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人生 / #中医 / 盗汗民间方+中医诊断+八法+处方遣药......

分享

   

盗汗民间方+中医诊断+八法+处方遣药......

2011-10-15  X.S人生
盗汗民间方+中医诊断+八法+处方遣药,巧用引药+唯脓长肉+少白头 食疗三法+病机(2011-07-23 14:03:40)
标签:

杂谈

盗汗民间方
民间中医
仙鹤草30克与精猪肉60克同煮,每天挨次,三天可见显效
按:此方用于阴虚盗汗有特效,应辨证利用
宋人洪迈《夷坚志》云:严山寺有一游僧,身躯非常瘦削,每夜就枕即遍身汗出,如此20年。一天,一位和尚向他推选一方,连服三天,缠绵20年的顽疾顿愈。其方只桑叶一味,乘晨露未干时采摘,烘干研末每天1次,每次用约6克,空腹服时用稀饭汤冲。取落地的干叶亦可,但药力不及新采者。
近年,北京一名医据此在临床治盗汗,每收良效。
中医诊断
民间中医
1、表寒证:伤寒恶寒身发热,鼻塞无汗浮紧咳。中分恶风脉浮缓,头项强痛自汗出。
2、表热证:表热热重恶寒轻,微渴有汗咽肿红。咳痰粘稠脉浮数,舌红苔黄银翘灵。
3、里热实证:里热实证高热狂,烦谵口渴喜饮凉。腹痛拒按尿赤少,沉数有力舌苔黄。
4、里寒虚症:里寒虚症腹痛满,呕吐清水气味短。纳少便溏利清谷,舌淡苔白脉沉缓。
5、寒证:寒证面白畏冰冷,蜷卧口淡尿长清。便溏舌淡脉迟弱,阴盛外寒阳虚生。
6、实热证:实热高热面貌红,汗出烦渴喜冷冰。登高而歌或谵语,舌绛脉洪和神昏。
7、虚热证:虚热骨蒸五心烦,盗汗乏力悸失眠。头晕眼花腰酸痛,气短咽干痰少粘。颧红无苔脉细数,育阴潜阳治可愈。
8、寒热错杂(上热下寒):上热下寒错杂证,胸中烦热咳痰粘。口舌生疮咽肿痛。腹痛便溏紧相连
9、上寒下热:上寒胃脘拘急痛,呕吐清水哕逆机急。下热下腹胀闷痛,尿痛色黄尿意频。
10、里寒表热:里寒素有浮肿病,畏寒便溏四肢凉。复感表热渴咽痛,发热解表当助阳。
11、里热表寒:里热表寒素有热,焦躁便秘渴咽干。复感寒邪身体痛,继而发热恶风寒。
12、真热假寒:真热假寒阳不伸,面色惨白手足冰。恶热烦渴喜冷饮,舌绛苔黄神不清。
13、真寒假热:身寒假热阳气虚,舌淡尿清便溏稀。真热口渴脉虚大,甘温除热好机遇。
14、虚症:虚症形瘦无精力,心慌气短汗淋淋。阴虚可见五心热,阳虚面白肢不温。舌光无苔脉纤弱,大便溏泻小便频。
15、实证:实证气郁精力狂,胁脘腹胀痰浊黄。便难里急尿涩痛,舌红苔厚脉弦长。
16、上实下虚:上实喘嗽壅胜痰,胸脘腹胀卧则难。下虚浮肿吸气少,形寒肢冷腰膝酸。
17、上虚下实:上谦逊肺不足证,下实大肠湿热凝。心慌怔中气味短,里急后重脓血行。里实表虚风热壅,郁在三焦表里中。腹满据按二便闭,发热汗出痛恶风。
18、里虚表实:里虚表实食欲减,便溏食后腹胀满。恶寒发热头身痛,素体阳虚又外感。
19、真正假虚:内有实在外假虚,体瘦神疲冷身肢。里急后重或症癖,大实赢状获益疾。
20、真虚伪实:真虚伪实腹胀满,痛喜揉按而缓和。舌质胖嫩虚弦脉,反泻蒙冤重凶险。
21、阴阳阴证面白冷四肢,神疲惫力语声低。尿清便溏口不渴,舌淡苔白脉沉迟阳证神旺语声粗,面貌红赤呼吸粗。高热尿黄大便秘,舌红苔黄脉洪浮阴虚内热颧唇红,盗汗少寐梦遗精。五心烦热脉细数,舌红无苔卧不宁。阳虚外寒面唇白,自汗欲寐羸弱脉,身倦畏寒尿频数,阳痿带稀体无泽。失血脱水成之阴,口干喜冷汗多粘。舌红干燥脉虚数,面色潮红畏热烦。亡阳病变阳虚脱,手足厥冷汗出多。脉微欲绝舌淡润,渴喜热饮息脆弱。
22、气虚:气虚五脏性能弱,呼吸气促语卑微。身疲肢倦食纳少,心慌筋缓目发黑。头晕眼花腰酸痛,自汗脱肛内脏重。
