极阴阳互根之理也。

又干取支贵,支取干为贵,天地二盘各有贵人,干阳主动,支阴主静,阴阳相遁之义也。俗术纷纷不明,至理勉强穿凿,遂有旦暮昼夜之说,不察阴阳干合之理,硬分混淆,兼用一干二支,首字为阳贵,次字为阴贵,日出为旦贵,日入为夜贵,梦中说梦,遂至谬天乙而乱神祗矣。

今列图说取贵用贵之秘法,详加辨择,庶不虚银河之一棹云尔。

先天阳贵说:甲在子而己在未,故甲日合未中之己而取羊贵;乙在丑而庚在申,故乙日合申中之庚而取猴贵;丙在寅而辛在酉,故丙日以酉中之辛而取鸡贵;丁在卯而壬在亥,故下日合亥中之壬而取猪贵;戊在巳而癸在丑,故戊日合丑中之癸而取牛贵;己在未而甲在子,故己日合子中之甲而取鼠贵;庚在申而乙在丑,故庚日合丑中之乙而取牛贵;辛在酉而丙在寅,故辛日合寅中之丙而取虎贵;行在房租而丁在卯,故壬日合卯而取卯中之丁而取兔贵;癸在丑而戊在巳,故癸日合巳中之戊而取蛇贵也。

六壬多取合,如月将取月合,支合也;贵人取干合也。

后天阴贵说:甲在申而己在丑,故甲日合丑中之己而取牛贵;乙在未而庚在子,故乙日合子中之庚而鼠贵;丙在午而辛在亥,故丙日合亥中之辛而取猪贵;戊在卯而癸在未,故戊日合未中之癸而取羊贵;贵在己而壬在酉,故丁日合酉中之壬而取鸡贵;己在丑而甲在申,故己日合申中之甲而取猴贵;庚在子而乙在未,故庚日合未中之乙而取羊贵;辛在亥而丙在午,故辛日合午中之丙而取马贵;壬在酉而丁在巳,故壬日合巳中之丁而取蛇贵;癸在未而戊在卯,故癸日合卯中之戊而取免贵也。




 

先天阳贵图    

 

 

 

 

 

 

 

 

 

 

庚戊

 

 

后天阴贵图

 

庚戊

 

 

 

 

 

 

 

 

 

 

 



天盘甲羊、戊庚牛、乙猴、己鼠、丙鸡、丁猪、壬兔、癸蛇、辛虎,此系阳贵;甲牛、戊庚羊、乙鼠、己猴、丙猪、丁鸡、壬蛇、癸兔、辛马,此系阴贵。

古本歌: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蛇兔藏,六辛分马虎,颠倒合阴阳。

颠倒者,一干统二肖,互换颠倒,以分阴贵阳贵也。右古诀也,世人不察“阴阳”二字本于先后天之阴阳,遂有旦暮尽夜之讹。不明“颠倒”二字藏有阴贵阳贵之互换,遂有混兼俱用之紊。

六辛句分字是眼暗指阴阳二字之分。俗术改为从字,一日兼两贵,以上字为阳,下字为阴,而不知阴阳互换之妙,诚俗学之大谬也。

必先观起阴阳贵二图并观古诀,始知起贵所以然之理本于先后天之卦。古诀颠倒分列,符合自然。盖古歌阴阳非指地支天干之阴阳,乃先天为阳,后天为阴也。

阳贵歌:甲羊戊庚牛,己鼠乙寻猴,丙鸡丁猪位,壬兔癸蛇求,六辛惟用虎,阳贵顺行游。

阴贵歌:甲牛戊庚羊,惭鼠己猴乡,丙猪鸡丁位,壬蛇癸兔藏,六辛单用马,阳贵逆相将。

地盘阴贵人图诀

支用干贵

天盘贵以十干分统两支,地盘贵以一支分统两干,上下兼而六层始备。

地盘 己庚辛壬戊癸辛甲乙丙己丁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日支

乙甲辛癸己壬辛庚己丁戊丙

歌曰:地盘旬遁起贵干,但寻支上报干取。假如子日披乙己,乙是阴贵己阳贵,丙蛇丁雀戊六合,巳勾庚青辛天空,壬虎癸常甲元武,乙是太阴丙天后,后阴两位亦为空,支用干贵统十位,干用支贵显易知,支用干贵隐难明。辰戌无贵戊己寄,午寅辛取无同异阴阳顺逆法同干,天地贵人两盘看。地盘阳贵歌子己丑庚寅取辛,卯壬辰戊巳寻,午辛未甲申用乙,酉丙戌己亥求丁。

地盘阴贵歌:子乙丑甲寅辛同,卯癸辰巳己乙中,午辛未庚申用己,酉丁戌戊亥丙逢。

王元明曰:“地下支元之贵,即人元旺用之称。隐伏其下,人所难晓,地下有旬遁之干支,静而有动。世人皆谓奇门重干不重支,六壬重支不重干,皆偏废之说。地盘贵人佐天盘之不足,六层乃全。”

阴阳分时用贵人图:夏至一阴生巳 午 未 申辰 酉秋分春分卯 戌寅 丑 子

亥冬至一阳生巳为阳极,纯阳之月也,地雷复。亥为阴极,纯阴之月也。天风姤。

按:冬至一阳生于子,止于巳;夏至一阴生于午,止于亥;乃天地真阴真阳之分际也。法以一日之干分统两支之贵,又以六时之支分用两般之贵。阴时却用阳贵,阳时却用阳贵,自子时起巳时止用阴贵,阳乘地将也。午时起亥时至用阳贵,阴乘天将也。天动为阳、地动为阴,阴阳互根之理也。一阳生子,子至巳而极;一阴生午,至亥而极,故一日分阴分阳互用两贵,阴阳配合而化育成也。岂以日出日入分旦暮哉?岂阳贵治昼,阴贵治夜哉?旦暮夜以地盘所临言则可也,岂以时分哉?凌移文刘演辈所注《毕法》、《心印》皆暗藏其旨而不轻泄,世俗不知而谬解讹传,壬学之时失真也久矣,能不为之关明乎?

分时用贵经文歌诀:

阳贵乘地将,阴贵乘天将,动静互为根,阴阳得真将。午后为阴将,阳贵盘上乘;子起为阳时,阴贵盘上乘,先后天不明,贵人失所亲,牛羊分旦暮,梦中说梦因。

右歌发明用贵之真诀,合前图说,看之明白了然矣。世俗不明所以然之,故宜其舛谬也。

贵人顺逆巡治图诀:地户巳午未申人门,辰酉卯戌鬼户,寅丑子亥天门,辰戌为阴阳之界,贵人登天门以前俱顺行,贵人临地户以后俱逆行,岂以卯酉寅申分旦暮哉?贵人临地盘则有昼夜之异。

《毕法》之云昼夜贵人,盖以临地盘论,后人错解之也。诀曰:贵人在亥子为先,在戌边将酉引前,在巳俱从辰位转,若居辰位巳为先。

笥中纲领俱非法,局外行藏必要知。

夜将日将,四课三传,九宗七体,年命六样,为纲为领,孰重孰轻,合法显应。非法不灵,局外行藏,变动难名,笥中奥妙,得中则神,知开三遁,得拨五行。

此探六壬月将贵人课传宗体年命六亲,俱有真法在笥中,世人不知,错解误用,则皆非真法矣。且烦冗散漫,毫无把握,孰为纲领,孰为轻重,何以决断哉?

