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1231 / 我的图书馆 / 抵当汤

0 0

   

抵当汤

2011-10-20  lc1231

抵当汤

(2009-05-04 09:05:26)
标签:

杂谈

抵当汤是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治疗瘀热证的重要基本代表方,临床辨证结合多年来应用抵当汤治疗体会,认为合理运用抵当汤既能治疗常见病,又能治疗多发病,更能治疗疑难病,略述于次。
【组成】水蛭(熬)30个,虻虫30个(去翅足,熬),桃仁20个(去皮尖),大黄3两(酒洗)。
【来源】《伤寒论》。
【功效】下瘀血。攻逐蓄血。
【主治】伤寒瘀热在里,血蓄下焦,不结胸而少腹硬满,小便自利,大便硬而色黑易解,身黄有微热,脉沉结,或狂躁,或喜忘,或经水不利者。太阳病6-7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其人发狂者,以热在下焦,少腹当硬满,下血乃愈;血证谛也;阳明病,本有久瘀血,屎虽硬,大便反易,其色必黑者;病人无表里证,发热7-8日,下后脉数不解,合热则消谷善饥,至6-7日不大便者。妇人经水不利下。血结胸,漱水不欲咽。
【临床应用】
 
1.治健忘(神经衰弱)
  健忘多见于神经衰弱,辨治健忘的基本方法有益心健脾、补肾益脑、养心安神等。由于心主血脉与神明,心血滋养神明则思维敏捷,记忆强健。若血行不畅而为瘀,瘀血阻滞于心,导致神明既不得心血所养,又被瘀血浊气所肆虐,以此而变生为以健忘为主的病证表现,所以治疗时应当考虑选用活血化瘀方药。
  如夏某,男,43岁。在5年前出现健忘,近2年来健忘加重,虽经CT及磁共振检查,均未发现明显异常,作血细胞分析检查,也未发现异常。刻诊:健忘,轻微头痛,唇口干燥,咽干不欲饮水,饮水且不欲下咽,舌边颜色较暗,脉细略涩。遂辨证为瘀热阻结,脉络不通,清窍失荣,其治当活血化瘀,通窍醒神,以抵当汤加味:大黄6g,桃仁9g,水蛭9g,虻虫9g,桂枝10g,石菖蒲12g,远志12g,茯苓18g,五味子10g。6剂,1日1剂,水煎2次分3服。二诊,记忆力略有好转,头痛减轻,又以前方治疗40余剂,记忆力基本恢复。随访1年,一切尚好。
  用方体会:根据张仲景论抵当汤主治“喜忘”,如唇口干燥辨为热,舌边色泽较暗辨为瘀,尤其是饮水且不欲下咽而辨为瘀热证。治以抵当汤泻热祛瘀,方中桃仁、水蛭、虻虫活血化瘀通窍;大黄泻热祛瘀;桂枝通达血脉;石菖蒲、远志开窍醒神;茯苓泻浊益气安神;五味子敛阴安神。诸药相互为用,以取得预期治疗效果。
  2.治发狂(精神分裂症)
  发狂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表现,辨治发狂的基本方法有镇静安神、化痰开窍、清心醒神等。若瘀血在心,导致心神既不得心血所养,又被瘀血浊气所困扰,以此而演变为心神不得守藏而躁越于外即发狂,所以治疗发狂应当考虑选用活血化瘀方药。
  如马某,男,34岁。有精神分裂症多年,近因病证发作而前来诊治。刻诊:心胸烦热,失眠多梦,烦躁不安,大便干结五六日1次,口唇暗紫,舌下静脉怒张明显,舌质较暗,苔薄黄略腻,脉沉略涩,遂辨为瘀热扰动心神证,给以抵当汤加味:桃仁12g,大黄9g,水蛭10g,虻虫10g,芒硝3g,黄连15g,朱砂(冲服)2g,生甘草10g。6剂,1日1剂,水煎2次合并分3服,并继续服用西药如安定等。二诊,心烦急躁明显好转,大便通畅,又以前方6剂,病证基本得以控制,之后,守前方治疗40余剂。为了巩固疗效,复将前方改汤剂为丸剂,每丸6g,每天服2次,又治疗半年余。至今已3年,病证未再明显发作,若欲发作,即服用前方6剂以控制病情。
  用方体会:根据张仲景论抵当汤主治“发狂”,如心胸烦热,失眠多梦等辨为热;口唇暗紫,脉沉略涩等辨为瘀血,以此而诊为瘀热扰动心神证,遂用抵当汤治疗,方中大黄、芒硝泻热通下;水蛭、虻虫、桃仁破血逐瘀;黄连、朱砂重镇清心安神;生甘草既清热除烦,又解朱砂之毒。方药相互为用,以奏其效。再则,治疗精神分裂症,必须配合西药,以此才能取得最佳治疗效果。
  3.治身黄(肝实质弥漫性损伤)
  肝实质弥漫性损伤(黄疸指数升高)是引起身体发黄(黄疸)的重要原因之一。辨治身黄应当别阴阳属性。若瘀血阻滞经脉,导致血气不利,郁而化热,瘀热相搏而熏蒸则可演变为身黄,所以治疗身黄应当考虑选用活血化瘀方药。