23、气滞证:气滞主证胀闷痛,胀疼暴发时重轻,窜痛嗳气矢气减,兼证五脏各有型。脘闷纳呆胁胀满,咳喘胸憋腰脊痛。
24、气逆:气逆病本肺胃肝,咳嗽喘息肺逆先。呕恶嗳气呃逆胃,肿逆晕厥头晕眩。
25、血虚证:面唇舌甲无光辉,心慌失眠手足麻,经少衍期脉虚细,头眩乏力眼模糊。
26、血热证:身热夜甚烦不眠,目红鼻衄发疹斑。舌质红绛脉细数,月经先期崩漏连。
27、血瘀:肿胀刺痛有定点,曰轻夜重面色暗。口唇舌质青紫暗,舌边尖部瘀点斑。口干嗽水不欲咽,肢体麻痹或痉挛。脉沉细涩为重点,部位不同随政见。
28、气滞血淤:气滞血淤肝郁成,太息易怒胁胀痛。月经不调胁痞块,舌紫脉虚诊可凭。
29、气血两虚:气血两虚头晕眩,少气乏力懒语言。面白色淡脉纤弱,自汗心慌兼失眠。
30、气虚失血:气虚失血属内伤,倦怠少气面萎黄。肌衄便血成崩漏,舌淡脉弱归脾汤
八法
民间中医
"汗、吐、下、和、温、清、消、补",在利用中皆需把握尺度,太过或不如,用之不当,皆能伤正。"汗而勿伤、下而勿损、、温而勿燥、寒而勿凝、消而勿伐、补而勿滞、和而勿泛、吐而勿缓。"
汗法:汗而勿伤
汗法是外感病前期有表证必用之法,邪在皮毛,汗儿发之。"体若燔碳,汗出而散。"伤寒喜用辛温、温病亦喜汗解,但最忌辛温,温病亦用辛凉透表之法,。温病虽禁汗,但也要通阳利湿,不得微汗,病必难除。热病虽有寒温之分,但外邪的袭击,由表入里,治疗均已表散,透邪外出,即使汗法的目标。当汗而汗,病邪随周身微汗而解,当汗不汗,则为失表,病邪有表入里。;不当汗而汗为误汗,大汗伤阳,过汗伤阴耗液。
汗法用药,要因人、因时、因地、因病而异。春温、夏热秋凉、冬寒,季节不同、症候不同、用药不同。见一经之证,只用一经之表药,两经三经合病,则用两经三经的表药;表里合病,则表里合之;营卫合病,则营卫合治。用药师古人之意,不可拘泥古人之方。伤食、痈疮、痰饮、瘀凝、累积、拥有寒热须四诊和合参,省得勿汗误人。
汗法辨证选方要相宜,方剂讲求配伍,煎服之法也应留神,中间病皆止,无须尽剂。用量宜轻,宁愿再剂,切勿重剂。
下而勿损
下法即使攻法,病邪在里则攻之。下法也是急性热病的常用方式。无论伤寒、温病、内伤杂病,有里实则均需攻下。攻下的目标多是攻逐肠胃邪热硬实,亦有泻水、逐痰。攻逐淤血之用。下法有寒下、温下、润下和攻补兼施,毒火宜急,风火宜疏、燥火宜润、食积宜消下,瘀血宜通下,水火互结宜导下。最近有一种用药趋向,闻补则喜,闻下则忧,须知攻逐邪热,有故无损。我曾用控涎丹治疗老年癌性胸水的患者,结果就很好。对于漏出性胸膜炎的患者用下法,既让患者免去了抽水之痛,还原也较好,况且不曾反弹。"急下存阴,下不嫌早"确为体验之谈。
所谓勿下伤阴,酷寒太过伤害胃阳,与目前我们有些医生的用药思想有牵涉,一见炎症即使清热解毒,大剂芩连,此类不良结局最为多见,当前车之鉴。
温法:温而勿燥
温法即使"寒则温之",有温散、温补、温热等。既有参、芪术、草平和之温,亦有附、姜、桂、炙热之温。温法有温中祛寒、回阳救逆、温经散寒、温化寒湿、温化寒痰、温补肾阳等成效。;
"阴盛则寒,阳虚亦寒",形寒饮冷为伤寒,寒邪入脏,名曰中寒,而阳虚生寒,则为虚寒。临床要详细剖析寒在何脏,虚在何脏,要辨证求本,有真热假寒之证,切不可温。也有真寒假热、阴盛格阳更需准确辨证,须用白通汤加童便、猪胆汁反佐温之,寒痰壅闭,神魂不醒者急需温而开之,如苏合香丸。
温法要把握准则,药既要对症,用药亦须适中,药过病所,不免有伤阴之弊。伤寒痹症,药量不足,怎能温通经络?临床见到有的处方砂、蔻、木香、丁香用十数克,其味何能入口,病家如何下咽?辛香温燥之药,少用化湿健脾,舒气开胃,用之太过则耗阴伤气。大汗亡阳,当急需温补,些许几克参、附有怎能回天?