法用遁干,动中有变,周流六处,即能窥天地未发之机,阐课传吉凶活动之妙,要在变通。遁干所在之方,即六壬传课之方也,岂若金口诀以占人来方、坐方为方哉?故遁之一字,神机变化;推年月日之归程的路,全在个中,不以遁干取用,将何为据?不以旺字取舍,断法终是模糊。可告者神也,虚而善应者亦神也,必学者诚心澄虑,依法求用。

然此旺用二字,非三传发用之用,亦非占时取用之用,圆通无方,不可执是彼是我之称。

若就我而言,则是有我之运用,是我为主。自彼而言,则有彼之运用,是彼为主。若我用带刑害则我之运用必坎坷,我用带德禄则我之运用必多吉庆。然占天时之晴雨,则我之一字难言矣。占六甲则我又属彼。占行人则我字尽属他人,妙在触类旁通,取物象形,以知个中之旺用。若必要分彼字我字,则非壬遁圆通之说矣。若拘定硬局,四课三传,如时俗之解,则以干为我,支为彼;占行人以干为动,占他人以支为静,属宅;占胎孕以支静为母,日动为子。若此之论彼我,果是乎?否乎?在卜者果验乎否?且钤上三传结构于课中,共有九字,初发用,次变体,末归计,九宗七纲领,非一全用乎?抑不用乎?如用三传,则先有四课;用四课,必弃三传;烦冗散漫,反无依据把握。且更有门类附课、卦名神煞、德合刑冲等字,年月日时、本命行年上下字都不能尽用。欲去惑而反生惑矣。

惟智者超乎课体之外,而又不离乎课体之中,不为课体所蔽,开三遁而拨五行,斯妙手万化,生身从兹而定,故曰“局外行藏”。盖言取用也,能取课中之真用,则课传硬局皆为我用而活矣。

取旺因时难发用,披神带煞可推移。

万物化育,乘时者旺,得地者旺,次则得助,德禄生比,党合倚托,详其加临,聚旺尤胜,三遁所主,孰衰孰旺,用干宜旺,鬼干莫兴,何干发用,吉凶方明,披神须察,带煞当详,生克制化,祸福迁移,取之舍之,趋避前知。

此探六壬之妙用既在遁干矣,然天地万物之化育,首贵得天时之旺气,次贵得地之旺生,再次得年月日时生比德禄,更三合六合、旁人之比助、救制、提拔。知此字为真用,尤要看此字之上下六层加临之神将遁干,有伤无伤,有气无气,孰旺孰衰。

用干宜加临生旺,则能生助我,且有力矣。鬼干忌加临生旺来克我,一生一克,谁旺谁衰,入课传年命六处者,皆可发用,非特初传为发用也。

初传为发用,不过心之初萌,事之方动也。故用干神将得时合之旺气者,为得天时之旺者也。再临地盘生比德禄旺者,乃一方之当权用事来助我之用也。次看用与本日之干相生比者,为吉则实。盖一日之旺气当权用事来助我之用也。次看与月建干相生比否,盖一月旺气当权用事来助我之用也。次看岁干与我相生比否,盖一岁之旺气当权用事来助我之用也。若天、地、年、月、日,五旺全而加临在一字,则以可用必成而言。若得地得日,而不得月与天时,则有基而未逢其时,未可以求应也。若比年月日而不比地,则逢其时而无其基,不可求应也。然遁干旺用之一字,最为活泼,不可拘。若死看则为硬局矣。

如所旺用之遁干不入课传,日又受克则无用矣。则有披神带煞之诀焉。歌曰:“将是神兮神是将,一实二虚具至妙。神带将兮将带神,于中幽奥谁能晓?”

盖人盘贵人,亦有遁干,遁其中为鬼为生,既披神带煞也。假如丙子日亥将子时占,阳时用阴贵酉,于子时本属壬子,即从天盘起壬子顺遁去,到酉上是辛字,即为辛酉贵人。贵人临戌逆数,至壬子上是玄武,即是子时虚披元武神矣。壬为丙日之遁干,鬼为元武,为带盗贼之事,即带煞矣。又如课传见青龙,即是虚带壬字甲字矣。所谓一实二虚也。神带将,是遁干加临贵人,以干为将,将即遁干之称也。总是遁干贯之,故为圆通活泼,可迁可移,丙子例此。

占人事须察人盘贵人之遁干,何事为鬼,如元武主盗贼;更察其阴神,即知盗贼方所、色目、形貌、姓氏、逃获、破匿之隐微;次看课传以观其过去、现在、未来究竟,更寻年命与用如何能载与否,趋其吉而避其凶。非精于壬之者,安能前知以远害耶?

歌曰:“克者为无从旺断,五旺之内细推原。用神神将详生克,方察来人见的端。”

此取用歌诀也,盖壬数皆以本日之干为主,若日干受克,见用于鬼,即为无用矣。从旺断者,乃于月将贵人三盘之遁干,寻一处推其旺相之根源者,论其微妙之理也。旺有五等,旺地、旺日、旺月、旺日、旺时,从化也。五等聚于一处,又名聚旺,尤妙。又看三盘上所披何干、何神、何煞,如常、德、禄、财、马或与支合或与干合,又要与年月日时干支相合,如禄马同行,德合生比则吉。如带刑煞克害、衰破墓绝等煞则凶。其次方察来人之情,就遁干旺用之方,而见其事情之端的何如也。盖用之一字有六层,须要如前之五旺次第推审详明,斯取用方定,则其人之贤愚贵贱、求谋举动,必有一毫之端倪发露于课之中,要智者圆通,取其近理者断事之吉凶,则的确无疑,灵应如神矣。

五旺:

一气旺,如春占木旺也,夏火秋金冬水四季土也。气旺即月旺。凡吉神乘时令月旺则成吉,凶神乘时令月旺则成凶,居囚死地亦凶,小人穷则乱。又名天旺,得天时也。

二地旺。凡吉神居庙乐之地,比助之乡,愈成其吉;凶神居庙乐之地,不成其灾。小人恋安恋生也。又居旺地为有气,居生地亦有气。余为无气。入庙为真,不入庙为假。入庙者,十二神各居本家也。

三日旺,如木神将则甲乙日相,壬癸日旺,丙相日休,戊己日囚,庚辛日死,故凡见兄爻皆相气,父爻皆旺气,子孙爻为休气,妻财爻为囚气,官鬼爻为死气。故甲乙日见甲乙寅卯俱为旺气,以得比助也。占妻财父母则不利,以兄能夺劫克妻,又多泄父母之气也。

四时旺。如甲乙日占寅卯禄为时用也。事主近乃妙,不利长久。

五化旺。如三盘上下神将皆一气,则虽非时令旺气,以从多从胜而化旺也。又有合化为旺,如甲乙日,见遁干乙庚之合干用之,上下或支作三六合生遁干、比遁干、递生助遁干以生日干,皆能化而为旺。若凶神得党助,其凶愈炽,必非一人一事之害矣。又看吉凶遁干坐长生十二位上,以察休旺,皆能化而为旺。若临长生,主其事不已,墓绝则其事将止。

凡遁干旺用,或得天、得地、得时、得化,五者有其一,则衰旺之势已分。盖五胜之旺,必不能全,从其多者而论之。以旺气胜者为用事之神,然后可求其验。时令得天为第一,次地,次旺,次化,皆六壬之秘要也。

