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洞穴——大地最后的秘境

2011-10-10  秀水拖蓝

中国洞穴——大地最后的秘境

  中国的地下分布着数十万个大小洞穴,它们中的大部分是从未被人涉足过的处女地,这也是一片全新的探险领域,也许众多关于洞穴的世界之最将产生于此。本刊特别策划了中国洞穴专辑,对中国洞穴进行揭秘。

  我国的西南地区,是世界上喀斯特最为集中分布的区域。喀斯特地貌造就了成千上万的地下洞穴,有人估计,中国地下有数十万个大小洞穴。本文作者作为一名水文地质,工程地质方面的科学家,数十年来考察过中国上千个洞穴。他的叙述将把我们带入一个神奇的地下世界。





洞穴――我所亲历的“地下空间”考察

  云雾缭绕,青山苍翠,阳光下,喀斯特地貌雄奇壮丽。

  在极端的寂静和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中,我们考察小组一行3人,小心翼翼地深入到黔西南的一个溶洞。走在前边的一个人控路,后边二人中一个测量一人记录。未经开发过的“原始”洞穴和人们想象的不一样:洞中根本没有“路”这个概念,坍塌造成乱石堆砌,无处下脚,哒哒滴水的钟乳石四处垂挂,要小心危险的“搪空”石板和暗井。(屏蔽)路无数,有时分不清哪一个是主洞。头盔灯吐出的幽幽光亮,突然,洞深处有蝙蝠扑楞楞惊飞!

  我是搞喀斯特水文地质科研的,数十年可以说一直在调查与研究洞穴。五、六十年代进洞是为了探查水源,解决山区修水库、铁道及工业与民用建筑所遇到的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问题。80年代后,国外一些洞穴探险组织被中国这个洞穴大国所吸引,纷纷前来中国探险。我曾会同欧洲几个国家的洞组织,考查过黔西、川东、鄂西、湘西等地的一些溶洞。可以说,我国的洞穴作为探险旅游开发很晚,直到进入80年代才刚刚开始。

  在我国以外世界各地,分布着大约15万个岩溶洞穴(指经过探查,并具有洞穴资料的)。我国是公认的全球最适宜喀斯特作用的地质一气候带之一,特别是云、贵、川、鄂、湘、桂等省区,分布着典型、大面积的石灰岩。它们形成了桂林山水、三峡风光、黄果树瀑布等绮丽的景色,也造成了为数众多的大小洞穴、我国目前尚无全面统计数字,有人估计,起码也有数十万个大小溶洞,其中绝大多数尚未经探查。

  喀斯特,英文Karst的音译,语源自斯洛文尼亚的地名。喀斯特是天然水与碳酸盐岩作用后产生的独特的地貌景观与洞穴。那么什么是“洞穴”的具体概念呢?

  国际洞穴协会界定:洞穴是人可以进入的“地下空间”。
腾龙洞――中国最长的洞穴系统,现仅探测34公里。按每天探洞前进一公里的速度,需34天才走得完。

  1987年夏,我们初次来到鄂西具有典型喀斯特地貌的利川县,为中国、比利时首次合作洞穴考查作准备性勘测。当时利川县拟将腾龙首端4公里主洞开发为旅游洞段。为配合这项工作,是年冬季中国洞穴专家小组对拟开发部分,进行了测量、研究。1988年秋季,中国和比利时联合对该洞进行了一个月的较系统的初步考查。

  腾龙洞有大小80个洞口,最大的旱洞口有70米高、50米宽,像一个裂开的黑 洞洞的“天岳之门”,令人惊愕!曾有一位法国探险家,准备用滑翔器从对面山崖飞翔入洞,后由于天气原因作罢,可见洞口之大。主洞北侧是位置较低的水洞洞口,未等走近,先闻如雷之声,惊心动魄,一道10米多高的瀑布引清江水以每秒15立方米的流量泻入,江水咆哮卷起湍急旋涡,迅速纳入支洞鲶鱼洞。腾龙洞的确堪列世界上大洞,洞穹最高处竟达120米。浓浓的水雾使我们边人都看不清,更难测到它的精确高度,不得不使用了供摄像用的重达12公斤的聚光灯向上射,仍然是黑茫茫看不到尽头。

  一般的探洞每天能前进1公里就不错了,但在腾龙洞中,由于它有宽敞的廊道状洞穴,因此我们的测量速度较快,每天常进展1公里还要多。可是,其中云雾山洞厅的测量出乎意外地费劲,无论是从崩塌块石锥高处辐射状安置测量线,还是环绕厅壁的测量,常常因为块石的阻挡而限制了测量速度。块石的规模之大更是难以想像,简直是一座又一座“洞中之山”,当你费尽力气攀上百立方米的巨石,才发现此路不通,只好循原路返回,效率低而且十分危险。

