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imtsg / 读书(文)按纽 / 雪莱 《自由颂》

分享

   

雪莱 《自由颂》

2011-11-07  sjimtsg

 

       然而,自由,然而,你的旗帜,虽破碎,
  却依旧飘扬,似雷霆暴雨,迎风激荡。
  ----拜 伦

  一
  一个光荣的民族,又一次制动
  各族人民的雷电:在西班牙
  从城堡到城堡,从心灵到心灵,
  自由的明光迸发,漫天喷撒
  富有感染力的烈火。我的灵魂
  把惊恐的链索抛弃,
  展开歌声敏捷的羽翼,
  (像年轻的鹰,在朝霞中翱翔,)
  庄严而坚强,在诗的韵律中,
  在惯常的猎物上空盘旋;
  直到精神的旋风,从荣誉之天
  把它摄引,以生气蓬勃的火焰
  充满太空的遥远星球,似飞舟激起浪花,
  从背后把光芒投射。天宇深处
  传来悠扬歌声,我将如实记录。

  二
  "太阳和恬静的月亮赫然出现,
  燃烧在深渊的星星升入
  苍天深处。这奇妙的地球
  --天体海洋的岛屿,
  在支持万物的大气云雾中悬浮。
  但是这时,神圣的宇宙
  仍然是混乱和灾难的渊薮,
  因为你尚未诞生; 只有以恶造恶的暴力,
  走兽,飞禽和水族的精神
  已经像是点燃的火种,
  无尽无休的战争在他们之间进行,
  绝望,盘踞在他们内心。
  他们被蹂躏的养母,发出痛苦的呻吟,
  哀叹着兽与兽,虫与虫,人与人厮杀不已,
  每一颗心是一座充满狂风暴雨的地狱。

  三
  "这时,人,这庄严的形体,
  在阳光灿烂的天宇下生儿育女;
  对于芸芸众生,亿万生灵,
  宫殿,庙堂,陵墓和监狱
  还只像是山狼破敝的巢穴。
  生息不已的广大人类,
  野蛮,粗暴,诡谲而愚昧,
  因为你尚未诞生; 在这万姓麇集的荒原,
  像狰狞的乌云笼罩着空旷的荒原,
  专制的暴政高悬在上:封神的瘟疫姑娘:
  依仗金钱和鲜血维持生命,
  血腥和铜臭浸透灵魂的教士和暴君
  则从四面八方把那受惊的人群
  驱赶进她那宽阔翅膀的阴影。

  四
  "希腊颠荡的海岬,蓝色的海岛,
  浮云似的山峦,偶然掀起的波涛,
  都沐浴着慈惠苍天开朗的微笑,
  荣光闪耀; 从他们灵感的孔窍,
  预言的回音发出了隐约朦胧的韵调。
  在无忧无虑的原始荒郊,
  适口的橄榄,谷物,葡萄,
  尚未驯服于人的食用,还在野生野长;
  但是,像海底含苞待放的蓓蕾,
  像潜伏婴儿大脑的成人智慧,
  像蕴含着未来的一切,不朽的艺术之梦
  尚为派洛斯丰盛的大理石矿脉隐蔽;
  诗,还是不善辞令,呀呀学语的孩童,
  哲学,已为寻找你的形影而努力张望,
  睁大永不闭阖的眼睛; 这时爱情海上

  五
  "兴起了雅典----壮丽的城邦,
  仿佛要嘲弄最杰出的建筑工匠,
  矗立在紫色山崖的基石之上,
  白云雉堞,银色塔堡,像梦幻一样,
  万顷碧波铺地,屋宇是暮色中的穹苍,
  门廊里驻守着一群
  腰间束着雷霆的暴风,
  头枕云霓的翅膀,额上的花冠燃烧着
  太阳的烈火,啊,神圣的工程!
  而更为神圣的雅典,柱石巍峨,
  矗立于人的意志,有如矗立于钻石山岭,
  因为你已诞生。你万能的创造技巧
  以不朽的大理石仿造了不朽死者的形象,
  不朽的形象布满了那座山岗,
  你最早的宝座,最近的宣谕殿堂。

  六
  "在飞逝而去的时间激流波涛表面,
  至今仍浮现着它那布满皱纹的容颜,
  一如当年,永不安定,永远抖颤,
  但是永不会消失,常留在人间。
  你的贤哲和诗人,他们的语声歌声,
  似雷霆挟着揭地掀天的暴风
  穿越过昨日的洞穴轰鸣至今,
  使压迫惊慌退缩,使宗教蒙上眼睛;
  似充满欢乐,新颖和爱的乐曲飘扬,
  冲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帷幕,
  在期望也未到达过的高空飞翔!
  似海洋哺育河川,云雾和雨露,
  似太阳把天廷照亮,似那伟大的宇宙精神
  用生命,用爱使混沌的世界永葆青春,
  雅典用你的喜悦使人间焕然一新。