既得遁干之五旺,则看遁干所披之神,即知其所占之事。神即贵神也,贵神即主事之人也。

得了贵人遁干,再看月将遁干,更看其所乘之月将遁何干,带何煞。带煞指支言,不以遁干言。

其事日旺、月旺、地旺、时旺、化旺,则为乘旺矣,吉必成,吉凶必成,凶未有旺而不成也,亦未有不旺而成者也。旺则成于目前,未旺则待将来,即此观之,可知寻旺用在贵审所遁之干寻之,不然则茫然无下手处矣,宜玩之。假如遁干之旺用乘青龙六合木神,并寅卯之月将,居艮震之地,逢甲乙日,遇三春之令,拈得寅卯之时,旺用俱全,大吉之占也。据此凡言所成不一,以本支论,不以遁干论。然比日为为主,比月为要,比时比地比化次之。在皆不可缺者,以比日是一月之旺气也,比月是一岁之旺气也,比地是一方之旺气也,比将则得类而内外和同,比日比月比时则得天时之旺气,比地则得家而居处安,比合化则得人相助,无有不验者。

然数无全吉,亦无全凶,在参其旺衰而详审其吉凶,而成败从违,自了然矣。在所临之地长生十二位中以分衰旺。

然所披之神,必以入课传年命为紧,入传尤紧。欲知其事之成败,必成者有五,必不成者有五:事神居有气之地必成,与日相比必成,不落空陷必成,用与日主相生必成,阴阳相生必成,此五美而成旺则速成。如休废则必待旺月方成,神居无气不成,不比日主不成,用神相克不成,阴神相克不成,然五美四恶亦无全具,惟从其多者、旺者断之,则成败可立判矣。比日者为用事,不比日者为不用事,旺者速成,不旺者缓成,或相气休气皆须待时而成,犯死气者不成,空亡而旺相者出空自成,此断成败之秘要也。

真飞假伏潜消息,年月日时运动机。

旺用己得,真假有殊,年月日时,生比则真。课传年命,克泄终假。年月贵马,冲克真飞,一二逢合,假飞难去,干逢库合,伏始为真,冲来日月,伏飞真伏,泄冲败克,其去方真,生扶有马,沉滞去假,用临长生,年月生合,斯为真来,二三冲克,来假无成,旺相比合,真生有气,传临脱泄,虽生犹假,遁临死空,年月月递死,命将用空,死假有救,八法消详,神机可测。

八法:真、飞、假、伏、去、来、生、死也。

此探六壬之旺用虽得,而事情之变动有真有假,吉凶犹未定也。

故以日干为主,遁干之旺用为实。如遁干旺用已生比日干,则吉矣。乃年月日时年命上之遁干,或有一二克泄日干,则遁干之来生犹假;即不克日干而克旺用之遁干,则遁干亦不能来生我也。又如我欲去求谋,遁干与年月日时之干相冲克,贵人驿马又相冲克,则为真飞而可去。若年月日时六处之干有一二与遁干之用相合,则欲去而不去,为假飞也。如欲其人之留与己身之留,则必真伏。如遁干递合递生干支,三五六合并见于年命六处,或四墓见于课传,则真伏而不出矣。若年命六处遁干有一二来冲克破墓,则终当飞去而不伏。遁干休囚,年月六处冲克,又临败地,地盘驿马空亡,其去真矣。若六处有一二生我,又临长生,主留恋沉滞而不真去。如欲其人之来,若支上临遁干之长生,六处又递生,传又见长生,又支逢三五六合则其人必来。若有一二来克害遁干旺用者,究有有阻滞不来而事难成矣。六处递生遁干,遁干又与日干生比,而又乘令旺气,又临长生帝旺,又与日干三五六合,则为真生,其事必成。若见一二子孙泄气,则虽生而犹假。如卜其人之生死,最怕六处皆乘时令死气,用干又临死宫,或年月日地递死,则必无救。若本命月将贵神,上遁干为救,则为患门有救。

约略八法以消息,详其真假,只在年、月、日、时、年、命六处之遁干消息运动,以测其神机也。

德合刑冲虽一理,吉凶应验不同期

八煞九宝,干支披带,事神类神,喜忌所因,吉神带吉,其吉乃真,凶神带凶,其凶必成,鬼非一种,来意可凭,主事一定,神阴搜隐,将神比旺,岁月应征,日鬼受克,灾祸乃息,干旺受生,福禄斯集,应验不一,迟早有期。

此探三遁六处之干,各带八煞九宝,或干支带,或在干披贵神,为主事之神。各有其类,即为事神也。皆喜宝而恶煞,事神带吉则吉,类神披凶则凶。然必与日比始用事,不比不用事,旺则有力,不旺则无力,若被鬼克尤甚。然鬼非一种,遁干之鬼尤甚,名真鬼、正鬼,无救。

凡占来意,以日鬼所乘之神分其事类;鬼所乘之月将为因;而起祸之人,将上所乘之神为因;而起祸之事,如雀主文书口舌,龙主财制,虎主病讼之类。再看所乘之时为何时,所临之地为何地;再求其阴神,以知幽隐藏匿之善恶,方取责其所临,形貌性情责神将,遁干责其衣着颜色。又看其阴神之生克脱救,或有或无。又看其与日主相去远近何如,又看其来克之有路无路何如。以鬼旺之月为受祸之期,以克鬼建旺之月为除祸之期,则吉凶判然,应验不爽矣。

《中黄经》曰:“要知灾福兴休日,先以鬼救分端的。次看初末发休期,衰旺月中无一失。”是也。克日干之时,正当月令之旺,即发祸之日鬼,受克之旺月即,即为休息之月也。又凡主事之类神,以入课传者为动而有为,不入则静而无为,无所应也。故十二天官各有所主,见六处者各有与日主相比,则为有应验。如甲乙日龙合在六处,必有应验。丙丁日蛇雀、戊己日贵勾常空、庚辛日虎阴、壬癸日元后在六处,所遁之干与日主相比,则为旺用之神。

经云:“与日为类,灾福乃集。”类者,比也,同类也。故用神某一事建旺之月为应月。凡吉事以生我之月为应月,比我之日为应日。凶事以克我之月为应月,克我之日为应日,以我生之日为散期。盖子孙能制鬼为救也。

经曰:“假令春占功曹太冲为用,喜事必应旦夕,以春木旺也。”此论旺相也。当令者为旺,将来者为相,与前论所比者为相,生我者为旺不同。此为正法也。太乙胜光为用,喜事方来,火至自方旺,春则旺气未来也。惟空亡则终无应期。余皆俟旺月为应期也。

又法,专看行年上为主,看过去现在未来。假如正月占其人行年在寅,太乙乘朱雀加年上,则将来四月丙丁日当有火烛事。若登明元武加年,则去年十月壬癸日当有遗失盗贼事。盖月建为现在,向前顺数五位皆为未来事,向后逆数五位皆为过去事,对冲之宫为界限,亦以过去,试之果验。

亦责阴神,测其幽隐救制。盖一事有事之类神也。旺之月即为旺期,如寅上乘巳加朱蛇,即于四月防火烛是也。又类神与地比者为真,盖一方之当权用事者也,其事必见于此地。与日比者为实,盖一月之当权用事者也,其事必应于此日。与月比者为旺,盖一岁之当权用事者也,其事必应于此月。是以七百二十课流转于四时,而吉凶多不应者,又不知所以必应之理也。若明此三旺,而求之遁干旺用以决之,未有不验者。且如占逃亡,则责元武,必元武与日比而又为遁干旺用,则必应矣。