温药要把握配伍,不能纯粹用纯温热之药拼合起来去治病,《伤寒论》中附子汤中配用白芍即使温而不燥的作用,抢救回阳的四逆汤用甘草也是取甘以缓之之意,而肾气丸是在水中补火取温而不燥之意。温而勿燥,免伤其津,乃温法之要诀。
清法:寒而勿凝
阳盛则热,热之极为火,有表热、里热、实热、实火、郁热、郁火等。而"阴虚则热,烦劳则张"则为虚热。清法即使"热则清之",清之泻之指的是实热,而虚火当用温补。清法有清热解毒、清营凉血、清热解毒、清热祛暑、清心里水、清肝逐湿、清肺化痰等。
清法是外感热病常用的方式,表证发热者,宜散而清之,既"火郁发之,""体若燔碳,汗出而散"。清里热要依据病情,到气能力清气,清气不可寒滞,如生地、玄参之类,用之反使邪不外达而内闭。辛凉之中勿加酷寒,如在白虎汤中参与三黄反不能清透其热。里热硬实,泻下以清之,以承气撤热,亦是清法,有釜底抽薪之妙。热入营分宜清营泻热,透热转气,热在血分,宜凉血散血。若阳盛拒阴则需参加姜汁反佐。
七情气结,郁火内发,当辨脏用药,"阴平阳秘,精力乃治",不可概用清法。凡用清法,当需顾全脾胃,一定凉而勿伤,寒而勿凝,防止热症未已,寒症既起。
消法:消而勿伐
消法即消散之意,指穿过消食导滞、行气活血、化痰利水等方式使有形之邪渐渐消散的措施。《素问*至真要大论》"结者散之""坚者削之"即指消法而言。
病气壅滞不通,必用消导分散之法,对于病势急切,形症俱实的一定急下,当用下法,而对于失治或误治迁延日久,病邪聚而不散,日益牢坚,需用消法。消法平常常用于食积、痰核、累积、症瘕,现常用于肿瘤的治疗。消法用药多俱有克伐之性,在消散病邪的时候当顾全浩气,即消而勿伐。消而勿伐,消得是病,不是要消伤浩气,运用消法要判明病之所在,或在经络,或在脏腑,分经论治,对症下药。并当照顾患者的体格强弱,或先消后补、或先补后消、或消补兼施,目前临床上还须辨病,应诊断出是何种疾病,该当辨病和辩证相联结治疗。对于一些癌肿早期的病人应先手术再行中医治疗,省得惹起无须要的纠葛。
外感热病,临床上多有兼症,或夹食、或夹痰、或夹瘀、或夹水,必佐以消法,乃得其平。冷食所伤,温而消之。食积化热,消而清之,攻伐之法,一定对症下药,能力有故无损,消而勿伐。
补法:补而勿滞
虚为浩气虚,虚则补之,补其不足也。有因虚而病有因病而虚的,并有渐虚和顿虚之分。渐虚是因病渐渐伤害,病势迟缓。顿虚指猛然大病,上吐下泻、或骤然大失血等。虚的范围很宽,有阴、阳、气、血、津液虚之分,五脏各有虚证。
形不足则,温之以气,精不足则补之以味。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气虚以四君为主,血虚以四物为主。阳虚不补则气日消,阴虚不补则血日耗。补则助也、扶助也。损其肺则,益其气:损其心则,和其营卫:损其脾胃,调其茶饭,适其寒温:损其肝则,缓中间:损其肾则,益其精,此正补也。阴阳互根互生,互相抑制。脏腑各有生克,虚则补其母,临床有肺虚补脾、脾虚补命门火,肝虚补肾,血脱益气,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顾,此间接补也。
虚有新久,补有缓急。垂死之病,非峻补不足以拯救。病邪未净,元气虽伤,不可急补,省得留邪。宜缓补,即补而勿骤。温热伏火之证,本不当用补法,但每有屡经汗、下、清而不退者,必待获益而愈。此因本体素虚或因内伤或药物所伐,自当清其气血阴阳,以施获益之法,或攻补兼施,温热之病虽伤阴居多,而补气补阳亦不可废。
大虚内实之证,内实不足,此至虚有盛候,急宜收摄元神,法当养营益气兼摄纳。气以通为补,血以和为补。补并非开几味补气补血的药就行了,一定留神使气机流转,血行通畅,即补而勿滞。还有用泻法来取得补的目标即以通为补,如大黄?虫丸。病去则食养之,以冀复原。五谷为养,五畜为益,五菜为充,五果为助,此贮补法,古人云:药能治病,未也许补人也。
从方药来说,补药的堆积很难到达补的结果,中医的滋补方大都补种有通,更有消补兼施的,中医的补药大都经口服用,因而一定照顾脾胃。
和法:和而勿泛
和解之法,拥有缓解和疏解之意。使表里寒热虚实的庞杂征候,脏腑阴阳气血的偏盛偏衰,归于平复。寒热并用,补泻合剂,表里双解,苦辛分消,协调气血,皆谓和解。伤寒邪在半表半里,汗、吐、下三法,俱不能用,则用和法,即小柴胡汤之类。若有表者,和而兼汗,有里和而兼下。和法尚有和而兼温,和而兼消,和而兼补:瘟疫邪伏膜原,吴又可立达原饮以和之。伤寒温病,杂病,运用和法皆甚广,知其意者,灵通变动,不和者使之和,不平者使之平,不难应手而效。但和法范围虽广亦当和而有据,勿使之过泛,防止当攻邪而用和解之法,贻误病机。