  七
  "而后罗马诞生,像幼狼就哺于
  加得穆斯的女祭司,从你美妙的乳房
  吮吸伟大的乳浆,和你最钟爱的
  尚未断奶的幼儿一同分享天国的营养;
  许多恐怖的正义事业,由于你的眷爱,
  获得了神圣的地位和尊严;
  沐浴着你的笑容,在你身边,
  迦弥拉一生圣洁,阿蒂留死得坚毅。
  而当泪水染污了你白的贞洁,
  黄金亵渎了卡匹托林山上你的王位,
  你便凭借神灵羽的轻捷,
  弃主们的元老院而去,
  他们已为一个主的卑微奴隶。
  帕拉亭山以叹息模仿着艾奥尼亚的歌曲,
  你曾留步谛停听,但又悲声否认它属于你。

  八
  "是从北冰洋上哪一处松林覆盖的地角,
  是从里海边哪一条冰封的山峦或山坳,
  是从哪一座人迹难以到达的远方小岛,
  你为你王朝的覆灭发出悲痛的哀悼,
  教导丛,波涛,沙漠的岩石和陆礁
  和水神的每一口阴冷的水瓮,
  以悲怆但又十分坚定的回声
  谈说人们竟敢忘怀的庄严崇高的古风遗教?
  因为你既不理会北欧诗人梦中神奇的羊,
  也没有出现在克尔特巫师的睡乡,
  纵然掠过你蓬乱的发卷如雨落下的泪水
  转瞬间也就干燥,那又何妨?
  因为当加利利之蛇从死海爬来屠杀,焚烧,
  使你的世界化为形迹模糊的一片,
  你并不哭泣,虽然你痛苦地哀叹。

  九
  "整整一千年,大地在呼问,'你在何方?'
  然后,你的姗姗迟来的影子才落到
  橄榄枝圈饰的撒克逊艾佛烈的头上;
  落到许多个勇士聚居着的城堡。
  它们像烈火从海底拥起的一座座山岗,
  崛起在神圣的意大利,
  楼塔轩昂,器宇宏伟,
  横眉冷对君王,主教和奴隶汇成的海洋;
  形形色色的暴政从四面八方袭来汹涌如潮,
  遇到它们的城墙,便似无力的泡沫一般,
  而发自人类精神深处的新颖曲调,
  已经以爱和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使杂乱的五合之众目瞪口呆; 不朽的艺术
  又用神奇的魔杖在我们的家园勾划图样,
  以便在尘世建造起天国永久的殿堂。

  十
  "你啊,比月神更为矫捷的猎者! 你啊
  人世豺狼的灾星! 你箭袋中的利箭
  像阳光,可以射穿以暴风为翅膀的乖谬,
  就像白昼的明光能把平静的东方
  开始分崩离稀释的一片片浮云射透!
  路德领悟了你的召唤的目光,
  这目观似闪电从他沉重的矛上
  反射到四面八方,使那些就像坟墓
  困惑着各民族的虚幻假象瓦解冰释;
  英格兰的先知以他们奔流不息
  但又永不会消逝的歌声欢呼过你,
  像欢呼自己的女王! 你的形迹
  也没有避过弥尔顿的精神的视野:
  在悲苦的境遇里,露出忧郁的面容,
  透过他的黑夜,见到了你的行踪。

  一一
  "虽不及待的时辰,殷勤热切的年岁,
  仿佛站在曙光初照的山岗,
  顿着脚要使喧闹的希望和忧虑闭嘴,
  各以自己众多的数量胜过对方,
  并且高声呼唤着:'自由! 愤怒,
  从她的洞穴里回答怜悯,
  死亡在坟墓里脸色发青,
  荒凉向破坏者号叫着:救命! 当你
  像为自己的荣光笼罩的太阳一样升起,
  从国家到国家,从一方到另一方,
  像驱赶黑影,追逐你的仇敌;
  仿佛在西方的汹涌波涛之上
  日光撕裂了睡梦中的午夜天宇,
  人们突然被你陌生眼睛的电光惊醒,
  怀着惊喜的心情,踉跄着迈步前进。

  一二
  "你啊,地上的天堂! 究竟是什么符咒,
  曾能用不祥的阴影把你蒙蔽?
  从压迫的巢穴粪土中诞生的一千个年头,
  用血和泪玷污了你晶莹的明辉,
  直到你的美妙的群星得以把污点哭去;
  多么像是嗜血的酒徒-----
  毁灭的手执王笏的奴仆,
  愚蠢的头戴主教冠的后裔,在阴森的酿酒期,
  围困着法兰西! 这时,和他们相似
  却更强有力,凭借你被迷惑的威力,
  一个暴君崛起,于是军队和军队混战,
  似遮蔽恬静天宇的乌云互相堆积。
  虽然迫于过去的迫逼,他已和死去的人们
  一同沉睡,但是那些难望时日的阴魂,
  至今仍使古堡中得胜了的君王心惊。