经曰:“壬癸来占元武用,失脱遗亡事不虚。天后阴人看何如,水将须求水上居。”是也。占病白虎,占婚太阴与日比,又系遁干旺用,则必应矣。

经曰:“庚辛白虎作初传,便言病者主缠绵,太阴女手议成事,金将庚辛取类传。”是也。占音书责朱雀,必朱雀与日比,又发用,则必应矣。

经曰:“时逢朱雀象文书,或求信息亦同途。丙丁巳午又同居,秘法流传决不虚。”是也。蛇朱属火,文明之象。阴见贵、龙、德、禄、马、三六合、天干互合,宜见贵、求财禄、功名、文章之事。主有贵人荐引提拔。再看阴神所乘之贵神,断其何等样人。如龙主文职,常主武职,白主权贵,空主侍卫太监僧道,勾蛇主将军,阴后主贵戚,常主漕粮,元主水曹之类而决之。其姓氏衣着方所色目生肖,俱责阴神之六层。然朱雀惟丙丁月生之,其它非也。故六壬家以比日不实,不比日为虚,实则必应,虚则不验,此要诀也。然不乘旺月,犹非克应之时也。

经曰:“克应不必死墓推,类应本命上不虚,如同文书午上朱,类神入庙应无疑。”由此观之,如十二天官各有所司之事,即所谓类神,类神在庙乐之地,本命日时之位,又值类神之建旺月,必应无疑矣。然犹未可拘也。如必执此求之,则文书必应午月,万无此理也。不知又有活法,更求之天官,类神所乘之月将,今朱乘午则神与将合居为一,故午月应。以神将合居一位,如化为一人也。如类神不与日月比而所乘之月将与日月比,即以所乘之将断其应期。

经曰:“占财春申论休囚,午作青龙立巳头。青龙相去来比日,成在巳午月中求。”言占财而得火日申财,在春月占,则财气休囚矣。若见青龙乘午将而立在巳乡,则青龙乘月之相气,又比日干之火,必求财在巳午月成,以火神值旺之月也。然此专论支也,究当以支上遁干所遇之旺月为应,始为真诀,前贤不肯轻泄耳。主干事之成败,亦当于用神决之,若用神与日之类神相比则成,若克类神则不成,相生比而乘旺则速成,乘相则迟,休囚更迟,以必待事神旺而后成也。

经曰:“欲知成败若何凭,大抵皆求发用神,旺相相生必早遂,休废空亡必不成。用逢休忧兼空死,事神无气比不得,但多阻隔几时成,即于事神旺日觅。” 事神成无气之地,而又不与日月比,则多阻滞,必待事神旺月而应也。此又以事神言之,又不若以事神之遁干与日月比旺之月求克应,为活而推验也。又神将遁干者,各有所临之地,以长生沐浴等十二位详其旺相休囚,或得地之旺,或得党之旺,或得时之旺,或得用之旺,或得日之旺,则衰旺之势分矣。然五旺必不能得全,须从其多者论之,以旺气胜者为用事之神,然后可求其验也。时旺为第一,日旺次之,地旺又次之,用又次之,此六壬之秘要也。

又所占十二事神,必以入课传为的而有应验。若在四课之中,以上日为要;若在三传之中,以初传为要;若既入课传,又要日月为要,与初传相生比次之。

又类事神既分,首看所得之将为何字,生日者为吉,脱克日者为凶,而总以乘旺为主。故有旺月、旺日、旺时、旺地,类乘之将乘此四者为旺,将神而乘此四者为旺神,遁干而乘此四者为旺干;吉神、吉干、吉将乘此四者,事吉而必成;凶神、凶将、凶干乘此四者,事凶必无成。未有旺而不成,亦未有不旺而成也。旺则成于目前,未旺则成于他日,故旺也者,六壬一字之诀也,比日得一月中之旺气,比月得一岁中之旺气,比时得一日中之旺气,比地得一方之旺气,比月将得尊上提携,比日月时得天时鬼神之应助,比德禄得意外之遭逢际遇,其脱克反是而推可知也。

故曰:“德合刑冲虽一理,其吉凶应验之期,有衰旺迟速之不同,不可执一而断也。”

 

八煞九宝图

说俱详法例,断诀宜熟记采用。

干德

甲己寅 乙庚申 丙辛戊癸巳 丁壬亥

子起巳顺十二,福佑之神,乃一日之喜神也,课传六处见之,能转祸为福,化凶为吉。

天德

正丁二坤宫,三壬四辛同,五干六甲上,七癸八寅逢,九丙十居乙,子巽丑庚中。主心慈好善。

月德

寅午戌月丙,申子辰月壬,亥卯未月甲,巳酉丑月庚。上遁干见之,一月逢凶化吉。

月德合

寅午戌月辛,申子辰月丁,亥卯未月己,巳酉丑月乙,与月德同。

支合

子丑合土,寅亥合木,卯戌合火,辰酉合金,巳申合水,午未合日月。一名六合,又名横合。若干支互合,名同心合,婚事吉。凡事成合不脱。

干合

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合水,丁壬合木,戊癸合火。遇六则合,遇五则化。五阳奇,五阴偶,阴配为夫妇,故凡事和合,一名五合。

三合

申子辰合水,亥卯未合木,寅午戌合火,巳酉丑合金,三方作合会局,上了字生中一字,下一字主墓,主凡事凑合,外方相助,一名三角合,但主事成迟。

干奇

甲午、乙巳、丙辰、丁巳、戊寅、己丑、庚未、辛申、壬酉、癸戌。主意外遇合超迁。

旬奇

子戌旬丑,申午旬子,辰寅旬亥。

连珠奇

亥星精,子月精,丑日精。斗转亥,鹤鸣子,鸡鸣丑,日月星三光之精备,化凶为吉。

三奇

天下乙丙丁,地下甲戊庚,人中壬癸辛。奇本忌空,要三传全见,顺为上,逆次,乱又次之。

干仪

同干奇。入课传有喜,动用有礼。同常冠冕、筵会、婚姻、赏赐。

支仪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午巳辰卯寅丑子亥戌酉申未

礼仪之中,主喜庆之事,居同旬首作幕贵主高中。

旬仪

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之首,主婚姻、喜庆、考试、冠军。并忌刑害,主因喜起祸,忌空。

干禄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寅卯巳午巳午申酉亥子

临官之位,利仕宦食禄,入课传显荣,遇合养身之本,受命之源。

干马

申子辰寅牡水,亥卯未巳牡木,寅午戌牡火,巳酉丑亥牡金。三合头冲也。带丁禄临卯酉,名喜报神。助威迅捷,年月日时命上马俱见,主大富贵。

天马

正七午,二八戌,四十子,五十一寅,六十二辰。正月起午顺数六阳神也。仕宦升迁,飞腾万里,并贵名天使星。

干星

即十干之长生,乃天地生气,凡事有益,名学堂星,忌空克,名文星受制。

干旺

即五行自旺之季,盖五行自旺则气盛之候也。诸事有气,强盛生发。再同类相比,亦名比旺。

干贵

即每日阴阳二贵也。乃十干之贵气也。

以上九宝也,德合奇仪禄马生旺贵,皆十干之吉煞,故曰宝。

三刑

一字刑名自刑,自相戕害也。二字刑名无礼刑,父子相贼也。三字刑名无恩刑,兄弟同类相伤也。

干冲

甲冲庚,乙冲辛,丙冲壬,丁冲癸,戊己无冲,合逢冲则散,伏逢冲则动,空逢冲则起,吉事不宜冲,凶事宜冲。

支冲

子午卯酉之类,摇动反复,解散变迁,分争离异之神,一名斜冲,吉凶逢之皆变动散解,隔七位相冲,又名七煞。

支破

午破卯,辰破丑,酉破子,戌破未,亥破寅,申破巳,主破碎解裂、改换不完,阳日前四,阴日后四,隔四位相破,人情不顺,诸事亏缺,仕防亏空,又名破隔。

支害

子丑寅卯辰申酉

未午巳辰卯亥戌

主事阻抑不利,骨肉参商,直致相害,穿心可畏。一名穿心煞、怨恨煞。财物中心穿。

干支墓

水土壬辛辰,火乙丙戌,金庚丁己丑,木甲癸未。

辰戌为阳墓刚墓,丑未为阴墓柔墓,又辰未为昼墓,戌丑为夜墓,占者得夜墓临日,自暗投明;昼墓临夜,自明入暗。又三传自生入墓,如人堕井中,呼天不应。病死贼获,己不能去,行人不能来,凡事皆昏晦、闭塞、迟滞,五行葬地,伏没之神,蒙闭之象也。