  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尽可有地循着10多个天然洞口,逐个深入去探查,有一部分因水阻而需要潜水探测。随着旱洞探测渐趋深入,每天得耗费大量时间在往返途中,最后要在洞内前进7公里才能到达新探测地点,是我们决定在洞中宿营。

  其实像腾龙洞这样的洞穴,宿营条件倒是满不错,我们将营地设在沙滩上,洞腔大通风好,洞里温度也很适合,而且恒定,就是有点潮。考察期间,正值雨季,一天,天降暴雨。外面的降雨迅速在洞内得到反应,多处渗水,甚至形成一二十米的小瀑布。另有一次暴雨造成清江水位猛涨,两个小时内水位涨了8、9米,当时我们正在进行河水水文跟踪试验,见此情景,被迫迅速撤离,因为很难想像河水继续上涨会出现什么后果。但我大家都着实为降雨前存放在洞中的部分装备会不会被水淹而十分焦急,结果是有惊无险。

  当地有一个奇特的景观,洞可以当村际之间道路通行,有的两村相距甚远,需翻山越岭,但牵着牲驮从山前洞中穿人,再从山后穿出,则近便得多。腾龙洞的数十个洞口,有的与主洞连接,有的向旁蔓衍,形成了个网络般的地上与地下的“系统工程”。

  据清朝利川县志记载,清代有3个乡民进腾龙洞熬硝,熬着熬着,突然一阵怪风吹来灭了火把,从此再也没有走出来……。自此,山民很少有人敢贸然进洞。

  1984年,3个乡民失踪的这个“百年之谜”才被揭开。县里人武部派人持枪进腾龙洞考探,用了17天时间,初次把洞探了个大概。在洞中一处叫舍身峡的地方,他们发现了3县骷髅,身边还放着铜币、烟袋嘴,原来这3位乡民迷失一个很小的叉洞里,大家用石块级他们砌了墓,以示纪念。

  据利川旅游局向德阶介绍,清代曾有人绘过一幅洞穴草图,可由于中国过去科技概念落伍,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抗战时期,有些洞被国民党军队用来放置枪械、弹药,这些洞位置隐蔽,日本飞机的轰炸也奈何不得。

  我国的洞穴探查,开始得晚,探查的数量也有限。在欧洲及美洲的阿帕拉契一加勒比另外二个喀斯特地质一气候带,因为经济和技术已高度发达,洞穴探险与研究程度很高,所以目前世界上已调查过的长、深洞穴系统记录绝大部分来自于以上地区,但并不等于亚洲和东方不存在更广大规模的洞穴。

  近10多年来,我国的洞穴事业起步直追,中国的喀斯特与洞穴学专家与10多个发达国家的同行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使用、研究,获得了大量珍贵的具有极高价值的资料:并有不少洞穴正在开发利用。

  中、比联合洞穴考查队,用了30多天时间,才基本探查清楚腾龙洞的主要通道,但限于财力、精力,对腾龙洞还只能算作初探,未探查到的支洞太多太多。美国的犸猛洞穴长500多公里,前后共探查近200年才得出结论,可见探清一个洞穴系统绝非易事。腾龙洞前后才探了几年,有人估计这个洞探下来总长绝不会小于70公里。这个洞目前已引起国际洞穴界的广泛关注。英国等国际探险组织还纷纷要求前来考查。

新发现的“苗厅”面积排名“世界第二”

  1989年我们与法国联合考查贵州紫云县的洞穴。当时的紫云竟找不到一处像样的住宿地点。

  为节约时间,我们决定搬到格必河入口附近的苗寨格井(音泵)村宿营,这样离洞口近多了。可是村子太小,也解决不了这么多人住宿,幸亏得到小学校的支持,夜里暂栖于孩子的教室里。 11月份的山区之夜阴冷透寒,我们中法队员近20人挤在门窗破烂、没有遮挡的教室里,没有电灯,只好用头盔灯照明,睡袋的优越性,这时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了。

  连日暴雨,我们终于探明伏流河段中的望天洞竖井为一暗河天窗,我们的一个小组,试图乘像皮舟从水塘河进入望天洞竖井底,遭逢危险,由于雨后水流湍急,突然翻船,幸亏水性好,大家奋力游回岸边,没有发生意外。