  一三
  "英格兰还在睡:难道不曾有谁呼唤过她?
  如今西班牙在呼唤她,像维苏威
  要用尖锐的雷声去唤醒埃特纳,
  它的回答把积雪的山崖粉碎:
  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从皮塞库萨
  到佩勒鲁斯,每一座希腊海岛
  欢呼跳跃,在合唱声中光芒远照:
  它们高呼:'灭了吧,高悬顶空的天庭明灯!'
  她的链条是金线,只须她一笑,
  就会融化掉; 西班牙的却是坚钢,
  要粉碎须用至善和正义的锋利锉刀。
  同一命运的孪生姐妹,去求助西方,
  向在茫茫西方君临我们的永恒的年岁求告;
  以你们所想过,所做到的一切,像用印章,
  以时间不敢隐藏的一切印在我们心上。

  一四
  "阿弥纽斯的坟墓! 请把你的死者高举,
  愿他的灵魂像哨楼的旌旗招展,
  在暴君的头顶上空迎风飘舞;
  啊,为君主所欺骗的日耳曼,
  痛饮真理神秘之酒的狂徒,
  他的墓志铭应该是你的胜利!
  他死去的精神正活在你的躯体。
  我们何必又期望又担忧? 你已自由!
  你啊,这光融神圣世界的失乐园!
  你啊,鲜花怒放的荒芜大地!
  你啊,永恒的岛! 你啊,又是祭坛,
  荒凉正在这里披着美的外衣,
  向昨日之你膜拜顶礼! 喔,意大利,
  快振作起你的血气! 把那些以你
  神圣的殿堂为巢穴的兽类赶出去。

  一五
  "喔,愿自由的人把君王这邪恶的名义
  踏入粪土! 也可以就写在那里,
  让这荣誉篇章上的污点有如蛇行遗迹,
  任轻风去擦拭,平沙使它湮灭!
  你们,已听到那庄严睿智的神谕:
  快举起闪耀胜利光辉的剑
  斩断这腐朽而且邪恶的字眼
  所构成的蛇结,这个字本身虽然无力
  像残秸断梗一样脆弱,却可以
  把震慑人类的棍棒和斧钺
  结成无可辨驳是强有力的集合体:
  它的声音就有毒,会引起疫病,
  这就是使生活腐败,污浊,可憎的病原体,
  你不该不屑于在命定的时日,用你
  武装的脚踵踏死这不甘灭亡的虫豸。

  一六
  "喔,但愿智者以他们光辉的头脑,
  点燃这阴暗世界穹庐的明灯,
  以便使教士这苍白阴森的名号
  ----恶魔对人类的傲慢的愚弄,
  退缩回去,回到它在地狱的老巢:
  直到人类的各种思想终于可能
  独自跪拜在自己无畏的灵魂
  那至尊的理性的宝座前听候裁判;
  像从明净的湖泊升起闪光的水珠
  形成云雾的把苍天的蓝色容貌遮住,
  来自思想的言词也常使思想模糊,
  喔,剥去隐蔽真面目的那层纱幕,
  和一切不属于它们的光,色,忧容和笑颜,
  直到真伪都赤裸着面对自己的真主,
  领受他们各自所应得到的一份褒贬。

  一七
  "有人曾教导人类,要征服
  从摇篮到坟墓途中的任何事物,
  他把人类尊为生活的真主,
  喔,这也于事无补! 假如
  他由衷拥戴压迫,甘心为奴。
  即使大地物产丰富,
  能使亿万人衣丰食足,
  思想孕育着力量,像树种孕育着树木;
  即使那热心的工艺拍舞着火焰的羽翎,
  飞往自然的宝座代为恳诉,
  扯住那俯身受扶的伟大母亲,
  祈求她:'给我,给你的儿女,
  支配天上地下的全部权力',那又能怎样?
  如果生活制造新的贫困,劳苦的人们有一份收入,
  就被一千倍地夺走你和工艺所给的馈赠和财富!

  一八
  "来吧,但是,请像启明召请太阳
  升出黎明的海洋,请引导智慧
  走出人类精神至深处的内在心房。
  我已听她的车辇,旌旗翻飞,
  像彩云驾驭着焰火在空中飞航;
  她,和你们----永恒思想的主宰,
  是不是来用庄严的真理
  裁判这分配不当的人生安排?
  普遍的爱,平等的正义,
  未来的希望,过去的荣誉!
  喔,自由! 如果这能够成为你的名字,
  你是否离得开他们,他们是否离得开你;
  如果你和他们的珍宝可以用血泪购买,
  难道那明智而自由的人们不是已经
  流出了眼泪和眼泪一样的血?" ----庄严的歌声

  一九
  到此中断,那歌唱的精灵
  突然回到它的深渊;
  于是,像一只野天鹅正迎着黎明
  穿过雷烟,沿着自己的航线,
  在高空飞行,突然被电火击中,
  便穿过金光,坠落地上,
  地面发出沉闷的反响;
  像夏季的云卸尽满载的雨水而消失形迹,
  像远方的烛光随同夜尽而熄灭,
  像短命的昆虫随同逝去的一天死亡,----
  我的歌由于翅膀无力而停歇,
  曾支持它飞翔的伟大声音的回响
  消失在远方上空,像刚为泅渡者铺路的海水
  在汹涌起伏的波涛中已把他溺毙,
  在被淹没的头颅周围发出咝咝的声息。
  1820 年 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