吐法:吐而勿缓
吐法是治病邪在上焦胸膈之间,或咽喉之处,或痰、食、痈、脓。"其高者引而越之",古人治危险之证,常用吐法,如瓜蒂散,吐膈上之痰。朱丹溪治妊娠转孚尿闭用补中益气汤探吐。张子和用双解体探吐。外邪郁闭在表,先服一点对症药引吐,吐法似有汗法的作用,其效甚捷。缠喉诸症,属风痰郁火梗塞,不急吐之,则喘闭难熬。食停胸膈,不能转输消化,胀满而痛,一定吐之。中风不语,痰饮壅盛,隔断清道,亦必用吐法。燥狂癫痫,痰闭清窍,更须用吐法。
中医的八法习惯了表里寒热虚实不同的症候。但病邪致病极为庞杂,有时需数法并用。数法合用又有主次轻重之分,因而虽为八法,但合作尔后活泛多变,"一法之中,八法备焉,八法之中,百法备焉"。临床上用八法治病需灵便把握,谨守病机,但求勿失。
处方遣药,巧用引药
民间中医
处方遣药,喜用引药,由于引药的灵巧使用,效如桴鼓。引药是在中药"七情"(单行、相须、相使、相畏、相杀、相恶、相反)和"君、臣、佐、使"的配伍准则及药物归经理论的根基上发生和进展起来的。历朝医家穿过常年临证中,体验到辩证立法固然准确,然而能否收到预期良效,还要看遣药配伍是否稳妥;因为药物一经配伍,就大大增添了各药作用的庞杂性,在药物之间的互相作用下(和谐或约束),药物的功能也随之而产生变动。因而,古人对引药的利用非常注重,聚积了丰硕的体验,代代相承,逐渐进展和健全。近年来,引药的利用发展不大,有渐被疏忽的趋向。
一、引药简述引药,亦称引经药、药引、或引经报使,首要是指处方中领导诸药直达病所使之更好发扬治疗效应的药物。它是在中医方剂的君、臣、佐、使配伍准则和中药药物归经理论根基上发生和进展起来的。正如传统之用桔梗为了引载药上涨治疗咽喉病,用桑枝为引以治上肢病,以牛膝为引以治下肢病,用羌活为引以治足太阳膀胱经病,用青皮为引以治疗足厥阴肝经病,用酒为引以活血通经,用生姜为引以宣告和胃,用灯心草为引以清心通淋等。其利用药材、蔬菜、果实、谷物、草木、虫介及金属等类皆囊括中间,真可谓周围曲直,利用精当,到达鬼斧神工、目不暇接的境域。早在东汉日期,《伤寒论》113方中就有52个方利用了引药;金元日期,《珍珠囊》确定提出了引药为"引经报使之说";明清日期,引药的使用更为普遍和深入,并有《药引论》专著问世。穿过常年临床实践,引药利用逐渐成为了临床处方大致准绳之一。正如《医学阶梯》说:"汤之有引,如舟之有楫"。《医学读书记》亦说:"药无引使,则不通病所。"《药引论》则明白指出:"古今汤方莫尽,药引无限,临机取用,各有所宜。"均解释了使用药引的主要性和普遍性。大略录取引药依据疾病体现、病变部位、体格强弱、发病季节以及治疗目标、立方准则、药性特质等因素而定。准确地使用引药,对引诸药入经,直达病所,增高疗效,纠正药味,便于服用等方面,都有着首要的作用。引药的临床利用,总结起来有以下五个方面:即用于引药归经、佐助、佐制、反佐、协调诸药等。
(一)引药归经:如参苓白术散顶事桔梗为引,似舟楫载药上达上焦以益肺;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顶事吴茱萸、生姜为引,直走厥阴引诸药散陈寒;芪芍桂酒汤顶事苦酒为引,引药入营分以加强泄营中郁热和散肌腠水湿之功;失笑散顶事醋调服为引,引药入肝以解肝经瘀血疼痛。
(二)佐助:如八正散顶事灯心草为引,既可导热下行而通关窍,又能加强通淋除湿的作用;炙甘草汤顶事酒煮煎为引,加强了疏导经络、畅利血统的成效;括蒌薤白白酒汤顶事白酒为引,助药上行开通气血。
(三)佐制:如川芎茶调散用清茶调下为引,既可上清头领,又能约束风药过分温燥和升散,使升中有降;凉隔散用白蜜为引,既可存胃津、润燥结,又能缓解硝、黄之峻下。
(四)反佐:如白通加猪胆汁汤顶事人尿、猪胆汁为引,取其性咸寒,引阳入阴,使温热之药不为寒邪格拒,以利发扬回阳救逆之作用;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中猪胆汁为引,借其酷寒性滑引姜附大辛大热药物入阴,以制盛寒对辛热药物之格拒,拥有"甚者从之"之意。
(五)调停诸药:如麻黄汤、桂枝汤顶事炙甘草为引,以弛缓麻、桂峻烈之性;龙胆泄肝汤顶事甘草为引,以调节诸药酷寒之性;达原引顶事甘草为引,以和缓厚朴、槟榔、草果之力猛并能解毒,又可缓解知母、黄芩之严寒。另外,也有协调中州,固护脾胃之意,照常用生姜、大枣、甘草为引,即有此意。
二、引药的临床利用(一)蔬菜类引药
1、生姜:辛,微温;入胃、脾、肺、肝经,其性走而不守。作引药其效有三:宣散表寒,降逆止呕;化痰涤饮,通络利窍;调治肝胃,流畅气机。但阴虚及上、中焦有热者忌用、引药用量1~3片。