 

干鬼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

阳见阳,阴见阴为鬼贼克之神,威制之敌也。阳见阳则争,阴阳相见则相配。青龙为鬼,名纸钱煞,占病有祟,吉神带鬼亦凶。

日上鬼、干合鬼、死鬼、阴鬼、外鬼、害鬼、蛇鬼、六样鬼、日阴鬼、穿宫鬼、党鬼、敌鬼、金木水火土五鬼、冲鬼、马鬼、日下鬼、支藏鬼、绝鬼、家鬼、破鬼、刃鬼、日支鬼、墓中鬼、行年鬼、贵鬼、旬鬼、客鬼、罡鬼、辰上鬼、纳音鬼、邪鬼、正鬼、刚鬼、明鬼、暗鬼、厌鬼、本命鬼、三传鬼、空鬼、真鬼、建鬼、虎鬼、旺鬼、丁鬼、假鬼、夜鬼、勾鬼、六合鬼、三合鬼、阳鬼、日鬼、刑鬼,以上鬼非一种,取其旺用者断之。

合而为我之友,刚柔相倚之义也;昼则为官府,夜为鬼神,见子孙则有救。身强不妨,有助不妨,鬼坐制不妨。鬼临日干,身必难,看是何等鬼,以日干为主,三遁干为宾,只以所遁干鬼为重,余鬼之名不一种,各以所临、所伏、所带、所乘而号其名,其吉凶则随时、随地、随人、随事取断可也。

鬼临鬼上克日,为攒眉煞,两重不美。双亲鬼坐生旺地,恋生贪旺不来,过时仍来。临制克死绝不来,无路不来,远于日干迟来。鬼下伏官,小人得助;官下伏鬼,受贿怀欺;鬼带合,反复进退;鬼多,有救不妨,要年命上有子孙。见合局,为鬼为党,鬼煞必非一人。若生干上爻为全鬼化生,反凶为吉。

干败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子巳卯申卯申午亥酉寅

五行沐浴之神,主颓浪、费产、嫖赌。

干脱

甲乙丙丁,丙丁戊己,戊己庚辛,庚辛壬癸,壬癸甲乙。名脱气、盗神、泄气、一名剥官,皆盗泄日干之气。又名救神,制鬼,有鬼须寻制。

干绝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申酉亥子亥了寅卯巳午

断绝之神,加生绝而复发,利结旧事。

干死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午亥酉寅亥寅子巳卯申

十干无气之神,百事不成,带自刑主自尽。并二血见血光,并刑刃主兵死,带蛇虎厌亦凶。

旬空

空者,十干不到之地,孤虚之神也。一名天中煞。经曰:“空亡诸事慢对冲,必虚本位为孤虚。”加日干并华盖、墓神,主占非孤即寡,非僧即道,阴为尼,阳为僧道。又主庶出孤寡无妻,故名孤寡煞。有数等空亡,逢冲好起遇合即就。

漏空

地下空亡名漏底空亡,主事无根底,空中楼阁,宜空手求谋,或过三甲六甲百日主有成,以衰旺酌论。或年命岁月时填实。

截空

初传空破有为而被截住也。名曰断首,主月内不成。中传空名折腰,又名断桥,凡事中间有变更、断更复续,并漏底则无成。

游空

即旬空,天上空亡也。出旬可望,年月太阳可填。

皆空

上下天地皆倾家荡产,凡事莫追,了无一实。

究竟空

末传空也,事无下稍,又名失尾,又名刖足,终不能行而少归结。

无依空

日上空亡也。主无依告,空自出头,较高亲少力。

无家空

支上空亡也。孤独无居,无妻子田产,或常出外,或赁居。

孤鸿空

初末两传空也,事无头尾,凭中作主。

虚声空

正时入空也。凡事有名无实,有心无意,指空说空。

孤虚空

凡年月日时前一位为孤,后一位为寡,对冲为虚,行兵宜击。

退茹空

反急宜进步,即可求退,则入空亡矣。

进茹空

急宜退步,若再求进,则入空亡矣。

真空

春土夏金伙木冬火,乃五行绝地,诸事不宜。

以上八煞也。刑冲破害墓鬼废空,为八煞。与九宝皆断法所必需也。

神煞类神犹如散钱,以遁干贯之,方有用耳。

凡欲知来情,诸书皆以发用初传上所乘之神测其事类,为来意,参日干生克详之。如我生为子,生我为父,克我为鬼,我克为财,比肩为兄弟朋友。若旺而有气,必有所行之事而来矣。看所乘之神,细分其事类,即知为何事也。如休囚无气,必是来占一物,则看月将为何类之物。盖将主遁,神主事也。主物则以神为形貌,干为颜色也。主事又看旺用生比日干者为吉事,克泄日干者为凶事也。故凡占来意,全责初传,初传乃人心之开、意之萌、事之始也。

又四课之间,日辰各有阳神,阳神之上各有阴神,阴神乃事之背后幽隐之处也。即三传内初传之阴,即中传,中传之阴即末传也。因而事之初中末可究,故阴神与阳神相生比者,其事成。若阴神克阳神者,其事不成。阴神阳神两相摩荡者,此法是也。

观其立课传之旨,知其阴神为最重矣。不然何以初传之成败主变易于中传,中传之成败变易于末传哉?是故阳神之吉,惟恐阴神之凶;阳神之凶,专望阴神之吉。即行年本命皆取阴阳并看,故经曰:“欲知其隐,必观其阴。”是也。

然凡看一字,须看所遁之干为紧。遁干乃活动能变迁其事之凶吉,而其事乃实干能制支、动能制静所必然也。既得其来情,首看神上所遁之干,次看末传神将所遇之时,次看所临之地,次看神将所得之阴神,合而细详之,得以遁干论。如初传在日上两课,则为己身之事,在辰上两课发用则为他人之事也。经曰:“日上发用己事论,日阴从我事相寻。辰上动时占别人,阴伏小口定灾迍。”故凡阳神之克日干者,是官鬼临身。

若阴神乃克阳神,则阴神为子孙爻,定是子孙为主,官鬼不能害,故有鬼须寻救也。若仕宦人不忌官鬼,官为爵位,鬼为威权,反忌子孙剥官。又忌子孙克泄青龙禄神。又如阴神生日干者,是父母临身。若阴神克阳神则阴神为妻财,定是妻财为主,占父母病则凶。又如阳神为日干所生,是子孙临身矣。若阴神克阳神则阴神为父母,定知父母为主,占子孙为凶。又如阳神与日干比者,是兄弟临身,若阴神克阳神则阴神为官鬼,定是官鬼为主,占妻病亦凶,占财亦有分夺,其辰上阴神阳神与日上阴阳同例看,则两边之情事得矣。若又占己身之事,则以辰上阴阳为我事之情形,与日干参看。盖辰上阴阳,皆占我与他人相涉之事,假如甲子日辰上两课发用,是水将土神,水将生甲为父母,乃乘土神,又克水神,若水旺则主父母官位事,水相则主父母财喜事,若水休囚则主父母失财物事。盖将为六亲,神为事也。又如甲木兄弟太冲木将为用,乘土神,则为兄弟财物事。又孟为长,仲为次,又为等辈,季为幼辈,又将旺为壮少,休囚为老。又与日干三合为亲,不合为疏,如上法推占来意,决无差误。再看六处遁干孰旺孰衰,旺而生比日干则与我为吉,旺而克泄日干则与我为凶,而吉凶判矣。