  根据地形图及水文地质图判断,格必河一带地下应该发育有一个颇具规模的洞穴系统。格必河伏流段直线长度为5公里,右岸有支流水塘河汇入,在接近伏流出口处上游左岸有交麻暗河汇入,是地表水、地下水循环的地区,这种复杂地形下最容易潜有洞穴系统的“网络”了。

  经探查,全长11896米的格必河洞穴系统以伏流为主,首端主注入潜处的大洞口形成一个270米的狭长湖,进口呈狭窄的拱门状,高116米,宽25米,橡皮舟进入200米后,在右岸遇一竖井,深达370米,直径达200米。中部的天洞是该洞穴系统里的“枢纽”,逶迤向西终端的巨型厅洞――苗厅。

  毕竟是“山深藏猛虎”,这一次有大收获:发现了面积排名“世界第二”的苗厅洞,意外惊喜。由格必河伏流出口逆流而上,有一系列瀑布,进入后发现一个罕见的大厅,长约700米,宽约200米,穹顶高约60米,比10个足球场还大、简直可以停数千辆小汽车,洞中地下遍布2、3米长的块石,在厅的北测西端,有一枝高达38米的巨大石笋,这属罕见。经实测,这个厅室总面积有116000平方米。为了纪念,我们就以驻地苗寨将其命名为“苗厅”。

  在贵州紫云格必河中洞,我们就看见有人居住,有的已在洞中生活了几辈子,据说当地政府曾发给他们建房补助,但他们不乐意迁出,因为习惯了。他们一般住在洞穴口不远有亮光处,洞穴住房有两个好处,一是节省建材,不用维修;二是冬暖夏凉,省了取暖烧些。也有一个坏处,人、畜杂居,卫生跟不上。

  走近湖北咸丰县的白龙洞口,酒香扑鼻,怎么回事?我们看见当地一个酿酒厂建在洞中,不禁大开眼界。一问,原因很简单,洞里恒温利于酿酒的发酵。还有洞中有水潭可就地取水,真是“天然佳酿”啊。后来,我们了解到,欧洲也有利用洞穴恒温贮存葡萄酒的。但洞穴工,是否也会赞成“环境污染”问题?我们自有任务,暂没有时间考查。

  在云南的广南县考查,我们碰见了整整一个村200余人世居洞中,形成一个“洞中村庄”。他们在洞中生活,跟生活在地面房屋里一模一样。养猪、养鸡鸭禽类,一家挨一家居住,只有石块隔起墙来,基本不用棚盖,因为岩洞就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棚盖”呀。
鄂西探到中国最深的洞。夜间莽撞摸上170米高崖,白天一看,吓出一身冷汗!

  在湖北西部的丛山峻岭中,我们共发现了6个深度在250米以上洞穴,深洞一般为竖井状,幽深奇险,令人胆寒。

  鄂西集中着中国最深的一些岩溶洞穴。

  鹤丰燕子坪的干洞-寨洞系统,发育在海拔1100米的平缓的高原面上,寨洞首端部分是光洁陡峭的洞壁及一系列锅穴深潭,人洞只能借助于洞壁凿钉系绳,小心通过,前进速度很慢。

  深洞洞穴底部纵横连贯。如五峰的东西天坑,其中仅一个支洞就深100米,北侧一个分支也深达314米,另一个廊道斜穴更深达382米!该洞穴系统总长达5807米,想把它们完全探测清楚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燕子坪区域在冬季地下水竟降到350米到400米的深穴里。怪不得人们惊奇,多雨的石灰岩地区种庄稼反而缺水,原来地表的“水”都钻到洞里去了!

  鹤峰的洞河是一条呈明显河谷的间歇性河流,也是一段未曾崩塌的间歇性伏流洞穴,探测总长度6692米。我们对鹤峰洞河伏流洞穴考查完毕时,出来已夜深,盲谷(没有出路的一段河谷)中四面漆黑,只好借助头盔灯微弱的光线向上攀。当几天后,我们白天再经过这里时,竟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摸黑爬的竟是一道170米的长满灌木的险绝崖壁,真怀疑当时哪来的胆量和敏捷,怎能安然通过?看来黑夜能壮人的胆量。我们为此牢牢记住地这个峡谷村的名字,当地乡民称为哈葫芦。湖北宏石板洞又深又斜,终于探到底了,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大厅。

  1992年的冬季,风雪交加中我们来到湖北咸丰,探查宏石板洞。这是一个典型的斜洞,洞底与洞顶之间高差有200多米,是十分难得一见的“怪洞”之一。数年前,我们曾踏勘过附近的黄金洞等溶洞,它们有个共同特点,是顺着倾斜的岩层向深部发育,又斜又深。宏石板洞还是一个倾斜的水洞,洞口附近遍生灌木,沿洞深入60米,突然出现了一条极为壮观的45度岩层斜坡,它长150米以上,涓涓的一层清澈的浅水淌在上面,又平又滑,令人喜爱。但在这又光又滑的斜坡上科站不住脚,我们只好敷设绳索向下滑,很好玩,像做游戏。终于探到洞底了,原来又是一个天造地设的大厅,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时真令人瞠目结舌。大家不约而同地“突发奇想”:将来这里可否作为一个“有惊无险”的“充水滑梯”游戏项目开发?