2、生姜皮:辛,凉;入脾、肺经。作引药是取其以皮走脾之意,引诸药入脾,有和脾行水之成效。但阴虚及上、中焦有热者忌用。引药用量,1~3片。
三、煨姜:辛,微温;入胃、脾、肺经。作引药是取其性平和,既无干姜之燥,又无生姜之散,有和中断呕,固护胃气的作用。但阴虚及上、中焦有热者忌用。引药用量1~3片。
3、葱白:辛,甘,温;入肺、胃经。作引药能领诸药达表入里,其效有三:和调阴阳,通阳散寒,分散表寒。但表虚多汗者忌用。引药用量,1~2寸。
4、葱尖:辛,甘,温;入肺、胃经。作引药意在以葱尖通关利窍,可通达膀胱关窍。但表虚多汗者忌用。引药用量,1~2寸。
5、胡荽:辛,温;入脾、胃、肺经。作引药是取其辛温香窜之性,领诸药外达皮肤,有疏风解表,发汗透疹的作用。但疹已透出或非风寒外束而是热毒壅盛所致的疹出不透者忌用。引药用量,1~2棵。?,
6、香菇:甘,平;入肝、胃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托痘排毒,疏风透疹。但有中寒者不宜用。引药用量,1~3片
(二)谷物类引药
1、粳米:甘,平;入脾、胃经。作引药是取其甘缓之性,调护胃气,以防大凉之剂伤中。引药用量,3~15克。
2、陈仓米:甘、淡、平;入脾、胃经。作引药其效有二:调中益气,涩肠止泻;顾护胃气,化湿止痢。引药用量,3~15克。
3、糯米:甘,温;入脾、胃、肺、肾经。作引药能助诸药行营卫,利于气行血、透痘助浆的作用。但素有痰热风病及脾病不能运化者忌用。引药用量,3~5克。1 4、薏苡仁:甘,淡,平,微寒;如脾、胃、肺经。作引药能助药健脾益气,除湿散满。但大便干燥及妊娠期慎用。引药用量,10~15克。
(三)虫介类引药
1、蜂蜜:甘,平;入心、脾、肺、大肠经。作引药能助诸药解毒调中或润肠通便。但痰湿内蕴,中满痞胀及便溏者忌用。引药用量,10~15克。
2、蚕茧:甘,温。作引药能助诸药泻膀胱中相火,引清气上朝于口,有生津止渴之的作用。引药用2~10克。
3、珍珠:甘,咸,寒;入心、肝经。作引药能领诸药入心,有镇心安神、养阴熄风的作用。但阴寒证忌用。引药用量,0.5克~1克。
4、桑虫:甘,平;入肝、脾、肺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散风透疹,托痘发浆,活血解毒,祛瘀通经。本品有毒易伤脾胃,故凡痘毒脾败、皮薄脚散、泄泻何止者忌用。引药用量1~5条。
(四)果实类引药
1、梨:甘,微酸;入肺、胃、心、肝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清热润肺,消痰止嗽;又可助诸药清滋肝肺,退潮热止咳嗽。但虚寒咳嗽、脾胃有寒者忌用。引药用量,3~5片或汁液半杯。
2、胡桃肉:甘,温;入肺、脾、胃经。作引药能佐诸药补命门元阳,通经脉郁滞;又可助诸药补肾以运脾阳,调中以行滞气。但阴虚火旺及痰火积热者忌用。引药用量,1~3枚。
3、大枣:甘,温;入心、脾、胃经。作引药能导诸药入脾胃,和中助运;又可助诸药获益心脾,滋补气血。但心下痞满、中满呕吐者忌用。引药用量,2~5枚。
4、龙眼肉:甘,温;入心、脾经。作引药能领诸药入心脾,获益气血;又可领诸药直达心经,养心安神而增寐。但内有痰火及湿痰者忌用。引药用量,3~7枚或3~6克。
5、鲜青果:甘,涩,酸、平;入肺、胃、肝、脾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清肝凉胆,清胃降火,又可助诸药解温热之毒,疗咽喉肿痛。引药用量,2~7枚
6、莲子:甘、涩、平;入心、脾、肝、肾经。作引药是取莲肉馥郁之味,以清养心君,除烦安神;又取其稼樯之味入脾。固涩之性涩肠,故能止滑泻。但中满痞胀、溺赤、便秘者忌用。引药用量,5~20粒。
7、藕节:甘,涩,平;入心、胃、肝经。作引药能助诸药凉血止血,散瘀生新;又可助诸药解咽喉之热毒。但脾胃虚寒者慎用。引药用量,2~7个。
8、荷梗:微苦,平;入心、肺、肝、脾经。作引药能助诸药升扫除眩,和营舒筋;又可助诸药行气化饮,宽胸和中,清解暑湿。但大便干燥者忌用。引药用量,0.7~1尺。
9、荷蒂:苦,甘,平。作引药能领诸药上达,能清解咽喉肿痛以及和血散瘀、清降心火。引药用量,2~3个。~
10、荷叶:苦,涩,平;入心、肺、肝、胆经。作引药用其效有三:引药上行,消解咽喉肿痛;升阳散风止头痛;清解暑热,定眩止晕。但体虚阳浮之体忌用。引药用量,半张或一张。
11、西瓜翠衣:甘,凉;入肺、胃经。作引药有协助药清暑除烦、止渴利尿的作用。但中寒多湿,大便滑泄者忌用。引药用量30~50克。
(五)草木类引药.