 

圆融活泼真元妙,剖尽人间万事疑。

仰观于天,俯察于地,阴显共象,阴现其情,旺相休囚,四时迭运,乘时者强,失时者难,得地者茂,陷险者亡,干伤我畏,支伤人惧,数目之端,先天是责,新旧之故,孟仲季求,明无暗有,遁干是求,苟得其同,虽远必合,苟失其同,虽近不亲,生我不喜,克我不凶,气化圆通,妙理斯出,占类既陈,类情非一,阳神阴神,兼求失执,数则物类,偏求则荡,观阳观阴,主宾情泄,遁干加临,吉凶尽变,万事决疑,真伪自判。

此赞遁干剖人间万事之疑惑,而趋避其得失确有把捉,其泛滥无据之说俱可废也。

《金绳书》云:“六壬之法,不可偏执其象,亦不可偏执其义。”取其象而不察其义,则失之拘而执;取其义而不得其象,又失之遁而荡。占文书象类取朱雀矣,止以朱雀察之,不失之拘乎?课传六处遍推而无所主,不失之荡乎?必也合阴神阳神之两相摩荡,遁干与日干生比克泄,庶几得之。苟非其类之比克,虽近有其象,而不应苟得;其类之比,虽远必验也。特衰旺分迟速耳,且如甲日秋占求财,龙居子午败死之乡甲木败子而死午。而见于用传,虽近而不成也。失其天时,又失其地利也。或又遁干与日相克刑害,则畏而不成也。所以必仰观俯察于阴阳,而取其一也。

又如兵阵责勾陈为类神,勾克日及日上阳神皆凶也。日克勾及日上阳神克勾,则胜而吉矣。而勾之阴神遁干却克日,虽胜而后必有悔,将受其殃。推广其例,以凶类论之,阴神上得朱雀,则必有谗间争功之祸,得天空则主诈败佯输,得玄武主在奇兵暗伏。更求其将,若带刑害则愈凶,带德合则解凶,惟年命上太岁上遁干能救制。若太岁年命上遁干,又助生阴神之鬼,又临生旺之地,则凶不可逃矣。以鬼干所旺之月为应期。凶类现于四课则主现在,若见于初传则尤速,中末稍迟,故鬼为凶类而不可执也。如占官禄须圆融看矣,反喜官鬼在课传,而并吉将吉神,乘旺相地,得旺相时,与日上年命上神相生,只与日干为克,尤妙遁干亦要透,干支传来克日干,类神之阴又不可有子孙之遁干来克用干,必得官矣。

又有圆融之法,假如人来占不求文书而朱雀见课传,居有气之地,而旺相,与日干年命上德合生比,遁干又与日生比旺,则更看其阴神而知其何事。如阴神上见青龙,是用文书而有钱财之喜。然亦必六处见财为实。欲知何人之财,则看日支上神,如乘太常主尊长父母之财,白虎主凶恶人及死伤疾病人之财,旺并官禄则为武职或威权人之财。

再圆通看之,若青龙遁干克日干则我畏而不敢取,如日克支干遁干又克支则惧疑我而不肯与。更圆通之,欲知所为何事,则看青龙之阴神,若得勾陈,惧有争夺;得天后,惧有妇人阻挠;得太常惧尊长;得太阴惧亲戚也。又圆通之,虽生我者,亦反为凶。如甲子日,日上得午,传见子,午上见白虎来遥克日干,遁建干亦金,天地皆属旺相气,虽子水能生甲木为甲父母,乃为实必实,以将虽吉而神与遁干皆凶,且居有气之时地也。更圆通之,如占求财,忌见父母何也?父克子则子孙伤,无以制鬼而生财,何况子孙见于日上乎?此求财所以忌见父母,虽生无益也。即遁干见父母,亦不吉,而为吝也。

更圆通岁上言之,假如凶将乘凶类神,遁干乘太岁上,遥克日辰及日上神,或太岁支上又来克,或太岁生遁干来克,并死气刑冲,其凶于人必矣。岁上得勾陈主争斗狱论,更看太岁之阴神又得白虎,遁干又来克日,带刑刃,主大辟。若阴神得吉将吉神来生比日干、日上神,上下旺相能解,其凶则轻减速不致死。见墓神必主囚禁入狱,见救神主有救。皆圆通之妙法也。责阴神,假如二月戊戌日戌将寅时占求财,甲午旬癸辛戊甲,是神之遁干,蒿矢课,阳时用阴贵。