  如吕某,39岁,男。经B超检查确诊为肝实质弥漫性损伤,几经治疗,可谷丙转氨酶和谷草转氨酶且常常在200U/L以上,黄疸指数也常常在120单位以上。刻诊:腹胀,不欲饮食,大便干结,胁痛固定不移,夜间疼痛加重,烦闷郁热,面目身黄且鲜明,神疲乏力,舌红边紫,苔黄腻,脉细沉数,辨为瘀热发黄证,遂用抵当汤加味,桃仁12g,大黄9g,水蛭10g,虻虫10g,茵陈30g,栀子15g,黄芪15g,白芍15g,柴胡15g,炙甘草10g。6剂,1日1剂,水煎2次合并分3服。二诊,腹胀有好转,面目身黄均减轻,又以前方治疗15剂,复查转氨酶及黄疸指数恢复正常,为了巩固疗效,又以前方每周5剂,连续治疗月余,至今已2年,病证未再复发。
  用方体会:身黄是肝实质弥漫性损伤的常见症状表现,若西药治疗,病情得以控制,一般不需要再服用中药;若西药治疗,病情得以控制,可停药后病证又发作,对此最好采用中药或中西药结合治疗。根据张仲景论抵当汤主治“身黄”,以此而辨为瘀热发黄证,给予抵当汤治疗,方中大黄、栀子,以清泻郁热;水蛭、虻虫、桃仁活血破血祛瘀;茵陈利湿泻热;柴胡疏肝泄热;白芍敛肝柔肝,兼防泻肝伤肝;黄芪、甘草益气补虚,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4.治闭经(多囊卵巢)
  多囊卵巢是引起女子闭经的常见原因之一,也是闭经中最难治病证之一。笔者从瘀热角度选用抵当汤加味治疗多囊卵巢,则取得比较好的治疗效果。
  如曹某,女,29岁。主诉:月经自初潮至今从未正常,服用西药即来月经,未用方药治疗则没有月经。经彩超检查:诊断为多囊卵巢,虽以妈富隆治疗,但治疗效果不佳,停药后又出现多囊卵巢,病情总是反复。刻诊:月经先后无定期,经下夹血块,心烦,口渴欲饮水,舌质红而边略暗,脉细略涩,辨治为胞宫瘀热证,以抵当汤加味:桃仁12g,大黄9g,水蛭6g,虻虫6g,茯苓15g,丹皮15g,白芍15g,桂枝15g,炙甘草10g。6剂,1日1剂,水煎2次合并分3服。连续用药4个月,经彩超复查,多囊卵巢基本消失。为了巩固疗效,以前方改汤剂为丸剂治疗1年余,卵巢恢复正常。
  用方体会:从中医辨治多囊卵巢,主要有瘀热证与寒瘀证。根据张仲景论抵当汤主治“经水不利下”,如心烦,渴欲饮水而辨为热;月经无定期,舌质红略暗而辨为瘀,选用抵当汤治疗,方中桃仁、水蛭、虻虫,活血化瘀;大黄攻泻瘀热;丹皮凉血散瘀;桂枝通经散瘀;茯苓渗利瘀浊;白芍益血缓急;甘草益气帅血而行。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闭经周姓少女,年约十八九,经事三月未行,面色萎黄,少腹微胀,证似干血劳初起。因嘱其吞服大黄(庶虫)虫丸,每服三钱,日三次,尽月可愈。自是之后,遂不复来,意其愈矣。越三月再诊,面颊以下几瘦不成人,背驼腹胀,两手自按,呻吟不绝。深悔前药之误。然病已奄奄,尤不能不一尽心力。第察其情状,皮骨仅存,少腹胀硬,重按痛益甚。此瘀积内结,不攻其瘀,病焉能除?又虑其元气已伤,恐不胜攻,思先补之,然补能恋邪,尤为不可。于是决以抵当汤予之。虻虫一钱,水蛭一钱,大黄五钱,桃仁五十粒。服药后下黑瘀甚多,胀减痛平。推脉虚甚,不宜再下,乃以生地、黄耆、当归、潞党、川芎、白芍、陈皮、茺蔚子活血行气,导其瘀积。一剂之后,遂不复来。
5.蓄血证:张意田治角口焦姓人,七月间患壮热舌赤,少腹闷满,小便自利,目赤发狂,已三十余日,初服解散,继则攻下,但得微汗,而病终不解。诊之,脉至沉微,重按疾急。夫表证仍在,脉反沉微者,邪陷于阴也,重按疾急者,阴不胜真阳,则脉流搏疾,并乃狂矣。此随经瘀血,结于少腹也,宜取抵当汤。乃自制虻虫、水蛭,加桃仁,大黄煎服。服后下血无算。随用熟地一味捣烂煎汁,时时饮之,以救阴液;候其畅通,用人参、附子、炙草,渐渐服之,以固真元。共服熟地二斤余,人参半斤,附子四两,渐得平复。

6.发狂:程某某,男,53岁,教师。1973年8月12日诊治。患者有头痛眩晕病已十余年,血压经常持续在250-180/150-110毫米汞柱之间,头痛恶热,得凉稍减。久服清热祛风,潜阳养阴之剂,症情时轻时重。因炎夏感受暑热,加之情志不舒而晕倒,昏不知人。住院服中西药治疗无效,邀吾诊治。症见形体肥胖,面色晦暗,昏不知人,骂詈不休。舌黄少津,质有瘀斑,少腹便满,疼痛拒按,大便不通,脉象沉弦。血压220/120毫米汞柱。此素有血行不畅,又值暑热内侵,加之情志不舒,遂入血分,热与血结;瘀血攻心,致使神识昏迷。治宜通瘀破结;泻热通便。方用:酒大黄(后入)15g,水蛭12g,桃仁15g,虻虫4.5g,白芍15g。上方服后,泻下硬而黑晦如煤之便,腹痛减轻,神志清醒。续服2剂,又泻下4次,血压降至180/98毫米汞柱,诸症好转,继以它药调治而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