1、灯心草:甘,淡,微寒;入心、脾、膀胱、小肠经。作引药能导诸药入心、脾、膀胱,以清湿热、利关窍;又能清上、中二焦之余热。但气虚小便不禁者慎用之。引药用量,3-~50寸。
2、芦根:甘,寒;入肺、胃经。作引药是取其体中空虚,以起协助分散透疹的作用;又取其清爽而升高,领诸药直达头顶,以散解瘟毒。但脾胃虚寒之呕吐作胀忌用。引药用量,10~15克,或鲜品3~5把。
3、醋柴胡:酸,苦,平,微寒;入肝、胆、心包、三焦经。作引药能领诸药入肝胆经,以解半表半里之邪。但真阴折损、肝阳上亢者忌用。引药用量,1.5~3克。
4、益母草:辛,苦,微寒;入心、肝、肾、心包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活血调经,化湿清热;又可助诸药消瘀逐滞,养血生新。但气血素虚偏寒及阴虚血少者慎用。引药用量,6~10克。
5鲜扁豆花:甘,淡,平;入脾、胃经。作引药能助诸药除中焦之湿滞,理脾胃以止泄。但阴虚及便秘者慎用。引药用量,7~10朵。
6、鲜扁豆叶:辛,甘,平;入肝、脾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清暑利湿,行气和中;又可助诸药调治中州,协调肝脾,舒筋化滞,止呕止泻。但阴虚及便秘者慎用。引药用量,10~15片。
7、竹叶:甘,淡,微苦,寒;入心、肺、肝、胆、胃经。作引药其效有五:清上焦之热,以助清利咽喉;清化阳明,以助清理胃经湿热;清病后余热,使余邪从小便分消;清心肝之热,以助降五志炽热;清化痰饮之热,以助化痰涤饮。但中上二焦无热者慎用。引药用量,5~20片。
8、淡竹叶:甘,淡,寒;入心、肺、胃经。作引药能清上焦之热,清利咽喉,导热下行,又可清化暑湿相合之湿热,使湿与热不相合。但孕妇慎用。引药用量,3~6克。
9、枸橘叶:辛,温;入肝,胃经。作引药能领诸药达中上二焦,起到利咽导毒及理气和胃的作用。但脾胃羸弱者慎用。引药用量,30~50寸。
10、桑枝:苦,平;入肝、肺、脾、肾经。作引药能领诸药入肝养血,抵关节而舒筋;又可助诸药驱风除湿,消肿止痛。引药用量,3~10克。
11、竹沥:甘,苦,寒;入心、胃、肝、肺经。作引药意在取竹沥性滑流畅,能领诸药走窍逐痰,通利经络,益阴除热。但脾胃虚寒而致肠胃滑泄以及寒嗽者忌用。引药用量,3~30毫升。
(六)金石类引药
1、赤金、金器:辛,苦,平;入心、肝经。作引药能助诸药镇摄心神,安定魂魄;又可助诸药凉肝解热,定惊止搐。但阳虚气陷、下利清冷者忌用。引药用量,常取整块或一件,入药同煎后取出。
2、、纹银:大寒,入心、肝经。作引药能助诸药安神定志,镇惊明目,顾护胎元。但阳气羸弱有寒者忌用。引药用量,常取整块或一件入药同煎后取出。
3、元明粉:辛,苦,咸,寒;入胃、大肠经。作引药其效有三:助诸药入肠胃导里滞下行,除胀满;助诸药稀释痰涎,清利大肠;助诸药驱经络之痰饮,润肠胃之燥结。但脾胃虚寒者忌用。引药用量,2~6克。
4、朱砂:甘,寒;入心、肺、脾、肾经。作引药能助诸药清心宁神,定惊防惊痫,逐痰降火。但本品久服,可致慢性汞中毒,不宜久服。引药用量,0.5~1克。
中药常用引经药
手少阴心经:黄连、细辛;
手太阳小肠经:藁本、黄柏;
足少阴肾经:独活、肉桂(桂枝)、知母、细辛;
足太阳膀胱经:羌活;手太阴肺经:桔梗、升麻、葱白、白芷;
手阳明大肠经:白芷、升麻、石膏;
足太阴脾经:苍术、升麻、葛根、白芍;
足阳明胃经:白芷、升麻、石膏、葛根;
手厥阴心包经:柴胡、丹皮;
手少阳三焦经:连翅、柴胡,
上焦地骨皮,
中焦青皮,
下焦附子;
足厥阴肝经:青皮、吴茱萸、川芎、柴胡;
足少阳胆经:柴胡、青皮等。
常用的引经药,按部位:
头面部:黄芩菊花荷顶口芪
上肢:姜黄桂枝威灵仙
腰背部:杜仲川断构杞
胸腹部:木香砂仁黄莲肉桂
少腹部:小茴桔核荔枝五灵脂黄柏
下肢:木瓜牛膝鸡血藤防已
耳口周:龙胆草黄莲
肛周.外阴:黄柏防已龙胆草
药引送药,引经之妙
药引,又称引药,首要起"引药归经、加强疗效"的作用,一同还兼
具协调、约束或矫味等成效。药引送药,引经之妙.,可收到相
受益彰的结果。
大枣汤能补脾胃、益气生津、和解药毒。凡脾胃、产后等羸弱者,
均宜以此为引,平常用枣5~10枚,水煎取汤送服中成药。如治疗脾
虚腹泻可用大枣汤送服人参健脾丸等。
生姜汤有散风寒、解表止咳、温中散寒之功。用于治疗风寒感冒、
阴寒胃痛、吐泻腹痛的方药常以此为药引。平常用3~5片生姜水煎取