探洞殉难事故多发生于洞穴潜水:1997年本溪水洞潜水在我国尚属首次,请的是法国潜水员。

  位于辽宁太子河畔的本溪水洞,单程乘船游览长度达2.2公里,下部是水,上部是洞,可供夏天观光、避暑,洞内景色神秘壮观,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好看的水洞”之一。但它有许多“奥秘”未揭开,其中之一是主洞源头的充水洞段未经探查。

  应本溪水洞的潘建民先生要求,我们协助聘请具有世界级丰富洞穴潜水经验和先进设备的法国潜水员前来探测。

  4名法国队员于1997年9月中旬到达,领队博塔西,35岁,已有19年洞穴探险经验,潜水教练曼尼埃斯,有12年洞穴潜水经验。他们把装备事先空运到达,包括空气压缩机、不同容量的氧气瓶、水下摄影机、潜水服等,重数百公斤。

  洞穴潜水很危险,潜水员进入的是一个绝对封闭、黑暗、而且路径复杂的地下河道。

  如果出现氧气用尽或其它的危险,潜水员可以立即向上浮出水面,可是水洞潜水出现氧气用尽的危险时,就得循着来路慢慢地摸索回去,绝对出不得一点差错。

  所以说,洞穴潜水的危险远远大于海洋潜水,世界上探洞殉难事故常发生于洞穴潜水。

  鉴于洞穴潜水危险大,因此,尽管他们是世界一流的洞穴潜水专家,但我们还是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此次共测量了充水、半充水洞段落5米,潜深12米,其中有压洞为4个,累计长达到225米,无压洞段米,在水中工作共计接近40个小时,其中潜人水中近10个小时,任务完成得很出色。

  法国潜水员尽管经验丰富,也未流露出“紧张情绪”,但潜入异国陌生、复杂的洞穴还是极为谨慎,对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不马虎。

  我们特为博塔西他们准备了一些八宝饭罐头。当再次入洞又补充食品时,他们笑答不用了,为了安全已把罐头存放在一段干洞内,预防一旦发生事故,少量食品可在洞下维持数日,以等待营救队的到来。来华之前,他们已与法国洞穴联盟营救委员会联系过,一旦报警,将飞赴赶救。因为他们清楚,此类事故目前在中国因技术、设备原因,获得营救还十分困难。
岩溶洞穴的“生态保护”,如今已是一个亟待呼吁的问题了。

  岩溶洞穴中蕴藏有磷、铅、锌、朱砂、芒硝、石膏、铝土、砂金等许多珍贵矿藏种类。洞穴还有一妙用,中欧及西欧有些国家利用洞穴环境建立医院,治疗呼吸道疾病,被证明确实有效。治疗方法也十分简便,患者一般采用到洞中“小住”方式。但目前供治疗用的洞穴国内外尚无严格的环境指标,所以还是个新事物。

  我国目前这方面的研究还刚刚在开始。

  目前我国已开发的岩溶洞穴,遭“掳惊”的也不少,其中绝大多数洞都非常珍贵,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研究价值。看来,岩溶洞穴的保护,正在成为必须重视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早于80年代,我在湖南就碰到这一问题。在湘西桑植的九天洞,我们第一次入洞发现的一簇刷状钟乳石,第二次入洞时就不见了,只剩被凿掉后的残痕。一了解,原来岩洞只要一开发,就有附近不法乡民前来偷盗钟乳石去卖。

  钟乳石的珍贵性在于它的“不可再生”性。它的天然形成需要历时数十万、上百万年,凿掉一处就少一处。

  近年来据有关洞穴专家现场拍摄:有不少造型独特,艺术审美价值高的钟乳石流入市场售卖。在桂林市,有专家在旅游商品批发城看到,大量极为珍贵的钟乳石,被当做旅游工艺品卖。如今不少地方还形成了洞盗、加工、售卖三个“环节”分工的“一条龙“破坏性商业活动,令人忧心忡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