鬼 甲 寅 后

才财财 壬 午 合

 官未比 戊 戌 虎 子父后 虎 勾 贵甲 戊 辛 癸慈 身游 子 财寅 午 酉 丑午 戌 丑 戊癸 甲 乙 丙贵 后 阴 元丑 寅 卯

辰乙巳 甲午 乙未 丙申壬蛇子 巳常丁辰甲 酉丁癸朱亥 午虎戊卯癸 戌戊戌 酉 申 未壬寅 丑辛 子庚 亥己壬 辛 庚 巳六 勾 龙

空占求财以龙为类神象,不入课则不准究。如此课,龙并不入课,又何以为类乎?且遁干又不与日干比,胡为取之得,毋相矛盾?大约不入课,其财多不利,虽取必有不妥。法曰:“求财责青龙。”今天上申乘龙为伤鳞,虽日上阳神贵人遁癸为财,而神将兄爻比劫,初传甲寅旺鬼发用,传火递克日金局,青龙阴神申上见辰乘元武,遁丙来克青龙之遁干庚金,庚乃戊之子孙,子孙受伤,龙之上下六层不比生日,末传游身戊干乘白虎,求财亦凶,反有盗破官司。阴神元武,末传白虎也。出门求财尤忌。马乘阴元武,又遥见蒿矢也。惟利求盗贼、妇女及罪人、狱讼、死丧之财,其财凶恶,以财之神将皆凶也。然亦安可求哉?支上阳神所乘神为将财与我之人,今白虎之疾病、死丧、讼狱,阴神上见天后乘甲寅鬼,为财克干。又日上阳神乘贵遁癸,财阴神上见勾陈,亦主讼狱,断为讼狱说情之事。果验。又断得财后有殃,亦验。事关妇女,亦验。财所乘神看是何等财。如贵人是占官府之财,腾蛇是炉冶、小人之财,朱雀是文书、口舌之财,六合是交易、买卖之财,勾陈是斗讼之财,空亡是欺诈、虚妄之财,太阴是妇女、阴私、暗昧之财,白虎是死丧、疾病、讼狱、兵丁之财,太常是尊长、衣帛、饮食之财,元武是盗贼、小人之财,青龙是文书、喜庆之财。假如占财求所得之数,以先天数断。法曰:“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是四数。”俱以财爻上下相因乘除,衰旺断之。旺则相因而倍进,财相则止就上下本数总计,财休则但言盘上之本数而不因,财死囚减其盘上乘数之半。如法活泼推之,方有准。然究当以天盘干支之数,如上法之相因乘除加减,不用地盘干支断占,尤准。如甲子相则九九八十一数,此本数也。旺倍则一百八十二,休则九十,死囚则四十五也。又大数旺取干,其零数取支。如甲子春占为九十四两九钱,或九百九十两。如衰则九两九钱,死则九钱九分,酌量加减如前法。又锭件取财爻五行断,水一六,火二七,金四九,木三八,土五十,生数为锭,成数为件。如水则一锭六件,或十二件,亦以旺衰死囚加减,合圆融之妙也。数目歌诀数目财爻干支测,旺多囚少半中窥,年为万数月为千,日百辰十时零算,银钱一数为一个,四足八数为一兽,飞禽五数为一只,算人十数为一人,旺相相乘加倍说,休为本数囚空半,死依本数还减半,孤神十分减其三,刑冲破害十减七,干支定数本先天。凡有类神入课传为有象,有象则有数目情形,不入课传则无象,无象则不准究。又与日干比者为得其同类,取为主事之神,虽不临日上亦必取占;不与日比为失其类,即入课传不取为主事。故经曰:“苟得其同,虽远必合。苟失其同,虽近不亲”也。其圆融如是。凡身强身弱,以财旺之日月为得财之日月。若财强身弱,以身旺之日月为得财之日月,不可粗看,细辨方准。凡财神无伤而得气,且见于三传中者,其迟速以传之次第为早晚。在初传必速,更旺尤速。相则早晚,死休囚同。中末次之。若传归入日干上,或入宅于门,必主速断。故曰:“迟中有速,速中有迟也。”凡类神不入传在闲处者,则看发用。法以年月日时旬后分应也。《观月经》云:“起岁年华问,逢蟾月内求。”盖年月日时发用则应即在此也。又龙上所遁之干为年月日时克者为真财。经云:“明无财爻,暗建为真。”是也。三传递克为克财,名江网鱼。干支俱取递克。凡财爻及青龙所乘是孟,为新财;仲为半新,季为旧财也。又临隔年太岁为旧财旧事,隔年之欠也。盖孟为四时之首,故主新;季为归墓而旧矣。凡类之将神即和,与日相比,见六处而又下临长生帝旺之地,方有其象。而可求否则为之无象。如求财既无象,求之何益?凡吉神内外战者,即地有气,生旺亦不吉。盖生旺之气神自受之,与将无干也。以得气之神内战其将,将之气愈弱,变吉为凶。以将者神之身也,故以和为吉。凡吉盘空,吉将吉神亦空,吉既落空,有财尚防损失,况可求乎?若神生其将,出旬犹可望也。以上数条以求财为例,余可类推。地盘十二气神,四吉八凶,宜分玩其情。如长生有生生不息之义。若将本求财,生息大利;沐浴主涣散消除,故为败气无利且主散失;冠带冠冕峥蝾,则财可求;临官则显荣利达,宜利求官府公贵之财;帝旺则得时乘势,宜求须速,不可迟误;衰则消耗无几;病则困顿力弱,不能求;死则有去无来,那有生息?墓则归库,遇刑冲开库,则秘藏之财犹可图;绝则生理已绝,若结绝之财亦可图;胎养则尚未现,只可求微细之财,不可奢望。凡遁干游行之日干为游身。盖日干为身,其遁干则游行之身也。日干固要旺相,而游行之干乃我行动求谋之身,亦要旺,上下旺相,游身得气,无往不利矣。否则不宜转动,此圆通之妙诀也。凡日之阴神,乃我心怀所欲也,又与我为心腹之人也。与日上阳神要相比合,则我之欲可求,我之心腹人可托。欲知何人为我心腹,则看天官之神,如太阴为亲戚,太常为尊长、武弁,若合者为亲,同气者为兄弟门族。又看所乘衰旺,而知其人之贫富、老幼、贤愚。以将知其六亲,以神知其形貌衣着,无不可知矣。日支为与我相涉交际之人也。支上阴神乃其人之心腹及其人所托之心腹之人,亦如日之阴阳例推,则彼与我皆知矣。知彼知己,百发百中,更求其遁干,而吉凶乃真。凡欲知人之心怀喜惧,责其支之阴神上所乘之天官。若阴神生旺阳神者,其心必喜,勇于从事。若带刑冲破害,则其人必怒,事相抵牾。欲知喜怒为何心,即视阴神上所乘之天官,如朱雀克害则因谗谤之类,可例推之。凡干支为上神所克,或干支上神为阴神所克,皆为有伤。干支上克乃两边皆有自不得志之事也。干支阴神克干支阳神,乃两边俱为人阻逆牵连为难,虽欲来生而不能,为克而不得,故伤干则我有所畏而不能,伤支人有所忌而不敢。其所以不能不敢之故,则看其阴上之天官而决断,未有不洞晓如见者。凡我取人与之机,全决于此,在学者圆融通变以测之耳。照心之镜,取占之机,可以先觉矣。凡人来占,不明说心事凡求断,诸书皆以发用初传之天官为测,然七百二十课占万物万事,何由知其断主一事也?法当兼取外占,外占者,当其占问之时,以所见所闻之机参断之,确有准验。如观梅法。假如占课时见有贵人来,断他是谒贵;闻读书声,见人翻书写字,断他是上书应试;见人吉笑,断其庆贺;闻人呼唤,断其赏赐;见人坐立,断其行止;闻人愁叹哭泣,断其忧苦;闻人争斗,断其口舌是非;见人密语,断其阴私;见妇人女子,知其占阴人;见人携抱,知其占子孙胎孕。皆要随机活泼参断,其应如响,亦圆通之一法也。总以遁干为主,稍参外占为稳。凡一人来占数事,数人共得一课,则课同、类同、旺相同、遁干同、发用同,何以知其心事?何以察其吉凶?诸书有称换将之法。阳将后三前五,阴将后五前一,其理舛错,其时隔越,其法背乱,断法往往不验,惟《中黄经》曰:“中黄五变五般推,时上传时三遁时,课中移换无差错,好把当时建一巡。”其法最妙,以遁干变换一课,可占五时,一时可占五人,总用遁干,不离正诀,而确有五变也。

假如癸丑日丙辰时丑将,五人来占,或占五事,皆以一时一课占断,而总不雷同,今癸丑日丑将加辰时上,即为第一人第一事,占用五子元遁戊癸起壬子,遁至辰时上是丙辰时,即于癸丑日上断第一人。第二人第二事即从时上丙字用丙辛从戊起,戊子旬丙有癸巳,即于癸巳上断之。第三人第三事从癸巳旬有壬辰,即以丁壬庚子居,庚子旬有癸卯,即于癸卯上断之。第四人第四事癸卯下遁甲辰,即以甲己还生甲,遁至丙上是癸酉,即以癸酉课上断之。第五人第五事癸酉下甲戌旬遁至辰上是庚辰,即以乙庚丙作初,遁至未上是癸未,即以癸未课上断之。五课皆若有第六人第六事即当换时,再演五课,则日辰上时之神将遁干俱不雷同,其生克衰旺按干皆不雷同,日上之阴神遁干年命上之遁干亦不雷同,而变换活泼,岂若时术之拘执硬局,次客次筹,称神换将,舛错隔越者可比?盖不得其传,穿凿无据,以救其说之穷,今以时上遁干变换一时五课,自然而然,无所勉强,断之无不验矣。癸丑日丑将丙辰时。阳时用阴贵,课名斩关、不备、游子。壬