汤,即为姜汤引,用以送服相应病症的中成药。
大枣生姜汤常同煮做药引,可获益脾胃、增添食欲,从而促使药
物的充足吸纳。
红糖水有补血散寒、祛瘀之成效。常用于妇科血虚、血寒、产后
恶露未净、乳汁稀薄、口干呕吐、羸弱血痢等,可取红糖10~30克冲
开水送服中成药即可。
藕汁有清热凉血、止血的成效。用中成药治疗血热出血经常用藕
汁为药引,以加强疗效。用生藕捣汁,或藕节5~10个煎水即成。
黄酒酒性辛热,有温通经络、散风寒、行药势的成效。黄酒与寒
性药同服,可缓其寒;与热性药同服,可舒经活络。服用时,平常取
黄酒15~50ml,温服,如用做祛风除湿、舒经活络,可用黄酒送服活
络丸;用做活血化瘀、消肿止痛可用黄酒送服七厘散。
米汤即浮于汤面上的稠油状液体。脾胃羸弱及有肠道疾患者服用
中成药时都宜以此为引。米汤以小米汤为好。
葱白汤有发汗解表、解毒散结的成效。实用于外感风寒及阴寒内
盛证,平常用葱白2~3段,切碎煎汤即成。
盐汤因咸走肾,可引药入肾经,故宜用盐汤送服补肾类中成药。
此药引实用于肾阴折损惹起的肾脏病证,如羸弱乏力、阳痿遗精、腰
痛发稀者。
蜂蜜水味甘平,含有多种营养成分,首要补虚,有补中缓急、润
肺止咳、润肠通便等成效。治疗肺燥咳嗽、肠燥便秘、胃及十二指肠
溃疡等证常以此为引。
醋味酸,可散瘀止痛、解毒、杀虫、矫味。常用于妇人赤白带下、
血崩便血等证。用时取醋两汤匙左右,冲开水半杯即成。
中药药引门类较多,除上述外,还有芦根、薄荷、荆芥、苏叶、
西瓜、梨、饴糖、冰糖等都能够作药引。固然药引仅是处方中的配角,
但但凡妥帖利用,就能展现锦上添花之妙。
唯脓长肉
民间中医
唯脓长肉是中医外科与西医外科的不同之处,西医以为化脓是由于传染惹起的,而中医的唯脓长肉也有其理论根基。脓液是毒邪与气血相搏的病理产物,化脓是鉴定气血相争的病变历程。气血兴盛脓液涌现为黄稠或白稠枯燥量少,且成脓迅疾;气血羸弱,则脓液清楚,化脓缓慢;气血衰竭,阴血呆滞,气血与邪毒相搏,其结局就会无脓或很少化脓。唯脓长肉是说脓液适量,肉芽才会兴旺成长。
依据临床实习所见,证实唯脓长肉的看法是准确的。脓液呈黄色或白色臭而枯燥,是气血富余易愈之兆。而无脓的干性坏死则为气血不通,缺血性坏死,刁难治之证。若化脓即使脱腐生肌的开端,阐明有了血液供给,有复活的也许,若是坏死组织基部不化脓,它就永久不能和康健组织分别。
少白头"食疗三法
民间中医
黑芝麻
治疗由于肝肾羸弱所惹起的头发早白。食用方式:取黑芝麻25克,炒熟后捣碎,加适量大米煮成粥,每天挨次食用,对"少白头"变黑有优良的治疗作用。
枸杞子
治疗因头晕目眩惹起的"少白头"。食用方式:煎汤、炖食均可,每次9克~15克,常年服用。
仙人粥
何首乌30克~60克,红枣5枚,红糖10克,粳米60克。先将何首乌纳入小砂锅内,煎取汁液,去渣后纳入淘洗清洁的粳米和红枣中,加水适量煮粥。粥熟后参与红糖即成。此粥有养血益肝、固精补肾、乌亮须发之成效,尤其实用于头发早白和头发枯黄的青少年。每天一剂,分两次食用,连食7天~10天为一疗程,间隔5天再举行下一疗程。腹泻者不宜食用。
病机赋
民间中医
病机玄蕴,脉理幽深,虽圣经之备载,匪师授而罔明。处百病而决死生,须探阴阳脉侯,订七方而施药石,当推苦药志形,邪之所客,标本莫逃乎六气,病之所起,枢机不越乎四因。一辩色,二辩音,乃医家圣神秘用。三折肱九折臂,原病者感觉与情态。穷浮沉迟数滑涩大缓八脉之奥,[有一说浮沉迟数长短虚实八脉为纲者。]便知表里虚实寒热邪正八要之名,八脉为诸脉纲领,八要是众病衡量。涩为血少精伤,责责然来往,涩滞如刀刮之状。滑为痰多气盛,替替然应指油滑,似流珠动之形。迟寒数热,纪至数多少。浮表沉里,在举按重轻。缓则正复,和若春风柳舞,大则病进,势如秋水潮生。六脉相等者喜,其勿药。六脉偏盛者忧,其采薪。表宜汗解,里即下平。救表则桂枝芪芍,救里则姜附参苓。病有虚实之殊,虚者补而实者泻,邪有寒热之异,寒者温而热者清。外邪是风寒暑湿燥火之所客,内邪则虚实贼微正之相乘。正乃胃之真气,良由国之鲠臣。驱邪如逐寇盗,必亟攻而尽剿。养正如待小人,在修己而正心。地土厚薄,究有余不足之资质,运气胜复,推太过不如之盛行。脉病既得乎心法,用药奚患乎弗灵。原夫中风当分真伪,真者现六经形证。有脏腑血统之分,伪者遵三子发扬,有属湿火气虚之谓。万病能将火湿分,彻开轩歧无缝锁。中脏命危,中腑肢废。在经络则口眼否斜,中血统则半身不遂,僵仆卒倒,必用补汤,痰气梗塞可行吐剂。手足瘛?曰搐,背项反张曰?,或为风痱偏枯,或变风痹风懿,瘫痪痿四肢缓而不仁。风湿寒并三气合而为痹,虽善行数变之莫测,皆木胜风淫之所致。风从火断汗润宜,风从寒者温之可,风从湿则燥而渗。雪霜刺骨,总是寒邪,酷日炎蒸,皆为暑类。伤寒则脉紧身寒,中暑则脉虚热炽,暑当敛补而清,[余;酸敛之品]寒可温散而去。诸痉强直,体肿跗肿,由山泽风雨泾蒸。诸涩枯涸,劲头皴揭,皆天地清除燥气。湿则寒其皮肉,燥则涸其肠胃。西北风高上燥,尝苦渴闭痈疡。东南地卑水湿,多染疸肿泄痢。其邪有伤有中,盖伤之浅而中之深,在人有壮有怯,故壮者行而怯者剧。天人七火君相,五志为工者能知直折顺性之理,而术可通神,善医者解行反治求属之道,而病无不治。虚火实火,补泻各符合宜。湿热郁热,攻发必异乎剂。湿热攻而郁热发。既通六气之机,可垂行古之誉。尝闻血属阴,不足则生热,斯河间之确论,而血不足也可生风。气属阳,有余便是火,佩丹溪之警句。而气不足也有热者。气盛则为喘急,为胀满,为痞塞,兼降火必自已。气虚也有是证。血虚者为吐衄,为烦蒸,为劳瘵,非清热而难痊。血盛者也有吐衄,因血有余则怒,怒则气上,血随气走则也。理中汤治脾胃虚冷,润下丸化胸膈痰涎。暴呕吐逆为寒所致,[因热也有暴呕吐逆者。]久嗽咯血是火之愆。平胃散湿胜濡泄何止,益荣汤治怔忡模糊无眠,枳壳散达生散令妇束胎而易产,麻仁丸润肠丸治老人少血而便难。定惊悸须索牛黄珠珀,化虫积必仗鹤虱雷丸。通闭以葵菜菠?,取其滑能养窍,消瘿以昆布海藻,因其咸能软坚。斯先贤之秘妙,忆草好吗,矧后进之无传。所谓夏伤于暑,秋必作疟。近而暴者,及时可瘳,远而?者,三日一发。若瘅疟但用清肌,在阴分勿行截药。人参养胃治寒多热少而虚,柴胡清脾理热多寒少而渴。自汗阳亏,盗汗阴弱。嗽而无声有痰兮,脾受湿侵,咳而有声无痰兮,肺由火烁。霍乱有寒有暑,何局方泥乎辛温。累积有虚有实,岂世俗偏于峻削。当知木郁可令土达金,郁泄而土郁夺水,郁折而火郁宣泄,发即汗利之称,折夺是攻抑之别。倒仓廪去陈?,中州洗涤良方,开鬼门干净府,上下分消妙法。如斯瞑眩反掌,生杀辄有一失,悔噬脐之莫追,所以再逆,耻方成之弗约。大略暴病匪热,久病匪寒。臀背生疽,良由热积所致,亲信卒痛,却乃暴寒所干。五泄五疽因湿热,惟利水为尚。三消三衄为燥火,滋阴自安。呕吐咳逆,咎归于胃,阴颓疝瘕,统属于肝。液归心而作汗,敛之者黄芪六一,热内炽而发疹,消之者人参化斑。身不安兮为燥,心不宁兮为烦。突然寒僵起立昏冒者名为尸厥,卒尔跌仆流涎时醒者号曰癫痫。腹满吞酸,此是胃中流饮,胸膨嗳气,盖缘膈上停痰。欲挽救春之力,当修起死之丹。窃惟阴阳而症,疗各不同,内外两伤,治须审别。内伤外伤,辩口鼻呼吸之情,阴症阳症,察尺寸交往之脉。既明内外阴阳,便知虚实冷热。曰浊曰带,有赤有白,或属痰而或属火,白干气而赤干血,本无寒热之分,但有虚实之说,痢亦同然。瘀积湿热勿行淡渗,兜涩汤丸可用汗下。寒温涌泄,导赤散通小便癃闭,温曰丸解大肠痛结。地骨皮散退劳热偏宜,青礞石丸化结痰甚捷。火郁者必扪其肌,胎死者可验其舌。延胡苦楝医寒疝控引于二丸,当归龙荟泻湿热痛攻于两胁。谙晓阴阳虚实之情,便是医家奥妙之诀。当以诸痛为实,诸痒为虚。虚者精气不足,实者邪气有余。泄泻有肠垢鹜溏,若滑脱则兜涩为当。肠痛有食积郁热,倘阴寒则姜附可施。厥心痛者,客寒犯胃,手足和者温散即已。真头痛者入连于脑,爪甲黑者危笃难医。结阳则肢肿有准,结阴则便血无疑。足膝屈弱曰脚气,肿痛者湿多热盛。腰痛不已曰肾虚,脞山者气滞血瘀。巅顶苦楚,药尊藁本,鼻渊何止,方选辛夷。手麻有湿痰死血,手木缘风湿气虚。淋沥似欲通不通,气虚者清心莲子。便血审先粪后粪,阴结者平胃地榆。盖闻溲便不利谓之关,茶饭不下谓之格,乃阴阳有所偏乘,故脉息因此覆溢。咳血与呕血不同,咳血嗽起,呕血逆来。吞酸与吐酸不同,吞酸刺心,吐酸涌出。水停心下曰饮,水积胁下曰癖。行水以泽泻茯苓,攻癖以芫花大戟。控涎丹虽云峻利,可逐伏痰,保和丸性味温平,能消食积。溺血则血去无痛,有痛者自是赤淋。短气乃气难布息,粗息者却为喘急。胃腕小心而痛,要分客热客寒,遍身历节而疼,须辩属风属湿。通圣散专疗诸风,越鞠丸能开六郁。羸弱者目眩头晕,亦本痰火而成,湿热者精滑梦遗,或为观念而得。缘杂病绪繁无据,机密难明,匪伤寒经络有凭,形症可识。临病若能三思,用药终无一失。酒客忌甘,出血者忌汗。略举众疾之端,俾为后学之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