戌 龙己 未 常丙 辰 后常 龙 常 龙己 壬 己 壬鬼 鬼未 戌 未 戌戌 丑 戌 癸甲 乙 丙 丁蛇 贵 后 阴寅 卯 辰 巳 占三 占二癸朱丑

午玄戊占一壬六子 未常己 占五 占四亥 戌 酉 申勾 龙 空 虎癸 壬 辛 庚第五占 第四占 第三占 第二占 第一占癸癸 癸癸 癸癸 癸癸 癸癸入未 入酉 卯八

入巳 入丑戌 子 午 申 辰官 绝 刑鬼五 禄四 财三 合二

墓一如第一占癸丑丙辰时,则游身癸干乘朱入辰墓,辛丑为太阴,月将为解。然癸上阴神戌土乘青龙,阴神又见己未乘常,为癸水之墓,来去俱凶,惟利逃亡而已。课名又是斩关游子,年命在甲寅,下临丁巳,若求功名,子武财则利也。第二占癸巳游身带巳财乘太阴遁丁,财下临庚申刑合,利行动,求财得阴私之助也。第三占癸卯,游身乘贵遁乙,下临戊午绝财空,利求子孙功名及结绝财帛事。第四占癸酉,游身乘天空遁辛,下临子孙,防欺诈失财,利占子孙事。第五占癸未乘常,下临庚戌官鬼,尊卑不和,阴小不利,凡占俱凶。如此活泼断之,其应如神。彦和邵先生以年命上分断固是,但年命亦同者,不如用遁干五变之尤为活泼也。《中黄经》又有七体五变之法,诀曰:“遁干奥妙,一体数名,干支遁变,各有专名,世人浅学,法称宗门,不探其奥,反失其直。甲子日时,演例以明。”第就干支所在以别课名,取甲子一日七时用七体以尽其变,实时上传时之诀也。七体五变五变载前甲子日甲子时子将加子课。一甲入子名自信课,二甲入午冲子合干名冲合课,三甲入申名返吟课,伏吟之返。四甲入寅名自任,五甲入辰支三合。寅巳申子

子 寅 寅子 子 寅 甲二甲入午 三甲入申巳 午 未 申五甲入辰 辰 酉卯 戌寅 丑 子 亥四甲入寅

一甲入子甲子日乙丑时子将加丑课。一甲入丑与支六合,二甲入申名闭口课,申酉相加;三甲入辰名德合,支德干合;四甲入午名墓害,干墓支墓;五甲入寅而复入子,禄旺。此课内有三奇、斩关、观光、升阶、进用、连茹等名。子亥戌戌

亥 子 丑亥 子 丑 甲四甲入未 三甲入辰 辰 巳 午 未 卯 申 二甲入申五甲入卯 寅 酉 丑 子 亥 戌

一甲入丑甲子日丙寅时子将加寅课。一甲入寅名德禄课;二甲入申名闭口课;三甲入戌合空;四甲入辰,支墓;五甲入子名败财;此课内有乱首、六仪、不备、斩关、涉害、回阳、出户等名。戌申午申

戌 戌 子戌 子 子 甲二甲入申 卯 辰 巳 午四甲入辰 寅 未丑 申 三甲入戌 子 亥 戌 酉 一甲入寅

五甲入戌甲子日丁卯时子将加卯课。一甲入卯真三交,二甲入未干墓稼穑,三甲入巳悬胎,四甲入亥空亡,五甲入酉。午卯子午 酉 申 亥酉 子 亥 甲三甲入巳 二甲入未 寅

卯 辰 巳丑 午 五甲入酉一甲入卯 子 未 亥 戌 酉 申

四甲入亥甲子日戊辰时子将加辰课。一甲入辰润下课,二甲入午炎上课,三甲入戌空亡,四甲入申名闭口,五甲入子润下。戌午寅辰 申 午 戌申 子 戌 甲二甲入午 四甲入申

丑 寅 卯 辰一甲入辰 子 巳 亥 午 三甲入戌 戌 酉 申 未

五甲入子甲子日己巳时子将加巳课。一甲入巳德合,二甲入亥空亡,三甲入未干墓,四甲入酉闭口,五甲入丑支三合,第六卦首课名天德。寅酉辰寅 未 辰 酉未 子 酉

甲一甲入巳 三甲入未 子 丑 寅 卯 亥 辰 四甲入酉戌 巳 酉 申 未 午 五甲入丑

二甲入亥甲子日庚午时子将加午课。一甲入午名返吟,二甲入寅反吟之伏吟,三甲入戌旬空,四甲入子支反吟,五甲入申返吟。寅申寅子 午 寅 申午 子 申 甲一甲入午

五甲入申 亥 子 丑 寅 戌 卯酉 辰 三甲入戌 申 未 午 巳 二甲入寅

四甲入子右甲子日甲子七时七体课式,一时有一时遁干,而日干因时遁而五变。各有课名及附课等名,以遁干所在而各有断,内藏如许变动,可断五人五事,不必移神换将也。一课五名,不得紊乱,自然而然,圆融无迹,甲戌不入用而以他甲为用者。因甲子旬中戌亥空也。故名会试。若甲子旬中忌朱雀临甲戌为空甲,名落孙山之外矣。曰旬空者,十干遁不到之地也。以诸法皆遁干圆通活泼之妙用,世俗罕知,前贤未泄,头绪虽多,理仍一贯。盖万殊一本,一本万殊,执遁干旺用,以剖人间万事之疑,洞若观火,无幽不烛,此六壬一家向时所谬戾者得银河之一棹,探时而校正。好道君子于此而识进退荐亡之机、吉凶消长之理,趋之避之,岂曰小补云尔哉?银河棹卷终附七体五变要从天盘上数起,其言入者,系入地盘也。甲子日甲子时子将,此课伏吟,故天盘与地盘同。第一占甲己还加甲,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丙子,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三占庚子,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第四占遁至寅上是甲寅。第五占庚子,历乙庚丙作初已经用过,是以用庚子之下壬子。遁至辰上是甲辰。甲子日乙丑时子将。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第三占丁丑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甲辰。第四占辛丑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一占己丑,因甲己还加甲已经用过,己丑之下辛丑亦用过,是以用辛丑之下癸丑。用戊癸从壬子遁至寅上是甲寅。第五占疑当逆转,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甲辰,即不落空矣,存验。甲子日丙寅时子将。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三占庚寅,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第四占戊寅,用戊癸从壬起,遁至寅上是甲寅。第五占壬子旬内有甲寅,因甲己还加甲已经用过,是以出旬用甲戌为空亡矣。甲子日丁卯时子将。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庚辰。第三占癸卯,用戊癸从壬起,遁至寅上是甲寅。第四占乙卯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第五占己卯,因甲己还加甲已经用过,是用己卯之下辛卯,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甲子日戊辰时子将。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用戊癸从壬起,遁至寅上是甲寅。第三占丙辰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四占壬辰,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甲辰。第五占甲辰,因甲己还生甲已经用过,是以用庚辰,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甲子日己巳时子将。与甲子时同,因甲与己合故也。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因甲己还生甲已经用过,是以用己巳之下辛巳,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三占癸巳,用戊癸从壬起,遁至寅上是甲寅。第四占丁巳,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甲辰。第五占乙巳,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甲子日庚午时子将。与乙丑课同,因乙与庚合故也。第一占用本干甲子。第二占从时上,用乙庚丙作初,遁至申上是甲申。第三占壬午,用丁壬庚子居,遁至辰上是甲辰。第四占丙午,用丙辛从戊转,遁至午上是甲午。第五占戊子旬内甲午,因甲己还加甲已经用过,甲午之下丙午亦用过,是以用丙午之下戊午,用戊癸从壬起,遁至寅上是甲寅。右七课演式以例其余,辛未则与丙寅同,壬申与丁卯同,癸酉与戊辰同,俱可不必列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